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自翻][附文本下载]Angel Beats!连载小说番外篇—星期一的黎明

[ 6602 查看 / 4 回复 ]

本汉化版权归hades9053所有,转载请附上此段文字。
为了在动画播出后不会和字幕组的汉化造成冲突,所以所有的人名都保持日文。
此汉化仅供参考。

首发”每日学园“key社专区:http://www.reaicomic.com/viewthread.php?tid=6584&extra=page%3D1
KeyFC Angel Beats!区:http://www.keyfc.net/bbs/showtopic-38467.aspx
JS下载地址: http://tora.to/blog/339599.htm





这一话翻起来真恶心……第一部分铺天盖地的麻将术语……第三部分有定居关西的火星人出没……

预告一下,福利正在筹划中,过一段时间就会出来……当然具体多久还不确定……







首先应该从什么开始记述呢。
应该是我们Girls Dead Monster、简称GirlDemo的成员的事情吧。
顺便说一句,Girls Dead Monster是我贝斯手関根所隶属的摇滚乐队。
再顺便说一句,那个名字是我取的。
乐队组建之初,岩沢前辈和ひさ子前辈实在是又严厉又恐怖,“这些家伙是怪物啊……你不要管我自己逃跑吧,みゆきちぃ……”其由来便是我向鼓手入江这样的抱怨。


-----------------------------------------------------------------


那么开始介绍成员。第一个是ひさ子前辈。
通称ひさ子前辈(没有变呢☆)
ひさ子前辈在GirlDemo负责主奏吉他。
不过背后却是个赌徒。
而且还是个千手。
以前我曾经偷看过那技术。
那还真是非常壮观啊。
那天在和みゆきち一起玩的途中我躲进了柜子里,就那样被她丢在了一边。
太阳已经下山了,正当我准备出去的时候,电灯突然亮了,那些家伙说着“开始吧!”,围在桌边打了起来。就这样我错过了出去的时机。
不过,竟然就这样知道了ひさ子前辈的另一面!
那是的成员是,藤卷前辈、TK前辈、大山前辈、ひさ子前辈四人。
他们哗啦呼啦地开始和起了牌。
麻将基本上是通过凑出一对对子和五个三牌组成的面子来夺取点数的游戏。
“立直。”
这么说着,ひさ子前辈将千点棒扔在了桌子上。这是在宣布自己还剩下一张牌就胡了啊。
“我上了……哈!”
“胡!一发、断平,啊,再加上里宝牌,满贯确定。”
速攻啊。
这个时候我早就注意到了。ひさ子前辈的牌少了。
本来必须有十三张牌的,但现在只剩下了十张。
那三张牌握在她手中,少了一个面子,所以能很快完成牌。
“切……给你。”
藤卷前辈是笨蛋所以没注意到。老老实实地将点棒给了她。
少了一个面子会有如此大的效果。
比谁都快的速度。
“立直。好,胡。再加上里宝牌,啊~满贯”
“Fuc○ me!”
TK前辈基本上也是个笨蛋,没注意到。
而且使用了禁止放送的词语,太自虐了。
“立直。”
之后大山前辈终于快要攻陷ひさ子前辈的城池了。
才第三圈。ひさ子前辈就算只有十张牌也来不及了。
但是这之后ひさ子前辈所做的事太恐怖了。
她用另一只手再握住了三张牌,这样桌上的牌就只剩下七张了。
也就是说,共两个面子。
“追加立直。”
她扔出了立直棒。
不过这也太不自然了。因为这只有大山前辈的牌的一半啊。
是忍受不了了吗,大山前辈终于开了口。
“那有……十三张牌?”
“有。”
……唉——————————!!
我在柜子里都能听到大山前辈内心这样的呐喊。(不过这柜子还真是在能将桌上的情况一览眼底的绝佳位置呢☆)
但是,是因为谁都没有反抗ひさ子前辈吗,大山前辈沉默地抓了张牌。
“我自摸!喂,这是危险牌啊!”
已经立直了,就只有不要了。
“哈!”
“才不让你过。胡。立直一发、断平、清一色、二宝牌,啊,再加上里宝牌,嗯~一共多少……十三番吗。4倍役满呢。”
“哇,太厉害了,ひさ子……”
藤卷前辈情不自禁地感叹道。
“不不!门清一色什么的!只有七张牌当然很简单就能做到啊!!”
“不是好好的十三张牌吗。好,开始下一局——”她立刻将牌混在了一起来掩饰。
“好恐怖的人!!可恶,那么我也是!立直!”
大山前辈也把三张牌捏在了手中,以少了一个面子的九张牌听牌挑战了。
“咦?大山,你这家伙,牌不够啊?”
眼尖的藤卷前辈开始数起了牌。
“你看,牌少了。你这局停胡。”
“怎么能这样!!为什么只说我啊!!”
大山前辈只能将抓到的牌打了出去。
“胡。”
ひさ子前辈喊道。
“唉、谁胡谁?”
“我、胡你哦。”
啪哒,ひさ子推倒了牌。
东南西北白发中的七张字牌。
“那是什么……”
“国士无双十三面,双倍役满。”
“只有七张牌说是十三面不是矛盾吗!?”
“啊——但是字一色。双倍役满。”
“哎哎哎哎——!!”
“哇……国士无双而且又是字一色,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啊……”
“因为不可能啊!!”
就这样大山前辈被耍得团团转。
“把你现在所有的食券都给我吧。”
“怎么能这样……”
冷酷无比而又残忍。而且又傲慢。这个像恶魔一样的千手,就是ひさ子前辈。


-----------------------------------------------------------------


下一个要说的是和我几乎同一时期加入GirlDemo的鼓手入江,通称みゆきち。如果说ひさ子前辈是恶魔的话,那么她就可以说是小恶魔了。
她是个狡猾地利用自己像小动物一样惹人怜爱的属性,用美色迷惑一般学生——通称NPC——来调查NPC到底会胡闹到什么程度的鬼畜女。
“我说我说我说,身为NPC的、木下君、已经被我深深迷住了呢。上课和我眼神相对时,脸会变得通红的……真是的,那太明显了吧?”
先开始说一些自满的话。
“昨天我说了我喜欢80年代不良风的人,今天早上一看,笑死了。木下那家伙,穿上了柚子裤(一种上宽下窄的裤子,80年代日本不良的象征之一)。上身穿的是西装夹克,下身却穿柚子裤哦?超搞笑的说。”
NPC太恐怖了。况且到底怎样在这个世界入手柚子裤的啊。熬夜制作的吗。
“然后,他和同学们说‘不要都盯着我看啊!’肯定会看的啊,这是没办法的事吧?啊哈哈哈哈。他以为那样能吸引我的注意力呢。”
就这样,要是这家伙被说像小恶魔一样的话……
虽然我身为她朋友,也不会感觉到难过。
“于是我来和しおりん你谈谈。下次该对木下说什么呢?现在的话不管说什么他都会听的哦?”
“不不,みゆきち,已经够了吧。都做到那种地步了。”
想一想道德这种东西吧。你也曾经活过不是吗?
“但是,不是想知道NPC的界限的吗?作为死后世界战线的谍报人员?”
你什么时候成为谍报人员的啊。
更何况死后世界战线集结的全是笨蛋,根本没有那么聪明的人。
“爆炸头怎么样?我喜欢爆炸头哦~~要是这么说的话,他明天绝对会整个爆炸头来上学的哦?那不是超搞笑吗?只是想想就受·不·了·了~☆”
“你就适可而止吧。都已经穿上柚子裤了,再夸张下去,不就会超越了NPC的范畴了吗?”
“所以说是在测试那个界限的啦。好~~明天开始是爆炸头哦,木下君!”

第二天。
“太搞笑了,木下!!”
みゆきち拼命忍着笑,跑到了在空教室一个人默默地练习贝斯的我的面前。
“他真的整了爆炸头来了!!话说,这个学校的理发店还有那种技艺啊!太浪费了!!”
“我也看到了啊。太显眼了,在走廊走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出来那就是木下君了。真可怜啊。”
“喂,之后该干什么?那家伙真的是说什么做什么哦。太有趣了!!”
“你啊……已经迷失了原来的目的了哦。完全是为了寻开心才做的吧。”
“才没有那种事呢!有好好调查哦……噗噗噗。”
与她可爱的小嘴完全不相称的嘲笑肆无忌惮地涌出着。
“那么啊,下次,让那个爆炸头插上肉串吧。今晚食堂的菜单是肉串客饭,就让他在爆炸头上插上好多根肉串上学吧。噗噗。”
“爆炸头毕竟是发型的一种,还算可以理解,在爆炸头上插上肉串不就太离谱了吗?你要如何说服他?”
“那很简单的啦。在吃肉串的时候说‘木下君的爆炸头要是插上了肉串那有多便利啊~,会希望总是在身边的呢~ ’不就行了嘛,噗噗噗。”
みゆきち,真是鬼畜……
我一个人又开始了贝斯的练习。

第二天。
“受不了了——!真的插上肉串了!!”
みゆきち已经流出了眼泪。看来已经大笑了一场啊。
“啊啊,今天早上看见了啊。漂亮地插上了。”
“然后哦,朋友就和他说‘给我吃吧!他当然是大喊着‘住手!’躲开了。太搞笑了!!”
“那么,给你吃了?”
“我才不吃呢!!都放了一天了唉?都变冷了,当然是扔到厕所冲掉了啊?好脏!”
完了,みゆきち完全暴走了……
“明天啊,就让他套着游泳圈吧。又不游泳,但是套着游泳圈。柚子裤和爆炸头和肉串和游泳圈,NPC远比我们还有个性呢!”
啪!
我狠狠地扇了她一耳光。
みゆきち的眼光失神地在空中徘徊着。她呆呆地站在那里。
我对那样的みゆきち说道。
“NPC虽然不想我们一样有灵魂,但是也是人啊?和我们已有拥有感情。木下君是特别纯情的啊!因为从心底里喜欢你,当然除了去死的命令以外都会去照办啦!你竟然以此为乐拿他消遣……身为人你给我知道点廉耻!!”
“怎、怎么这样……我还以为しおりん和我一样享乐其中的……”
“那种贱人才做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享乐其中!木下君才更像个人呢。”
“你是说……我连NPC都不如……”
“是的。好好悔过吧。”
“呜……呜呜……”
みゆきち的肩膀开始颤抖了起来。
……
“呜哇————————!!”
两手捂着脸跑掉了。
真是的……
那之后我把所有的事都和木下君说了。
当然NPC的事情除外。
“抱歉呢。因为你太顺从她了,那家伙就得寸进尺了。”
“那么,也就是说……我的爱恋都是单相思了啊……”
木下君没能掩藏住自己受到的打击,垂下了头。
“嘛……就是这样……”
“我知道了、不过,我是不会哭的。因为,我找到了新的恋情。”
他猛地抬起了头。
“喔——,那太好不过了。”
“对你的!”
“哎!?我?”
“是的。関根同学,是你!我爱上了把奴隶一样的我拯救出来的你!”
“这、这样……”
“関根同学!请和我交往!!”
“那个,这还是太……”
“喜欢爆炸头!?还是说飞机头!?抑或是平头!?”
“不,我和那家伙不一样,很正常的……”
“那就是说,就保持现在这样就行了!?”
“啊——,那个——,不是这……那个……再见!!”
我从哪里飞奔着逃跑了。
嘛,就是这样,みゆきち虽然绝对不是什么坏人,但是是一个欺骗男生NPC的鬼畜邪道。


-----------------------------------------------------------------


最后要介绍的,是我们GirlDemo的主唱,岩沢前辈。
如果说ひさ子前辈是傲慢的恶魔,みゆきち是鬼畜邪道的话,那岩沢前辈就是音乐狂人。
这个人还真是除了音乐以外一点都不感兴趣呢。
而且她总是用意义不明的言行举止来困扰身为乐队成员的我们。
那一天我们也在占用空教室进行着练习。
当前奏结束,进入A旋律的时候,岩沢前辈并没有唱歌。
大家都停下了演奏。
“怎么了,岩沢?”
ひさ子前辈问道。
“嘟噜、嘟哆——。”
意义不明。
什么?哎?这样的疑问声交错了起来。
“関根。”
我被叫了。
“哎,是。”
“前奏结束,刚进入A旋律的时候,是嘟噜、嘟哆——。”
“啊、啊啊,嘟噜、嘟哆——是吧。我知道了!”
“那么,再来一遍!”
“是!一、二!”
配合着ひさ子前辈的信号,入江再次开始了倒计时。
前奏开始,曲声蜂拥向A旋律。
“……不对。”
岩沢前辈举着麦克风没有唱歌,开始嘟囔起来。
“不对。”
演奏再次停止了。
“関根。”
我再次被点名了。
“应该是,嘟噜、嘟哆——。”
她透过麦克风责备起我来。
“那个,但是,你之前说的是嘟噜、嘟嘟——吧?”
“没有说!!我说的是,嘟噜、嘟哆——!!”
“不是一样吗。”
“是哆——啊!!不是嘟——!哆!!”
“是说最后的地方?”
“是的……”
顺便说一句,岩沢前辈一直对着麦克风在说话。完全没有看向这边。
连她的眼睛都看不见还是满恐怖的。
“那么,再来一遍吧。”
ひさ子前辈好像是在给我们打气。
“是!一、二!”
“不对————!!!”
这次她怒吼了出来。
演奏停止了。
“関根。”
我又被点名了。
“是、是……”
“你弹的是嘟噜、嘟嘟——。我说的是嘟噜、嘟哆——!!”
“但是,节奏完全一样啊……”
“‘嘟——’和‘哆——’的代入感完全不一样!!”
“不过,那么微妙的差别,以我的技术、应该说贝斯根本没法表现出来吧……”
“那么,说出来不就行了。”
“什么?”
“最后说‘哆——’不就行了吗。你以为合唱用的话筒是干什么的啊。”
“是为了合唱用的……”
“弹不出来就用嘴说出来有什么不好!!那样就能增强代入感有什么不好!!”
“那样的话,好吧……但对着麦克风说‘哆——’就能增强代入感了吗……”
“还有,入江!”
这一次怒声指向了みゆきち。
“什、什么事……”
“你敲得太吵了!!”
鼓的存在意义被夺去了!
“鼓就是那么一种乐器啊……”
“再敲得干脆一点就行。就像是抹了生发剂后,头发刷~地长出来的感觉就行了。”
“那个,我没抹过生发剂,到底怎么和鼓比较啊……”
“就像左右摇晃铜钹那样的感觉不就行了!!我不是打了很雅致的比方了吗!!那么大人化的话也听不懂吗!!”
“啊,左右摇晃吗……是,我知道了。”
“感觉会变成非常朴素无华的曲子啊……”
就算是ひさ子前辈也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ひさ子,你也不要在那里沾沾自喜。”
“我并没有沾沾自喜的说……”
“不要一开始就‘锵——!’地弹吉他。跟笨蛋一样。就像是刚学成吉他的小孩高兴地弹吉他似的。你是小孩吗。”
“那么,到底该怎么弹啊。”
“弹头部的这个部分。”
“哪边啊。”
“琴钮跟螺帽之间的部分啊!不是有弦吗!弹这里的话不就能像奇袭一样让听众陶醉吗!!猛抓住听众的心来开头不是最好的吗!!”
“你是认真的吗……我知道了……那么,再来一遍吧!”
“是!一、二!”
“那个也太吵了!一起演奏了那么久,不打信号靠彼此的呼吸就行了!!倒数什么的不需要!!”
“我知道了……那么,开始!”
……
……
……
唰哇哇哇哇哇哇~
嘣!
嘟噜、嘟嘟——
“哆——”
“这是什么啊!完全搞不懂啊!!”
“不是你叫我们这么做的吗!!”
全员都向她喷去。
嘛,岩沢前辈就是这样一个音乐狂人。

以上,Girls Dead Monster、简称GirlDemo的活动日志,第一天就是成员的介绍。


-----------------------------------------------------------------


“呼……”
我放下了笔。
“辛苦了。”
同时,我的肩膀被大力地压住了。
“嘿~很有意思的内容呢。”
这个声音是……ひさ子前辈?
我回过头去,发现其他三名成员聚在了寝室里。(我和みゆきち是室友的说)
一瞬之间我脸色变青了。
“欺诈这样卑鄙的行为我可是一次都没做过啊?”
ひさ子前辈的嘴角抽搐了起来,好可怕……
“我说,しおりん,你说谁是欺骗男生NPC的鬼畜邪道?”
那个温厚的みゆきち也稀有地青筋(愤怒的标志)暴起地笑着……
“再说是因为你胡闹让Live变得乱七八糟,作为反省才让你开始写乐队活动日志的,第一天你就写这么荒唐的内容啊……你想吵架是吗——”
抓住我肩膀的手指几乎要陷了进去。
“呜——好痛,ひさ子前辈!!”
“算了。今天我就饶你一次吧。”
“什!?连みゆきち都!!”
“我的还算好的了……被写得最悲惨的是岩沢啊……这家伙,真是太糟糕了啊?”
“呜……”
我一边害怕得发抖、一边和ひさ子前辈一起看向了寝室的门口。
站在那里的岩沢前辈……
“嗯?怎么了?”
她悠闲地问道。
“那个,刚才,读过了吧,这个……”
“啊啊。”
“不生气吗?”
“生什么气?”
“那个,岩沢,你被说成是狂人啊?而且还是关西腔啊?你的形象全被毁了啊?”
“因为是日志,所以想到什么写什么就好了不是吗?另外,新曲写出来了,因为想给関根和入江你们听听所以才在深夜到你们寝室了嘛。快听听吧。”
这么说着,放下了背着的箱子,开始取出吉他。
这时候,被我的日志弄得七零八落的大家的心再次结成了一体。

……嗯,这家伙果真是音乐狂人啊。






                                                              番外篇  完
本主题由 管理员 laputachen 于 2010/5/30 21:24:10 执行 设置精华/取消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lz太伟大了!T T感谢lz的无私付出!支持lz把剩下的小说都翻译了!^_^顶顶顶!!!
TOP

回复 2# koxymi 的帖子

没了,就这些了。除非单行本里面所说的多写的一篇不是指这篇番外的话。
TOP

感谢lz的付出!现在下载ing!!!
TOP

嗯,还不错,但好多人没登场呢,有点遗憾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