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鍵大陸物語】第二十三話 千萬獎賞的委託案

[ 3477 查看 / 1 回复 ]

前言:
  哼哼哼……好久不見了,經歷過數次的思考以後,本神果然還是壓抑一下字數比較實在
  寫這麼長對讀者來說或許是一個福利,但對作者而言可是很麻煩的(咦?
  以上請當作口胡

  最近開始想著,本神的物語是不是在不知不覺中變質了什麼的
  或許本神的文筆是有在進步,不論是龜速或者是看的見的速度
  但本神最近開始在想……或許是本神自己沒察覺到,但其實鍵大陸物語是不是開始變的難看起來?
  啊……不是在指寫差了的難看,而是指變得複雜的這回事
  總之本神就是在這回的前言發表了一下自己對物語三十幾話來的變化的感觸而已

  那麼!不管是不是本神想太多了,現在就讓我們盡快來進入本次的故事裡吧!


正文:















"哼哼哼……這還用得著問嗎?"









第二十三話 千萬獎賞的委託案











  「哼哼哼……終於我們Messenger of Justice!也到了甚至能夠組隊打棒球的人數了呢。」
  埃興致勃勃的在八人房的中央說了這麼一句話,不過大部分的成員們都盡可能的在無視他。

  自奈奈子得到出院許可以後,所有人便離開了那個小鎮繼續尋找碎片的旅行。
  不過雖然奈奈子是得到出院許可了,但還是有傷在身。

  考慮到奈奈子的身體沒辦法負荷長途旅行的勞累,
  埃等人現在正停留在同位北方國土的某個小村的旅館裡面休息。

  「接下來要打棒球嗎?」
  聽見埃這麼說以後率先回應的是坐在床邊看著埃的奈奈子。

  停留在上一個鎮時埃他們是參加了籃球的比賽活動。
  而這一次埃突然又提到了同是運動的棒球,這讓奈奈子有了「是不是要打棒球」的疑問。

  「奈奈子……我說妳就不會覺得埃的點子總是給我們添了許多麻煩嗎……」
  聽見奈奈子那樣問以後,原本在床上打算裝睡的邁斯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埃的計畫總是在有人附和以後會變的更加過火。

  要比喻的話就像是在玩遊戲時若沒有人參加就根本玩不起來是一樣的道理。
  只要有人有興趣,埃就會毫不猶豫的把整個隊伍都給拖下水,不帶半點躊躇。

  而奈奈子剛才立即就回應了埃的話。

  哪怕她只是因為在失憶後覺得要想辦法融入大家而努力著,
  埃也會把這個反應當成有興趣來看將全部的人都給捲進去。

  在埃等人帶上出院的奈奈子出發旅行前有發生了不少事,而其中呢至少有八成都是埃惹出來的禍。
  當然無關是他一時興起提出來的點子,總之就是單方面的給他人添麻煩。

  雖然這件事對於所有人都已經是司空見慣的家常事了,但對失去記憶的奈奈子而言就不一樣了。
  沒有了以前記憶的奈奈子只能靠「現在」來捕捉以往的日常。

  雖說埃的確也是照常著像以前一樣胡鬧,
  但是對連「正常的日子」的記憶都沒了的奈奈子,
  她有極高的可能性會把這搞怪隊長做的一切都當成普通的日常來看也不一定。

  到時別說是恢復到以往那與邁斯一同負責阻止埃思想暴走的工作了,
  恐怕奈奈子最後還會和埃一起亂惹麻煩。

  光是想到這裡邁斯就不禁捏了把冷汗。

  「我說雲穹……我們什麼時候才能遇到更加強悍的敵人啊?」
  「別問我那種奇怪的事,再說之前和幽戰鬥時你不是吃了一擊就倒地了嗎。」
  對於傻俊的抱怨雲穹一如既往的吐槽著。

  雖然主人的思想總是非常偏激的往激烈發展的狀態想去,
  而且傻俊那異於常人的身體恐怕也能夠真的能夠持續戰鬥。

  但如果是一直處於弱勢並被打得很慘那可就不是開玩笑的了。

  埃等人之前在與幽的戰鬥中傻俊是挨了幽一擊直接被打倒。
  雖然拜那可怕強壯的身體的關係沒有在最後造成什麼大礙,但仍舊是受了嚴重的重傷。

  或許本人沒有自覺吧。
  但旁人看來那樣子的傷勢實在不可能能夠拍胸後並且向別人豎起姆指說沒事的程度。

  難道是體感能力遲鈍嗎?
  又難道是大腦簡單粗神經的沒有辦法接收身體哀號的訊號?
  還或者真的只是單純的身體強壯?

  總之傻俊的身上充滿了各式各樣令人匪夷所思的謎團。

  「那次是因為你來不及變身才會沒辦法擋下來所以不一樣啦。」
  「是我的錯嗎!?」
  雲穹大聲的吼道。

  「哼哼哼……總而言之,本神想說的就是九人了應該開始要做些什麼才對,並沒有打棒球的打算。」
  「那就好……」
  聽到埃的聲明以後邁斯暫時鬆了一口氣。

  旅行這種事本來就是一種很費精神和體力的事。
  不過多虧這個麻煩隊長的福,邁斯可以說是在精神及體力兩方面上都被磨損掉了大半。

  聽到埃不搞棒球以後確實是放心了沒錯,但是……

  「那你這回又想搞什麼鬼?」
  邁斯在床上坐起了身子,把視線移到了埃身上。

  「哼哼哼……那就是職位分配!」
  「哈?……」
  聽到埃所說的話以後幾乎所有人都發出了不能算語言的話語一同看著埃。

  僅有很認真的看著埃的奈奈子與在旁笑著的夏影是例外。

  「邁斯,副隊長!」
  「混帳,到底為什麼啊你這死小鬼,快給我解釋一下!!」
  率先遭殃並且吐槽埃的果然是邁斯。

  只見他一臉就要殺人的表情拿起枕頭往埃那裡丟過去,
  不過可惜的是這攻擊被隨手輕輕一拍就擋了下來,完全沒有作用。

  「因為邁斯給人就是那樣子的感覺,不是嗎?」
  「唔……」
  奈奈子突然的代答讓邁斯一時說不出話來。
  不,恐怕不管等再久他也無法做出反駁,因為這就是事實。

  邁斯在Messenger of Justice!裡一直都是在做替埃這個隊長收拾善後的工作。
  要說在這個隊伍有誰適合勝任並且最為貼近這個身分的話……

  除了邁斯以外沒有第二人選。

  「哇~太好了,邁斯,是副隊長耶~」
  「不好!一點也不!」

  於是在埃的主意和水羊的賀喜下,Messengger of Justice!的副隊長「正式」誕生。

  「哼哼哼……邁斯你用不著跟本神客氣嘛。」
  「誰跟你客氣了!我要求轉讓職位!」
  「好了,接下來是其他成員的職位分配……」
  「不要無視我!!」

  叩叩叩

  八人房突然響起敲門聲打斷了邁斯和埃的爭吵。
  除了睡的正熟的敦子以外所有人都把目光移到門那邊。

  「這種時候了是誰啊……」
  邁斯收拾起了複雜的心情前去開門,然而等待著所有人的是……

  「終於找到你們了。」
  一名穿著輕鎧甲並留了一頭長髮的少女用一種不知道該說是嚴肅還是毫無變化的表情如此說道:

  「我是北國領土首都尼亞斯配屬的騎士團團長,『川澄舞』。Messenger of Justice!……我找你們很久了。」















  中央國土。
  可謂整片鍵之大陸最為進步繁榮的地區。

  每片國土都有其特色所在,而在這中央國土裡最大的特色就是「科學文明」。

  這片國土雖小卻是聚集了全鍵大陸基本技術的來源出處。
  幾乎所有的科學技術和知識都是從這裡外傳的。

  基於這點,這片國土也有負責保存那些知識資料的場所。
  那就是堪稱全國土裡獨一無二的最大書庫,西園圖書館。

  在這裡擁有的書籍可以說是過去到現在所有出版過的書籍都存放於此。
  而且就連非正式出版的民間流傳的傳說或畫集也都有編列成冊存放在這。

  不過想要儲存數量這麼龐大的書可不是隨便蓋一間就能了事的。

  首先在最基本的就有空間計算、用地規劃、和書冊集成。

  想要建立一座能完整收集整大陸書籍的圖書館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辦到的。
  書是會慢慢累積、直至占滿圖書館的空間的。

  西園圖書館也不會是例外。
  但是它至今已經建立了有數百年的歷史,卻仍舊保持著外貌。

  那不是因為別的。
  而是因為這座圖書館,不斷的在向下鑽鑿,以替這座圖書館爭取存放書籍的空間。

  也因為如此,這個百年歷史的圖書館目前已經有了可怕的藏書量與空間。
  其內部構造為中空,至於圖書架則是直接在內壁鑽鑿出置書的架子來使用。

  整個圖書館內部呈空心圓柱體,並且以螺旋階梯的形式一直向下延伸著。

  或許是因為要讓讀書人有空間休息。
  階梯的扶手完全就是用鑽鑿的岩石雕塑成、相當具厚度和堅固性的石椅。

  雖然說是這麼說,但是基本上都不會有人到下層的存書區去。
  因為這座圖書館都會將老舊的書籍向下存放,新的書冊則是存放在最上層。

  否則那些想看新書的人就得花大半的時間到下面去找出來看了。
  畢竟這座有歷史的圖書館並沒有電梯這樣的東西。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名男子的笑聲徹在巨大的圖書館裡。

  因為整座圖書館的規模太過龐大的關係甚至還聽得到回音。

  「喂!第三次了,要是你再笑一次,我就立刻走人!」
  一名少女明顯是受不了那名男子生氣的叫罵。
  不過因為有刻意壓低聲音的關係所以基本上完全無法彰顯出她內心的情緒。

  「抱歉抱歉小妹妹,因為這一區得好多書名都太有趣了所以不自覺就……噗!」
  男子說著說著,突然在書架上看到什麼以後又差點笑出來。

  只見少女一瞪就是讓他硬是忍住笑意沒有出聲。

  「是是,為了彼此的目的是吧。」
  男子無可奈何的挺起身子繼續跟在少女身後。

  男子留了一頭甚可媲美女性的長過腰部的亮麗紅色長髮。
  一身黑色的大衣裡頭穿著的是白色的襯衫。

  至於與這外貌搭配的面容則是宛如惡派角色一樣的讓人連想到奸詐二字。

  而走在前面帶路的少女則是留著一頭淡亞麻色的短髮並在白掛衣外披著一個黑色的斗篷。
  不知道為什麼要搭在這身裝服上的黑筒帽則是看來有些違和。

  至於搭配著眼鏡的面容則因為被男子惹火的關係看來有些惱火。

  除此之外,不知道到底是怎麼辦到或者該說怎麼會弄成那樣的,
  少女的頭部從右腦被穿插了一個巨大的螺絲並且螺絲的尾部還從另一邊露了出來。

  「那麼我就找個話題轉移注意力好了。」
  男子似乎一刻都無法靜下來一樣的開口問道:
  「小妹妹為什麼想要學鍊金術和魔法呢?」

  「與你無關吧?」
  「不不不,我可是那個要教給小妹妹妳鍊金術和魔法的人呢,當然有關係囉。」
  「唔……」
  被男子這麼一說,少女完全沒法反駁。

  「想要見一個……已經沒辦法再見到的傢伙……」
  少女小聲的回答道。

  那是若不仔細聽恐怕會被腳布聲給掩蓋過去的回答。

  「原來如此……想借助鍊金術和魔法的力量,來復活那個人嗎。」
  「………」
  少女沒有回應。

  「嘛,雖然是無妨,但身為教導者我可要警告一下,所為代價這種東西,要是不足的話可沒有辦法成功換到自己所想要的成果唷。」
  「我知道。」
  「嗯?妳知道啊?那就放棄吧,我會教給妳更實用的……」
  「所以,我已經準備好和那個人的一切,同等價值的代價了。」

  少女停下了腳步朝著一旁的書架抽出了幾本書。

  隆!

  隨著一個震響與白光,兩人被傳送到了秘道中。

  「哇啊……真是想不到呢,沒想到這圖書館有這樣的地方。」
  「幾百年歷史的東西藏著些什麼也不奇怪。」
  「呼哼……好吧,看樣子我也不用懷疑妳不會給我報酬了。」

  走沒多久之後兩個人就來到一個巨大的空間。
  那是足以容納一座湖泊湖水的巨大空曠房間。

  「在個場所的確是不用受到什麼干擾沒錯,那麼……」
  男子對空露出一抹詭笑,然後突然整個空間場所都搖晃了起來。

  轟隆隆隆隆隆……!

  激烈的搖晃讓整個房間的內壁開始出現明顯的龜裂。
  看起來很明顯這個地方也是在「圖書館」。

  從那樣異常的龜裂來看可以得知這整個空間是被鑽鑿出來的。
  也就是說他們兩個人正在「地下」。

  「……唔!?地、地震嗎?……」
  少女慌忙的站穩腳步但最後還是不敵激烈的震動而跌倒在地。

  劇烈的晃動中她只能匍匐在地沒有辦法好好的支撐身體的平衡。

  隆隆隆隆隆隆!!!!

  搖晃沒有停止,反而越來越強烈。
  但就算如此男子卻很奇怪的像是完全不受影響的站立在原地。

  宛如無視了整個空間的搖晃震盪的站在那。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有趣了,這裡果然也是在內部啊!!」
  男子在激烈的震搖裡放聲的大笑。
  就像是自己的陰謀詭計達成了一樣,他朝少女瞥了一眼。

  「好的,接著上演的就是拿手好戲囉小妹妹?」
  「常盤夏樹!你想做什麼!!」
  「哎呀~在無人的場所裡兩人單獨相處,能讓一個邪惡的魔法鍊金術師對一個少女做的當然就只有一件事囉~」
  名為常盤夏樹的男子用相當愉快的表情在激烈搖晃著的空間裡看著坐倒在地的少女。

  「哼哼……我想要的東西應該是在身上的才對吧?小妹妹?」

  房間的震動是越來越強烈,而內壁的龜裂也終於變成可怕的裂痕,造成整個房間開始崩塌。
  然後,有什麼開始從崩落岩石的空洞裡冒了出來。

  「那是什麼?……」
  只見少女用一種不知道該說恐懼還是吃驚的表情看向那些從四處崩塌的內壁裡鑽出來的東西。

  那是植物的藤蔓。
  而且不是普通的藤蔓,而是粗大到甚至遠超過一棵樹幹程度的巨大藤蔓。

  大量而且驚人巨大的藤蔓正在從房間的「外側」開始鑽進「裡側」。
  宛若要吞噬整個房間一樣硬是將這整個房間給破壞。

  沒錯。
  不論是地震或者是這些藤蔓,全都是這名長髮男子,常盤夏樹所造成。

  看起來常盤所擁有的力量實在是不容小覷。
  從這麼大規模程度的誇張魔法而言,鍵大陸數一數,有這樣能力的人恐怕也沒有多少個。

  「呀!!」
  突然崩塌的地面讓少女叫出聲來。

  在天花板和四面牆壁之後,就聯地面下也鑽出了一大堆粗厚的巨蔓。
  最後整個房間終於受不了這些藤蔓的壓迫,完全崩潰離散,甚至連原本是房間的樣貌都沒有了。

  房間的裡側被綠色給吞噬,
  剩下的就只有被藤蔓給抓住四肢無法行動的少女和使這整個房間變成這種狀態的常盤夏樹。

  而也因為沒有了所謂地面的關係,
  崩塌的房間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搖晃了。
  
  「好了,雖然這樣說很奇怪,但是我其實還是很看重個人喜好和主見的。」
  常盤夏樹站在其中一個粗大的藤蔓上慢慢使其接近少女。

  在這個完全被藤蔓給占領了的房間裡,少女根本無處可逃。
  手腳被困住無法行動的她只能瞪著眼前的那個騙了自己的傢伙。

  「……這和當初講好得完全不一樣了吧?……」
  「嘛,如小妹妹所說的,沒錯,我毀約了。」
  「是嗎……」

  在得到這個回答以後少女陷入了沉默。

  不對。
  沉默的似乎不止是少女而已。

  整個空間都靜止了一樣的安靜。

  本來該繼續慢慢掉落的砂石就這麼停滯在空中沒有動作。
  而本來打算要繼續靠近少女的男子也像是畫面暫停般靜止不動。

  這片寂靜,仿如時間暫停。

  不過很快的,有一道直接響在空間裡的少女聲音打破了這個沉默。

  『巨大的力量撕裂身軀,吞噬周圍的所有。』

  在這個靜止空間裡,僅僅有少女的聲音毫無抑揚頓挫的響在空中。
  就像是要宣布什麼一樣,少女詠唱咒語的聲音繼續了下去。

  『集血之道於我身,讓無限的砲口對準敵人……』

  喀啦

  靜止的空間恢復生機。
  男子也像是突然恢復神智一樣顫抖了一下。

  「喂喂喂……不可能,不會吧不會吧!!!可惡!!!」
  男子突然著急了一樣打算將所有的藤蔓匯集到身邊。

  那是想要用來防禦?或者用來攻擊?
  所有疑問的答案都在接下來的四字以後變得完全沒有意義。

  「劍破……紅雷!!!」

  紅色取代了綠色再一次捲襲這個空間。
  就像咒文裡所示的,巨大的力量,已經吞噬了少女周圍的所有。

  包含少女、男子、以及那個空間的一切。

  *

  「………」
  無聲無息的,少女靜靜的從西園圖書館走了出來。

  那象徵著又一次的失敗。
  並不是指在與那名男子互鬥的結果上,而是自己在想要達成的目標的方面上。

  已經幾乎對失敗這種感覺麻痺了的少女只是靜靜的離開圖書館而已。
  在她達成目的為止前恐怕都會就這麼去尋找達成那個目標的路徑。

  之後究竟還會遇到什麼樣的事?
  還有究竟少女還得要失敗多少次才能得到她所期望的結果?
  這誰也不曉得。

  但是,在一旁的咖啡廳店前,
  有一個坐著輪椅的女孩和一名長相兇惡的男子正在盯著她的背影。

  「那就是下一個要勸誘的對象嗎?」
  「………」
  「妳也說說話啊十二點……」
  男子,雷洛叫喚著無時無刻都像是失了神一樣的月鳴說著。
  只見她用點頭回應以後雷洛也沒有再多說些什麼。

  「那就走吧。」
  「等等……」
  「有什麼問題嗎?」
  「還不是時機……」
  「呃呃————!又是這樣嗎?」
  聽見月鳴的回應以後雷洛相當不滿的問著。
  不過月鳴並沒有詳加回答為什麼的原因,只是望向那名少女背影消失在人群中的地方。

  「沒問題嗎?……上次夏影也是這個樣子,結果失敗了喔?」
  雷洛似乎原本就不期望月鳴的解釋繼續問話。

  當發生了一次的失敗就必須引以為鑒來避免下一次失敗的可能性。
  雷洛就是為了避免重蹈夏影那次的錯誤所以才會這樣提醒月鳴。

  但是對雷洛的擔心絲毫不顧的她就只是給了一個不知道的回應。

  「唉……還真是我行我素的傢伙啊,妳。」
  「嗯……」
  「那麼,那個女的叫什麼名字?」
  「Lighter……」
  「原來如此,很像是一回事的動漫人物角色的名字嘛……不對!妳在跟我開玩笑嗎?」


  這是位於中央國土的北方……古西市區的一段小插曲。
  雷洛與月鳴兩個人,再一次盯上了某個目標。

  不過這一次,已經和Messenger of Justice!毫無任何關連了。















  人的一生裡總是會遇到許許多多的意外。
  但若要用概率來形容的話這些意外其實並沒有那麼頻繁的發生,而且每個人都有所差別。

  比如有的人的人生可能充滿驚喜而因此大放異彩。
  比如有的人的人生可能平淡乏味而缺乏起伏變化。

  不論是怎麼樣的人生,意外發生的次數絕對不會頻繁到可怕的程度。
  畢竟要讓意外連續發生好幾次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再者,要是這世界上真的有神的話,
  恐怕也不會惡作劇般的讓一個人的人生充滿意外的讓那人到厭煩的地步吧。

  當然。
  如果連這種常理中也存在著所謂的意外的話,那什麼事就都不好說了。


  「所以說……為什麼騎士團的團長要來找我們?」
  人生在短期間發生重大變故以後就一直不斷發生意外的人,邁斯這麼問著眼前來訪的少女。

  「難道說是來挖角的嗎?」
  「我還是不懂為什麼傻俊總是能把事情往奇怪的可能方向想過去……」
  「謝謝誇獎。」
  對於奈奈子當前無力的吐槽傻俊很乾脆的接受其辭。

  撇掉裡頭所有人的疑惑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邁斯想問的問題的確是值得讓人匪夷所思。

  所謂的騎士團,是指駐紮、配屬在重要地區,諸如首都或者戰地這種地方進行守衛任務的國家機關組織。

  騎士團的任務就是要保護當地人民的安全,以及盡可能的和當地人民搞好關係。
  是有如民意機關卻又不相同的國家機關。

  如果要形容民間機關是人民用來與國家的進行請願的溝通管道的話,
  那麼騎士團這個國家機關就像是國家機關用來與人民建立良好關係的溝通橋樑。

  雖然這樣說起來是很複雜,但講白了騎士團就是警察一樣的角色。

  至於騎士團的工作和任務通常都是駐守在原地不會隨意離開原本的崗位。
  如果真如川澄舞所說,她是於北國首都,尼亞斯市擔任騎士團團長一職,那麼就更加不可能擅離職守了。

  騎士團長的職責可千萬不要拿剛才的比喻來想像成警察局長一樣的角色。
  騎士團團長的任務主要是在守衛當地重要人士的安全。

  如果是從川澄舞所說的首都來看,那麼她所保護的重要人士應該就是北國領土的國王,水瀨秋子沒錯。

  那麼到底是有什麼事,能夠成為理由使騎士團的團長離開國王的身邊到埃等人的面前?
  這樣想想的確是個大問題。

  「這是國王的命令。國王要我盡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你們。」
  「哼哼哼……然後呢?」
  在埃這句甚至可成問題發言的話之後,川澄先是看了埃一眼然後繼續說了下去。

  「有任務要委託你們,國王是這麼說的。」

  在這句話後,房間裡的人都頓時無法理解過來。
  然後在大約三秒鐘後,幾乎是同時,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叫出聲來。

  「呃呃呃————!!?」

  驚嘆聲過大甚至讓川澄受不了的摀住耳朵,不過她仍舊保持著那一慣的表情。
  「雖然我覺得沒有必要,但是國王還是想要我問你們的意見如何。」

  川澄的這句話的意思不是不能理解。
  水瀨名雪身為北國領土的國王,她甚至可以把這個委託當作命令,讓埃他們務必進行這項任務。
  不過由於這個國王卻沒有這樣子為了自己不顧他人感受的直接下指令,而是要川澄進行詢問。

  從各種角度上來說,這個國王算很人道的。

  「哼哼哼……那麼酬勞是多少呢?」
  「喂!這種時候應該先說要不要答應吧,在禮貌問題上!禮貌問題上!」
  「一千兩百萬K幣。」
  「這邊也不要毫無動搖的立刻回答啊!!!」
  「好,我們接受了。」
  「錢!!你絕對在知道數字以後才確定要接下這任務的吧埃!!!」

  對於埃那種在這時很有可能招惹麻煩的個性感到難辦的埃只能一昧的吐槽著現在這不常的景象。

  先是埃沒禮貌的問了數字問題後又立刻接下委託,
  不管是在哪方面上都會讓人認為他們是把錢看得比什麼都還重要的傭兵團。

  「真是夠了……」
  「呼哈啊……為什麼這麼吵啊……」
  因為所有人剛才的驚嘆聲和邁斯吐槽聲音太大的關係,敦子在這時醒了過來。

  「啊,有委託了。」
  「哈?有委託?說起來我不是在問你啊你這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混蛋,我是在問我可愛的奈奈子。」
  「有時候我真的會有想把敦子抓起來狠狠痛扁一頓的衝動……」

  還沒進入狀況的敦子只能向其他成員問詳細的情況是怎麼回事。
  至於川澄則是意外的開口說出了一句話。

  「但是……是有條件的。」
  「條件?」
  「是的。」
  對於邁斯的疑問,川澄直接給予了肯定的答覆。
  也就是說這個條件也可能是國王吩咐她的其中一項指令。

  究竟會是什麼樣的條件?

  這一點或多或少能讓人猜出個大概的模糊,可是卻無法立刻正確的想出究竟會是什麼。
  就好比直接問人9994乘以98等於多少一樣,雖然不是困難的問題,卻也無法立刻說出來。

  「國王要我確認你們是不是真的有那個能力勝任這項委託任務的執行者。」
  「哼哼哼……原來如此,也就是說妳想要對我們進行測驗囉?」
  「嗯。」
  「等等……雖然指名了我們,卻還不清楚我們是不是適合這個委託?太奇怪了吧喂。」
  對於現在的狀況來言可以說是還無法理解狀況的邁斯立刻提出疑點。

  的確就如邁斯說的一樣,正常人在指名對象了以後通常都是代表著對那個人或團體的信任。
  但是北國領土的國王卻是在指名後還要再進行確認,實在是多少會讓人有些疑問。

  「我也不知道。因為我只是照著吩咐執行我該做的事而已。」
  「這樣啊……」

  看來若是不先完成測驗以後再到國王的面前是無法弄明白到底為什麼的。

  「哼哼哼……只是依照命令行事啊?那麼先撇開邁斯的問題不管,妳打算怎麼測驗我們呢?」
  埃露出了那在不正當場合時會惹火人的招牌微笑問著川澄。

  不知道川澄是刻意無視了或者是真的對埃的這種個性毫無任何感想。
  她再一次的巡視這個房間的所有人以後,如此宣示道:

  「我,尼亞斯市騎士團團長,川澄舞,在此向魔法傭兵團,Messenger of Justice!宣戰。」

  少女淡而冷靜的話語中透露出了其中的堅定。
  或許是單單的執行被指派的任務而已,但她似乎沒有絲毫的猶豫和不滿。

  以宣戰作為測驗確實是再好不過的方式,
  但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挑戰,已經足以使正義使者們發出驚鳴了。

  「哎哎哎哎哎——————!!!?」





於是令人意外的戰鬥即將開始
由Messenger of Justice!成員對上騎士團的團長

面對堪稱鍵大陸第一魔法傭兵團
這個騎士團團長究竟要怎麼與埃等人對戰呢?

一場即將讓可憐公園遭殃的激烈戰鬥即將展開!












【鍵大陸物語】 未完待續…    

最后编辑Exocet 最后编辑于 2011-06-16 19:35:53
3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8/10 11:03:11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抽時間上來逛,於是發現新大陸=3= ( 哈哈哈哈 ( PIA!

    表示....
    當然是雲穹的錯了!!
    咱怎麼可能那麼弱!... ( 拖

    那個=3=
    奈奈子感覺變萌了=3=?
    雖然說是失憶了....但本能性格等依舊吧..
    嘛=v=就是萌了

    PS:
    反正咱是來捧場的說><

    PSPS:
    個人表示=3=
    咱比較喜歡看一點...接著下次再看一點
    比起一次要看比較多,,然後下次回的要等一陣子的來得好...
    嗯,咱比較喜歡較頻密的少篇=3=b
    ....嗯...
    順說喔=3=的確是很複雜了....
    乃就別再挖這麼多出來了... ( 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