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air小作,羽毛的记忆

[ 3246 查看 / 1 回复 ]

我出生的时候,正下着沉重的雪,然而土地仍然殷红一片。就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冬天,父亲被强征入伍。母亲抱着不会哭的我,站立在村头,看父亲的背影一点一点融入夕阳,也终于成了一道地平线,守望着亲人思念的目光。

雪花放肆地纷扬着,偶尔也会落入母亲深不见底的眼中,然后在母亲的目光的怀抱中获得了温度,也就融化了。原来雪花融化后是眼泪。我不知道这漫天的雪是否天空叙说悲伤的方式,倘若如此,请连同我母亲的悲伤,一同凝为雪花飞舞不尽,待到落定之时,至少有消释的一天。

当时唯一不能忘却的,不是那场惨白的大雪,而是一根羽毛,发光的羽毛。它就藏在许多单调灰白的雪花中,一同飘下来,却不甘寂寞地闪着淡淡的金色的光芒,就如同,下坠的太阳。虽然它的光芒并不如太阳般明亮,却是那片天空中最绚烂的色彩。然而就是这根羽毛,落入我的手中。

母亲兴奋地用她的手包住我握着羽毛的小手,是那么地紧,仍记得那时灼人的温度,不知是属于羽毛的,抑或是来自母亲的手的。母亲望着父亲离去的方向,嘴里不停地呢喃着,似乎是在向父亲述说什么。

母亲一直相信着,这根羽毛死上天赐予的吉祥物,然而这根羽毛却打破了我们平静的生活。那一天夜里,一队卫兵闯进了我们的小小的村庄,他们逢人就问,有没有见过一根发着光的羽毛,那是邪恶的东西,它会毁了这个国家的。

我的母亲在那个夜里,抱着手里攥着羽毛的我,逃离了这个村庄。我记得,那天的夜晚,也是下着雪的。

我们流连于荒野深山,母亲艰苦地带着我一路远行。漫长的漂泊,不懂事的我,总是张口大哭,这时候的母亲总是用她的手抚过我的额头,轻轻地哼起了摇篮曲…

要说天空里星星突然不亮了

那么这世界就真的暗了吗?

看,那是萤火虫。

远处吹来的风,

芦苇左右摇摆着,
一只,两只的萤火虫就从那里钻了出来

像雪花一样飘落着,落向夜空,

然后就变成了星星,于是天空就亮了。

夏天的风呵,能不能眷恋一下这片土地

多驻留一会?

我的孩子,安睡吧。

即使萤火虫散去了,

你还是在我怀里,我还是在你身边。

睡吧,睡吧……

于是伴随着柔柔的旋律,我便安稳地闭上眼睛,闭上了外边的凄风冷雨,在黑暗的拥抱中沉沉睡去,只有小手不忘紧紧拉着母亲的衣襟。

这样的日子也终是过去了。母亲带着我到了一个海边的小镇,那里的村民很热情地收留了我们。

我们的生活,就要在这里重新开始了。

会幸福吗?

母亲似乎是这般地期待,那我便如此祈祷了。

希望,这里,会是我们的归宿。似乎是感受到我的祈祷,一直躺在我手心的那根羽毛隐隐是不安地闪耀着淡淡的光芒,一如初见。

小镇的生活很平和,这里的人都是那么地善良友善,唯独,对我。

但我还是生活得很好,只是有些遗憾,我没有朋友。因为我右手手腕的那颗痣,听这里的人说,这是不祥之人的印记。哦,原来我是个不祥之人。难怪父亲在我出生的那天就走了,难怪我和母亲要远离家乡了,一切的一切,都出自于我。

但纵是如此的我,还是不会感到孤单,即使没有人愿意理我,我还是有我的母亲。

妈妈,你会后悔生下我吗?

我总是如此地问母亲,即使听了再多次,我也是想再听一次。

怎么会呢,你是我的孩子呵。

母亲笑着,拉着我过去,把手拂过我的额头,暖暖的感觉,母亲的感觉,我便安心了。

当我满心欢喜以为如此平和的生活便是一生的时候,一种莫名的疼痛绞杀了我所有的期许。如同某一天里,这世上出现了植物,出现了人类,我的背部也如此地附上这一种诅咒般的痛楚。这是一种像大海一般的疼痛,如同层层叠叠的海浪一样,一下又一下地起伏着,撞击着,咆哮着,就像,就像有什么东西挣扎着要从背上撑出来一样。


我独自忍受着这样的痛苦。夜里还好,熄掉了灯,我还能捂着嘴,望着凄冷凄冷的月色,翻来覆去地在不间歇的痛楚中疲倦地睡去。可是日间,我必须笑着。

我不愿呀!我不愿告诉我的母亲。我这样的不祥之人,现在竟然还惹来了这诅咒般的痛苦,当真是恶魔附身了,现在终于是要从我背里爬出来了么?

我的母亲,我如何能让你知道,我背负这样的诅咒,难道还要让你为我再度落泪吗?可是父亲不在了,那就让我挡在你前面,即使是要落泪,也不要是为了我。

所以,面对着母亲,我只愿能笑着。笑,大笑,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就能自然而然地流下泪水了,这泪水是苦涩,我知道就可以了。

从我背负上这痛楚的时候,我便开始做梦了。
天空的梦。

梦中的我,不是像平时一样头向上仰望着天空的。而是,我就在天空里,我在云里穿行,透过云的间隙,我能看到脚下的土地,以及翻滚着盈盈绿波的海洋。

偌大的,蓝色的,辽阔的天空,竟拥抱着我!我独自一个人,住在这样的天空中。

每当我醒来,总能看到枕头边的那根自我出生以来便跟随着我的羽毛幽幽地闪着诡异的金色光芒。与我不离不弃的,除了我的母亲,便是这根羽毛了。

接下来每一天里,我都会作上这么的一个天空的梦。每天的每天,我都会在天空的怀抱中,看着海一点一点地退回成了山脉,而山也渐渐地成了海。时间似乎在流淌着,历史也不断地更替着,我望下去的土地上,明明开始的时候还是一片战火纷乱,忽地便成了热闹的集市。
我每天都看着,每作完一个梦,背上的疼痛就会减少一丝,我想,当我作完最后一个天空的梦时,我背上的疼痛也会随之消失。
我如此地期待着。
于是到了那一天,当我闭上了眼睛,下一刻我便在那个天空中醒来了。一切还是那样,只是那么多天了,这么空旷的天空,这么深邃的天空,我在这里看到了季节的流动,看到了亘古的永恒。
如斯的天空里,就我孤身一人!
我终于感受到了内心里那丝挣扎着蔓延着的情绪了,原来他唤作寂寞。
接着我醒了,母亲此时正坐在我床边。
早上好,妈妈。我微笑地说。
可是母亲却一脸呆滞的神色,空洞的眼神望着我背后。我疑惑地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终是看到了——
翅膀。一双巨大的翅膀。
遮住了满天的阳光,投下了深深的阴影在我脸上。
长出翅膀的那天,我一直背负的痛苦忽地如潮水般褪去,一同消失的,还有那根羽毛上的光芒,那根羽毛已经变得暗淡无光了。
直到现在我才终于明白,那根羽毛原来是一颗种子,翅膀的种子。从我出生的那一天,它就植在了我身上,而今天,它终于发芽了,化作现在我背后的巨大翅膀。
出乎意料的是,那天过后母亲没多说什么,只是我觉得很不安,我看着右手腕上那颗痣,再回望我的翅膀,不禁想着,像我,像我这样的不祥之人,如果那一天母亲没有带我离开而是把那根羽毛交出去的话,结局又会是如何呢?
我没有再作想象,因为母亲之后只微笑着对我说了一句,
好漂亮的翅膀。
我的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之前所有的坚强都崩溃了。
无论你变成怎样你还是我的孩子,这便是母亲的回复了。
于是我就心安了。
可是我却深深地明白,我的翅膀是上天对我附加的诅咒,这一点从村民们看着我的眼神可以看出,是厌恶,是鄙夷,还有些,恐惧。我没有叹气,先前我便是不祥之人了,现在变成了怪物还是差不多的。
唯一给我深深感触的,是那个梦,天空的梦。我已经作完了最后一个梦了,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感觉,但是现在的我却有了翅膀,我可以在现实中仰望天空,蓝得深邃的天空,然后有一天,我会如同那个梦一样飞到天空中吗?
我不知道,我的翅膀不会飞。从它长出来的那天起,我未曾感觉过它是我身体上的一部分,即使它确确实实地依附在我背上。
可是,不会飞的翅膀有用吗?
它只是白色的诅咒,如同锁链一般,绊住了我的手脚,让我寸步难行。
可是,它也给了我希冀,这翅膀,有一天能飞吗?
很多时候,喜欢面对大海。海边的风很大,我闭上双眼,张开双臂,翅膀也随之而展,风就此掠过,吹乱我的发,在我耳旁述说着曾经的沧海桑田,却不曾驻留。
纯白的羽毛翩跹而舞动,因为原本轻盈的它们,本就是风最好的舞伴。
请细心体会,我的羽毛,
来自天空的呼吸。
你感觉到了吗?
我的母亲这时候会在旁边看着我,笑着说,如果你的翅膀有一天能飞了,那就带我去寻你的父亲吧。
嗯。
可是,在我长出翅膀的一个星期后,村子里发生了一场瘟疫,许多村民都死了,巨大的恐慌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弥漫。
而我和我的母亲,终是被村民们抓着送到了村中村长的家里,因为我右手腕上的痣和背后的翅膀,这也是无可厚非,毕竟我是个怪物。
村长是一位慈祥的老爷爷,这是我之前的印象,而此时,他面目狰狞地看着我,手中捏着的赫然就是那根失去了光芒的羽毛。
是我的错啊。这位年迈的村长忽然悲痛地长叹一声,接着,他面向我的母亲,厉然说道,你可知道这羽毛是什么?
我的母亲握紧了我的手,只把头轻摇了摇。
这,这可是翼人的信物,翼人自古便是邪恶的存在,而这根羽毛,便是刻印着翼人的记忆和诅咒,而你的孩子,已经长出了翅膀,就快变成翼人了,村子的瘟疫,就是他造成的,你可知道,你造的孽有多大?
我的母亲身体微震了一下,却是不语,只是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了。窒息般的沉默就这么弥漫开来,而接下来村长终是发话了。
事到如今,要停止这场瘟疫,也为了避免更大的悲剧出现,这孩子,不能留!冷冰冰的语调,原来这就是怪物的命运,也快成为我的结局了,还好只是我要赎罪,母亲没受到牵涉。
我便安心了。
我便从容了。
不!一直都没说过一句话的母亲,听到村长这句话后猛地站起,神情凄然地问道,难道,难道就没别的办法吗?
不行,村长冷漠地说,不能让他再带来更多的灾难了。
不要……我的母亲失声道,通过她的手我能感受到她在剧烈地颤抖。
她接着拉着我跪下,求求你,他还只是个孩子,求求你放过他吧……
难道你想看着这个世界被毁灭么?今天,这孩子必须得死!
母亲无力地跌坐在地上,长长的头发散落着,我看不轻她的面容,只能注意到她双肩在微微颤抖,我的心好痛,好痛。
可是接下来,母亲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她低着头,口中不停呢喃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既然是这样,还不如我亲手杀了他。
然后母亲在我面前抬起了头,满是泪痕的脸,我的心又是一阵刺痛。
我的孩子,我来杀你了。
母亲的眼睛就看着我,我也看着母亲,仿佛天地间都停顿了,只剩下我和母亲在对视着,这是你我最后的一面么?如此,笑着便好。
于是我微笑着,抓住母亲没有一丝温度的手,附上了我柔软温热的脖颈。但愿我能给你最后一丝温暖,还有,记得要像我一样微笑着,无论如何。我在心中默念着。
可是母亲却发狂地推开了我,歇斯底里的喊着,不要!
没有一个母亲可以杀死自己的孩子的,即使这个世界即将毁灭…..母亲掩脸而哭,而后对着村长不停地磕着头,求求你放过他,我就只有这个孩子了……
我的只能无力的看着母亲,却什么也做不了,原来无奈是一种那么痛苦的感受。
可是村长仍是铁了心,既然你不动手,那我就自己来。说罢向我走来。
我那柔弱的母亲此时却做了一个让我血液一滞的动作,她忽地拿出了一把小刀,泪迹纵横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了微笑,既然是孩子的罪孽,那就由父母来偿还吧,语罢深深地望了我一眼,满是欣慰满是关怀满是不舍!然后决然地把小刀往脖子一抹。
不……
天空塌下来了,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
眼前的女子,摇晃着倒在了地上,那是我的母亲啊,那是我最爱的母亲啊!
时间彷佛停滞了下来,我的眼中,只停留在那个瞬间,刀子划过,一朵诡异的花朵在我母亲脖子上绽开,花瓣是红色的,是血红色的!!
我就这样怔怔地站着,我知道我此时跟死了没两样了,我的心脏咕咚咕咚地跳着,那又怎样?
可就在我的世界都失去颜色的时候,那根在我长出翅膀后便已黯淡的羽毛忽地发出了强烈的金色光芒,一如初见,只是此时照在我身上,却是再也感受不到原本的温暖了,我的心已经冷却了。
村长惊呼,羽毛……
而这根羽毛,自己飘了起来,围着我盘旋着,淡金色的光一闪一闪,接着散裂成无数的羽絮,融入我背后的翅膀中。
我那不会飞翔的翅膀,忽然就扑扇起来,卷起狂烈的风,是如同那个梦一样,要带我去天空么?
可是,我的母亲死了。
要我在天空,守着一生的孤寂么?
我不愿。
可是翅膀却不理会我内心的呼喊,不受控制地慢慢带着我离开了地面,旁边的村长忽地清醒过来,大声呼喊着,来人,不要让这翼人逃了。
当我身在半空时,下方的有一排村民拿着弓箭指着我,锃亮的三角锥箭头折射着阳光让我莫名地感受到亲切。
放箭。一声呼喊,满天的箭向着我飞来,如同飞蛾扑火般。
我那巨大的翅膀此时显得十分灵活,左闪右避地躲过了一支又一支的箭,眼看就要逃离这里了。
可是飞蛾扑火,我才是飞蛾。我笑着强扭身体,把胸膛面向了一只疾速飞来的箭。

利箭欢悦地扑进我的胸口,猩红的血慢慢地溢了出来,我的翅膀无力地扑扇了两下,终于随着我一同掉落,我深深地看了我的翅膀一眼,突然发现原来红色的羽毛也很好看,即使是用我的血染红的。


我急速下坠着,没有不安,只是觉得有些困了。


妈妈,可以再唱一次摇篮曲给我听吗?

1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