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书评] 书评、读后感、荐书专用帖

[ 21910 查看 / 34 回复 ]

《1Q84》

花了两天时间把村上村树的《1Q84》读完,现在满脑子满是两个月亮、小小人和空气蛹的世界中。1Q84,既非真实的1984,也非乔治奥威尔笔下老大哥在注视你的《1984》。现在是1Q84年,空气变了,风景变了,规则也变了。为了保护自己,你必须尽快顺应这1Q84的规则。
1984致敬的1Q84
相信很多人都读过乔治奥威尔笔下的《1984》,通过一个政治预言的故事来表示作者反乌托邦的概念。村上村树的《1Q84》从标题到文章中的内容都处处充满了对《1984》的致敬。《1Q84》中曾多处提到了奥威尔的原作,无论是“思想警察”还是对于乌托邦的看法,甚至连“老大哥正在看着你”如此经典的台词也直接照搬不误。
对于村上村树的政治倾向这里不过多阐述,也看到有报道说中文译本中将某些对天朝不利的政治观点进行了修改,不过本人没看过原版这消息的准确性也不置可否。本人曾经想用1984中的双重思想来理解1Q84的剧情,不过仔细分析下来1Q84的世界观也并非“二加二等于五”,在没读过BOOK3之前19841Q84究竟是流于表面上的影响还是实质很难说。不过剧中关键名词“小小人”却和1984中的“老大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名字上来看“小小人”和“老大哥”是相反的存在,不过两者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BOOK2中对于小小人的刻画还是太过模糊,还是那句话快给我出中文版的BOOK3啊。

双重视点+表里故事
小风书读得少,GALGAME中男女主角双重视点平行进行故事最后再交织在一起收尾的写法屡见不鲜,但小说(非轻小说)中用这样的手法却很少见,事实上村上村树采用双主角交替展开视点的写法使得故事充满了娱乐性和可读性。从BOOK1看头看似没有任何关系的男女主角分别从各自的视点展开故事,之后又如同推理小说般层层剥茧式的推进剧情,虽然两个主角都有各自的主线,但是伏线中却不断提示着两个主角间过去千丝万缕般地联系,直到最后捅开男女主角关系的这层窗户纸,怎一个爽快了得!
除了双重视点,表里故事或者剧中剧的表现形式又是1Q84的另一个特点。从男主角线男主角改写《空气蛹》小说开始,剧中小说《空气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故事都让读者充满好奇和想象。那个讲述了两个月亮和小小人的空气蛹的故事,当女主角猛的一抬头发现天空中的两个月亮之时,1Q84到底是1984的平行世界还是《空气蛹》中的剧中世界,小说和小说中小说的界限趋于模糊,用小说中的比喻主角仿佛自己跳入了爱丽丝的仙境一般。当BOOK2中女主角读到男主角改写的《空气蛹》小说然后发现自己仿佛置身男主角创造的世界中的时候,不得不为村上村树的设定拍案叫绝。
双重视点展开的故事常见、剧中剧的故事常见,但两者结合地如此天衣无缝也唯独只有《1Q84》!

It's a Barnum andBailey world,
Just as phony as itcan be,
But it woundn't bemake-believe.
If you believed inme.
It’s only a papermoon.
TOP

东野圭吾的《时生》
个人认为很不错,虽然是穿越文学(自己认为,不喜欢可以PIA飞我)。
读完了有一种温馨的感觉。这部小说没有一些恶俗的穿越了如何如何强大如何如何等等。讲的是一个家庭的故事,主线是那个拓实年轻时,碰到了一个叫时生的年轻人,对其先自称是他的亲戚,后来说是他的儿子(本来就是,十几年后死了穿越过来的)。为了帮助不成器的父亲而来到花屋敷(东京著名游乐园)找父亲。在发生了一系列事件后,二人的感情越来越好。但在最后时生向拓实告别。。。
据说这是日剧《给父亲的口信》的原著。文字虽然简朴平实,但能感到一种温馨。有时候,这种平实的东西,才能打动我们,不是吗?这本书的内容设定,即不合常理又非常合理,有着深刻的文学内涵。
现实变为历史,历史变为传说,传说变为神话
TOP

诗歌的美,在于它用凝练而富于音乐性的文字,表现出丰富的意境。

儿童诗的美,在于它用晓畅的文字,表现出童心的鲜活。

什么是童心的鲜活?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郭风的《蝴蝶•豌豆花》:一只蝴蝶从竹篱外飞进来/豌豆花问蝴蝶/你是飞起来的花吗?

全诗只有三句,却是一首非常美的诗。从视觉形象上来说,竹篱笆内丛生的白色豌豆花,本来就是非常美的景象,现在又飞来了翩翩的蝴蝶。蝴蝶的形象本身也是美的,而蝴蝶翩翩飞舞的动,又和豌豆花的静形成了动静结合的平衡美。这还只是作为背景的视觉形象上的美感,真正的点睛之笔是“豌豆花问蝴蝶:你是飞起来的花吗?”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问句,顿时让整首诗活了起来,成为了一首鲜活的儿童诗。豌豆花问蝴蝶,这一问,就赋予了豌豆花和蝴蝶以生命。请注意,这里不是一般的拟人,不是作者把自己想要说的话通过豌豆花或蝴蝶说出来,而是豌豆花问的蝴蝶,主角是豌豆花和蝴蝶,是它们之间的对话,而我们只是在旁边倾听的旁观者。


这就是童心,在童心的世界中,豌豆花和蝴蝶都是有生命的,它们会对话,它们不是人的附属品,不是作者的代言人,而是真实、独立存在的,这就是童心的美学。“你是飞起来的花吗?”这句话由豌豆花问和由人问又是不一样的,由豌豆花问,它就又代表了一种儿童对自我的确认:你跟我很像,但是你会飞而我不会,我们是不是同类呢?对自我的追问和确认是儿童成长过程中必然要经历的非常重要的阶段,所以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种童心思维。这首小诗通过豌豆花来问出:“你是飞起来的花吗?”就不仅仅是单纯的一种形象化思维,更结合了对自我的认识。所以,别看一首小诗很短,就以为没有什么滋味,细细品味,里头的内涵其实很丰富。

这首诗配的图也非常耐看,淡雅的水彩将原诗优美的视觉形象出色地展现了出来,左上角领头的那个蝴蝶小姑娘则正在和豌豆花打招呼,它们在说些什么呢?原诗给了我们一种解释,你家的孩子或许还能给出更好的解释呢。让他说说看,一定会给出比诗人更富诗意的话语来。

童心的鲜活还表现在一种叛逆性的思维上,比如《我喜欢你,狐狸》这一首诗。肯定很多家长会不喜欢这首诗,觉得这首诗是混淆黑白,是要教孩子学坏。其实不然,儿童的叛逆心理是追求自我独立的一个必经阶段,没有叛逆也就没有独立,叛逆正是生命活力的一种体现,他不是蛮干胡来,不是不讲道理。他否定乌鸦,理由是乌鸦自我吹嘘,它的肉是偷来的,原本就不属于它;他赞美狐狸,理由是它机智,它爱动脑子,它火红的皮毛很漂亮。看,他讲道理,只不过讲的是自己的道理。这就是独立的开始,也是生命力蓬勃发展的时期,作为家长,我们要学会欣赏这种叛逆的美。我欣赏这首诗,还因为它很好地把叛逆美中那股子鲜活的动感表现了出来。例子之一,就是整首诗的韵脚多是第三、四声,也就是所谓的仄声,仄声通常较为短促有力,短促有力,就会产生动感,亲口读一读就能明白。诚然这首诗在写法上还略显有些粗糙,但配合全诗强烈的动感也未尝不是不合适呢。


最后一首《村小:生字课》也是我特别喜欢的,有一种童谣特有的游戏性。孩子在什么时候学东西学得最快?玩游戏的时候!这首诗巧妙地将识字和游戏结合了起来,营造出一个充满生气的课堂氛围。大家一起来发散思维,这个字在什么地方会出现呢?多么有趣。调皮蛋、张铁蛋、曹爱花、宇宙飞船……看着自己熟悉的事物一个个出现在黑板上,一定充满了快乐和成就感,特别是那句“谁还在门外喊报到的外”,多么机智。如果我们小时候的课堂能够这么快乐、这么活泼而不是把手背在身后,规规矩矩挺直腰板听课就好了。这就是童心的美,它是生动的、活泼泼的、充满动感的。这首《生字课》完全可以跟孩子一起继续编下去,这种共同编诗的行为就是一种交流的过程,也是儿童诗的最高境界。

因为每个孩子都是最伟大的诗人。


附:文字提到的三首诗












像喜剧一样。
TOP

只是来弱弱的问一下有没有人读过小市民系列。。
TOP

读过的最感人的,果然还是《星之梦》。
对大部分活在大都市的人来说,很少有见到星星的时候,繁华的街景代替了辉耀的星光,闪烁在夜空的美丽,除了在偏远地区的吾等,还有人懂得来欣赏吗?很少吧。星之梦中为向人们介绍着绚丽的星景的机器少女(梦美),那份催人落泪的纯真,对于现在的我们有着很多震撼好感想。设定的悲剧未来,是现在的世界发展的一种可能,令人深思,人类真的会这样?答案不否定。废墟猎人的存在也是社会的一点缩影。文章通过废墟猎人与机器少女(梦美)的相遇相识相熟展开了未来的阳光一面,虚定的假好。结局的悲情也不出乎意料,是现实与梦想碰撞,然后梦想破碎的结果。但留意结尾,记忆芯片的存在为机器少女(梦美)留下了一丝希望,绝望中的一线生机。故事就此完结,留下无尽的感想与感动。
强烈推荐未看过的人去看一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