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各种死后战线(更新罚抄版)

[ 6948 查看 / 10 回复 ]

VOL.1
CLANNAD篇
冈崎朋也:【这是……哪……什么都想不起来】
藤林杏:【醒了啊】
冈崎朋也:【啊?……你是?】
藤林杏:【欢迎来到‘光坂之坡战线’…………虽然有些突然啊,允许你入队了】
冈崎朋也:【啊?入队】
藤林杏:【在这里就意味着,你已经死了】
冈崎朋也:【啊?那个……我不是很懂】
藤林杏:【这是死后的世界,什么都不干的话就会被删除的】
冈崎朋也:【删除?被谁?】
藤林杏:【大概是神吧】
冈崎朋也:【那入队呢?】
藤林杏:【‘不甘心死战线’啦,部队命一直在变,最初是‘马桶盖子战线’。但是‘马桶盖
子战线’的话,不是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了。所以舍弃它,一直在改变我们的意向,现在是
‘光坂之坡战线’,之前是‘牡丹锅战线’。但那个完全算是个爆料啦,才一天就被换掉了,
可恶,竟然敢用这个名字= =+……啊,为什么要解释这些啊】
冈崎朋也:【那个,这是字典?】
藤林杏:【刚来这的怎么都这反应啊。提高一下适应性吧,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冈崎朋也:【接受了能怎么样?】
藤林杏:【战斗啊】
冈崎朋也:【跟什么】
藤林杏:【那个啦,那就是‘光坂之坡战线’的敌人,天使……果然还是该吧‘光坂之坡战线
’这名字换掉啦,你也想一下吧】
冈崎朋也(心想):【喂喂,怎么看都好,那边都是普通的女生好不,这家伙在说什么呢】
        :【那个……我能投靠那边么】
藤林杏:【哈?搞什么啊?搞不懂啊,那是哪条神经啊,你是白痴吗?想死一次吗……在这个
死不掉的世界里,经常开这个玩笑,怎样?好笑不?】
冈崎朋也:【玩笑怎样我不管,但至少我觉得拿着字典对着女孩子的人很难交流】
藤林杏:【我可是你的同伴哦,你要我不拿我就不拿啦,稍微信任下我吧】
春原阳平:【喂,杏,新人的迎接做得怎么样了?现在人手不足,不管用啥手段都……】
冈崎朋也:【我去对面了】
藤林杏:【啊啊,劝诱失败啦】
冈崎朋也(心想):【完全搞不懂,搞什么啊,他们】
        :【那个,晚上好。你被人用字典瞄着哦,说你是天使啥的】
坂上智代:【我不是天使】
冈崎朋也:【就说啊】
坂上智代:【学生会长】
冈崎朋也:【我白痴了,完全被那女人骗了,可恶,而且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去趟医院啦

坂上智代:【没有医院哦】
冈崎朋也:【啥?为什么】
坂上智代:【因为没人会生病】
冈崎朋也:【不会生病?】
坂上智代:【因为大家都死了】
冈崎朋也:【啊,我懂了,你也是一伙的吧,都想骗我是吧,我失忆也是你们搞的吧?】
坂上智代:【失忆很常见,来这的时候如果是事故死的话,头被撞到的情况很多】
冈崎朋也:【那证明下啊,我已经死了,不会再死了】
坂上智代:【……】
999HITS中…………
kanon篇
相泽祐一:【这是……哪……什么都想不起来】
月宫亚由:【醒了啊】
相泽祐一:【啊?……你是?】
月宫亚由:【欢迎来到‘鲷鱼烧战线’…………虽然有些突然啊,入队吧】
相泽祐一:【啊?入队】
月宫亚由:【在这里就意味着,你已经死了】
相泽祐一:【啊?那个……我不是很懂】
月宫亚由:【这是死后的世界,什么都不干的话就会被删除的】
相泽祐一:【删除?被谁?】
月宫亚由:【大概是神吧】
相泽祐一:【那入队呢?】
月宫亚由:【‘鲷鱼烧战线’啦,部队命一直在变,最初是‘肉包子战线’。但是‘肉包子战
线’的话,渐渐不喜欢吃了。所以舍弃它,一直在改变我们的意向,现在是‘鲷鱼烧战线’,
之前是‘果酱战线’。但那个完全算是个爆料啦,才一天就被换掉了,因为发生了太可怕的事
了】
相泽祐一:【那个,这是什么?】
月宫亚由:【不知道吗?这是鲷鱼烧啊……呜咕,果然还是要热的才好吃】
相泽祐一:【入队的话能怎么样?】
月宫亚由:【战斗啊】
相泽祐一:【跟什么】
月宫亚由:【那个啦,那就是‘鲷鱼烧战线’的敌人,天使……果然还是该吧‘鲷鱼烧战线’
这名字换掉啦,你也想一下吧】
相泽祐一(心想):【喂喂,怎么看都好,那边都是普通的女生好不,这家伙在说什么呢】
        :【那个……我能投靠那边么】
月宫亚由:【呜咕,为什么要去那边啦,这里的鲷鱼烧很好吃的?】
相泽祐一:【伙食怎样我不管,但至少我觉得半夜会吃冷掉的鲷鱼烧的人很难交流】
月宫亚由:【我可是你的同伴哦,你要我不吃我就不吃啦,稍微信任下我吧】
北川润:【喂,亚由,新人的迎接做得怎么样了?现在人手不足,不管用啥手段都……】
相泽祐一:【我去对面了】
月宫亚由:【啊啊,劝诱失败了啦】
相泽祐一(心想):【完全搞不懂,搞什么啊,他们】
        :【那个,晚上好。那里有个奇怪的人哦,说你是天使啥的】
川澄舞:【不】
相泽祐一:【就说啊】
川澄舞:【斩魔者】
相泽祐一:【哈?斩魔者?不管了,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还是去趟医院啦】
川澄舞:【没有】
相泽祐一:【啥?为什么】
川澄舞:【没人会生病】
相泽祐一:【不会生病?】
川澄舞:【因为……死了】
相泽祐一:【啊,我懂了,你也是一伙的吧,都想骗我是吧,我失忆也是你们搞的吧?】
川澄舞:【失忆很常见,来这的时候如果是事故死的话,头被撞到的情况很多】
相泽祐一:【那证明下啊,我已经死了,不会再死了】
川澄舞:【……】
被无情斩杀中

air篇
国崎往人:【这是……哪……什么都想不起来】
神尾晴子:【醒了啊】
国崎往人:【啊?……你是?】
神尾晴子:【欢迎来到‘翼人战线’…………虽然有些突然啊,入队吧】
国崎往人:【啊?入队】
神尾晴子:【在这里就意味着,你已经死了】
国崎往人:【啊?那个……我不是很懂】
神尾晴子:【这是死后的世界,什么都不干的话就会被删除的】
国崎往人:【删除?被谁?】
神尾晴子:【大概是神吧】
国崎往人:【那入队呢?】
神尾晴子:【‘翼人战线’啦,部队命一直在变,最初是‘土豆战线’。但是‘土豆战线’的
话,总感觉很弱的样子。所以舍弃它,一直在改变我们的意向,现在是‘翼人战线’,之前是
‘米券战线’。但那个完全算是个爆料啦,才一天就被换掉了……不用太在意那些事了】
国崎往人:【那个,这是真枪?】
神尾晴子:【刚来这的怎么都这反应啊。提高一下适应性吧,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国崎往人:【接受了能怎么样?】
神尾晴子:【战斗啊】
国崎往人:【跟什么】
神尾晴子:【那个啦,那就是‘翼人战线’的敌人,天使……果然还是该吧‘翼人战线’这名
字换掉啦,你也想一下吧】
国崎往人(心想):【喂喂,怎么看都好,那边都是普通的女生好不,这家伙在说什么呢】
        :【那个……我能投靠那边么】
神尾晴子:【哈?搞什么啊?搞不懂啊,那是哪条神经啊,你是白痴吗?想死一次吗……在这
个死不掉的世界里,经常开这个玩笑,怎样?好笑不?】
国崎往人:【玩笑怎样我不管,但至少我觉得拿枪指着女孩子的人很难交流】
神尾晴子:【我可是你的同伴哦,你要我不指我就不指啦,稍微信任下我吧】
小满:【喂,晴子,新人的迎接做得怎么样了?现在人手不足,不管用啥手段都……】
国崎往人:【我去对面了】
神尾晴子:【啊啊,劝诱失败啦】
国崎往人(心想):【完全搞不懂,搞什么啊,他们】
        :【那个,晚上好。你被人用枪指着哦,说你是天使啥的】
远野美风:【我不是天使】
国崎往人:【就说啊】
远野美风:【学生会长】
国崎往人:【我白痴了,完全被那女人骗了,可恶,而且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去趟医院啦

远野美风:【没有医院哦】
国崎往人:【啥?为什么】
远野美风:【因为没人会生病】
国崎往人:【不会生病?】
远野美风:【因为大家都死了】
国崎往人:【啊,我懂了,你也是一伙的吧,都想骗我是吧,我失忆也是你们搞的吧?】
远野美风:【失忆很常见,来这的时候如果是事故死的话,头被撞到的情况很多】
国崎往人:【那证明下啊,我已经死了,不会再死了】
远野美风:【……】
被袋装大米轰炸中= =...
最后编辑翼の箹啶 最后编辑于 2012-08-18 21:56:22
3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17:15:26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就算翼忘记飞翔……
    那些層經遨游于苍穹的记忆…
    也永不磨灭……
    TOP

    瑚太郎【这是……哪……什么都想不起来】
    朱音  【醒了啊】
    瑚太郎【啊?……你是?】
    朱音  【欢迎来到‘超自研战线’…………虽然有些突然,允许你入队了】
    瑚太郎【啊?入队】
    朱音  【哈?这样还不明白吗,你已经死了】
    瑚太郎【啊?那个……我不是很懂】
    朱音  【这是死后的世界,什么都不干的话就会被删除的】
    瑚太郎【删除?被谁?】
    朱音  【神】
    瑚太郎【那入队呢?】
    朱音  【‘超自研战线’啦,部队名一直在变,最初是‘吉野家战线’。但是‘
    吉野家战线’的话,不是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了。所以舍弃它,一直在改变我
    们的意向,现在是‘超自研战线’,之前是‘激辣帕菲战线’。但那个完全算是
    个爆料啦,才一天就被换掉了,用那样的名字完全就像是一群没吃饱的家伙在找
    茬的样子……啊,为什么要解释这些啊】
    瑚太郎【那个,这枪是?】
    朱音  【刚来这的怎么都这反应啊。提高一下适应性吧,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瑚太郎【接受了能怎么样?】
    朱音  【战斗啊】
    瑚太郎【跟什么】
    朱音  【那个啦,那就是‘超自研战线’的敌人,天使…不好,竟然有埋伏,真
    是卑鄙无耻的敌人,但是,我也不会输的…】
    瑚太郎【什么,有埋伏吗?在哪里??】
    朱音  【哼哼,就凭你们这些小喽喽也想战胜“学院魔女”的我吗?】
    瑚太郎【别在一边只顾着玩FPS游戏啊!!】
          【我决定……投靠那边了】
    朱音  【哈?搞什么啊?搞不懂啊,那是哪条神经啊,你是白痴吗?想死一次吗
    ?……在这个死不掉的世界里,经常开这个玩笑,怎样?好笑不?】
    瑚太郎:【玩笑怎样我不管,但至少我觉得拿着枪对着女孩子,只顾着玩FPS游
    戏的宅很难交流】
    朱音  【我可是你的同伴哦,你要我不玩我就不玩咯,稍微信任下我吧……魂淡
    ,给我全部死1000次吧】
    千早  【喂,朱音,新人的迎接做得怎么样了?现在人手不足,不管用啥手段都
    ……】(平地摔)
    瑚太郎【……这个,是笨蛋吧】
    朱音  【啊啊,很有潜质嘛,新人】
    瑚太郎(心想):【完全搞不懂,搞什么啊,他们】
          【我还是决定去对面好了】
    千早  【疼疼疼……阿勒,新人呢】
    朱音  【已经被你吓跑了】
    千早  【咦呀呀呀呀,是我的错吗?】
    瑚太郎【那个,晚上好。你被人用枪瞄着哦,说你是天使啥的】
    露西娅【……】
    瑚太郎【喂喂,说句话啊?】
    露西娅【……班长罢了】
    瑚太郎【我白痴了,完全被那女人骗了,不管了,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
    还是去趟医院啦】
    露西娅【没有医院的】
    瑚太郎【啥?为什么】
    露西娅【因为没人会生病】
    瑚太郎【不会生病?】
    露西娅【因为大家都死了】
    瑚太郎【啊,我懂了,你也是一伙的吧,都想骗我是吧,我失忆也是你们搞的吧
    ?喂喂!!】(拉扯拉扯)
    露西娅【不……不洁不洁!女性公敌!去死吧!天王寺瑚太郎!!】


    PS:好久没有动笔了……突然想到要补完这个系列……所以,就这样了吧,写得不好请不要太介意……LB的近期就会补上了
    PSⅡ:原来有SSS文化祭啊,竟然没有注意到,要是早点完成也能去参加了吧,果然是太久没有来的关系么……不过这篇拿去参加也不太好吧,嘛,就这样吧
    就算翼忘记飞翔……
    那些層經遨游于苍穹的记忆…
    也永不磨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