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1/11]全話修復完成,繼續連載中]《~夢羽~》

[ 28835 查看 / 49 回复 ]

這是一個平凡而普通的故事……
這是一段可惜卻值得去珍惜的夢……
這是一個令人失望又令人期待的季節……



《~夢羽~》第一章:冬至
《~Plume Of Dream~》 CHAPTER 1: Winter Solstice



第一話 學校
SCHOOL



“噹……噹……噹……”
一所高中的放學鈴聲響起。校門外擠滿了穿着校服準備歸家的學生。

“喂,聖誕節去了哪兒玩?”
“我收到大禮物哎~”

……

沒錯,這是聖誕假期完結后的第一天,也是春季即將來臨的日子……

“切,無聊…”

校外校内都是一雙一對,成群一起的學生,唯獨有一個黑發少年帶着冰冷的目光獨自地走着,無視旁人。
那個少年怎看都不像是壞人,沒有染發、沒有染發、更沒有帶任何飾物和在髮型上下課什麽功夫,但身上卻散發着難以接近的氣息。

這所高中是建在山上的,有一條長長的坂道延伸到學校。
另外還有一條被廢棄的坂道,在這另一條坂道上幾乎只有那個少年走着。

少年一手拿著的是手提式的書包,另一只手臂上挂着是那傢高中的校服。青年一個人在這條長長的坂道上走著,雖然是寒冬,但他的襯衫卻沾有些少汗水。
終于,少年離開了山區,走到一個車站,巴士也正好到了。少年卻不慌不忙,因爲上車的人不少,他似乎不想擠進人群裏。


少年是最後一個上車的,座位理所當然地都被佔據了。車裏都是一陣陣學生的説笑聲……當然,不包括這個沒有任何説話對象的少年。

巴士由市區駛到郊區,車裏不少學生都下車了。少年往周圍瞄了幾眼,發覺還是沒有空位。這時候,他注意到一個穿有略過膝蓋的黃色尼龍外套和長靴的棕發少女,和自己一樣沒有任何多餘的打扮……她呆呆地坐在座位上,兩手壓著膝蓋上的課本,還有一套還沒有開封的校服……是那傢高中的校服。等等,或許少年注意的只是這位少女旁邊的空位吧。

少年注視著空位,開始心理鬥爭:
(“還是不要主動坐到女性的旁邊吧……可是,我真的累……但要是惹上什麽麻煩的話……等等,説不定,我一坐過去她就會走掉吧,反正現在的女生都那副樣子。嗯,真是高明的戰略。”)
少年鬆開握緊扶杆的手,坐到那個少女的旁邊。少女面無變色,眼神依然注視住斜下方,一副深沉的樣子。少年閉上眼睛低著頭,舒了一口氣。

(“5個站……”)
少年心裏嘀咕著

(“4……”)

“你好…”
不知那裏傳來的聲音,少年只顧倒數,沒有理會

“你好…”
聲音重復著。

終于少年忍不住睜開眼睛,眼前是一只手掌在輕輕地擺動,少年擡起頭,發覺手的主人,正是這位少女。

“你好……”少女微笑而有點膽橃地說。

“啊,多多指教。”

“啊、是、多、多多指教。”

“……”
兩人沉默一陣。

“就這麽定了,拜咯”
(2……不管了!)
少年拿起提包和校服站起來。

“Byebye……”少女擡頭,輕輕地揮手向青年道別。

“啊……”少年回頭瞄了少女一眼馬上下車了。



少年目送離開的巴士。
(“呼,總算擺脫了,作戰成功……”)
少年掏了掏口袋,是一堆廢紙。
(“走路嗎……玩笑開大了……算了,運動吧)
……
…………

第二天

(“今天起得太早了……應該在第一節課開始才去的。”)
清晨,少年在上學路上打著哈欠,走到那條已經被人所遺忘的坂道、那條同樣可以通往學校的坂道、那個以爲會是一成不變的地方。

無人的坂道前卻有一個人應站在那兒,好像在等待什麽。

少年低下頭,加快腳步。

“早上好!”
少年被那個聲音叫住了,回頭一看,是一個少女,是昨天巴士上害他提早下車,走路走得他筋疲力盡的少女。現在的她,穿著的應該是昨天的那套新校服吧。
深色的校服和她潔白的皮膚成了鮮明的對比。

“怎了?”

“那個……爲什麽這裡都沒有人走呢……難道是我太早來了?”
少女望了望那塊非常殘舊的路牌,路牌上寫著:“通往桜代高中”

“其實這裡已經、嘛…走吧。”少年向前走去。

“啊?”少女一臉疑惑。

“上學啊!”
少年向前方叫道

“嗯……”
少女兩手抱緊課本跟上青年。


走了很一陣子,兩人還是保持沉默。

“那個我的名字是阿羽,千日阿羽。”終于少女小聲地開口了。

“魚啊,不太愛吃呢,其實我只是怕魚骨而已。”少年沒有看少女一眼。

“也是呢,每次我都要拜托媽媽把魚肉挑出來…”

“剛才說什麽來着?”

“……”少女思考了一陣,“啊,那個不是魚,是ha ne,羽毛的意思,是漢字的讀音呢,阿羽……那個因爲我爸爸是日本人,媽媽是臺灣人……”少女急忙地說。

“我說我們只是陌生人關係吧,你不需要這麽詳細地向我介紹你自己的名字家庭什麽的。”少年不耐煩地説道。

“昨天的對話是……?”

“逗你玩的。”

“嗚……果然、果然又被捉弄了嗎。”
少女露出無論是誰都想安慰她的表情。

“啊,其實突然被陌生人打招呼我反應不過來才亂説話……啊啊,話説回來爲什麽我要跟陌生少女說那麽多話啊,還有你昨天向我搭話是什麽意思啊,我像是那種希望被人搭話的類型嗎?啊?”

“啊、啊……那個……”

“我說……你不是昨天來了上學嗎?”

“嗯,那個,其實昨天我是把放學的時間看成是上學的時間了……”

“好吧,告訴我笑點在哪?”

“什麽?”

“啥都沒有,繼續說。”

“然後,我爸爸是開著麵包車送我來的,就是從這條坂道駛入去的……到學校門口才知道快要放學了,我就留在車子裏,爸爸在學校幫我辦了些手續和買了校服……後來因爲很生氣地把我扔到車站裏要我自己坐車回家去……”

“你爸爸好強大啊。”

“嗯,爸爸還挺強壯的,有時候會粗魯了點,但其實内心一直是很溫柔的,對媽媽也……”

“到了,拜啦。”

少年不理會身後的少女,快步地走入學校。
……
…………
(“擺脫了……還是不要跟那種傢伙扯上什麽關係為好……”)
“咕……”少年肚皮發出令他失意的響聲。
(“都怪那條魚……害我想起自己沒吃早飯。”)



少年走到了操場,看見一群學生在打籃球。
(“哈,一群有力沒腦的東西……這樣說別人是不對的啦。”)

突然,一道微光射進少年的眼睛。那是陽光從一個球員的項鏈折射的光,那個球員,非常突出,其一她穿的不是校服,其二她是一個身材嬌小的女生……

“美有紀……?”青年望向那個少女不禁這樣説道。

“傳球!”

少年敏捷地接住飛來的籃球。

“呢哈哈,不好意思。”那個戴著銀色菱形項鏈,穿著藍色外套和牛仔褲的少女跑向青年。

“……”少年望了望手上的籃球。

“都怪他接不住球……”少女嬉皮笑臉地說。

“……”少年望了望那個少女。

“怎麽了?”女生看了看少年。

“嘿。”少年用籃球員的標準傳球方法把球抛給女生。

女生輕鬆地接住。

“你……那條項鏈蠻漂亮的嘛。”少年指了指女生的脖子。

“是嗎是嗎?”女生高興地跑回球隊中。

……
…………
(“我是怎麽了,Miyuki她那傢伙……要在春天才回來呢。”)

熱鬧的教室裏



“聽説今天又轉校生來。”
“是loli樣就好了~”

……

“無聊……”青年一下子坐在桌子上發呆。

“奇跡啊,今天不翹課?我不是在做夢吧?”座位后的一個金髮帥哥對他說。

“那讓我好好地扯你的臉皮確認一下好了。”
雖然是在開玩笑,但少年臉上只有看似有點不耐煩的表情。

“會毀容的啊!”
反倒,對方反應很強烈。

“那我把你的腦袋敲成肉醬好了。”

“會死人的啊!”

……
…………


“噹……噹……噹……”
上課鐘聲響起,一個大叔老師也進了教室。

所有同學都已經回到自己的座位,少年才懶洋洋地從桌子上下來,坐到椅子上。

“正如大家所期待的,今天有轉校生……”大叔在講臺上嚴肅地說。
沒等大叔說完,一個少女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站在講臺旁邊。

“好可愛~”某些男生議論起來。

“喂喂喂,別睡了,看看新轉校生好loli哦。”

少年的脖子被身後的人抓了一下。
“啥……”青年睜開一只眼睛,很快地,他兩只眼睛都瞪大了一下,因爲這個正是剛才打籃球的少女。

“沙沙沙-”少女拿起粉筆,在黑板寫了幾個大字。

“MY NAME IS 言本 萌!萌的讀發是MO~E哦~請大家多多指教~”

“燃える,萌える……!”
一些男生叫了起來

“咳咳,那麽言本同學坐在那邊好嗎?”大叔指向後排的幾個座位。

“嗯……我要坐在那裏!”言本望向少年旁邊的空位。

“啊……那個,闇也同學,言本同學坐在那裏可以嗎?”老師遲疑一陣說。

“啊、隨便吧。”少年不看大叔一眼。”

沒錯,這個少年姓“闇也”。




“闇也君請多多指教。”少女坐了過去,對闇也笑了笑。

“那麽開始講課吧。”老師翻開課本地說。

“萌醬你還沒有教科書吧?我借給你。”坐在闇也後面的金髮帥哥把教科書遞給言本。”

“THANK U哦”

“我叫太泉 海,叫我海就可以了,多多指教,以後一定互相幫助哦。”太泉友善地笑。

“以後一定會獸性大發哦。”
闇也看着窗外冷笑一下說道。

“誰要獸性大發啊!”
太泉叫了起來。

“喂,太泉又想要到走廊麽?”
在黑板上寫字的老師生氣地説道。

“那麽,我們就SHARE吧。”太泉把整個桌子搬到隔壁行的女同學旁邊。

“爲什麽一定要跟你SHARE?”女同學假裝不滿。

“好同學互相幫忙,嘿嘿^_,^”太泉調皮地笑了笑。

(“……”)

午飯時間




學生們都到食堂用餐,只有闇也總是喜歡坐在學校的草坪上。

(“蔚藍的天空……”)闇也躺在草坪上,看得天空出神……應該是在發呆才對。
“咕……”
(“真夠煞風景啊……叫也沒用,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吃學校的飯菜的。”)少年躺了下來,準備睡午覺。
(“那塊像是肉排的云我要了……”)

“接球!”不知哪裏傳來的聲音。

(“別煩我……”)

“小心!”聲音變得緊張起來。

“別…………哇卡哦!!”
闇也感覺什麽東西衝擊他的腹部,忍不住叫了出來。


闇也跳起來,看見草坪上有一個籃球,正想把它撿起來的時候,籃球已經被另一只手拿了起來,手的主人是言本。

“爲什麽不跟大家一起吃午飯呢?”言本微笑着問。

“你好像忘記了一些事……”闇也抓了抓肚皮,看了看言本手上的籃球。

“你想打籃球?”言本也看可看自己手上的籃球。

“你……難道不懂得道歉嗎?”闇也牽強地笑了笑。

“啊,對了!”
言本轉身在書包裏翻東西。

“……”

“要吃嗎?我媽媽做了很多。”言本把一個便當遞向闇也。

“我不吃人家的剩飯,尤其是女生的!”闇也不滿地吼道。

“不是不是,這是做多的而已。”言本連忙解釋道。

“是啊…”

“要嗎?”言本再次把便當遞向闇也。

“咕……”

“還是要比較好哦”

“作爲賠禮的話……”闇也接過便當。

“賠禮?”言本不解地問。

“已經沒所謂了…”闇也打開包住便當的餐巾。
(“分量很可觀……也不像難吃的樣子嘛……”)

言本放下籃球,坐到闇也對面。

(嚼嚼嚼……)
“好吃嗎?”
“啊。”
(嚼嚼嚼……)
“不會吃到奇怪的味道嗎?”

“這是什麽意思!?”
闇也把嘴裏的壽司吐了出來。

“我媽媽喜歡隨機放些奇怪的醬料進去,你吃這麽久都沒事,看來沒問題了^^”

“真是個會給女兒考驗的健康家庭啊…”

最後闇也把便當所有的東西都消化了。

“你平常也經常翹課嗎?”
今天第一節課后,言本都沒看見同桌的闇也。

“我翹課不是因爲不喜歡讀書,而是不想聼那些老師講課,課本的東西我自己也能學懂。只要我的成績行,學校也不會拿我怎麽樣。”

“我覺得還是一起上課比較好呢。”言本想了想說。

“我說啊……”

“什麽?”

“你一點兒都不怕我?”

“闇也君的眼神雖然凶巴巴的,但通常這樣的人其實很溫柔哦。”

“誰告訴你的?”

“我是這樣認爲的呢。”

“我的看法是,眼神凶巴巴的不是他眼睛有毛病,就是他真是個壞人。”

“對了,闇也君……”

“別君得那麽親切……”

“你叫什麽名字……”

“憶星、闇也憶星、OKU是記憶的憶,超級奇怪的名字吧。”

“那麽,OKUHOSHI~OKUHOSHI~”

“沒事別亂叫。”

“MOE&OKUHOUSHI~”

“誰讓你隨便加個&的!?”

“呢哈哈︿︿”

上課的鐘聲響起了。




“BYE-BYE,憶星君你好好睡。”言本調皮地向闇也道別,奔向校舍。

(“……我沒記得我批准她叫我君的啊”)

闇也打了個哈欠,又躺下去了。

“陽光搖曳地灑落下來,有隻鳥正反身一轉,朝天空遨翔而上。在之後的,已經太過耀眼而無法辨識。如果現在,閉上雙眼的話,牠會帶著我一起離去吧?留下這個沒有羽翼的肉身在地上。我試著閉上了雙眼……”


……
…………
============夢境分界綫================
“嗚……嗚……”
在黃昏的大街上一個小女孩哭得很厲害。
“你怎麽了?沒事吧?”一個小男孩走過去慰問。
小女孩還是繼續哭。
“跟爸爸媽媽失散了?”男孩繼續追問,顯得有點擔心。
小女哭得更加厲害,兩只手一直在試圖擦掉臉上的淚珠。
“你叫什麽名字?”
女孩好不容易擠出幾個字。

發現男孩理解錯誤后小女孩使勁地搖頭。
“我去幫你找人幫忙吧。”
男孩慾轉身的時候,被女孩扯住了衣服。
“一定要回來……”
“啊,我會回來的。”
“打勾勾。”女孩伸出了小尾指。
“不用了啦,我會回來的。”
“要……”
“好吧!”
“約定了……”
兩只小尾指交起來。



第一話(修復版) 完
最后编辑憶星 最后编辑于 2008-01-11 16:40:37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20:29:51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この家と、皆に幸あれ』
TOP

回复:[1/21[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以下引用星之梦 天月在2005-11-23 14:56:11的发言:
期待下文!
KANON 与CLANNAD 的混合物!

PS:1有少许错别字
  2请转同人区

不厚道地說一句,放在同人區才真是草稿呢……

PS:這個素某星日記+KEY的邪惡混合物……

『この家と、皆に幸あれ』
TOP

回复:[1/21[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第二話 坂道
RAMP


“約定了……”
……
…………
………………
“阿~~~~呼~~~~”闇也伸起懶腰,在學校的草坪上爬起來了,拍了拍身上的雜草小聲自言自語道。
“好像做了個……嘛,應該都是些無聊的夢了。”

就這樣,無心去上課的他,爲了不被教職員發現,在學校一些偏僻的地方悠閒地打轉。

最後,闇也還是決定曾下課的時間進去圖書館,然後就躲在裏面呆到放學。

雖然這傢高中算大,但在這裡已有2年的他,基本上把學校所有角落都走遍了,對於他來説,上學只不過是打法下時間的地方以及保持一定的出席率,因爲他知道,以後出來社會,他還是需要弄張文憑之類什麽東東的。

當然還有其他一些他否認的理由。



終于放學的鐘聲響起了。

闇也默默地記下剛讀完的頁數,把書放回原處后匆匆離開。
那本似乎是和音樂有關的書籍。

闇也再次走上那條不會再有任何改變的坂道。

其實心裏多少想會有改變……

“嗒嗒嗒……”的腳步聲從闇也的身後響起。

闇也沒有理會,反而加快腳步。
心裏嘀咕着“這個騙人的吧……”之類的話。

終于,腳步的主人追上了。

她是早上遇到的少女——

“……呼……呼……”少女不停地喘氣,有話想說也說不出來。

“有什麽事嗎?”闇也有點擔心地問道

少女還是在喘氣,把雙手按在膝蓋的同時手上抱住書包裝不下的課本滑落在地上。

“好啦,舒服點再説。”闇也笨拙地檢起地上的書本。

“那個、約定是……?”
少女,重新站起,把闇也遞給的課本抱在胸前。

“什麽時候?”

“昨天說的。”

“什麽?”

“約定……”

“什麽時候?”

“昨天說的。”

“什麽?”

“約定……”

“什麽時候?”

“昨天說的。”

“…………”

“到底是什麽呢……對不起,我不是有心忘記的、只是……”
少女一副馬上要哭出來的臉。

“是我亂説而已,要道歉的話也該是我吧,話説不可能和第一次見面的人有什麽約定吧哈?”

“說的、也是呢,嘿嘿。”少女擦了擦眼角,輕輕地笑了下。

“那,走吧。”

“嗯。”

兩人並肩走了起來。

“你還真夠遲鈍啊。”闇也偷看了下少女又馬上把目光移開。

“嗯,所以經常被人作弄呢,嘿嘿。”這次明顯是苦笑。

“嘛,也是萌點來的吧。”

“是?”

“啊啊,別在意別在意,我是說你好可愛啦。哈哈…”似乎說了別人不會懂的話的闇也有點慌張地辯解起來。

“嗯…”少女沒有絲毫高興,只是輕輕地低下頭來。

“你該不是把這些當成是捉弄你的話吧。”闇也把眼珠往下移,視線落在少女的腦袋上。

“啊、啊、沒有……只是想…那個、安慰的話語…”聽到有點生氣的語氣后少女不停地擺手辯解。

“不是啦,不過這也只是我個人觀點罷了,別人怎麽想我可不管的。”闇也又把目光移到別處。

“謝謝、除了爸爸媽媽外從來沒人跟我說過這些話呢,稍微有點得意呢。”少女笑起來了。

“啊……”

闇也突然停下腳步。

少女過了許久才察覺…

“開什麽玩笑!爲什麽我跟你正常説話了啦啊!”
闇也指着轉頭過來望向自己的少女,生氣地責備道。

“為、爲什麽……那、那個…”
不知所措的少女一句話也答不上來。

“真是的…”

闇也加快腳步,走在少女的前面。

少女呆呆地站着,回過神來時,闇也已經走得很遠了。”

“對不起、是不是、做錯了什麽……事。”

闇也停下腳步,卻沒有把目光投向身旁在喘氣的少女。

“你什麽都沒做錯。”
抛下這樣一句話,在此邁起了腳步。



……
…………

少女坐在闇也I旁邊,用兩手把課本壓在腿上,眼睛注視着自己來回打轉的兩根小手指頭。

“好吧,爲什麽我們會坐在一起了!?”

“因爲、是一起上車的…”

“真是的……”

“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

“沒有。”

闇也望向窗外,少女玩着手指頭,沒有擡頭一下,兩人互不相望。

“那個……”
少女用幾乎連他自己的聼不見的聲音說道。因爲聼不到回應,偷偷地往闇也的方向看一下。

闇也雙眼緊閉地靠在窗上。

“那個…”少女這次捏了捏闇也的衣袖。

“怎了?”

“那個、我是2年C班的千日阿羽…”

“多多指教。”

“是的、請多多指教。”

“那個請問你的名字是……”

“多多指教。”

“是的、請多多指教。”

“那個請問你的名字是……”

“多多指教。”

“是的、請多多指教。”

“那個請問你的名字是……”

“…………”

“可以的話,可以把名字告訴我嗎,我不會忘記的。”

“我說啊,名字這東西是那來叫的吧。”

“是、是這樣的嗎?”

“就是這樣而已,我不需要你叫我,所以我也沒必要告訴你我的名字。”

“爲什麽……”

“因爲我倆是陌生人而已,就像麵包裏不能夾仙貝一樣……啊,什麽爛比喻啊。 ”

“不……不能做朋……朋友嗎?”

“不行。”

即使巴士裏是多麽吵鬧,但包圍二人的始終是一片死寂。

…………
………………


已經在回家路上的闇也走到不遠處的一間大屋門前,在屋裏傳出吵雜的樂器聲。

(“啪啪啪。”)

闇也往門踢了幾下。

“不能按門鈴嗎你。”
打開門的是一個一身中性打扮大概20多嵗的女子。

“我以前按過哪次是有人聽到的?”
闇也走進大屋裏。

“好吧,我換個門鈴就是了。對了,那個寫好了沒有啊?”

“啊。”闇也I從口袋裏掏出一張反復曡過N次的紙。

兩人走進客廳,這裡怎麽看都像是一群職業樂手練習的地方,周圍堆滿了樂器。


“那麽今晚不用來煩我了。”闇也走上樓梯。

闇也進入房間,把手提書包丟一邊后馬上趴到木板床上去了。


=========================夢境分界綫=======================
少年在大街上閒逛,看見有一個小女孩在一邊哭。
“哭什麽哭啊?”
少年走過去慰問。
“來,打起精神,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
“嗚嗚嗚……”
“你是女孩啊……”
“嗚嗚嗚……”
“人生遇到挫折吧?哭什麽,人生總是起起伏伏的嘛,妳不是還很年輕嗎?”
“嗚嗚嗚……”
“看來我的安慰方向完全錯了-_-”
“嗚嗚嗚……”
“……”
“嗚嗚嗚……”
“你要我怎樣嘛!?”少年抓狂了
“明……明……約定的……”女孩終于開聲了。
“約定!?”
=========================夢境分界綫==========================


翌日早上


“早。”

“啊。”
闇也隨意地回應那個聲音。

“真是巧呢。”少女笑了笑。

“啊啊,爲什麽又是你啊!”
闇也突然整個人彈起來。

“因爲這是去學校的路…”

“那你就去走那條新的坂道,這裡啊,沒有人走的。”

於是闇也獨自向前走去。

“今天、天氣蠻好的。”

“啊、但多少還是有些冷。”

“討厭冷嗎?”

“不會喜歡的吧。”

“也是呢…”

“啊啊啊啊,爲什麽你又跟來了啊?”

“因爲這是去學校的路…”

“不是叫你走新坂道了!”

“我想還是跟認識的人一起走比較好…”

“那就去走新坂道啊……別告訴我你會沒有朋友吧。”

“沒有,可能是我很不會説話,大家都不跟我來往……”
少女苦笑地說。

闇也是多少知道原因的,學校那幫傢伙一定只喜歡跟那些長得漂亮、會打扮、會裝可愛的女生來往。

“你想要朋友?“
闇也I的聲音稍微認真起來。

少女肯定地點頭。

“那就別跟我這種人在一起。”

“爲什麽?”

“總之你跟我混在一起的話,我保證你在學校一輩子都交不到朋友的!”闇也轉身向前走。

少女的足音跟上,闇也的腳步加快。

“幹什麽嘛你,別老跟着我!”闇也回頭生氣地說。

“你也沒有朋友嗎?”
少女問道。

“跟你沒關係吧。朋友啊、還是交到一個長遠的、真心的就夠了……”
腳步開始無規律的快起來。

……
…………

“爲什麽我會跟那傢伙說起話來,爲什麽我會把那些話説出來……”
闇也抓了抓頭,往操場的方向走去。

“接球!”
一個排球往闇也面前飛來。
力度很輕,輕鬆地接住。

“這麽早啊”
排球的主人是言本。

“如你所見,我是剛到的。”


在遠處的人在叫着言本的名字。


“你朋友蠻多的嘛。”

“還好啦,呢哈哈。”

“那就來幫個忙吧?”




第二話 坂道(修復版) 完
最后编辑憶星 最后编辑于 2008-01-13 14:45:01

『この家と、皆に幸あれ』
TOP

回复:[1/21[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以下引用kexzy在2005-11-27 14:37:02的发言:
楼主不错啊~~~先回个帖再看
===============以下是评论======================


原來評論是虛TvT

『この家と、皆に幸あれ』
TOP

回复:[1/21[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第三話

車站
STATION


“可以幫個忙嗎?”

“?”
言本懷着期待的眼光望着闇也。

(“我本來是想要她來幫那個傢伙找朋友的,但是爲什麽我要幫那傢伙呢……等等,要是那傢伙交到朋友,然後那傢伙就不會再纏我了,嗯,對!我是爲了我自己而已!……我發神經啊,怎麽會想到這種超級蠢的點子。”)
闇也似乎對自己的話深感後悔,但不知什麽原因他還是試着說出這個話題。

“我有一個……一個……”

“什麽?”

(“一個什麽?朋友?不行!鄰居?怪怪的……表妹?不行不行……對了,就這個!”)

“我的一個鄰居的朋友的表妹……”

如果闇也刻意琢磨的話縂不會說出什麽好東西,這就是例子。

“怎麽了?”言本瞪大眼睛眨了眨。

“她啊,很内向很害羞很不會説話,所以沒人跟她來往……所以我想你……”

“哦,你想我跟她交朋友看看?”言本兩手合攏得意地說。

“啊,差不多……我知道這樣怪怪的,可以嗎?”

“NO PROBLEM~她什麽名字?”

“姓千日、叫阿魚、還是阿雨來着……。”

“魚魚醬啊……沒問題^^”

“拜托了,她是個好人,希望她能交到好朋友。”

“再見。”

“哇靠!給我等等!”

“還有什麽事呢。”

“啊,剛才的話當我沒說過啦,誰要拜托認識沒多久的人作這種蠢事啊。”

“呢哈哈,阿萌是沒所謂的咯。”

“不……那個、對了,其實只是玩笑而已,拜啦。”
闇也轉過身邁起腳步離去。

身後的言本把一只手掌放到嘴邊叫道:

“憶星君,果然是溫柔的人啊!”

(“千日阿……我知道那傢伙的名字嗎,好像之前說過,但我沒理由會記得的……不是這個問題,這個名字感覺很熟悉,好像很久之前就存在我的腦海裏,到底爲什麽會這樣……”)
只是考慮着這些事情的闇也沒有聽見身後的話語。



中午

闇也像平常一樣坐在草坪上,似乎只是心血來潮地看着教科書。

……
…………

“憶星君~~”遠處傳來言本的叫聲

“怎麽又來了。”闇也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給,便當盒^^”

“你知道嗎,便當是有很深遠的涵義的。”

“是?”
對闇也莫名其妙的玩笑,言本的微笑硬了一下。

“你不是想每天像給流浪夠喂吃一樣定時給我飯盒吧……”
闇也把目光移回到書本冷冷地説道。

“你是流浪狗?”
言本一屁股坐下來,在闇也面前的不遠處。

“啊啊,我是隨風飃潑的無綫往人人偶使啊。”

“是噢,太棒了呢。”

“誰是啊!?”
闇也生硬地笑了笑。

“真的可以要麽,你不介意的話,我沒理由有免費午飯都不吃吧”
“噢。”

“沒關係,不要客氣,請”

闇也把書本放回書包裏后接過飯盒。

(嚼嚼嚼……)

(嚼嚼嚼……)
(吐……)
(“奇怪的介辣……”)

“等等,你該不會有什麽企圖把?條件吧?啊啊?”

“呢哈哈,爲什麽全部吃完才問呢,憶性君真的很有趣哦。”

“我可是由裏到外都超級沒意思的人啊。”

“說企圖的話呢……”
言本用食指碰了碰下巴。

“果然還是有企圖麽……”

“我想和有趣君說説話,因爲上課幾乎都見不到有趣君啊,啊啊~説不定哪天有趣君開始回來上課就變得和我這個同桌陌生了,還是平時保持點聯係好吧。”

“……”
闇也低下頭,沉默不語。

“呢哈哈,抱歉抱歉,說了些不知所謂的話了。”

“誰是有趣君啊啊!?”
闇也迅速擡起頭,不滿地叫道。

“呢哈哈,原來有趣君在想這個,有趣君果然很有趣,人如其名啊。”

“我的名字是闇也憶星,雖然這個名字超級奇怪,但我還不至於隨便接受別人隨便給我裝名字!”
平時總是冷冷的闇也現在擺出鮮有的激動表情。或許是因爲平常都耍人的他被眼前的少女耍到而不甘心,又或者這只是他故意裝出來的舉動。

“抱歉抱歉,可是憶星君真的很有趣哦。”
言本咪起眼睛把雙手按在肚子上,裝出一幅捧腹大笑的樣子。

“THANK U啦。”
沒打算把玩笑延續的闇也把飯盒遞還給言本。

“想聼阿羽的事嗎。”
把東西收拾好的言本,換了個坐姿,把雙手交曡在膝蓋上。

“你還真的走去做了啊你……”
闇也把兩指壓緊眉心。

“真的一個朋友都沒有呢……”

“是啊…”

“安心,我已經跟她成爲朋友了,雖然她話不多,但我會努力把魚魚醬從孤獨的危機裏拯救出來。MOE FIGHT~”

“隨便你吧,反正我和沒關係…”
闇也拿起書包,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雜草。

“鈴還沒有響呢。”

“對我來説除了第一堂課的鈴和放學鈴以外什麽鈴都沒意義吧。”

“那、ByeBye咯。”



(“對了,我已經一個月沒有交稿……還是寫點什麽像樣的東西出來,白吃白住人家的房間不太好吧。”)

在圖書館的闇也轉着筆,一邊考慮着。

(“嗯……寫什麽好呢……那傢伙……阿……魚……雨,好吧。”)


《雨中小鎮》

噗吱噗吱的響聲 噗吱噗吱地……
噗吱噗吱的跳動 是心臟的話語……
噗吱噗吱的催促 噗吱噗吱地……
噗吱噗吱的希望 是緊張的前奏……
在雨中的小鎮
等待、找尋、相信、受傷
直到已經分不清雨水淚水
一滴一滴地落下 一滴一滴的
一滴一滴地流過 劃過了我的心窩……
一滴一滴地回憶 一滴一滴的
一滴一滴地覺醒 未到地面就蒸發……
離去雨中的小鎮
掙脫不了 避無可避
時限逼近 選擇面對
也只是無奈的事……
噗吱噗吱的期待 望向遠方……
一滴一滴地消失 雨後彩虹……


《迷途》

前往空曠的車站 等了一個下午
巴士都離我而去了 還不知道在等待什麽
拿起行李 留下過去
我也該踏上旅途吧

不斷地尋找 不知在尋找什麽
只會一味前進 因爲我知道
答案或許在終點吧

但知道終點的不是真正的旅途
得到答案又有何意味?
所以我還是停留在迷惘之中

在雨中的公園裏 等了一個早晨
千秋都要生銹了 大概我是一個人的吧

1+1不一定等於2啊
心意能連在一起的話
2-1也不一定等於1吧

「一個人也沒關係吧」爲了什麽?
「我會變得冷酷起來」不思議地笑了

越不過昨天的悲傷卻越過了微笑
只是因爲心裏在原地踏步
像是飛不起的羽翼一樣

所以還是有必要一個人踏上旅途
直到鞋都變緊了 也不會懊悔什麽
「忘記了嗎?」少少也好啊……



就是這樣闇也像平常一樣隨便寫了些不知道有沒有人能理解的東西。

闇也伸了下懶腰,把頭側放在交曡的手臂上。


……
…………
==============夢境分界綫================
熱鬧的大街上,人山人海人來人往,有一個小男孩着急地四處奔跑。
小男孩四處大叫着那個女孩的名字,街上去沒人理會。
終于,疲倦的他在街上一邊坐下來休息。

突然,小男孩像是想起什麽事情似的又往着某個地方奔跑。
小男孩再次喊叫。
這種叫聲一直在街上回蕩着,一直一直……

==============夢境分界綫================

響亮的放學鐘聲把闇也驚醒了。

……
…………

那條廢棄的坂道再次回復以前的光景,只有闇也走着。本來應該習慣這樣的他,卻感到不安。他一次一次地不知覺回頭張望,又無何奈何地一味前進。

“在幹什麽呢我,這條路真的有那麽長嗎?車站真得那麽遠嗎?”

車站

一堆學生擁擠到剛來的巴士門前,闇也在一邊等待所有學生上完車自己再過去。

(“嗒嗒嗒”)

突然,從不遠處傳來了熟悉的腳步聲。

“那傢伙……”

(“秋……”)
一陣冷風吹過,然後是巴士發動引擎的聲音……

“嗚……”
跑來的少女失落地停下腳步。

“……”

“跑掉了。”

“啊,逃掉了。”

兩人在空無一人的車站上的長椅坐下。


“交到朋友了吧?”

“啊、你怎麽知道的?”

“你先答我的問題吧。”

“嗯,有個叫言本萌的女生很好人的呢……”

“啊,她是很好的。”

“她很多朋友呢……”

“啊,挺多的。”

“但是……”
少女突然一副快要淚流滿面的樣子。

“啊啊,怎、怎麽了?”

“今天言本帶我跟她的朋友們一起的時候……”

“啊,那不是很好嗎?跟大家一起……”

“請不要打斷。”

“哦。”

“在他們高高興興地開玩笑的時候,被我掃興了,一定令到言本在大家面前好難爲情……後來大家都用奇怪的目光看我,然後我害……害怕地走開了……”少女已經滴下眼淚。

“笨蛋啊你嗎?”
闇也冷冷地説道。

“嗯…”

“不用管別人的,想交朋友就和大家在一起吧。”

“可是……可是……我怕……”

“怕什麽,言本不會介意你吧?”

“沒有,她不會的……”

“那不就得了嗎?難得認識一個這麽好的人就好好跟她做朋友啊。”

“我怕言本會討厭我纏她……”

“如果真的因爲這些小事而嫌棄你的話,這個朋友要不要也罷……”

“不行,不能者輕易地放棄朋友的”AYU眯起眼睛,突然插嘴。

“要更加厚臉皮地努力。”

“?”

“不厚面皮市交不到朋友的,老是客客氣氣的話,別人會渾身不自在啊。”

“那麽我就更加厚臉皮地努力吧><”

“好樣的。”
闇也輕輕地拍了拍少女的腦袋。

“你也要努力啊。”

“爲啥?”

“因爲你、也沒有朋友啊。”

“學校裏沒朋友沒所謂拉。”

“原來學校外面有朋友啊。”

“有的,有幾個吧。”

“我認爲朋友是越多越好呢,大家一起做同一件事的話,會感到很快樂的。”

“我倒是認爲一兩個就夠了,只要能交心的……”


“巴士!”

一陣引擎聲蓋過了闇也的話語。

……
…………

兩人並肩登上巴士。

(“嘶……”)

在車門關上之前,闇也回頭望了望車站的長椅。

(“我有什麽改變嗎?季節若無其事地轉變我卻無能爲力,如果我真的有所轉變,我也是否會不知不覺地逐漸習慣嗎?”)


第三話(修復版)完
最后编辑憶星 最后编辑于 2007-11-05 03:58:53

『この家と、皆に幸あれ』
TOP

回复:[1/21[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character story 1

yaminari okuhoshi
闇也 憶星



我登上了本應只有我一個人登上的巴士……

我非常討厭熱鬧的地方,對就算人與人走得多近心也無發拉近的現實感到絕望。我不喜歡跟人一起擁擠起上車,對於無關的人貼在一起,被無關的人給予不快的眼神感到噁心。要是巴士實在太塞,我也情願等下一班車在坐,或許在下一班車我會有新發現。說實話,我真的很不願意坐巴士,誰叫我寄宿的地方在那麽遠……我沒有家,甚至可以大膽說沒有父母,我的母親在我出生后不久就終于跟她的好外遇私奔了,那個頽廢的老爸也因此才發奮圖強過上富裕的生活……不,或許是好運罷了吧,但我算什麽,那個“大叔”根本就不會相信我是他親生的,就算是,他也說不會替那個沒良心的女人養兒子。那個男人不渴望所謂的家庭,他沒有再婚,似乎也和父母的關係不好……我說要我是老媽,我也不會願意跟你這大叔!從已過逝的婆婆那裏知道,以前那個大叔自從娶了老媽后不久就失業了,還怪在妻子頭上,然後自己找不到工作就亂發脾氣,最後終于也沒有工作,靠老媽養家……我?我被那個大叔扔到了托兒所給錢那些歐巴桑管我就算……到了小學時代,我又被扔到婆婆那裏去住,後來小三的時候婆婆也逝世了,這也是我人生中真正感到悲痛的第一件事,那個大叔只好不情願地把我這個“兒子”接回去住,他喜歡稱呼我為“小子”,當然我也不客氣地叫他“大叔”。在那間除了大和房間多之外啥都沒有的房子裏我過着屬於自己的生活,與那個大叔互不干涉,在婆婆那裏我已經學會自理能力,不,偶爾我還要照顧婆婆……可能是這些關係,我比較討厭那些嬌生慣養的毛小孩,每次聽見別人說家人壞話就忍不住大罵一頓……理所當然地被當作一類看待。終于到中學,大叔搬去新居,把我扔在舊宅裏,有時還不定期給我生活費……不過幸好我找到了工作,因爲我有點音樂天賦,就混到外面的樂隊。本來我是做吉他手的,後來我因爲不想被扯到樂隊裏一些絞纏不清的事情,更不想被利用,就離棄那個樂隊,開始成爲一個寫歌的人,後來,在一個大學生樂隊,一個叫宮井月的樂手以提供我住宿和兩餐,還有不常催稿的代價來換取我做他們樂隊的專用作詞人……我不明白爲什麽這樣看得起我,我自認寫的東西不怎麽樣,頂多也是幫忙打打雜……雖説不好意思,但不僅都住了好幾年了……直到現在我還是住在他們合份租的屋裏,對於伙食方面我也不要求太多,不僅我老是跳票,其實欠他們還蠻多,但我又不想回去住大叔那閒渣屋,更不想要他半分錢,所以就一直硬着頭皮住下來了…………不,被現實擊倒的我還是受了大叔的錢用來付租費。因爲始終白吃白住不好意思,雖然大家似乎都不太介意,而且大叔都給了,不要白不要。

在我的旁邊本應是空的座位卻從一天前開始她坐上了……

我坐在巴士上,一向都是我一個人獨佔兩個座位的,因爲旁人看我那副眼神也不想跟我坐在一起,而且我身上似乎會散發一種令人抗拒的力量……但是,她居然會坐在我旁邊。她的名字叫千日啥魚,在聖誕節假期回學的第一天放學后我在巴士上由於太累才坐到她的旁邊,當時巴士也沒有其他空位了。後來她跟我搭話,我由於不想跟這傢伙扯上什麽關係而匆匆下車了。第二天,在那條本應只有我一個人才會走的坂道,一條被廢棄而遺忘的坂道……我再次與她相遇,本來對她有些少期望才知道原來她只是不知道有新建的坂道才走到這兒,我對她失望……談不上失望,總之想無視她。第二天,也是今天,我再次在舊坂道跟她相遇,這次她是因爲交不到朋友而害怕走新坂道。說難聼點是沒辦法跟那些傢伙交上朋友才找上我這種異類吧。她交不了朋友只是因爲她自己的關係吧:害羞、緊張、太過認真、表達能力不好等……我也不知道我是因爲想幫她還是只是因爲自己不想被她而纏着才拜托那個看似心地不錯,人緣挺好的言本來幫她找朋友……不,其實是她自作主張的。今天放學,在舊坂道我也看不見她的身影,所以應該相信她交到朋友了,至少言本會陪陪她,但我還是確認一下為好……

“今天放學跟大家一起走了吧?”

千日嚇了一下,的確,總是沉默的我每次説話就會令旁邊的人感到驚訝。

“沒……沒有。”
“哈?今天你不是走那邊的嗎?”
“本來是想走那邊的,但看見言本都跟大家一起,我不想打擾麻煩他們所以就走回舊路了。
“怎麽沒看到你?”
糟了,這樣問的話不知那傢伙會不會反問“你有注意我嗎?”之類那些話……
“因爲我也不想打擾到憶星君你所以走得特別慢一點……”
“等等!是言本那傢伙把我名字告訴你的嗎?”
“嗯……因爲我跟她說你的事情,所以想拜托她也跟你交朋友,但原來言本已經認識憶星君你了……”
“那傢伙還有說別的嗎?還有我根本沒拜托過她那種蠢事,她自做主張的。”
“哦…沒、沒什麽。”


“你很介意別人叫你的名字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以後不那樣做。”
“隨便你……還是別叫好了,但我說你啊,也別太需要在乎別人的感受什麽的,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行。”
“噢……嗯……”
分明是一副不明白的樣子。
其實我也不明白自己說什麽了。
“就例如今天,你是想跟大家一起走就過去,別人也沒什麽嫌棄,你也別想太多了。還有,你自己想怎麽走就怎麽走,不需要因爲我或是任何人的關係而改變自己的步伐。”
我越來越不知道自己說什麽了。
“我還是做不出那麽自私的事情……”

“…………”
天,這裡有個傻孩子啊。

“……”
眼見快到站,也不知道周圍的旁人用什麽眼神看我們,所以我結束對話。
……
…………
到站了,我起身下車。正當千日她想向我道別之前我打住她的説話:

“我不是在乎你什麽,只是我想要是你想普普通通地交上朋友的話就盡量別跟我來往。”
“……”

抛下這句話,也不理會她是否能了解的我就這樣跳下車了。

盡量”……爲什麽我不說“以後也不”呢?可能只是我一時反應不過來吧……總之這傢伙實在令我十分頭痛,雖然只認識她兩天,但感覺總是怪怪的……別在意細節了。女孩子啊……誰都好,跟我這種傢伙過幾天就會從身邊逃開吧,雖然是這樣,還是覺得自己先說出來比較好。



我一邊踢着地上的空罐,一邊走到宮井月他們的屋子。


我敲了下門。

(“卡嚓-”)
宮井打開了門,屋裏面吵鬧的演奏聲也傳了出來。
“今天我們可能練習到通宵。”宮井月望了望已經當成練習場地的客廳裏的樂手説道。
“啊……對了。”我從手提包裏拿出今天寫的稿紙。
宮井月不客氣地接過,翻看了一下。

“先進來吧,門開着會吵到隔壁。”宮井月轉身走進客廳。
其實附近也沒什麽人住……我走進屋,把門關上。
……
…………
“這幾篇我先收了,其他的你試着改一下吧……今天也沒時間侍候你,自己去冰箱翻東西吃吧,一會兒我們還要出去談事呢。”宮井月一本正經地説完,回到自己的位置了。

“……”我呆呆地看了他們一眼后走上閣樓。

宮井月,是100%一個好人吧……也算個帥女人。美少年的髮型加小馬尾,身上穿的衣服也很普通,人品算厚道,就是老是有點口不對心,總是擺出一副傲慢的前輩樣子,年齡是個謎,我想應該有20……當初跟她也不是什麽奇遇,只是當初想在大學找樂隊打工或許有宿舍提供就找到這支樂隊,可能是樂隊的領班看我順眼,宮井月也比較關照,我就跟他們住在一起了……說實話那時的事情真的記不起了,總之模模糊糊地在這裡宅了幾年了。

我在房間閑着沒事干就從書櫃裏拿出課本看,因爲考試也快來了,我也是時候自修一下了……

(“卡……啪-”)
聽見他們出門了。

我走出房間,向冰箱進發……不,向裏面的食物進發。
……
…………
剛踫到門把柄的時候發覺睡意戰勝了飢餓,所以轉身趴在木板床上了。

=======================夢境分割綫========================

大街上……一條無論何時都感到熟識而親切的大街,我在這裡漫無目的地遊蕩。忘記了自己在尋找什麽,忘記了要等待的東西、被等待的東西,只知道……這是約定,不知什麽時候的約定把我梆束在這裡……

看見太陽落下的晚霞,我突然想起什麽,往某個方向奔去……沒錯,約好了會再見面的。

看見了,一個弱小的身影在人群當中。

她在哭淚。

“我回來了,所以請不要悲傷了。”
我的話語傳達不了……我再怎麽靠近再怎麽努力還是傳達不了,我無法令她笑,令她快樂……我什麽都做不到,我只希望守在她身邊……我想成爲守護在她背後的天使……

我不可以另等我的人感到幸福嗎……

=======================夢境分割綫========================
恐怕飢餓報復了睡意,我從床上爬起來抓了抓頭。

好像做了個夢……
不是普通的夢……
每天都作的夢……
那是怎樣的夢……
……
…………
去冰箱看看有什麽好吃的吧!

由於那幫傢伙出去了所以我才能如此輕易地接近冰箱。

(卡……)
打開冰箱
(啪……)
冰箱門什麽時候才修理啊……應該是買新的比較好吧。我把脫落的門
輕輕地放在地上。明明大屋這麽……算,其實除了大之外這屋也沒多少地方談得上是豪華吧。
(翻翻翻……)
切,沒有一樣東西不需要煮食的。
……
…………
我無奈地燒開水,準備簡單地煮些蔬菜吃。

輕鬆地吃完自己煮的菜,整理一下便回去房間睡覺。

我才注意到時間,所以又爬起來看了看鬧鐘。已經是11點多了,宮井月他們恐怕是在外面玩通宵了。在外面唱卡拉ok……不會啦,應該是音樂社跟其他樂隊切磋演奏吧。想起這個我坐到書桌前……

“寫點什麽吧……”

(沙沙沙……)

……就寫下這兩篇東西了:

驅使我站起身來的激動
是被你的微笑撫平
雖然羞于出口  但希望一直守護著你


愛呀  溫暖呀  毫無價值
什麽都  不會去守護  不會去相信
被我觸碰的東西全部都只會破碎
憎恨正在我心中燃燒

嘲笑著誰吧,那孤傲的月  搖弋在黑暗中
是啊  一個人就好  火焰就是月夜的碎片……

 
將天空漸漸染紅的茜色
不知爲何讓人感到溫柔
無論是誰,大家都會  讓重要的人常駐心中
就好像那夕陽一樣……

即使夜幕降臨  深沈的黑暗將街道和人群都吞噬
是啊  誰也消除不掉的  就只有那心中的溫暖……



你仿佛要隱藏孤寂一般
放下關心 轉過後背
這樣地遠遠地連語言都沒有 只想
凝視著你

究竟做著怎樣的夢入睡
至少想要守護那夢
仿佛要崩壞連輕觸都不可以
月亮照耀著夜晚的街道

失眠的時候膽怯地顫抖 一個人迷茫在黑暗中的時候
對 想起來吧 在夜空中搖曳的月亮…

逐漸染紅天空的茜色
可以感覺到份溫柔
無論是誰都會把重要的人藏在心裏
好像是夕陽一般…

夜晚降臨深沈的黑暗 將街道人群都包圍即使如此
對 無法消散的 只有心中的溫暖…



超噁心耶,馬上把它處理成球狀扔掉。

character story  1(修復版) 完
最后编辑憶星 最后编辑于 2007-11-08 06:53:39

『この家と、皆に幸あれ』
TOP

回复:[1/21[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接character story 1)
第四話
感覺
FEELING


“嗚啊啊啊~~”

剛下車的闇也懶洋洋地伸起懶腰打着哈欠。

(“又是一個不正常而又早起的早晨……啊,不是,是要說考季開始老老實實地上學……”)

正走到坡道前的闇也看見……

“那傢伙啊……”

千日同時在另一邊走過來,身子搖搖晃晃。

“眼眯成綫行了嗎,蠻有趣的樣子……”

千日靠在一棵大樹旁止住了不穩的腳步。

闇也好奇地走過去。

“這傢伙難道……居然居然…………居然靠在樹上睡着了?!”

“快叫醒她吧……等等,在深山中,一個邪惡的少年和沒睡醒的笨蛋女生可以幹什麽呢……話説什麽時候設定成邪惡的啊?”)

闇也兩手握住千日的雙手。

(“ZZZZZZ- -”)
“是沒睡醒的晚會呢!來跳舞吧!”
“嗯……沒睡醒”千日半夢半醒回答道
……
…………

“開什麽玩笑啊!”沉默之後闇也甩開千日的手。
“…呼…”千日再次靠在樹上。
“別睡啦!大庭廣衆多難看……也沒有人哎”闇也使勁地搖了搖千日的身子。

失去平衡的千日一個勁兒地挨到闇也的肩膀上。

“……”
“……呼……”

“別把別人的肩膀當是枕頭啊啊!”

闇也搖動了一下身子,千日從肩膀上離開,身體失去平衡地向後傾斜……
==================妄想分界綫=======================
選項:
抓住她的手
讓她掉下去
==================妄想分界綫=======================

闇也抓住千日的手臂。

又放開了手……千日順理成章地掉在地上。

闇也在拍肩膀的時候……
(“爲什麽有點暖……難道……”)

“嗚……”千日從地上爬起來。

同時闇也用手按住千日的頭額。

“你哪裏不舒服嗎?”闇也把感到熱量的手移開。
“有點感冒……”千日無精打采地說。
“笨蛋也能感冒啊……”
“哎?”
“沒……沒什麽,打起精神吧。”闇也轉過了身,登上坡道。
“嗯,我會的。”千日點了點頭,邁出腳步。


……
…………

(“怎麽說,後面的情況實在令人擔心啊……”)
闇也仍然在心裏掙扎着是否應該回頭。
……
…………
闇也感到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遠,忍不住回頭一望。
(“啊……”)
千日正慢慢地努力地邁起沉重的腳步,看似非常疲累。

闇也走到千日身旁。

“……”
“?”
“走吧。”
“哎?”

闇也不由分説把千日的手扛在自己的肩上。

“這樣太麻煩你了,不好意思的……”AYU臉紅着說。
“我說阿,你父母怎會讓你這樣子去上學。”
“是我硬要去的,爸爸說只要我認爲不會後悔的事都會讓我去做。”
“真會寵女兒……”
“哎?”
“我走快一點沒關係吧?”
“沒關係。”
……

兩人肩並肩登上坡道……


“不方便送你去到教室了,你自己小心點吧。”

“真是麻煩你了><”千日急忙地小跑離開了。

幾陣寒風打在闇也面上,把在原地發呆的他喚醒。
“我……到底做了些什麽啊……”

“叮鈴鈴鈴——”鐘聲響起了。

“糟——”闇也往教學樓奔去。

(“難的早起,如果遲到的話實在太虧了……”)

“嗒嗒嗒——”跑樓梯聲。

“啪——!”闇也粗魯地把教室門推開。

眼前的老師剛剛拿起點名名單。

“到!”闇也為自己能及時趕到而得意地説道。

(“我是傻瓜嗎……”)

闇也向同桌的言本打了下招呼便趴在桌子上,任由老師叫着帶有各種姓名的搖籃曲。

“喂,起來啦。”

闇也身後被人拍了幾下。
“……”

“忘了現在是什麽時候啦,還睡覺。”闇也身後的海小聲地説道。
“啊啊……”闇也擡起頭,把手伸往手提書包掏出課本。

闇也小心地偷看言本的書本上的葉數。

“76葉啦。”言本小聲地說。
“……”
(翻翻翻……)

(“什麽啊……這部都是我學過的東西嗎,看你也只會說書上的東西罷了吧,看我在下課之前把下面的單元都自己學給你看。”

……
…………


“叮噹噹噹噹——”午飯之前的下課鈴響起。

“一起去吧。”言本對闇也說。
“啊……”闇也站起來,同學們一起走出教室。

一路上,言本一直說着學校有趣的事,但闇也沒有聼進去。

經過保健室……

(“不知道那傢伙怎麽了……似乎燒也不輕啊”)闇也望了一眼保健室。

“怎麽了,發什麽呆。”拍了拍闇也的肩膀。
“沒有,你多心了。”
“我剛才說到哪裏?”
“説到請我吃午飯吧。”
“是説到我贏了籃球比賽啦!”言本扁起嘴。
“對啊,贏了后請我吃晚飯”
“怎麽一下子變成晚飯了啦,但午飯還是會請你吃的^^”
“不請也沒關係……”
(“我可不想被設定成只會吃別人飯盒的形象……”)
“沒關係的,因爲闇也君噴飯的形象很搞哦。”
(“我噴……”)
“怎麽了?”
“打個噴嚏……”
“注意好身體哦。”


兩人越過食堂走出教學樓。

“我說你人緣都不錯,爲什麽不跟大家一起在食堂裏用餐?”
“食堂要排隊人又多,塞死了,還是在草地上吃好,心情平靜比較有食欲。”


……
…………
“那麽開動了哦~”言本打開飯盒。
“不客氣了……”。

“言本。”闇也輕輕地説道。
“是?”言本訝異地看着闇也
“你真的跟她蠻像啊。”
“?”
“沒事,我想開個玩笑但又忘了。”
闇也低下頭飛快地用筷子把飯送到嘴裏。
“啊~”言本雙手合龍,靈機一動似的。
“啥了?”
“是不是我跟闇也君的宿命情人長得很像,怎樣,想交往看看?”
“噴!!”
“哈哈。”言本幸災樂禍地笑起來。
“我是想說,我覺得你給人的感覺就跟我一個朋友很像。”
“不是樣子?”
“不是。”
“雖然不懂,但一定是對闇也君蠻重要的人吧。”
“只是個普通朋友罷了。”
“一定是重要的人^^”
(“也只有她才稱得上是朋友吧……。”)
“對了對了,可以把你的筆記本借我一周末麽。”
“但是……”
“請借我吧。”
言本一面苦笑地從書包拿出筆記本遞給闇也。
“下午的課不要用?”
“有另外的筆記本。”
“THANK U啦。”
闇也沒看一眼就把筆記本塞到手提包裏去。

“……”言本突然想説話又把手按在嘴上。
“……”闇也沒興趣追究,繼續吃飯。

……
…………
“你也來打籃球嗎?”吃完飯的言本站起來問道。
“算了吧,我運動白癡來的。”
“即使運動神經不發達又怎樣,只不過是遊戲嘛,大家一起玩開心點別介意啦~^^~”

“我不怎麽習慣一起的……”闇也冷笑一聲,拿起手提書包轉身走開了。

……
…………
(“剛才夠酷的嘛……哎?”)

闇也看見走廊的遠處有一群人在議論紛紛。

“偶爾湊湊熱鬧吧……”闇也加快腳步走過去。


男生A“你不知道嗎?剛才她就那樣子暈倒了!”
男生B“你說的那麽誇張誰相信啊。”
女生A“我可是親眼看見她一下子躺倒在地上。”
男生C“好像倒下來的時候腦袋也有受傷呢!”
女生B“那個女生真可憐啊……”

……
…………
(“爲什麽在我眼前會浮現那傢伙早上搖搖擺擺的樣子呢……”)

男生B“那個人怎麽了?”

幾個同學才注意到,不遠處正在全身發抖的闇也。

“喂,你嘴裏說的那個女的叫什麽名字?幾年班的啊?”

闇也上前用手按住一個女生的肩膀,焦急地說。

“不,不清楚,學校很少人跟她來往的呢。”女生膽怯地說。

“……勞駕了。”闇也鬆開手走開了。

“……”幾個學生用訝異的眼神目送離開的闇也。

“切,那麽緊張幹什麽,即使是她與我無關,嘿。”闇也冷笑地回到教室。

……
…………

“終于熬到放學了……”闇也拿起手提書包正要站起來。

“喂,闇也君。”言本叫了聲。
“怎麽了?”闇也回頭望了言本一眼。
“我打算大家一去探病。”言本苦笑着說。
“誰……(把這話咽下去了)沒空,拜”闇也匆忙地離開教室。

“等等,那個人是…”

……
…………
坡道上……
還是在坡道上……
還是還是在坡道上……

“終于到車站……車阿~!”
闇也快步趕上剛到的巴士。

車子被平常擠,闇也只能站在靠下車門的地方。



“啊?”闇也注意到一個地方。

巴士經過醫院。

行動比思考更快一步,闇也在醫院的站前下了車。

“又是這樣了……總是一有什麽感覺我就會不由自主地行動起來……嗎”

闇也望着醫院發了陣呆。

“去吧……”

闇也走進醫院。

…………
逛逛逛
逛逛逛逛
………………

“這位先生需要幫忙嗎?”一位醫生對闇也說。
“我只是閒逛……啊,不是不是,我在找人,我要探病,忘了病房號碼,嗯嗯”
“……”
“………………”
“請問先生要找的病人是?”
“啊……千日,姓千日的。”
“就在你身後的房間阿。”
“……”

闇也示意道謝後目送離開的醫生。

闇也轉身正要推開房門,突然感到有什麽壓在肩膀上……像是一只手掌。
接着是一聲兄貴的聲音由耳邊響起:

“小子,你在幹什麽?”
“……”

第四話(修復版) 完
最后编辑憶星 最后编辑于 2007-11-08 07:20:11

『この家と、皆に幸あれ』
TOP

回复:[1/21[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人物設定相關
闇也 オクホシ
yaminari okuhoshi

幾乎不上學但總能在期末考試中拿到優秀成績的天才的不良高中生!?出身自破碎家庭的他,自然的養成孤僻的性格,雖然因爲青梅竹馬ミユキ的關係有所改善,但還是對周圍的人和事抱着冷淡的態度……非常討厭運動,似乎和以前的某些事有關……有喜歡自言自語,自我取悅的習慣,有時候會有神經質的時候,例如會自己拒絕自己的想法和感覺,突然有所謂的預感而作出奇怪的行爲……總是把自己稱爲邪惡青年,但其實一件像樣的壞事都沒做過……擅長冷笑話……其實是不擅長搞笑才對吧!對朋友的含義有着與任何人都不同的看法和執著……當他遇見一個叫あゆ的少女並後來與她成爲朋友后,他的夢也開始……

千日 あゆ
chihi ayu

首先要解釋她的名字,唔,還是先介紹她的家庭吧。她的媽媽是臺灣人,爸爸是日本人,姓是父親的,但名字是母親取的。取的名字為羽,但由於不喜歡日語羽的讀音就直接用漢語的讀法YU。把A加上去純粹是爲了可愛罷了……這個名字的中譯的話應該是 阿羽……
因爲,過分在意別人的看法,所以什麽都不敢做,什麽都不敢說,總是躲到一邊,在人群中也會感到緊張,所以一直無法正常交到朋友。她夢想着自己被誰等待着……

言本 萌
kotomoto  moe

從オクホシ第一次跟她見面的反應來看,她似乎跟一個叫ミユキ的人很像,(オクホシ經常在她身上聯想到ミユキ)但似乎不是指外表?到底這個ミユキ跟オクホシ有什麽關係呢。從她的身上即將帶出另一位神秘少女的故事……爲了不劇透暫不多介紹

桜田 ミユキ
sakurata miyuki
在オクホシ回憶和before story中初登場,オクホシ從小認識的密友(從兩人的説話方式不像是戀人)。似乎還是小有名氣的偶像(before story中)。オクホシ經常在意識中提起她,看得出他們有着深厚的友誼。暫時是謎一般的少女,在第二章正式登場。

永介 勝
yokai masaru

總是挂着親切的笑臉的大帥哥,オクホシ對他不懷好感。登場時間很短,從他口中再次確認オクホシ、樂隊、ミユキ等的關係。謎一般的路人甲……


傳説中的before story
http://keyfc.net/bbs/disp.asp?titleid=13063
最后编辑憶星 最后编辑于 2007-11-20 04:41:22

『この家と、皆に幸あれ』
TOP

回复:[1/21[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第五話

意味
MEANING

“小子,你在這兒幹什麽。”

一個巨貴兄的聲音由闇也的身後響起,而且聲音的主人正用那強壯的手按住他的肩膀。

“這位先生!醫院是嚴謹吸煙的!”剛才那個醫生的聲音。

“啊,我沒點火,這是嘴裏不咬點什麽東西不舒服罷了。”
闇也回頭,眼前是一個感覺有點流氓的普通中年大叔,他一頭白髮,明顯是耍酷染的,身穿悠閒的服裝。

“不行!請先生你馬上把嘴裏的煙收起來!”醫生嚴肅地說。

“是是是!”男人無奈地把煙收到褲兜裏。
“……”男人的手依然按住闇也。
“好,接下來輪到你了,你到底是誰,來這裡幹什麽?”男人瞪住闇也威脅地問道。
“只是一個好奇而且有在醫院閒逛癖好的普通高中生罷了。”闇也隨口說到。
“……”男人眼睛眯了一下。

貌似說了危險的話,闇也冒了點冷汗。

“爲什麽會知道我女兒的姓,爲什麽要找她?啊!”男人用拇指指向房間。

看來跟醫生的對話都被聽見了

“說實話……我是來探病的。”闇也只好老實地答道。

“唔……你跟我女兒…什麽關係?”男人瞪得更狠了。

“陌生人……不,普通朋友吧。”

“噢哈哈,既然是我女兒的朋友,也是我千日空一的朋友了。來來來,進來看看我家女兒吧。”男人拍了闇也後背一下。

“爸爸……闇也?”在病床上的千日慢慢地爬起來。

“啊……好。”
闇也隨口回應道。

“阿羽介紹下你的朋友啊!”
男人把闇也拉到病床旁邊。

“他……他叫…O…KU……”千日結巴地説道。

“闇也(YAMINARI)……憶星(okuhoshi)”
闇也看AYU這樣子只好插嘴。

“噢,叫什麽忘星來着?”男人笑着說。

“抱歉,是叫憶星(okuhoshi)……”

“真是個怪名字啊,我說叫銀河 流星、或叫闇洞 孤星還好……”
男人一個勁兒地說着。

“那我差不多告辭了……”
闇也轉身正要離開。

“等等,黑翼 衛星!”
男人按住闇也的肩膀。

“又變了?……有何貴幹?”
闇也不耐煩地説道。

“我要走開一下,會來之前幫我看着女兒。趕走開你就沒那話兒。”男人說完就一溜煙走掉了。

“……”

“……”
闇也和千日對望一陣。

在想着既然沒答應,走掉也沒所謂的闇也發現門居然被反鎖了。

闇也無奈地坐在病床旁邊。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千日虛弱地說。

“啊……果然不只是感冒那麽簡單阿。”
闇也看了看千日那蒼白的臉,和頭上的綳帶。

“嗚……”
千日用被子蓋住半邊臉。

“頭沒事吧……”

“已經沒事了。”

“身體有問題就別勉強上學了。”

“但不上學的話會錯過很多機會啊。”

“哈?”

“錯過了交朋友的機會啊……”
千日慢慢地坐起來。

“一兩天沒所謂吧,如果只是因爲一兩天不見面就離棄你的人也算不上朋友啊。”

“可是……”

“想起來了,你這傢伙還是因爲太在意人家的想法而交不到朋友吧。”

千日躺在床上,身子轉到另一邊。

……
…………
“我小時候到現在一直有一個願望……”
千日突然開聲。

“願望?”

“如果有一個可以就算我不説話,也會明白我心裏想法的朋友就好了……”

“啊?”
這句話似乎觸碰到闇也心靈的某處。

“怎麽可能……”
闇也冷笑一下。

“我還在幻想那個人一定是在什麽地方等着我……果然很奇怪對吧,說了這麽奇怪的話真對不起。”
被子被拉的更緊了。

“難道………”
闇也馬上止住要說的話。

闇也只想着自己沒資格去等待任何人啊。


……
…………


闇也伸了下懶腰。

(“突突突——”)
敲門的聲音。

“可以進來嗎?”一個少女的聲音。

“隨便!”闇也説道。

門打開,走進來的是拿着飯盒和花束的言本。

“哎?闇也君不是不來的哦?”
言本奇怪地問。

“噢……原來就是這傢伙啊。”
闇也望了病床上的千日一眼

“嗯^^”
言本大力點頭。

“那麽我告辭了……看好這傢伙,她爸爸馬上會回來,是個很麻煩的大叔……哎?”

“叔叔好!你是小羽的父親吧?我是小羽的朋友,我叫言本 萌。”
言本對闇也身後的男人打着招呼。

“|||||||||”闇也直冒黑綫。

“好,我家阿羽多的你關照了。”
男人微笑地說。

“我告辭了……”
闇也靜靜地拉動門柄。

“噢,讓麻煩的大叔爲了送行吧。”男人怪笑一下。

男人把闇也拖出去……



“放手啦!”
闇也掙扎起來。

“我有些話要跟你說。”
男人認真的表情。

“……”

“請你做我女兒的朋友可以嗎?”

“……”

“我知道這樣很奇怪,但是阿羽她天生不擅長跟人交流,而且笨手笨腳,是個很需要照顧的女孩啊。”

“我說照顧女兒不應該是家長的責任嗎?”

“我縂不能一直陪在她身邊吧。”

“那麽她應該學會獨立,沒有朋友也可以生存下去啊。”

“如我所料,你也是個孤獨的人,你也沒有朋友啊。”

“胡説,我有朋友,我有的是會把我放在心裏,而我也會把她放在心裏的朋友,而不是那些只是爲了尋求快樂而隨便走在一起的傢伙!”

似乎不自覺地說了多餘的話,闇也逃開了。


“切……”

闇也走出醫院,來到車站前。

不久后,巴士就來了。

巴士越過車站,闇也的身影也隨之消失。

疲倦的闇也坐在椅子上,眼皮漸漸地……



====================夢境分隔綫==========================
“怎麽那麽久啊~~”一個男孩在公園的長凳前來回走着。
“嗨!”一個女孩手裏抱着裝滿東西的紙袋往男孩的方向跑去。
“遲到啊。”男孩抱怨。
“抱歉,給。”女孩從紙袋掏出一塊麵包遞給男孩。
男孩接過麵包就往嘴裏塞。

(“卡——”)
“為……爲什麽這麵包脆的?”男孩把麵包從嘴邊拿開。
“這是面包裏有餅乾的呢。”女孩笑着說。
“麵包?餅乾?”男孩不解。
“這是我媽媽的秘方哦。”女孩得意地說。
“你媽媽是做麵包的嗎?”男孩問。
“嗯^^。”女孩吃着麵包邊點頭。”

……
…………
在某處,一個人注視着這一切。

“我,到底在幹什麽……對了,我想守護她,我想去到她的身邊啊,之前是這麽想的,可是無法傳達自己的話語……”
“那個男孩……對了,一定是的,那個男孩一定能傳達我的思想,就像是我的化身,那個男孩一定會守護她的吧,因爲那個男孩讓她笑了。我已經不奢求自己能去到她的身邊了,我只想她笑……”

“一直一直地……”
====================夢境分隔綫==========================

“喂,先生。”

“……”

“先生,醒醒吧!”

“……”

“已經是總站了。快醒吧!”

巴士司機不耐煩地把闇也搖醒了。
……
…………

“切,今天真不爽啊……說起來這附近沒有逛過,反正有空,到處走走看吧。”

闇也沿着回去的方向走。

“果然這裡還是郊區啊……走的話,大概半小時能回去了,縂被等車強,繼續走吧。”

涼風吹動着綠葉,寒風透過空氣穿透人的心窩,他依然一個人地走着。

……
…………

“啪啪啪——!”
闇也使勁地拍門,但沒有響應。

“搞什麽啊!?……哎?”

闇也撿起門下的一張紙條:


雖然不知道你這小子去哪裏鬼混了,但我們有事要出去了,你有本事就從後門爬窗進屋吧,如無意外,晚飯前我們會回來的,就這樣。

宮井 字


“切!”
闇也把紙撕成碎片。

“爬窗那是扯談,沒可能的了,身無分文要怎麽度過這3個小時啊啊|||”

闇也無奈地在門前坐下,翻着手提書包。

“對了,這是言本那傢伙的筆記本啊……這傢伙……一邊做筆記一邊畫畫……畫的是謎之生物和謎之劇情……字寫的漂亮,畫就很爛了……反正我要的是筆記。”

闇也繼續無聊的翻着MOE的筆記本。

……
…………
就這樣的,持續一個小時多地研究筆記本中的内容,雖然令人苦悶,但闇也已經習慣了。

“呼……說起來醫院那傢伙不知道病怎樣了……”

“……”
“……………………”

“爲什麽好端端地會聯想到那傢伙啊啊啊”
闇也隨手把筆記本摔到地上。

“哎?”

筆記本展開最後的一葉,裏面的内容格式看似日記。

“這傢伙……把日記寫在筆記本後面啊……等等,看女生日記不是那好男人的所為……”

闇也把筆記本蓋上。但又馬上打開了。

“很遺憾,我是邪惡青年。”
……
…………

“轉學的第一天心情很興奮又高興,雖然對離開的城市充滿着思念,但我還是想在新的地方創造更多美好的回憶……草木的香氣通過空氣流進我的鼻孔,感覺很舒暢……”
“因爲太興奮所以一早地到了學校玩籃球,而且還被籃球隊的人邀請遊戲,一下子認識了很多朋友^v^v^”
“還有一件高興的事情,今天居然有人讚我的項鏈很漂亮,而且那個人還跟我同一班和同桌了,呢哈哈……”

“我……嗎?……哎?”

突然闇也看見地上有個黑影。

“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在幹嗎呢?”
影子的主人,一個長髮,穿着帥氣的黑色風衣的英俊男人微笑地說。

“永介 勝……你這傢伙啥時候回來的。”
闇也站了起來。”

“啊,之前在酒店住,是宮井讓我來的。”

“如你所見,他們不在,我也只能守門了。”

“沒事,她給了我鎖匙。”

勝打開了門,兩人進了屋。

“這次是爲了私事還是公事回來呢?”

“一半一半吧。”
勝笑了笑。

“解決肚子問題再談你的事吧。”
闇也說完走向冰箱。

勝轉身拿起手提電話。

“已經到了……啊,是的……”

“切……”
闇也瞄了勝一眼。

“喂,有果汁嗎?”
勝收起電話對闇也說。

“切。”
闇也把一支礦泉水抛給勝”

“噢。”
勝勉強接住。

“這已經是本屋最貴的飲品了。”

“最近經濟上有問題嗎?”

“別想太多,而且你也別明知故問,你也是因爲這個才會來幫忙吧。”

“不愧為闇也君啊。”

“切。”

“對了,桜田會回來。”

“啊……”

“噢?想念好朋友啊。”

“想不想念那傢伙也會回來。”

“也是呢。”勝笑了笑。


第五話(修復版)  完
最后编辑憶星 最后编辑于 2007-11-20 05:06:41

『この家と、皆に幸あ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