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鍵大陸物語外傳】Lighter篇 - 追求的事物

[ 3772 查看 / 1 回复 ]

前言:
  某友人A的評語:這次真快啊
  某友人B的評語:埃居然打破了惰性之陣
  本神自己的評語:限十字以內太難想了啦


正文:














"就這樣……結束了嗎?"












【鍵大陸物語外傳】
Lighter篇

追求的事物












  轟隆隆隆隆……

  地面在激烈的震動,宛若地震一般在激烈搖晃著。
  但我知道這絕對不是「地震」這樣簡單的事而已。

  「你想做什麼?」
  我對著電話另一頭的人這麼問道。

  剛才在我答覆完他以後,
  只聽見他以令人噁心的電子合成音笑了幾聲以後就沒有再說過話。
  雖然如此,電話也沒有被掛斷的跡象。

  但就算是沒有動靜,卻不表示什麼也沒做。
  在他的笑聲中途,這裡的地面開始了劇烈的搖晃。

  『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真有你的啊。』
  「這是什麼意思?」

  突然笑起來又是突然間就冒出意義不明的話。
  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很不擅長應付這個人。

  『不,什麼都沒有。若你還有餘裕和我談話不如看看你頭上吧?』
  受他的話影響,我把頭抬向上空。

  而在那看見的卻是我怎麼樣也想像不到的光景,
  然後我馬上就朝著手機的另一頭大聲的怒吼了。

  「混蛋傢伙,你把人命當成什麼了!」
  
  醫院因為地面劇烈晃動的關係已經開始傾斜了。
  可是……周圍的建築都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也就是說,晃動的根本就是醫院本身……
  可惡,胡鬧也要有個限度吧?

  「那可是醫院啊!」

  雖然不清楚那傢伙是怎麼辦到這種事的,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醫院裡面還有多的大量的病患,也許還有正在手術房的醫療人員和病人也不一定。

  就這樣隨隨便便把他人的性命殃及進來……

  『如何?讓你多少感受到嚴重的罪惡感再死去才是我的——』
  「開什麼玩笑!」

  啪啦!

  我奮力的把手機摔在地上。

  可惡,那傢伙沒救了。
  這樣的傢伙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把Lighter給創造出來的?
  如果只是玩玩心態的話我遲早一定要宰了那個混蛋。

  「比起那個……」
  我望向頭頂上的白色大樓。

  「該死,害我摔壞手機了。」

  不過如果是警局和消防局的電話的話就不用花費。

  「好!」

  我朝最近的公用電話亭走過去並拿起話筒撥打消防局的電話號碼。
  可是在我心急如焚時,聽筒另一頭傳來的卻是絕望的通告。

  『自爆系統已啟動,將在五秒後爆炸……四、三……』
  「該死!……」

  也是啊,要是從剛才的對話來看那傢伙的個性可是惡劣的誰都無法比擬。

  我只能怨恨自己遇人不順了。

  我趕緊衝出電話亭並好幾個翻身壓低自己身體避免受到太大的衝擊力,然後……

  嗤————!

  一陣強烈的閃光與巨大的熱能包圍了我的視線,只覺得周圍的一切都被光芒給吞噬殆盡。
  隨後只感覺到一股強烈的熱氣流和爆炸的聲響,我的意識與現實就這麼中斷了連線。

  *

  趕到的時候醫院已經徹底坍塌了。
  根本沒有辦法確認底下有沒有生還者。

  當然看見這樣的景況我也無法不信,那傢伙如果還在下面肯定已經死了的事實。

  不知道由什麼引起的爆炸而產生的火使現場被火海包圍。
  消防隊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來救援,恐怕是那裏也遭遇到危機了吧。

  太糟糕了……這樣的景況。
  不就是惡意在捉弄人而已嗎?

  讓人體會到什麼叫作絕望,這樣輕易奪走任何可能性……

  會玩這種惡劣性質把戲的傢伙我認識這麼一個人,因此我把天災的可能性立刻排除在外。

  「可惡!……那個狗屎混蛋!!!!」
  「喂妳冷靜一點啊小妹妹。」
  「冷靜的下來嗎?混蛋,要是想死的話我連你一起轟個粉碎!」
  「………」
  大概是被我嚇到的關係吧,長髮男子也沒有多說什麼。

  明明還把我送到這裡來了,我卻還這樣對他。

  「對不起了……以人類而言,你是很不錯的爛好人。」
  「承蒙誇獎啊。」

  我重新正視醫院,開始試著冷靜的找看看有沒有那個笨蛋的身影。
  不過理所當然的沒有找到任何人。

  想想也是呢……
  這麼大的一個醫院而且還是在地面不斷晃動的過程中塌下來。
  就算那個笨蛋的身手再怎麼好也不可能逃的出來吧。

  「找人嗎?我可以幫忙哦,小妹妹。」
  「免了……雖然很想這麼說……」
  「因為你只會隨便亂轟吧?要是轟到要找的人可不得了了。」
  我點了點頭。

  接著,他馬上就拿出兩個令人匪夷所思的東西。

  「交給我吧,這種事果然還是要交給專家!」
  「………」
  「幹麻啊那個像是看見精神病院逃出來的患者一樣的眼神?」
  「那是探測棒吧……找水用的那種……」
  「沒錯!」
  「集血之道於我身,——」
  「直接無視我就要開始轟炸醫院了!?」
  「你想做什麼……」
  「當然是靠這個找人啦。」

  說著,他就開始把那兩根棒子導向醫院的方向……

  「話說你要找誰?」
  「你應該先問才對吧白癡!」

  嗙!

  我直接揍了他一拳。

  「痛啊!然後這樣就能找到妳要找的人了。」
  「你再開玩笑我就轟死你。」
  「沒開玩笑啦,可以藉由和他人身體的接觸來找到那個人想找的人、事、物。」
  「早說的話我就打用力一點了……」
  「總覺得好像聽到很可怕的話,算了……」

  喀啦喀啦……

  周圍的建築物受到醫院倒塌的影響也開始崩潰。
  瓦礫和落石不斷的墜下,偶爾也會看到什麼店的招牌看板掉下來。

  四周人們的尖叫與逃竄什麼的早已拋到九霄雲外去。
  如果那個笨蛋在底下的話,我只管要趕快把他給救出來。

  「喂……動作快一點。」
  「安靜一點啦,外行人要凝聚魔力可是很費時的。」
  「你剛不是說自己是專家嗎!」
  「找人是專家,魔法方面不是啊!」

  沒多久後我總算微微可以感覺到那傢伙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

  「OK,沒問題,已經找到了。」
  「比想像中的還要快……不,太慢了。」
  「好啦小妹妹,開始動作了吧?」
  「在哪裡?」
  「往那個有人手露在窗外的窗子轟過去就沒問題了。」
  「……你把人命當成什麼了啊。」
  「咦?我不認為這句話是該由剛才還打算把整棟醫院轟掉的人嘴理所說出來的話哦?」
  「算了……」

  對現在的我而言,時間就是一切。
  很可能因為晚個幾秒鐘而已那個笨蛋就這樣死去了。

  已經不是管制式速攻帶來的痛苦有多大的時候了。

  「集血之道於我身,化天地萬物生氣為燐火……」

  強制被從體內拖曳出來的能量比以往還要巨大。
  那是當然的,因為若是攻擊的威力太小的話甚至可能再讓醫院坍塌。
  因此要就要一次全部轟的一乾二淨,所以我選了一個能夠將一切破壞徹底的咒文。

  「回歸虛無!」

  以往所無法比擬的巨大魔力被牽引出來時帶給身體莫大的痛苦。
  甚至已經不是言語能夠形容的地步了。

  好痛……好痛啊笨蛋……

  身體像是要撕裂一樣發出哀嚎,我只能默默的承受住。
  詠唱完畢的咒文無法回收,這就是制式速攻。

  把所有的阻礙都給掃除掉吧!

  任憑視線被這股巨大能量給吞噬,
  我簡直像是沒有意識一樣處在紅色的空間裡。

  隨後就好像有什麼在吸取這股力量一樣,紅色的魔力瞬間就消散殆盡。

  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等回過神來時醫院的上半部就已經消失的一乾二淨了。

  「哇啊……妳還真是不留情啊小妹妹。」
  「閉嘴……唔咕……咳!」

  身體的劇痛還在持續。
  明明從前都沒有過這種情形的……果然是因為這次太勉強了。

  看著吐在手中的紅色血液只能欽佩創造自己的那個人的技術。
  要是這還是正常人的身體的話,放出剛才那招的制式速攻我可能早就已經死了……

  「沒事吧?」
  「沒事……唔……」
  「怎麼看都不像沒事的樣子,如果妳這麼堅持要去的話,我就揹妳過去吧。」
  「嗚咳!……」

  四肢沒辦法自由行動,我整個人變得像是動物一樣蜷曲在地。
  疼痛還在持續,體內在發熱,就好像內臟全部都被粉碎一樣的撕裂感。

  不行……好痛苦……!

  我……

  「咕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都還沒能回答長髮男子,我就這樣被不斷加劇的疼痛給帶進了虛無的世界。

  *

  這裡是……哪裡?
  啊啊……想起來了,因為啟動了電話亭的自爆系統被炸死了。

  真是可笑的死法呢……居然被電話亭炸死。
  歷史以來要找到是這樣死去的傢伙的話恐怕只有我一個而已了吧。

  真是的……就這樣死了啊。
  明明還有好多事沒做的……怪了。

  總覺得我好像絲毫沒有對那些被自己捲進來的醫院患者們有罪惡感?
  糟透了,原來我是這種人啊。

  不過說實話真的有些怨恨呢……

  來世要是再遇到那個混蛋的話……

  我一定要讓他也體會一下這種囧死人的死法!

  我想想看啊……
  電話亭的點子已經不好了,那樣感覺好像創意是偷來的一樣。

  啊對了,就用廁所吧!
  在他上廁所時可以確認那傢伙的身分,然後自動起爆的設定。

  哈哈哈哈……

  哈哈哈……

  哈……

  ………

  Lighter……

  *

  「咕啊!這景況真是太糟糕了,居然還有人的頭這麼剛好被轟掉的。」
  我一邊揹著剛才把醫院整個轟掉的小妹妹一邊找著人。

  仔細想想小妹妹說的也是哪。
  我這樣幫人幫到底已經是爛到骨子底的超級爛好人了

  嘛,我就是無法放任有困難的女性不管。
  這個個性有時後也讓自己遭遇到許多有趣的危機就是。

  打比方的話……我眼前似乎就有一個危機在等著我呢。

  「小弟弟啊,在這種地方做什麼呢?」
  我像以往一樣用開玩笑態度的口氣問著眼前的小弟弟。

  天真無邪的笑顏和清爽的面貌……才不可能是這樣。

  眼前的小弟弟明明就比自己年齡還要低卻散發著無法想像的殺氣。
  該怎麼說……有種在氣勢上就輸給人的感覺?

  「來回收『Lighter』。」
  「哦?那就是這個小妹妹的名字嗎?真是可愛的名字呢。」

  那個小弟弟的左半身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挖空一樣悽慘,血流不止。
  除此之外他的頭上也不斷流出了血液,簡直就是被哪個不良分子拿球棒K了頭。

  當然我很想把自己的猜測給收掉啦,
  不過如果要說有什麼是與目前為止的情況相符的可能性……

  「哈哈哈……真是難以置信呢……」

  這個小弟弟,肯定是能力者或魔法師。
  藉由與「醫院」整棟建築物做連結,來控制「整棟」醫院。

  剛才的地面晃動之所以會沒有影響到醫院以外的建築也是因為這個吧。
  因為搖晃的,是醫院本身啊,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地震。

  在連結的同時身體也會與之做連繫,當然若是連繫者自己死掉的話也就沒戲唱了。
  不過如果醫院發生了什麼事,連繫者自己也會受到一定的傷害。

  先是醫院傾斜,最後上半部撞到了其他樓房,因此小弟弟的頭部受到創傷。
  再是小妹妹用血之道轟掉了醫院的一部分所以小弟弟的身體少了一大半。

  真是可憐啊,為了控制這棟破病院而需要讓身體的大半部分做連繫吧。
  如果只是普通的小樹木那種程度可能只需要用到手腕就夠了。

  算了,這種事與我無關。

  「小弟弟還是養病好吧,不要輕舉妄動比較好哦。」
  「這是抵抗嗎?」
  小弟弟用一種不知道該說無知還是無視了身體傷痛的天真眼神歪著頭看我。

  哇,亂恐怖一把的。
  哪有人身體少了大塊還能這樣若無其事歪頭看人的。
  不行了,我想哪部恐怖片的主角也不可能有像我這樣的經歷吧?

  嘖嘖嘖……真是不得了。

  雖說要比的話也是可以,但我肯定會慘敗。
  要說為什麼的話理由很簡單,因為這裡是「醫院」啊。

  抱歉啦小弟弟!我可不想和你正面衝突。
  考慮到你可能是個少了頭都還會站著的怪物……

  「嘿咻!」
  我迅速的從上衣口袋掏出了三管紫色的魔力藥水朝小男孩的地面砸過去。

  「在來一下~!」
  隨後又補了一管綠色的魔力藥水。

  碰轟!

  玻璃試管應聲破裂後裡頭的東西交雜在一起立刻產生爆炸。
  濃煙立即包圍了小弟弟,而且沒有擴散出來。

  「愚者啊,不要小看萬物的意識,造成災難的人啊應接受報應!」
  一如既往的隨口說著亂想的咒文。
  「精神反噬!」

  然後我就這樣繞過煙霧,開始繼續找人。

  到底過了多久呢?反正過了不少的時間啦。
  總算是找到要找的目標了……開玩笑的。

  只是到了「最接近的位置」而已。

  「瓦礫堆嗎……麻煩了啊……」
  受迫於周遭火海造成的熱氣影響,我忍不住用手搧了搧領口的部分。

  「呼,接下來只要等小妹妹醒來就好——雖然很想這麼說……」

  只要一想起剛才小妹妹那個痛苦尖叫的模樣就覺得難受。

  唉,我好歹也是個男人啊,還好這些瓦礫堆都算還小的。

  「這種時後還真恨自己的頭髮為什麼長成這副德性呢。」

  我把長髮用口袋裡的手帕束成一球,開始了辛苦的搬運作業。

  *

  好痛……身體好痛……

  真是奇怪了,我不是已經死了嗎?

  記憶沒錯的話的確是被電話亭給……
  ……不,那個如果是夢果然比較好。

  身體在疼痛就表示還活著囉?
  真是太好了……雖然知道自己活著是很高興,但是眼前卻是一片黑暗。

  唉,從感覺來判斷,我恐怕是被瓦礫堆給埋住了吧。
  只能慢慢的等待氧氣消耗殆盡後窒息而死了嗎?

  開什麼玩笑啊!
  被電話亭炸飛以後又被瓦礫堆埋起來窒息而死。
  這是哪個整人節目才會撥出的搞笑死法。

  可惡……

  從頭頂傳來了疼痛,臉上還感覺到了溫暖的液體。
  流血了嗎?唔……這樣就更加糟糕了啊。

  全身都因為被瓦礫埋住而感覺到疼痛,若是輕易用力可能還會刮到。

  啊啊啊啊!混蛋!

  啪哩……

  聽到了什麼聲音。

  喀啦……

  又聽見了。

  不會錯,外面發生什麼事了?
  該不會是其實上面壓著醫院,而瓦礫終於承受不住重量要崩潰了吧?

  混蛋!被醫院壓死可不是人人都能享受的到的這關我屁事啊!

  只要越是發生這種災難就越是會想到那個害我變成這副德性的傢伙。

  嘩啦啦……

  咦?……手……有感覺了?

  『哦哦!找、找到了!終於找到了啊混蛋!』

  感覺好像有什麼在抓著我的手。
  不對,這種感覺……

  喀啦喀啦……

  那是在以我的手為中心,開始朝四周圍挖開瓦礫的感覺。

  得、得救了!

  我試著用恢復感覺得右手做抵抗,
  可是因為全身使不上勁的關係又放棄了。

  『哈哈,看來還精神的活得好好的呢。』

  聲音越來越近,只聽最後嗙的一聲。
  有什麼東西碎掉的感覺以後,全身的負擔瞬間就被瓦解掉大半。

  使力掙脫!
  有什麼人抓住了我的手把我給弄出來,我也對那隻手使力。

  我就這樣被那隻手拖了出來,瓦礫造成的疼痛全都拋到了腦後。

  我得救了!視野恢復了光明!
  應該是要這樣才對……

  茫然的確定我是站立在地以後,我用手摸了摸左眼。

  ……

  原來,是這麼回事嗎……
  臉部感覺到的血其實根本就是從左眼流出來的。
  ……我的左眼沒辦法看東西了。

  「雖然知道這樣的話很不看場合,但是人還活著就好啦。」
  「嗯……」
  我只能下意識的點頭回應。

  是啊,能活著就夠了。
  至少我還得想辦法再一次,再一次見到Lighter。

  「話說回來,你認識一個好像叫作『Lighter』的小妹妹嗎?」
  「哎?」
  「也是呢,那怎麼可能會是名字啊……這下麻煩——」
  「Lighter,你認識Lighter嗎!」
  雖然雙眼看不見,但我還是朝那個救了我的男子這麼問道。

  激動的情緒讓我甚至緊抓住那名男子的雙肩。
  這種過度的反應連我自己都被嚇到了。

  「啊抱歉……」
  「沒關係啦,我能體會你的心情,總之小妹妹平安無事唷。」
  「這樣啊……雖然不清楚事情原委,還是要謝謝你了。」
  「嘛,具體而言小妹妹可是很擔心你的安危哦。」
  「擔心?」
  「沒錯,不過你這個樣子……」

  是在說眼睛吧……
  意識到這點以後我用手摀住了已經失去任何感覺的左眼。

  「啊哈哈哈……放心吧放心吧,小妹妹可是很能幹的,要是你當小白臉的話她可能也會毫不在意哦?」
  「你在說什麼傻話啊白痴。」
  「哈哈哈,抱歉抱歉。」
  「那個……有件事有點在意。」
  「怎麼了?」
  「你知道Lighter在哪裡嗎?」

  我現在只想見到Lighter,雖然說我沒辦法看見她……
  但至少我得確認她是否平安無事才行。

  這個人既然認識Lighter,那也應該知道她在哪、現在怎麼樣了。
  就算萬一不曉得,我也會靠自己的力量把她找出來。

  不管再怎麼困難都要。

  「唉啊,我為了挖你出來,把她放在那——啊不,還是我帶你去吧。」
  「放在那?什麼意思?」
  「呃…………因為她太擔心你的安危了,看見醫院倒塌時嚇的暈了過去。」
  「………」
  「總之,我是看小妹妹找人像要救火一樣急才會帶著她來找你的。」
  「雖然還是弄不清楚怎麼回事……但還是謝謝你了。」
  我只是單純的向那個人道謝而已,除此之外我沒辦法多說些什麼。

  說完以後那個人就握住我的手把我帶到不遠處。

  感覺周圍有點熱,大概是因為電話亭爆炸的關係引起了大火吧……
  這樣的事情其實也不難想像,周旁大概都是火海了。

  「別再往前了唷,會踩到的。」
  「就在地上嗎……」
  「會踩到其他人的屍體唷。」
  「信不信我一槍斃了你。」
  「好恐怖,這一點和小妹妹實在是太像了。」

  這個人難道就不會看場合說話嗎?
  總覺得是絕對無法待在嚴肅場合五秒鐘以上的麻煩人物。

  「剛才是開玩笑的,小妹妹就在你前面的瓦礫堆上。」
  「嗯……」

  試著用腳感覺了一下前面的東西。
  許多破碎的砂石,還有一雙腳。

  的確是在這上面。

  「Lighter……」

  終於見到你了……

  沒辦法隱藏住心中多到數不清得複雜情緒。
  只能任憑眼淚從眼中落下。

  「太奇怪了啊……為什麼還會流淚呢?」

  一直以來都像是個笨蛋一樣的和妳過活。

  保護者與被保護者。
  一直以來我都是這樣看著我們的。

  然而,就算現在的我已經被老闆給「開除」了。
  「想守護」的心情仍是堅定不變的。

  我已經不會迷網,迷失了。

  試著向前伸手,想要觸摸到她。
  失去了視覺的我只能靠這樣的方法去感覺她的存在。

  先摸到的是冰冷的薄片。
  我想……那應該是鏡片吧……

  然後順著眼鏡架滑向臉部,輕輕的撫著她的臉。
  這樣就足夠了……

  喀啦……

  感覺到了什麼?……
  那個聲音和砂石破碎的聲音有些類似。

  難道又要崩塌了?

  「嘖,找到這裡來了嗎。」
  只聽見男子這樣喃道。

  沒辦法看的我根本就不能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了?」
  「啊……有些事。既然你是小妹妹認識的人,應該也知道小妹妹會惹上什麼麻煩吧?」
  「難道說……」
  「是啊,居然還找到這裡來了。」

  可惡,明明是這樣我卻沒辦法派上用場。
  這種時候其實最應該由我發揮本能的才對。

  「不用太在意,我已經習慣很多麻煩事了。」
  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就離我遠去。

  「好了小弟弟,看你的眼神實在是非常有氣魄呢。」

  小弟弟?對手是……小孩?
  不可能吧……那我感覺到的這個違和感是怎麼回事……

  甚至可以稱為「殺氣」的凝重壓力。
  在沒辦法看見以後更能感受到殺氣給與的精神壓力。

  可惡……開什麼玩笑。
  這樣就更不該讓外人上場,否則肯定會受傷的啊。

  偏偏就是沒辦法……

  可惡……!

  「連背叛者也在……就一次把事處理完畢吧。」
  接著聽見的是小男孩的聲音。

  那純真的嗓音實在叫我無法相信能夠說出如此驚人的話。
  但如果是那個惡劣傢伙派來的話……就不一樣了。

  ……難道我只能靜靜的等著,等待這無法幫上忙的一切嗎?

  *

  再次轉頭瞄一眼那個傢伙,咬牙握拳的模樣。
  很不甘心吧……如果我猜得沒錯,平時應該是他負責保護小妹妹的。

  男人就是討厭這種會極度意識到自己無力感的場合。
  我也是一樣的啊。

  這種時候果然只能靜靜的為了守護他們而戰了。

  「好了,接下來該給不懂看氛圍隨便亂入的小弟弟一點懲罰囉。」
  我用帶有點惡作劇的口氣這麼說道。

  我們所在的地方已經不是醫院了。
  上空的醫院部分已經被小妹妹轟空,而我們又是在人行道上。

  完全沒有畏懼這個小弟弟的必要。
  只要小弟弟一站到這個地上就只不過是個普通的……啊不,非常嚴重的傷患。

  但還是老樣子令人覺得毛骨悚然的呢。
  是說真虧他能用那種身體保有意識還一直找到這裡來。

  與其說是神奇,不如說是可怕。
  那種程度的毅力根本就是怪物了。

  檢查了一下身上所剩不多的魔法藥水。

  唉……四管……打的倒這個可怕的小弟弟嗎?

  管他這麼多啊!

  「嘿!準備受死吧!」
  我一次將所有的魔法藥水扔了出去。

  「……同樣的兒戲沒辦法對我起第二次作用。」

  啪啪啪啪,所有的藥水全都被俐落的接下來。

  沒搞錯吧喂……
  明明只剩一隻手而已,動作卻俐落的根本無法想像。

  「可惡……開玩笑的吧混蛋。」

  攻擊手段盡失,我已經失去能夠作為武器的魔法藥水了。

  萬事休矣……嗎?

  隆隆隆隆……

  只聽見劇烈的聲響,地面又晃動起來。

  「喂!不是吧!」
  看見眼前的景像,我實在無法想像這個小弟弟的能力究竟恐怖到了什麼程度。

  醫院,在接近我們。
  也就是說他並不打算離開自己的「領域」,而是讓「領域」接近我們。

  想把我們強拉進去領域內嗎混帳……

  轟隆隆隆隆……

  地面晃動的更加厲害,看樣子是卡到了什麼東西而造成了劇烈的搖晃。
  而這一晃也使的我和小妹妹認識的那個人都倒了下來。

  然後……

  「……剛才你說什麼來著呢?大哥哥?」
  「哈……哈哈哈哈哈哈……」

  已經沒救了……
  在意識到時,自己已經在「領域」內了。

  小弟弟就近在眼前。
  這種距離對沒有抵抗之力的我根本就是絕望的慘況。

  沒想到我會以這種方式死去啊。

  眼前失去了大半塊身體部分的小弟弟身上傳來了濃厚的血腥味。
  就像任憑傷口發臭也無所謂一樣小弟弟始終抱著那個無動於衷的恐怖表情。

  明明在正常的狀況下會覺得那個表情很純真……
  但換成一個瀕死的身體給人的感受卻是如此不一樣。

  媽的……動彈不得。
  混帳身體這時候在膽小個什麼鬼啊!

  可惡……

  可惡……

  可惡……!

  「要死的,是你才對哦。」

  根本來不及思考,我的身體突然就被什麼給砍成兩半。
  我人就這樣子去了意識。

  *

  噗轟

  聽到有什麼鈍器砸到人的聲音。
  隨後響起的是一聲若不仔細聽根本就不會住意到的呻吟。

  沉寂了數秒。
  周圍只剩下大火燃燒的聲音和自己的呼吸心跳聲。

  「怎麼回事?」
  沒辦法看的我只能這樣發出疑問。

  剛才只有那個人的笑聲乾澀的響在空氣裡。
  之後卻什麼也聽不到了。

  爾後,我靜靜等待來的回覆卻是最糟糕的。

  「失去視覺了嗎?真是可憐。」

  近在咫尺。
  小男孩的聲音已經近到我無法想像的地步。

  要說有多近的話,可以感覺到就在自己的面前。
  因為剛才震動而跪倒在地的自己的模樣肯定很狼狽吧?

  好吧……或許已經不是擔心那種事情的時候了。

  「我會死」

  身體的顫抖症在警告自己快點逃。
  可是不行,我沒辦法就這麼丟下Lighter不管。
  而且這樣的身體根本不可能逃到哪裡去。

  小男孩的身上傳來的重的嚇人的血腥味。
  難不成,是剛才那個人的血?

  哈……也、也是啊。
  要是那個人沒死的話,這個小男孩也不會把目標移到我身上了。

  要是……右眼能睜開的話。
  可惡……果然不行嗎。

  右眼的眼皮有先天性的疾病,完全不能張開。
  眼球是正常的,有問題的是我的眼皮。

  別說動一下了,我的眼皮甚至沒有任何知覺。

  「博士對你很失望。」
  小男孩說道。

  是指Lighter的創造者吧?
  小男孩無視我現在的苦惱,繼續說了下去。

  「不過能從爆炸中倖存,你也算是很厲害的了。」

  就沒有……什麼辦法嗎?
  朝聲音傳來的地方開槍?不行……只是那樣的話根本難以命中要害。
  而且對方是能輕易殺掉人的可怕人物,就算只是小男孩恐怕也足以將我簡單殺掉。

  那個怪博士,肯定有喜歡看人絕望的惡癖好。

  「照博士的命令所說,我不會輕易把你殺掉。」

  該死……又是這——

  轟

  哎?

  什麼東西砸到了右手?剛才那是什麼聲音?

  右手?

  等等……我什麼都不曉得啊……

  難道說……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手!我的手啊————!」
  我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可是如今右手傳來的感覺只剩下肩膀的疼痛。

  我的右手被打斷了。
  疼痛不斷的告訴我這麼一件事。

  劇烈的痛楚讓眼淚都要流出來,簡直就和被燒灼了一樣。
  已經沒有除了痛以外的感覺了。

  「運氣好的話,再見了。不過消防局和警察局那裡都被炸彈轟炸了,恐怕你會就這麼失血過多而死。」

  已經完全沒有精神餘裕管小男孩到底說了些什麼話語。
  腦袋中充滿的只有疼痛、疼痛、和疼痛。

  已經無法思考了,我不斷的在地上打滾著。
  像是要求助一樣向空氣伸出了左手。

  『如果一切都沒發生過就好了』

  呻吟的話語早就被疼痛給掩蓋過去。

  『如果沒和她相遇的話就好了』

  Lighter好像被帶走了?現在的自己已經管不著這麼多。

  『如果當時割腕時沒有任何留戀的下手就輕鬆了』

  感覺身體的熱量在流失。

  『如果我一直都在過著那個平靜的生活就好了』

  意識開始變的朦朧起來。

  『如果自己沒有渴望過任何改變的話……』

  「開什麼……玩笑啊————!!!!!!!!!!」
  超越了痛苦和後悔,我的怒吼響徹在燥熱的空氣中。

  事到如今連右手都失去了,我已經什麼都不管了。

  「要死就死,右手?左手也送給你算了混帳!」
  自暴自棄式的我搖晃的站起了殘破的身體怒吼著。

  用左手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把藍波刀,做好了一切的覺悟。

  緊接著右眼感覺到了劇烈的疼痛。
  那不是因為我用藍波刀砍了自己右眼的關係。

  「什麼!」
  「去死吧啊啊啊啊啊!臭小鬼————!!!」

  碰碰碰碰碰碰碰!

  一口氣拿出了槍來朝著小男孩的頭部將所有的子彈打出去。
  隨著一聲像是哭喊的呻吟聲,小男孩就這樣倒了下來。

  好像原本就受了重傷的樣子,但是我已經什麼都不管了。

  Lighter……
  我最後用那遲早也要失明的右眼記住了Lighter昏睡的模樣後……
  親手用藍波刀送走自己最後的視覺。

  「呼……唔……這樣就……結束了。」

  剛才拿藍波刀硬是用生硬的動作把右眼的眼皮給割下來。
  既然沒有知覺得話自然也不會覺得痛,但是因為血弄到眼球上的關係還是會覺得劇痛。

  最後我在那模糊的視覺中捕捉到小男孩的身影就直接朝頭部猛地開槍。
  那是賭上我一切的瘋狂射擊。

  但是,失去了眼皮保護的眼球遲早會受到傷害而失明。
  那不是明智的舉動,只是沒有任何辦法了才會做出的愚蠢行為。

  縱使如此,我還是蠻幹了。

  咚

  倒下的身體握住了Lighter細小的手。

  如今我已經真的徹底看不見了。

  好想痛哭一場……
  好想大大的痛哭一場啊……
  向全世界訴說我的不幸一樣的大哭一場。

  但我仍舊是忍住了眼眶中要溢出的淚水緊握住Lighter的小手。

  「哎……?」
  手上傳回來的那股力道。

  「Lighter……?」
  我呼喚著她的名字。

  「嗯……在這裡哦。」

  等待著的那個聲音,不論過了多久都一樣……
  雖然……不到一天而已,就發生了這麼多事。

  我到底……都幹了些什麼傻事啊。

  周圍的熱度在不斷的上升。
  是火勢逐漸接近這裡的關係嗎?我已經無所謂了。

  「笨蛋……你的右眼,滿是淚水了哦?」
  「哈……少囉唆,那是血水啦……」

  被看見了嗎……我現在的這副糗樣。

  Lighter的聲音不知為何聽起來有些虛弱。

  「………」
  聽到了少許微小的嗚咽聲。

  那是不仔細聽就會被火焰燃燒的聲音給掩蓋過去的哭泣。
  但因為那就在身旁而已所以我很清楚的。

  「Lighter……在哭嗎?」
  問出這句話時的自己聲音也有些顫抖。

  我好像也快忍不住了……可惡。

  「給我閉嘴……嗚……可惡,眼淚為什麼止不住啊……」
  握手的力道變的強勁,而我也以相等的力量回硬著她。

  我只能默默的在一旁嗎?

  「今天……老闆打電話來了。」
  「………」
  「然後呢,他問了我說為什麼要把妳給帶出鎮上。」
  「………」
  「我那時因為和妳分手了所以實在苦惱該怎麼回答才好呢!」
  「………」
  「不過我最後還是照自己所想的回答出來了。」
  「………」
  「不知不覺就這麼做了,那就是我的回覆。」
  「………」
  Lighter一直沒有回應,只是繼續小聲的啜泣著。

  我現在這個樣子,要安慰她恐怕也完全沒有說服力吧。

  哈……

  總覺得心情好沉重。
  拼命的忍住想哭的衝動像是閒話家談一樣亂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

  結果還是沒能把氣氛給拉回來。
  而我也差不多該……面對現實了。

  「Lighter。」
  我收拾起沉重的心情開口說話。

  「對不起。」
  「咦?……」
  「這次的旅程,實在是災難重重,最後甚至還發生了這樣的事……」
  「不要……」
  「真的很對不起。」
  「不對……不要是最後!」
  「Lighter……」
  「還沒帶我到海邊不是嗎?明明說好要去的不是嗎!?怎麼可以這樣就結束!」
  「真的很對不……」
  「這樣太沒道理了!太不公平了!……嗚……我……」

  到這裡,我已經沒有辦法再說什麼了。
  Lighter如此激動的樣子我還是第一次遇見。

  「嗚……我……我一直在期待著呀!!!」

  ………

  真的,很高興啊……

  我這樣的傢伙想帶妳到海邊去居然還能讓妳期待著。

  真的,真的很高興啊……

  但是……

  「我也是一樣的啊!」

  悲痛的情緒像是水杯的水一樣滿溢而出。
  我已經再也忍不住了。

  「我也覺得沒道理啊!妳以為我就高興事情變成這樣子嗎!?這到底對誰公不公平!我只不過是想帶妳到海邊去而已難道有哪裡做錯了嗎?哪裡不對了?招惹到誰了?我甚至想把那個讓我命運如此坎坷的該死老天給痛扁一頓,難道不是嗎?為什麼只不過是要去看個海而已得搞成這副德性?我也是一直期待著和妳一起去看海的啊!難道神連這樣渺小的願望都不肯替我們實現嗎!我說!神啊!這是我的錯嗎!」
  任憑破碎的話語隨著情感爆發而出,眼淚不斷的從眼中流下。

  抱怨著命運的不公平,抱怨著一切的不順。

  「但是有辦法嗎?我除了憎恨自己的命運之外還能有其他辦法?妳以為痛苦難過的只有妳一個人而已嗎?我也是很不甘心啊!為什麼會變成這副德性啊?只不過是快樂度日而已也不行嗎?我不甘心啊,我好不甘心啊!可惡,可惡!但是除此之外我還能做什麼?什麼也不能做不是嗎!?」

  想說的話還有好多好多,但是痛苦傷心的話卻已經先全部吐露了大半。
  我靜靜的讓眼淚不斷流落,這就是最後了吧……我向這個悲慘人生最後一次鬧的彆扭。

  「Lighter……」

  周圍的大火好像越來越逼近,我遲早會因為失血過多兒死。
  但是Lighter不一樣,和我這個早就沒救的人不一樣。

  「快走……別管我了。」
  「嗚……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太過分了!笨蛋!大笨蛋!哪有人說完話就叫人丟下自己不管的!」
  「快點走啊,我已經沒救了。」
  「……不要……我一定要救你。」
  「我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就算妳真的能把我帶離這裡我也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不然……不然你要我怎麼辦!?我不願意就這麼扔下你啊!」
  「給我閉嘴乖乖聽話!」
  「………」
  「Lighter……拜託妳了,我最後只想請妳好好的活下去。」
  「可是……」
  「快點!火勢已經越來越近,沒時間了!」
  「笨蛋!……」
  「我拜託妳快點走啊!!!!!!」
  「我不要!!死都不要!!要死的話也要和你一起死!」
  「少說這種任性的話,Lighter快點逃!」
  「一定要我說出口你才甘心嗎笨蛋!我只想待在你身邊啊,不管現在情況如何,就算我能逃我也不會想離開你身邊的!」
  「所以我說——」
  「身體沒辦法動啊!!!!!!」
  「咦?……」
  「我的身體動彈不得啊!這下你滿意了吧!我已經決定不要再離開你了!這次就算是讓我實踐這個想法,我不會再離開你了,笨蛋!」

  ……為什麼……

  可惡……

  明明就不搭情不搭景的,但是心中的這股暖意又是怎麼回事。

  明明已經做好打算要讓她離我遠去的。
  明明放棄了一切要自己孤身死去的。

  可是……

  「而且……」

  可是……

  可惡,眼淚……止不住啊。

  「我喜歡你啊!想要待再喜歡的人身邊有什麼不對!你對我有什麼不滿嗎笨蛋!!!!」

  啊啊……已經決堤了。

  彷彿聽不到周圍一切的聲音一樣。
  我像是小孩一樣嚎啕大哭著。

  那是連燃燒的烈火也掩蓋不去的大聲哭泣。

  是啊……我現在所追求的事物就在這裡不是嗎。

  和喜歡的人一直在一起,只不過是換了個悲慘的方式度過相同的時間而已。

  但是如今我也沒有什麼不滿了。

  我的人生的確在最後充滿了異樣的色彩。
  雖然悲壯,卻又不得不覺得溫暖。

  那是因為有Lighter的存在。

  在最後,妳能待在我身邊真是太好了……

  如果還有機會的話……我希望我的下個人生能夠再與妳相遇。

  不管過得怎麼樣我也都不會說苦。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也不會離開妳身邊。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也不會放開這隻手。

  所以……神啊。

  當作是你賜給我這麼悲壯慘烈人生的一個小小的代價吧。

  請祢讓她活下去……

  ……結果能做的只有祈禱而已嗎?真是沒用啊我。

  說起來這次的海邊沒能去成,實在是有點可惜呢……
  下次一定要遵守約定好好的帶她去海邊看一下才行。

  啊……做為補償最好還是請Lighter吃她想吃的任何食物吧。
  然後看她要什麼也通通買給她。

  反正保護工作的薪水一個月可以領二十幾萬,多到花不完哪。

  然後到了海邊果然就是要游泳吧?
  那傢伙肯定不會游泳,所以果然還是得麻煩我教吧?

  不過以她那彆扭的個性肯定不會主動請求。
  果然要我找個台階給她下嗎?

  哈哈哈……好像能想像的到那個畫面呢。

  沙灘排球,打西瓜,還有很多很多事情可以做呢。

  那……海邊的旅遊結束以後該怎麼辦呢?
  那傢伙根本沒見過多少世面,肯定有很多東西不知道吧。

  有了,遊樂園!
  沒錯,Lighter肯定也沒去過遊樂園吧!

  呼呼呼……我好像可以想像的到她忍不住雙眼發光的景象呢。
  不好,光是想像就覺得好可愛……我是變態嗎?

  無所謂了。

  到時後要把我現在想和她說的話說出來……
  呃……好像花個一兩天也講不完吧……

  嘛,反正到時有的是時間。
  還要帶她到好多好多地方去玩,享受那傢伙各種的情緒起伏呢。

  嗯,光是想著就覺得期待。

  那麼……果然最該先向她提起的就是那件事吧?

  哈哈哈……雖然這次的人生沒能說出口哪。
  大概是因為年紀隔閡而有些彆扭?

  啊不對,也許Lighter還比我老呢,畢竟是人造人嘛。

  嘛……到時就由我說出口了。

  若是還有機會的話。

  不過那種事情還是第一次哪……

  咕……我還在彆扭些什麼啊。

  到時一定要鼓起勇氣,盡自己最大的勇氣去向她告白。

  就這麼決定了!……





"Lighter。"
"幹麻?"
"我喜歡妳,從很久以前就一直喜歡妳了。"
"嗯,我也是。"
"不是吧,這麼爽快就答應了!?"
"妳對我的答覆有什麼不滿嗎?"
"……沒有。"
"嗯,那就走吧,去遊樂園!"












【鍵大陸物語外傳】Lighter篇 完…    

最后编辑Exocet 最后编辑于 2011-04-27 21:12:00
4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8/10 11:04:21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一口氣看完了三章Lighter篇的了
    因為之前完全發覺不到有更新的(拖

    嗯...感想是...
    果然是埃大神啊/w\
    這三章的劇情都緊湊的呢
    嗯,最後的結局我想起了Dream篇的觀鈴線...
    嗯...也有點像空之境界的呢.__.
    到最後...果然還是很想繼續聽到他們的故事呢.../w\
    嘛...所以外傳的事完了..(合掌(?

    話說...為領了便當的默哀一下(默
    最后编辑emiya 最后编辑于 2011-04-27 01:35:43
    1

    评分次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