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小说]:油菜花开

[ 5303 查看 / 1 回复 ]

春天到了,油菜花开,疯子满街跑
——题记

    “啪、啪……”林从书架上抽出一本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轻轻地拍了拍,叹了口气:“都积了这么厚的灰尘了啊……”
    书架上摆着满满的世界文学名著和哲学名著,无一例外地落满了尘土,彷佛是荒芜已久、荆棘丛生的庭院。
    “说这儿是禁地都不为过了吧。”林无奈地摇摇头,“所谓人类的精神食粮,在高考面前真是比杂草都不如的东西。杂草好歹还能沤肥,名著对高三学生来说只能是毒品了。”
    他留恋地扫视着那一排排码得整整齐齐的书脊,想起以前雨日挑灯夜读至天明的酣畅,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浓浓的惆怅。他伸出手指,缓缓地滑过那一个个书脊,感觉到了一种陌生的异样的情绪。他的手指最终停在了一本薄薄的小书前,那是一本鲁迅的《野草》,百花州的原版珍藏系列,那因模仿原版书而显得有些古旧的封面,似乎正遥遥地蛊惑着他。
搁在几年前,林是不看懂《野草》的,那是一本在黑暗绝望的心境中挣扎着寻找出路的书,那种种丰富而难解的意象,也许只有同样心境的人才能够理解得了吧。所以林曾几次三番拿出来翻看,却始终无法进入那个世界。不过现在一定是时候了。
林暗想着,偷偷地抽出了《野草》藏到书包里。高考即将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父母是绝对不可能让他有机会看闲书的,也幸好《野草》实在很薄,夹在参考资料里,竟然一点都发现不了。
不过林还是有些心虚,他急匆匆地跟父母打了招呼,便逃出门外。林的学校规定高三学生必须住校,以便能集中精力应对高考,所以每半个月会腾出半个下午的时间,让学生回家看望父母,到了第二学期又延长至隔三个星期才让回家一次。今天就是一个探假日,也是一个月来几乎唯一的休息时间,虽然林借口说要早点回学校读书,但其实一点儿这个意思都没有。他漫无目的地在路上闲逛,考虑着去什么地方放松一下好。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一大块油菜花地的边上。混杂着牛粪味道的泥土清香和油菜花那有些涩涩的花香惊醒了林。林疑惑地望了望四周,苦笑了起来。
林所在的高中是本地最好的一座,为了保证学生们的学习不被城市的喧嚣所干扰,校址选择依山而建,所以周旁零零星星的还有一些田地。林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居然沿着惯常回学校的小路走了回来。
也罢,林索性就在这里找了块草密的地方躺了下来。虽然草扎得脸和手有些又痛又痒的,不过林还是觉得很舒服。果然在大自然中就能忘掉一切忧愁啊,林感慨道。不过只要不是读书,其实无论在哪里都不差吧。当然林是喜欢读书的,高三是个能够无限激发人读书欲望的怪物,因为它逼着你读一切无用的东西,却又不让你读任何你想读的东西,怨念就这样一步步地升级,直到顶峰。
林想起了偷偷塞到书包里的《野草》,于是赶紧从资料集堆里抽了出来。他摩梭着那暗黄色的封面,就像是在摩梭久别恋人的脸颊一样,充满怜惜和喜悦。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天堂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地狱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你们将来的黄金世界里,我不愿去。”——《野草•影的告别》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学校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家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被安排好的生活道路上,我不愿去。然而我能够说我不愿意吗?”林叹口气,将书往旁边的浅草丛中一扔,“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同。说的真好啊,希望是什么,绝望又是什么呢……”
“我的希望是,熊先生要是什么地方都不愿去的话,就来跟我们玩吧。”一个甜脆脆的声音从对面的油菜花田里传了出来,林不由地吓了一跳。他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一个衣服脏兮兮地沾满了泥土的女孩正蹲在那一片油菜花田中,笑嘻嘻地拨弄着一个泥块。
“熊先生,要来和油菜花一起玩吗?”女孩歪着头,看着林继续说道。
“嗯?”林迷惑地望着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女孩,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什么是熊先生,什么又是油菜花。
“熊先生不理我们呢。”女孩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真遗憾啊。”
然后“啪嗒啪嗒”地光着脚丫子,转身跑进了那因盛开着油菜花而金灿灿的田野中间,就好像是一头寂寞的小鹿出来寻找朋友,却没有任何结果,只好转身回到那飞鸟不惊的大森林中去……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野草•求乞者》

自习教室里安安静静的,或许说是寂静更加恰当吧,只有笔尖在纸上滑过的沙沙声和书本翻页时轻微的哗啦声,间或有人忍不住咳嗽一声,也会引来所有的人皱眉。在这里听不到任何讨论的声音,没有任何人会去解答别人的疑问,也没有人会去问别人问题,一切疑问都能在隔壁教室值守的老师那里得到最好的解释,这就是专门为了尖子生开放的自习教室。
寂静的气氛压得林有些喘不过气来,他试着悄悄地深呼吸以平静心绪,但没有一点效果。他怎么也回复不到平日心如止水的状态,书包中暗藏着的禁果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他,要他抛开那一切的禁锢,跟随着它走。

“但是,那前面的声音叫我走。”——《野草•过客》

“林,来吃妈妈堡的鸡汤了,吃完就有精力读书了。”林的母亲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从前面慢慢地向林靠近。
“小子,你要是考上北大了,你要什么老爸都给你。”林的父亲手里拿着北大的录取通知书,从后面慢慢向林靠近。
“林,加油干,只要在最后的关头不松懈,凭你的水平,考上重点线绝对没有问题。”林的老师从左边向林慢慢地靠近。
“林……”林暗自喜欢的女孩在右边,欲言又止地羞涩地看着林。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温暖的笑容,每一个人都深信着自己能给予林最大的幸福。
但是,我得离开,那不是我想要的。
林发狂似地跑了起来,将爱他的、希望他幸福的人们抛在了后面。他跑着,他停不下来,他知道一旦自己停了下来,就再也不会有勇气继续跑下去了,他会融化在爱他的、希望他幸福的人们中间。

“你可知道前面是一个什么所在么?”——《野草•过客》

    林跑着跑着,前面出现了岔路口,一块标示着前方危险,禁止通行的牌子树立着,一条大狗无聊地打着呵欠趴在告示牌下。
    林小心翼翼地停了下来,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很恭敬地问那条大狗:“请问,前面有什么呢?真的不能通过吗?”
    大狗用鄙夷的神情扫了林一眼,慵懒地说道:“也许有,也许没有。谁也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有的人过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有的回来了,却什么都不愿再去回想。”
    “那么,两条路有什么区别呢?”林追问。
    “也许有,也许没有。”大狗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了,“人类,奉劝你掉转回头吧,那前面的世界不是你可以预知得到的。”
    说罢,大狗闭上了眼睛,再也不搭理林。
    回去么?林沉思起来。
    忽然背后传来了喧嚣的声音,是爱他、希望他能在自己关爱下幸福成长的人们赶了上来。林被惊醒了,不,不,我不能回去,回去那会被融化、窒息的地方。
    林没有时间再思考,随便选定了一条岔路便继续向前奔去。跑过了咆哮的河流,跑过了大火弥漫的草原,跑过了阴森恐怖的坟场,最后被一大片无处插足的荆棘阻住了去路,在荆棘丛的后面则是无法跨越的悬崖绝壁。
    回头还是继续不可能的前进?
    一头美丽的小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她含笑望了林一眼,姿态优雅地跳进了荆棘丛中,轻快地蹦跳着。

    “是的,你是人!我且去寻野兽和恶鬼……”——《野草•失掉的好地狱》
   
    林猛地从床上跃了起来,头“砰”地撞到了上铺的床板,彻底清醒过来。梦,只是一个梦啊,真的只是一个梦吗?
    “你干嘛啊?”上铺被林惊醒了,有些不满的嘟囔着。
    “没什么,只是做了个噩梦,你继续睡吧。”林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对于高三学生来说,做几个噩梦实在不算什么稀奇的事,虽然更多时候是累得根本睡的死死的。不过,相比较起噩梦来说,怎么都是睡觉更重要吧。上铺含含糊糊地说着什么,转了个身又睡着了。
    林睁大眼睛望着上铺那纹路粗糙的木床板,暗自琢磨着梦境的含义, 那头美丽的小鹿一直一直在他的眼前蹦跳、嬉戏,让他想起了昨天下午在油菜花田中遇到的那个奇怪的女孩子,她转身的样子,不正是让自己觉得像是一头美丽的小鹿吗?
    “老师,我有一份资料落在家里了,我想回去拿一下。”林决定要跑,要去寻找那头灵巧、美丽的小鹿。
    “那好,快去快回。”老师拿出笔,写了张出入证的字条。他丝毫没有怀疑林的话,因为林一直就是个好学生、尖子生。
    林来到了昨天坐着的树下面,望着面前金灿灿的油菜花田,清晨的微风轻抚着露水未浠的花朵,氤氲的花香弥漫着鲜活的生命气息。在这里多好啊……可是那头小鹿在哪里呢?还会来吗?
    “请问,你是熊先生吗?”清脆悦耳如同黄莺鸟的声音,一定是那个女孩!
    “嗯,是啊。你是谁呢?”林微笑着问道。
    “我啊,我是油菜花呀。”女孩旋转着身子,奶黄色的连衣裙果真有些像是一朵绽开的油菜花,“这里的大家都知道我哦。”
    “大家?”林疑惑地看看周围,并没有一个人在。
    “嗯,这是松树先生。”女孩子用脸颊轻轻蹭蹭林靠着的松树那粗糙的树皮,就像是蹭着自己心爱的人一样,一点也不在乎是否会刮痛脸颊,“它在问我们有没有吃过早饭呢!我吃过了哦,松树先生,你也吃的好啊。”女孩子向马尾松挥挥手。
    “那些是我的姐妹们哦。”女孩子指着油菜花田说,“还有好多好多朋友呢,我带你去看吧。”
    女孩子说着拉起林的手,小心翼翼地踏着田埂小路跑进油菜花田里面。在花田深处有一小块空地,里面堆了一大堆凌乱的石头、泥块和垃圾。
    “瞧,大伙儿都在呢。”女孩子高兴地蹲下去拨拉着那堆在正常人看来只是垃圾的东西,“这是青蛙先生,这是兔子小姐,那是狐狸先生,还有这里是西瓜先生,还有……”
    女孩子很兴奋地为林介绍着她的朋友们,林无言地看着她。女孩子虽然并不是非常漂亮,但是那闪亮的大眼睛清澈透底,似乎能把世界上一些美丽的和喜欢美丽的东西全都吸收融化在里面。只是,她至少也有十五六岁了吧,难道她……
    “春天到了,油菜花开,疯子满街跑。”林忽然想到了本地的这句俗语。
   
    “那我就不如烧完!”——《野草•死火》

    林慢慢地踱回了学校,老师正铁青着脸站在学校门口。他拿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向林走了过来。
    林并不感到意外和惊惶,他静静地看着老师,还有急匆匆赶过来的父母和另外的老师。
    “我想退学。”冷静的语调,连林自己都感觉到吃惊。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林的脸上。
    “在没有想明白之前,你就一直待在这个屋子里吧!”

    “他知道小粉红花的梦,秋后要有春;他也知道落叶的梦,春后还是秋”——《野草•秋夜》
   
    一个星期之后,一位风韵卓约的中年女性敲开了林家的门,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小鹿一样的女孩。
    中年女性对林的母亲说道:“我们这次来拜访是为了专门感谢你们的。我的女儿小时候得了一场重病,之后精神就一直不正常。一个星期前,她走失了,幸好你们的孩子帮我们照顾她,才没有出什么事。”
  “妈妈,我要和熊先生玩。”女孩子拉拉中年女子的衣角。
    林的母亲赶紧把林叫到客厅里来。女孩子偷偷地贴着林的耳朵说,“熊先生,你说好第二天要来和油菜花玩的,可是没有来,大家都好担心哦。幸好妈妈找到你了,妈妈好厉害呢。妈妈说我暂时不能跟你玩了,因为你要像毛毛虫先生那样为了变成美丽的蝴蝶小姐努力吐丝做茧了哦。熊先生要是变成了蝴蝶一定不要忘了再飞来跟油菜花玩哦。”
    看着女孩纯真的笑容,林真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没有头脑的苍蝇在乱飞乱撞而什么都做不了。
    “嗯,我会的。”林摸摸女孩的头,虽然自己并不比女孩大多少,但也只有这个动作才适合女孩吧。他认真地对女孩说,“我一定会变成蝴蝶来看你的。你真的是有一个很好很好的妈妈呀……”
    “嗯,我最喜欢妈妈了。”女孩开心地笑着,“我也喜欢熊先生哦,熊先生愿意跟我玩呢。”

“但我总记得见过这一篇好的故事,在昏沉的夜……”《野草•好的故事》

青萍之末
2006-4-9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3 10:32:56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像喜剧一样。
TOP

回复:[小说]:油菜花开

写得是高考呢,我高考时在干什么呢?好像在考数学时,还因为在网吧打CS打的特爽而迟到了Orz

自己对文学一点都不懂,所以就不做评价了,无实质心意的褒奖也是对作者的一种不尊重

不过,此文到是激起了我去读读看《野草》的欲望
学无止境兮路漫漫,苦中作乐兮一堆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