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圣诞同人文]圣诞狂想曲

[ 3084 查看 / 2 回复 ]

“哥哥,早安了~哥哥,早安了~”
这并不是一幅妹妹骑在哥哥床上叫床的早晨光景,而是从手机里传来的萌系铃声。Sante一个翻身睁开了双眼,首先进入视线的是身旁白河小鸟的抱枕。
“早上好,小鸟。”Sante说着按下了手机铃声的取消键,手机荧幕上闪烁着12月24日11:11分的数字,顿时Sante的好心情就没了。感觉有些宿醉,Sante才想起昨晚在网络游戏ai sp@ce上各位同伴早早的都下线准备今天的圣诞夜,自己也早就完成了所有的圣诞任务,于是只能一个人边喝闷酒边玩Mhp3。对了,昨天好像自己单刷出了火龙的红玉,还躺在床上的Sante拿起身边的PSP打开确认,却发现自己温泉装的女号存档找不到了。难道是国产组棒掉记录了?还是昨晚存档的时候随手关机了?
WTF!What a fxxk day!圣诞什么的最讨厌了!这时的Sante已经酒醒完全没有睡意了,但此时的他没有想到等待他的是一个怎样的圣诞之夜。
在洗脸池前一边刷着自己的门牙Sante一边想起了自己过去的一些圣诞往事,其实也不就是类似变态绅士以前在圣诞发生的那些事情,谁说不幸的人都有着各自的不幸,至少在圣诞时候大家被拒绝的不幸就是相同的。
回到那个贴满美少女海报和堆满手办的房间,想起《圣诞之吻》的最终话自己还没看,但在这样的日子里自己却怎样都不想看这部动画。还是逛逛自己常去的论坛吧,熟练地输入了马叉虫区的网址,却跳出了服务器正在维护的公告,点开二狗的微薄,看到一串类似闪光弹的东西大意是我去啪啪啪去了回来再修论坛。
寂寞空虚冷或许说的就是Sante现在的心境吧,还好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温暖的团组织内永远用同伴在等着自己,水树奈奈的信息提示音很和适宜的响起了,手机屏幕前跳出了春原阳平的名字。春原阳平是Sante在ai sp@ce上认识的一个网友,人同ID一样是个和恋爱无缘的家伙,在几次线下聚会后其它人都一个个脱团之后Sante和春原自然而然的就熟了起来。Sante打开手机邮箱,想着春原肯定在确认晚上一起出去的时间,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这样的字样:
哈哈,果然恋爱的丘比特还是找到我了。我找到幸福的青鸟了,还记得上次和你提到的那只真奈美吗?今天她打印晚上和我一起出去了嘢……
看到这里Sante用力的把翻盖屏幕关上,说道:“老子自己出门把妹去。”
确认完了双肩包内的装备,Sante戴上了鸭舌帽准备出门了,结果用力关上门后才发现自己忘掉了最重要的东西——房门钥匙。没办法自己在家宅太多了,平时很少有用掉钥匙的机会,想起父母出去旅游明天才能回家,也就是说自己今晚要在外面过夜了。还好自己的工资卡放在口袋里了,虽然平时没什么结余但是这个月帮某杂志写了几篇H游戏的介绍文章稿费还是拿了不少,过一个晚上应该没多大问题。于是,去哪里好呢?Sante第一反应当然去自己常去的Sega。
来到了Sega,Sante才发现今天选错地方了,不同于往日宅的气场,今天的Sega各种手牵着手的情侣闪光弹,有一起玩着太鼓的情侣,有看着男生玩POP’n MUSIC的女孩,就连赛车区和格斗游戏区都能看到不少情侣的身影。Sante在太鼓的机体前选了一首大冢爱的《樱桃》和《晴天好心情》之后就索然兴趣全无,准备离开。这个时候一个机体前的热闹人群引起了Sante的注意,原来是平时并不受人瞩目了抓娃娃机,这个时候却围观了不少人群。只见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孩在10分钟内快速用完了一排代币,只为给身旁的女朋友抓到那个今天限定版的海狸版圣诞老人。
“那个,不好意思。”是一个很软的女孩的声音。
“不好意思,挡住你了。”Sante习惯性的后退了一步,抬头打量着这个女生。是一个身着白色外衣的羞涩女孩,戴着厚厚的玻璃瓶眼镜,长发盘在绒帽之中,可以说是那种扔在人海中不会记住第二次的女孩子。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这个怎么玩。”女孩羞涩的问道,脸颊有一些绯红。
这时Sante才发现自己一直盯着女孩看很不礼貌(虽然这样的女生也没戳中自己的萌点),“拿代币塞进那个小洞,不对,投币口里面就能玩了。”
“请问代币是要在那边买吗?”女孩指了指门口的长队。
“用我的会员卡好了。”Sante说着拿出了自己的会员卡在机体前扫了一下并按下了确认键,然后示意让女孩子坐到机体前的位置上。
这个时候机体里的限定版海狸圣诞老人已经不剩几个了,由于是六角形的机体可以看到对面刚才的那个帅气的男孩又拿了一排代币出来,好像不把海狸抓到送给女友就誓不罢休的样子。
“啊~”白衣女孩的一声低声娇喘把Sante的视线拉了回来,抓手缓缓地下落,在要抓起海狸先生的一瞬间海狸又掉了下去。女孩厥了厥嘴,Sante竟然一瞬间觉得这个女孩有点可爱了。Sante笑了笑又从那个外表印有Nerv的钱包中拿出会员卡刷了下示意女孩继续……
几次之后女孩逐渐抓到了窍门,离抓起海狸越来越近了,在第N次挑战中终于把海狸抓了上来,眼看就要送到洞口的时候……
“麻痹,这什么破游戏,老子不玩了。”伴随着一个震动,海狸从抓手上落了下来,原来是对面的帅气男生用完代币随手敲了下桌子,“呜~~~~”眼看到手的圣诞版海狸先生掉了下去,白衣女孩都快哭出来了,Sante生气地瞪了下对面的帅气男生,于是那个男生只好拉着自己涉谷系的女朋友灰溜溜的走了。Sante顺势坐到刚才那个男生的位置,刷了下卡开始操作,虽然平时自己并不玩抓娃娃这种游戏,不过既然是游戏窍门都是共通的,再确认了下海狸的位置后Sante按下了按键。
抓手在海狸先生上方停住了,然后准确抓了下去,把海狸夹了上来,随后缓缓移向洞口,伴随着海狸先生从抓手落到洞口,Sante发现通过玻璃看去,对面的那个眼镜娘白衣少女竟有些可爱,两人中间的抓手缓缓移开,隔着玻璃的两人四目相对,随后都害羞的别过了头,Sante并没有发现少女脸颊上的绯红。Sante从取物口拿出圣诞版的海狸先生单手交到女孩面前并别过头,女孩双手接下后把海狸先生抱在胸前并低声说了声谢谢。Sante转身准备从旁边的大门离开Sega,却发现刚才那个女孩拉住了自己的衣角。
“那个钱……”女孩声音越来越轻了。
“钱就不用了吧,就当做是圣诞礼物好了。”Sante头也不回的说道。
“那个,名字……”女孩声音已经轻的听不清了,手从衣角拿开。
“John Smith。”
说完,Sante从Sega的大门夺门而逃。
耳机里传来了水树奈奈《深爱》的旋律,Sante想着刚才在Sega发生的事情。
刚才的那个女孩是我今天的女神吗?
Sante摇了摇头打消了刚才的念头,自己怎么可能对三次元有兴趣,况且刚才那个女生并没有自己喜欢的萌点,虽然冬日的外衣包裹下并不能看出身材,不过那种玻璃瓶底一般的眼镜只有特殊嗜好的人才会萌吧,虽然声音还挺软的。
虽然每天都在脑补,不过为什么现在发现自己竟然有些饿了,一打开手机翻盖在魔法少女梅露露的背景映衬下,时钟的数字已经三点多了。原来已经这个时间了啊,这时Sante才想起醒来到现在几乎还没怎么吃过东西。
“女仆特制爱心蛋包饭。”想来想去最后Sante还是决定在女仆店内果腹。不过一会一位漂亮的女仆就把蛋包饭送到了面前。Sante打量了下女仆,身高和刚才那个女孩差不多高,不过窈窕的身材加上乌黑的长发让人有种EF里优子的感觉,竟然拿刚才那个女生比较Sante自己也比较惊讶。
“请问,蛋包饭上要写什么字吗?”女仆用流利的话语问着。
“圣诞去死!”Sante苦笑一番说。
于是女仆也微微一笑,然后在蛋包饭上用番茄酱写上了“圣诞去死 By JS”字样。
“JS是什么意思。”
“那个……JS就是……JS就是我的名字啦。”
Sante看向妹抖的胸前,胸前并没有胸卡,“那个,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先生,这样搭讪女仆太老套了哦。”说完JS就转身离开了。
之后,Sante又点了杯名叫“无颜之月”的饮料一边翻着妹抖店里的《萌王》一边吃着蛋包饭。
这时,店内的另一边传来了喧闹的声音,原来是两个小流氓一样的顾客再调戏刚才的那只女仆。
“女仆裙子好短啊,能不能告诉哥哥今天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内裤啊,我最喜欢小熊图案的哦。”
“今晚哥哥们圣诞夜好寂寞啊,下班后能不能晚上陪我们啊。”
眼看着两个流氓要开始对女仆动手动脚,Sante冲了上去一把抓住那个流氓。“没看到那个女仆很为难吗?你们这样的人渣不配来女仆店这样的圣地!”
虽然这句台词时髦度超高,但是三次元毕竟不是二次元,Sante也不是银河美少年可以靠时毛值就能打到对手,三次元打架还是要靠身板的。于是,结果就和电车男救Hermes的结果一样,不同的是一个是故事的开端一个已经是结尾了。
在两个流氓被其他客人赶走后不久,Sante也离开了女仆店,听着《深爱》的旋律。
这个,或许也不是今天的女神。
此时已经是日暮黄昏,或许情侣们都已经吃完圣诞大餐准备开房去啪啪啪,Sante想那些不在自己视线中的那些自己认识的不认识的妹子,在过一会70%都被男人压在身下发出呻吟,而自己却永远听不到那些呻吟。没有了回家的钥匙,在圣诞夜哪里都不是自己的归属,只好一个人在家门口的秋千上玩着PSP。Mhp3的存档掉了还是继续玩《Clannad》吧,二次元才不会在圣诞夜背叛你,虽然在早晨组棒刚刚掉了存档。
夜幕已知,圣诞夜的月亮也显得特别的圆,望着圆圆的月亮Sante想到了过去圣诞节伤心的往事,想到了今早春原的叛团,脸上还留有女仆店和流氓打架时候的淤青,在Sega抓上来的那只海狸先生现在又在何处呢?耳机里传来了《EVA序》的主题曲,想起了宇多田光退出演艺界Sante的脸上又徒增一份悲伤。
You are (not) alone.
谁知道那个(not)是什么含义?或许只是痞子的装13。
自己身边有个眼镜长门该多好?
是不是回到三年前的圣诞自己就能够改变点什么?
抓住那些自己未曾得到的东西。
或许只是和从抓娃娃的机器里抓起娃娃那么简单。
那么幸福的代币又在哪里。
想着想着Sante竟然已经湿了双手,顿时觉得有些凄凉。并不是自己的泪,而是上天在伤悲。若是自己的泪,应该早已干涸;若是因为寂寞,自己早已习惯,因为寂寞就是自己最好的伙伴。满天飞舞的雪花打在手上代替了泪水,冷在手上却凉在心头。
不多想了,Sante摸了摸口袋准备找个地方解决晚饭,虽然路上到处都是情侣只会徒增悲伤,却发现原本口袋中的前辈并不在应有的位置,自己也不记得把钱包放回双肩包内。大概是打架的时候掉在女仆店内了吧,算了还是明天去取吧。从口袋中摸出仅有的120日圆,Sante走向了某个自动贩卖机前。
贩卖机前站着一个女生,在绒帽下长发披肩,手里拿着一个毛绒玩具,虽然只能看到一个背影但是在夜晚路灯以及满天飞雪的映衬下Sante还是想到了EF的优子,又好像Clannad中的智代。
虽然很好奇这个时间,尤其是圣诞夜怎么会有一个女生在这里,不过今晚的Sante没有心情上前搭讪,径直走向贩卖机前。
“那个……”一个熟悉的声音,总觉得今天在哪里听过。
“那个……这个自动贩卖机怎么用。”
四目相对的下一个瞬间,Sante觉得,世界仿佛从这一刻改变了。
眼前的不是今天女仆店的那只女仆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手上那个公仔,不是那个圣诞限定版的海狸吗?
那个声音又响起了。
“John Smith,今天一天都谢谢你了。”
她,是今天的女神。
两个人一边荡着秋千,一边喝着从自动贩卖机里买的热咖啡,一口咖啡下去热在嘴里也暖在心头。
“今天一天都谢谢你,John Smith。”
“其实我的真名叫……”
女孩把食指放在了Sante的嘴前,“谢谢,John Smith。”
两人聊了整个晚上,Sante知道了女孩因为想改变自己害羞的性格今天是第一天到女仆店打工,知道了女孩只要在女仆店就会变得性格开朗而在不认识的人面前就会变得害羞,知道了女孩今天也忘带了钥匙只能在圣诞夜一人在外面徘徊。就这样两人一起聊到了近十二点,Sante唯独不知道的,只有那个女孩的姓名。
“我想我差不多该走了,”女孩从秋千上起身说,“父母差不多从外面应酬回来了。”
“那个……”这回换成了Sante从背后拉住了女孩的衣角,“以后还能再见面吗?”
“一定能的吧,一定。”在路灯和白雪的映衬下,女孩回过头说。
那美丽的笑容印刻在了Sante的脑海中,今天她是我的女神。
不,Sante希望她永远是自己的女神。
沿街教堂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漫天的礼花绽红了白色的天空,就算是这个不为人知的小公园,也能感受到白色圣诞的欢庆。
“灰姑娘该回家了。”女孩说着转身渐行渐远。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Sante对着女孩大喊。
“就叫我John Smith吧。”女孩的身影如同天空绽放的礼花一样,小视在了白色圣诞的夜晚之中。
次日早晨,Sante发现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公园的秋千上。
昨天那个一定是梦吧,Sante这么想。
手中感觉有些什么毛茸茸的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圣诞特别版的海狸公仔,公仔的手上的Nerv字样份外显眼。
Sante打开失而复得的钱包确认,却发现钱包里留有一张字条。
在一串数字上面有这么一句话。
还讨厌圣诞吗?Merry Christmas!
By John Smith
================正文分割线============
这两天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圣诞的同人文,思索了半天却只定下了名字,一个空的WORD文档在桌面上停了几天。
今天早上地铁上想了个开头于是没多考虑就一路写下去了,因为本来就没多构思写到哪算哪,大家就随便看看吧。
究竟多少只是文中的故事多少又代入了本人自己的情感呢?或许现在我自己也不知道了。
自己是否还讨厌圣诞呢?自己现在也不知道。
最后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有妹子的快去啪妹子,没妹子的快去找妹子!
2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