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其他] [纠结][黑][雷][TJ]慎入—纪念胎死腹中的企划「Stellarciel(仮)」

[ 6500 查看 / 15 回复 ]

前言:
这个project是我半年前出于开玩笑性质做出的一个企划
虽然就原案来说自认为完成度尚可
但实际上一开始就没打算完成过(死 = =
尤其是后来我发觉自己的毅力连一个5万字不到的小坑都没办法好好的填
不过好歹蛋疼的做了好多设定
便在最近把构思的大纲写了出来
也算是纪念一下吧
另外不要问标题是什么意思 = =

标题:「Stellarciel(仮)」
制作:「Stellarciel(仮)」Project制作委员会
出品:俄罗斯联邦太空狗保护协会
协力:第三百三十五次海妖姬例大祭筹备组
      泛太平洋实姐控联合会
提供:「Laika—the first breath of universe.」
类型:黑暗系时空轮回伦理nostalgia  大杂烩ADV
媒介:未定
发售日:未定
Staff
企划、原案、系列构成、文案、DEMO:斯普特尼科维奇
其他:未定 
——————
篇头申明
本篇纯属虚构,出场人物、团体、地名、国名等与实际存在的名称均无任何关系。
本篇出场的所有人类的年龄均超过18周岁或所在国法定成年年龄。
本篇可能含有某些导致犯罪的行为,请勿模仿。
本篇出现的某些情节可能无法用经典物理学范畴来解释,敬请谅解。
未满18周岁或所在国法定成年年龄人士以及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请在父母指导下阅读。
最后编辑sputnik 最后编辑于 2008-12-01 23:38:08
本主题由 超级版主 蓝空公主 于 2008/12/2 16:35:31 执行 设置精华/取消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回复: [纠结][雷][TJ]慎入—纪念胎死腹中的企划「Stellarciel(仮)」

DEMO

‘这样的大海,看得久了,总觉得会让人想要哭泣呢。’姐姐这么说道。
在我们面前,被夕阳浸润的海面宛如是什么人把足够世上所有西班牙人使用一年份量的橄榄油打翻了一般,闪耀着纯粹到让人无从抗拒的光泽。

*** 
                               
‘请你,救救她,如果是你。。。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的。。。’
在仅仅只有黑白两色如同无声默片的梦境中,少女反复呢喃着让我无法理解的话语。不,说是话语也并不确切,因为那被称之为语言的东西在说出口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湮没的无影无踪了。

***

‘没有了?为什么会没有了?’据说是黎明时分出生的少女用纤细的双手在雨后松软的泥土中死命的挖掘着,葱白的手指与黑魆魆的泥土之间产生的强烈的乖离感让我眩目。
‘待宵明明一直都在这里忍耐,一直都在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这么多年。可为什么现在还是什么都没有了?’

***

我出生的小镇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并非是没有Johnnie Walker专卖店或者职业足球队或者全国人大代表的那种程度的‘无’。
而是彻头彻尾完完全全如同字面意义上的‘什么都没有’。

***

‘不要总是看着大海。’我们的母亲——或者说曾经被我们称作母亲的那个人,对我这么说过。‘面对着浩瀚到一望无际的海面时,什么人生、家庭、事业之类的东西,都会变成琐碎到让人觉得可笑的地步,甚至连要不要继续活着都变得无关紧要了。’
我认为寻常的母亲是不会对幼子说这种程度的话的——虽然当时她的神情确实非常寂寞。事实上,没过多久之后,她便如同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如她来到这里时一样——悄然离开了这个小镇。
TOP

回复: [纠结][雷][TJ]慎入—纪念胎死腹中的企划「Stellarciel(仮)」

年表(均以回到小镇后‘我’个人了解或自认为了解的‘事实’为准)
1917年  谢尔盖·亚历山大·罗曼诺夫出生
1962年  秋、‘母亲’出生
1964年  初、‘父亲’出生
1964年  罗曼诺夫写出史诗级的长篇群像半自传体小说《彼岸归航》

1974年  原‘海妖姬’庙被推倒
1976年  ‘大海啸’席卷后来小镇的所在地

1977年  小镇开始兴建
1978年  ‘海妖姬’庙重建完工
1985年  ‘母亲’离家出走来到小镇,邂逅‘父亲’后结婚
1986年  末、‘姐姐’出生
1988年  初、‘青梅竹马’出生
1988年  春、‘我’出生
1989年  酒吧‘Trio’开张

1991年  末、罗曼诺夫于圣彼得堡(时称列宁格勒)病逝
1995年  ‘我’捡到‘Trio二世’
1997年  ‘母亲’再度离家出走、‘父亲’脾气开始变坏
1998年  ‘我’被‘母亲’家乡的亲戚收养,离开小镇
1999年  末、某一天凌晨,‘少女’(暂名待宵)出生
2000年  初、‘父亲’因意外事故去世,‘姐姐’因此精神受到刺激,住进了精神病医院
2001年  ‘母亲’在越南自杀
2007年  断断续续的治疗后,‘姐姐’出院,一个人在小镇生活
2008年  初、‘我’开始被梦境所困扰
2008年  夏、趁着大学暑假,‘我’回到了小镇,本篇开始
TOP

回复: [纠结][雷][TJ]慎入—纪念胎死腹中的企划「Stellarciel(仮)」

人物原案:


I。


‘姐姐’
被‘我’称为姐姐的女性。
如假包换的亲姐姐。
13岁时因受某种刺激而开始漫长的住院疗养。
如今已康复出院,但精神状态仍不稳定,
年幼时对‘我’的溺爱,直到11年后的再会时也未曾改变。

II。‘少女’(暂名待宵)
看上去大概11、12岁、神出鬼没的少女。
常常说着一些貌似严肃但不知所谓的话。
在小镇上莫明其妙的接近‘我’,并拉着我在镇上乱逛。
声称住在小镇边上的海军基地旁,因而一直被‘我’当成不知世事的军队高干子女。母亲似乎是本地人。
跟在梦境中出现的少女很相似。
不知道为什么,遇到‘姐姐’时总会在瞬间溜走。




III。 ‘青梅竹马’
因为幼年时的某事件对‘我’产生了很深的羁绊的女性。
正因为如此,回到小镇再遇后便向‘我’表白,并产生了勉强算是在交往的关系。
或许也是让‘我’周遭世界产生某种微妙程度上的崩坏的楔子。

IV。
‘父亲’
虽然在大城市上过音乐专科学校,但毕业后还是很稀有的回到家乡成为了一位渔民,直到遇见‘母亲’。
在‘我’出生后,和‘母亲’一起开了小镇上唯一的一家酒吧[Trio],名字据说取自大学时代养的一只猫。
曾经是一位非常温柔而又善良的父亲——至少在‘母亲’出走以前。。。


V。
‘母亲’
无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和彻头彻尾的社会不适应者。
从身为资产家的父母那里逃脱后,被‘父亲’和小镇所‘治愈’——虽然也终究只有短短10年的程度而已。
再次出走的数年后,在胡志明市的一所破旧公寓里用一把出自Tibor Kalman之手的晴天雨伞的伞骨扎破了自己的喉咙,剩下的遗物只有20万越南盾和一本谢尔盖·亚历山大·罗曼诺夫的《彼岸归航》。

VI。
‘医生’
‘姐姐’在精神病院治疗时的主治医生,大约30岁出头的样子。
即便是在‘姐姐’已经出院的现在,也把每周末一早坐着老掉牙的内燃机车从200公里外的城市赶过来为她复诊当成了习惯。
一个好人。
似乎知道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VII。
‘记者’
这个夏天在小镇里四处乱窜的年轻自由撰稿人。
虽说在遇到年轻女性的时候多少有些轻浮的倾向,但本质上却意外的是个呆板的人呢。
来小镇的目的是考察30多年前在这里发生的‘大海啸’(The Tsunami),采访幸存者,并集结出版。


VIII。
‘Trio二世’
‘我’在7岁的时候在路边捡到的猫仔。
跟‘父亲’在大学里养的那只猫很相像,所以‘父亲’给它取了这个名字。
样子大概是普通的黄白黑的三花猫,因为很普通,所以是母的。
因为被邻居家收养的关系,直到‘我’再度回来的时候也好好的活着。
不过已经老的只能吃牛奶拌鱼糜,而且吃到一半会经常一头栽倒在食盆里。
待宵的宿敌,只有在看到她的时候才会恢复年轻时的雌风,瞬间战斗力惊人的和一位人类的10岁+少女持平。
最后编辑sputnik 最后编辑于 2008-12-01 23:47:11
TOP

回复: [纠结][雷][TJ]慎入—纪念胎死腹中的企划「Stellarciel(仮)」

世界观

小镇
超大号比例尺地图上都找不到的‘什么都没有’的海边小镇。
人口大约在1000人左右。
说是小镇实际上也不过是一条十字路、四个街区的公寓和周围一些散落民居的程度。
靠近一个停靠有核动力潜艇和大型驱逐舰的海军基地——倒不如说是因为有了这个海军基地周遭才慢慢有居民聚集。
往时大部分居民都以渔业为生,但由于近海污染和海军基地的扩大,目前居民大多都以服务海军基地为业,另外也有相当部分的随军家属。
唯一的酒吧在周末总会充斥着身着水兵服的 无聊男人。
除了党报外,在这里看到任何出版物的时间都比出版日要晚上1天~1周不等。
有一条老掉牙的铁路线通过,每天只有一班来回的列车通往邻镇。通往海军基地的军车不对居民开放。
TOP

回复: [纠结][雷][TJ]慎入—纪念胎死腹中的企划「Stellarciel(仮)」

背景设定:
谢尔盖·亚历山大·罗曼诺夫(1917-1991),美籍俄罗斯裔作家,所著《彼岸归航》是‘父亲’和‘母亲’认识的契机,也是‘我’反复予以研读的一本小说,里面似乎隐藏着。。。

谢尔盖·亚历山大·罗曼诺夫小传
罗曼诺夫生于俄罗斯贵族世家,父亲叶根尼夫·罗曼诺夫是著名的宫廷文学家、母亲则是奥地利大公的后代。1917年11月,当听说布尔什维克攻入冬宫时,数月来在莫斯科受到二月革命政府还算人道待遇的叶根尼夫惊惶失措,不得不带着尚未满月的罗曼诺夫及妻子仓皇出逃。藉由原宫廷卫队的关系,罗曼诺夫一家一路小心翼翼的绕过红白两军的激烈交战区,于年底达到了母亲的故乡奥地利。之后,在米兰开往直布罗陀的轮船上,产后一直虚弱的母亲终于与世长辞。然而,罗曼诺夫父子几经辗转终于到达了自由的国度——美国。
来到美国的罗曼诺夫逐渐的长大,在父亲的教育下,他一直秉承着一个俄罗斯贵族的尊严——虽然他在俄罗斯土地上的时间不过只有1个多月。他通晓俄文,研究俄文著作,并时刻关注着祖国的任何一点动态。1948年,当对面的铁幕益发浓厚时,罗曼诺夫写出了长篇处女作小说《1922》,用了20万字的篇幅来描写一个孟什维克分子人生中的最后一天,震惊了美国文坛,被誉为继斯各特菲茨杰拉德之后美国最为优雅和才华横溢的作家。1964年,经过多年的闭门,罗曼诺夫出版了个人的代表作《彼岸归航》,小说的100万字分三个部分,描写了罗曼诺夫家族三代人——先祖,父辈,本人——经历了俄罗斯的罗曼诺夫王朝由盛而衰,直至黯然离开深爱的祖国,并在异国的痛苦中坚持俄罗斯人的传统和信念的故事,被认为是罗曼诺夫结合家族历史和个人的体验倾注毕生的心血所就的史诗级长篇群像半自传,即便是与《安娜卡列尼娜》或者《卡拉玛佐夫兄弟》相提并论都毫不逊色的神作,俄罗斯文学殿堂上最为耀眼的明珠之一。
1970年,罗曼诺夫因《彼岸归航》和《1922》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连勃列日涅夫都非公开的向其示意,苏联欢迎他的来访甚至定居——而在50年代初,据说斯大林曾对着《1922》破口大骂。然后罗曼诺夫的回答则是:‘我深爱的祖国永远都是俄罗斯,而不是现在她身体上的那个政权……只有那个政权还存在一天,我就一天都不会回到那个地方去……’
除了《彼岸归航》和《1922》,罗曼诺夫的著作还包括小说《风与时间的旅者》、《白令少女》、《遥远之苍》,与父亲合作翻译和编撰的《俄罗斯童话选集》、《俄罗斯民间故事集》,以及为一生的朋友和对手、英年早逝的‘垮掉的一代’领军人物杰克凯鲁亚克所作的传记《暗夜微光》。
到了晚年的罗曼诺夫开始向神学寻求慰藉,直到1991年,他已经成为一个坐在轮椅上生活不能自理的古稀老人时,那一天终于来到了。1991年12月26日,乘坐着美国大陆航空的波音747飞机,罗曼诺夫终于回到了他阔别74年的祖国,而上一次他在这里也不过只有短短的一个月而已。然而,造化弄人,这一次他在俄罗斯的土地上的时间甚至更短。1991年12月31日,在冬宫的新年钟声还没来得及敲响之前,夙愿终偿后彷佛连生存的意志都丧失了的罗曼诺夫的那颗74年来都一直为俄罗斯民族不断跳动着的心脏,终于也慢慢的停了下来。他的葬礼上,叶利钦、戈尔巴乔夫和吉米卡特默默的站在他儿孙们的背后。

如今,在气势恢弘的莫斯科红场,庄严肃穆的列宁墓对面的一个角落,树立着一座小小的毫不起眼的雕塑——游人如果不注意的话甚至会完全忽略,雕塑的形状为一本半开的书本,上面用俄文写了两行小字:
‘谢尔盖·亚历山大·罗曼诺夫(1917-1991)
                    [俄罗斯]’
每年除夕,雕塑前总会摆满了鲜花。


注:‘谢尔盖·亚历山大·罗曼诺夫’是‘俄罗斯联邦太空狗保护协会’的原创企划「Stellarciel(仮)」中的架空人物,在历史上实际并不存在,其所有经历及作品均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相混淆。在此谨向1970年实际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索尔仁尼琴表示歉意。

最后编辑sputnik 最后编辑于 2008-12-02 20:22:32
1

评分次数

    TOP

    回复: [纠结][雷][TJ]慎入—纪念胎死腹中的企划「Stellarciel(仮)」

    宣传文案

    在早已司空见惯的日常中,
    究竟隐藏着怎样微妙的歪曲呢?
    有着深深羁绊的家人之间,
    究竟能相互伤害到何种程度呢?

    2008年、夏,
    为了救赎那个人
    你……
    TOP

    回复: [纠结][雷][TJ]慎入—纪念胎死腹中的企划「Stellarciel(仮)」

    背景设定续:
    ‘大海啸’(The Tsunami)
    32年前席卷小镇所处绵长海岸线的大灾难。
    彼时当地还不存在‘镇’这样的概念,只不过是零散的数个小渔村——海军基地也自然没有开始兴建。
    海啸途经之地的渔村都遭到了灭顶之灾,幸存者大约只是十居其四、五的样子。
    灾难后某种说法在幸存的年长迷信村民中不胫而走:这次海啸实际上是由于‘海妖姬’发怒后作祟形成的——当然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此次海啸实际上是由于太平洋海底earthquake所造成的影响整个亚太地区的自然灾害。
    (这个设定是一开始就有了,决不是在影射时局。。。嗯)



    ‘海妖姬’
    以海岸为区域世代被口口相传的传说中女性妖怪。
    据民俗学家研究,该传说在北宋末年已形成雏形,其形象虽然随着时代变迁和个人喜好的不同而不一而足,但总体上还是呈半人半鱼,头长犄角,全身鳞片的形态,真身有说是死去的蛟龙,也有说是巨大的海鱼。
    虽然被用‘妖怪’这样贬义的词语来形容,但在传说中她并非是一味作恶的妖怪——当然也不至于成为人类的守护者——该说是无法用人类幼稚可笑的单一价值观来形容的喜怒无常的存在吧。
    据说她拥有可以响应人类强烈思念的灵力而能实现笃信者的愿望,但发怒时也会掀起惊涛骇浪毁灭人类的村落。人们基于对她的敬畏而建造了‘海妖姬庙’,历代都供奉着她。
    在那个革命年代,破four旧的浪潮波及到了海边的这片偏远地区,延绵数百年历史的‘海妖姬庙’也被毫无悬念的推倒成为一片废墟。
    在那之后的数年,‘大海啸’来临。
    小镇兴建的期间,幸存的村民重建起了‘海妖姬庙’,香火一度更胜以往。人们祈祷着能够平息‘海妖姬’的怒火,甚至连唯物主义的政府都持默许的态度。
    但时光飞逝,随着新世纪的来临,在被现代文明感染的小镇里,除了老年人外,人们也渐渐的遗忘了这个传说。。。
    TOP

    回复: [纠结][雷][TJ]慎入—纪念胎死腹中的企划「Stellarciel(仮)」

    剧情大纲:
    1、[日常与崩坏篇]
    2、[解篇]
    3、[回天篇]
    注:设定中已详解的事项在大纲中将不再重点描述。


    一周目:[日常与崩坏篇]
    视点:‘我’
    2008年,夏,身为三流大学大二生的‘我’正坐着老掉牙的内燃机车向着阔别10年的家乡——一个海边的小镇前进。我的母亲在我小时候就离家出走,然后我被外婆收养,我唯一的姐姐则跟着父亲生活。但某天父亲遭遇车祸意外身亡,当时未成年的姐姐受此打击精神失常,住进了精神病院治疗,从而与我失去了联系,而且外婆也一直不允许我再提小镇的事。2007年底,我终于得知了姐姐康复出院回到小镇生活的消息,也几乎是与此同时,我也时常受到了梦境的困扰。终于,我不管外婆的阻挠,利用暑假的时间回去看望姐姐。
    下了火车,我发觉小镇已经完全变样,也没有任何认识的人,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遇到了一位11、2岁自称‘待宵’的少女,她听了我的询问,告诉了姐姐的住处,然后一溜烟就跑了。我据此找到了独居在一间小公寓里的姐姐,并住了下来,虽然姐姐时常还会表现出情绪的不稳定,但仍然彷佛为了弥补10年来的空白般的溺爱着我,但对父亲的死则闭口不谈。小时候养的猫Trio二世也仍然在世。
    之后,我在小镇唯一的一家超市里遇到了在此工作的青梅竹马,幼年时我与她关系很好,被收养离开小镇时也与她有过一个约定。再会后,在一个据说有着流星雨的夏夜,我接受了她的告白,与她产生了勉强算是在交往的关系。但当我问及我离开小镇后发生的事时,她明显表示出了不安,却说出那套我了解的情况。
    在街上,我经常会遇到那个无所事事到处闲逛的少女,也被她拉着进行一些小小的冒险,比如偷偷前往海军基地捡弹壳,沿着铁路寻找未知的宝藏之类的小孩子游戏。少女常常说着一些貌似严肃但不知所谓的话,自称住在海军基地旁,所以我一直以为她是个军队高干子女,少女的家人也住在这个小镇上。少女每次遇到在外晒太阳的Trio二世时,两人(猫)就会大打出手,而且少女从来不肯来我家。
    每逢周末,姐姐原先在精神病院治疗时的主治医生总会来到小镇为姐姐复诊,他对姐姐很有好感,而我几次试图从他口中了解几年来姐姐的事,对方却有意无意的回避了。
    在小镇唯一的酒吧Trio——也是父亲生前建立和经营的酒吧,我遇到了一位从大城市来的自由撰稿人,他来小镇的目的是考察30多年前在这里发生的‘大海啸’,并向我询问海妖姬的传说。我虽然年幼时听说过这个传说,但记忆已模糊不清,因为无聊,我跟着他一起探访了小镇上的一些大海啸时的幸存者,并考察了如今已几乎废弃的海妖姬庙。在那里,我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
    某一个周末,医生不再来为姐姐复诊了,那似乎是姐姐完全康复的象征。但姐姐有时依然会表现出一些轻微的异样,如自言自语等,有一次我带着青梅竹马回家一起吃饭时便发作了,但很快便一如往常。
    某天,我遇到了少女,告诉她我在海妖姬庙旁看到一个很像她的人,她对我说那边藏着神秘的宝藏——但具体是什么已经忘记了,所以我半开玩笑的跟她一起前去挖掘,但挖了很久仍一无所获。
    某天,我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发现了他的日记,里面记录着他对生活的憧憬以及对母亲、姐姐以及我的爱——不过自母亲离家出走时那天日记就没有了下文,以及他最喜欢的一本小说《彼岸归航》——小时候他经常为我朗读其中的一些片段。我开始从头到尾认真的读起这本罗曼诺夫的小说,并发觉硬皮封底里隐藏着一把小小的钥匙。
    我循着模糊的记忆来到6岁前一家人居住的海边平房——搬进楼房之后我还经常和姐姐一起过来捉迷藏,并找到了一个上锁的小铁箱,用那本书中的钥匙打开了箱子后,里面全是姐姐写给我的信——日期是从我离开小镇到父亲去世,悲伤、无助、思念、求助,而且越到后面越体现出了歪曲。
    正当我急着赶回家向姐姐求证时,半路就被警察拦住接受调查——到了小镇的派出所我才知道青梅竹马已失踪两天,而我是最后一个见过她的人。在暂时洗脱嫌疑后,精神受到双重冲击的我离开派出所,再一次遇见少女,她告诉我不要回家,但此时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听她的话。
    来到家门口,我打开了门……

    TOP

    回复: [纠结][雷][TJ]慎入—纪念胎死腹中的企划「Stellarciel(仮)」

    二周目:[解篇]
    视点:上帝视角
    一切的起点都是那本谢尔盖·亚历山大·罗曼诺夫的小说《彼岸归航》。20多年前,从身为资产家的父母身边离家出走的母亲,一路流浪来到这个小镇,身无分文的她身上仅有的财产就是这本书,而这本书也成了当时从音乐专科学校毕业后回乡成为一个渔民的父亲收留她的契机。
    接着,两人结合后,生下了姐姐和弟弟,并在小镇上开了一家酒吧Trio。
    这曾经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然而,在姐姐和弟弟慢慢长大后,母亲渐渐的受不了这样平淡的生活。虽然一度被父亲和小镇所‘治愈’,但骨子里是理想主义者的母亲终于有一天还是悄然的离开了小镇和家人——也一如她来时的那样。
    崩坏开始了。
    深爱着母亲的父亲几近发狂,四处寻找,甚至向从未联系过的母亲本家求援,但终究一无所获。经受此打击的父亲完全一蹶不振,酒吧也送给了别人经营——唯一的条件只是保留Trio这个名字,整日借酒消愁,酒后还经常向两个子女施以暴力。整个家只能靠当时不过10岁出头的姐姐支撑,而姐姐也只能以同样是孩子的力量保护着弟弟。
    终于,有一天,看着长得越来越像母亲的姐姐,在悲伤、执念和酒精的三重影响下,父亲他……
    ‘如果这样的话,我再也不会打你和你弟弟……’听到这样的话的姐姐,为了保护以她现在的力量还没有办法好好保护的弟弟,默默的忍受着一切。
    暴力仿佛一瞬间就在这个家庭消失了,连父亲都看似稍稍振作的出去找工作,但终究只是表面上而已。当母亲本家找上门来的时候,父亲和姐姐都急着想把弟弟送去母亲本家——虽然目的截然相反,而重男轻女的外婆最后也只收养了外孙。
    失去了唯一想要守护的人,混杂着对父亲的爱和母亲的恨,姐姐一次又一次的忍受着。如果说开始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弟,那么如今的一切也都已失去了意义。姐姐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爆发,年幼的精神也遭到了污染,完全倒向了父亲这边。父亲每一次伤害她,她就进一步的爱上了父亲。她恨着母亲,但为了满足父亲的心愿,她又把自己当成了母亲。只有在想到自己的弟弟的时候,她才会恢复自我的意识,为了求救,她一封一封的对弟弟写着信,但父亲不会给她母亲本家的地址,她只能像小时候和弟弟做游戏一样,把写好的信都藏到已经废弃的老屋里。
    某一天,姐姐发觉她……
    但以她这个年纪的身体还没有办法承受如此的负担,而父亲也为了掩人耳目给她吃了药……
    一个冬日的凌晨,姐姐看着父亲抱着包裹离开家,心里默默的为孩子取了一个名字。
    在姐姐的身体还没有恢复的时候,父亲突然接到母亲从国外写来的一封信。毫无疑问的,无论姐姐如何哀求深爱的父亲不要离开自己去找那个可恶的女人,父亲仍然准备马上动身前往寻找母亲。已经绝望的姐姐只能打电话给她唯一可以求救的弟弟——电话号码是她最近偷偷从父亲的电话本上找到的。
    但10岁出头的弟弟尚没有到可以明辨是非的年纪,在被送走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的他就以为受到了姐姐的抛弃——临别时虽然哭着求自己的姐姐,但也完全没有得到挽留。在母亲本家的生活中,外婆为了断绝弟弟与小镇之间的关系,也不断向他灌输是姐姐不要他了才把他送走的观念,以一个小孩子浅薄的理解力,他开始恨起姐姐。
    在姐姐打通电话时隔1年多第一次亲口向自己的弟弟求救的时候,得到的回应却是:‘我最讨厌姐姐了!我再也不要看到姐姐了!’这样的回答。
    姐姐仅存的一点自我被彻底击溃,面对马上就要离家寻找母亲的父亲,她举起了刀……
    姐姐因为未满16岁、精神失常以及被长年侵犯的事实,并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而是被送到精神病院接受长期治疗。
    23岁的医生刚刚从医学院毕业,便成为了姐姐的主治医生。他不禁对眼前这个身世可怜的少女产生了无限的怜爱,并全心全意的照顾和治疗着姐姐。可是姐姐的崩坏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多年的治疗也不过是让她能够在部分时间里回复自我意识而已,恐怕只能在精神病院里了却余生了。不过姐姐还有心愿必须完成,她仍然没有接受父亲已经被她杀死的事实,而一心一意的想要再见到父亲。在自己21岁的时候,她诱惑了医生,并以此要挟医生让她出院。医生出于负罪感以及为了让姐姐达成心愿,更改了病历,为她办理了出院静养手续,送她回家乡,也把这个消息通知了她的弟弟,并每周都上门为她复诊。
    在家乡见到弟弟后,姐姐的精神似乎完全恢复了正常,不过那是表象而已,姐姐只是将父亲的形象投影到了弟弟身上,全身心的照顾着他,保护着他,溺爱着他。青梅竹马的介入却打破了这种平衡,姐姐内心的阴暗面再次升起……
    复诊的医生察觉到了这种波动,当他表示愿意抛弃自己的事业和家庭带着姐姐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安心修养的时候,姐姐假意答应了他,医生向家里写了遗书,以假身份与姐姐一起私奔,却在陌生的城市被姐姐毒死。
    然后,阻碍姐姐跟‘父亲’永远在一起的障碍就只剩下青梅竹马了,姐姐偷偷的把青梅竹马约到海边……
    最后,当弟弟接受完警察调查回到家中,为了永远和‘父亲’在一起,姐姐微笑着对着弟弟做了当时与父亲同样的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