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鍵大陸物語】第二十四話 墮落城市

[ 4003 查看 / 3 回复 ]

前言:
  又墮落了……才怪
  你們會發現本神發物語的時間間隔越來越短了,這當然是本神心態努力的成果
  本話的主題雖然是墮落城市但重點果然還是在戰鬥的部份
  總之標題與內容的關連性相信老讀者們都已經很清楚了才是(笑)
  在這裡提一下本神有關於物語的小道消息好了。聽說本神居然打算要將物語給學園化呢!
  篇名就叫作《學園KPS(暫定)》!
  好吧,其實這個會很坑神就是了,因為本神好想把它搞成GAL的形式啊啊~~
  可惜能力不足就是……劇本方面確實是拿手的連自己都驚訝,但是在人物圖或者遊戲製作上……
  結果最後證明了神在沒有其他人幫助的情況下也是有辦不到的事哪(苦笑)


正文:















"啊哩?"









第二十四話 墮落城市











  「不不不先給我等一下……」
  聽見尼亞斯市的騎士團長,川澄舞作出此般驚人宣言之後邁斯退了一步並且搖頭否決。
  「不管怎麼說一對九實在是太超過了,這樣已經是仗著人數優勢在欺負弱女子了。」

  聽到這話以後川澄的眉毛先是抽動了一下,然後不滿的說:
  「不要小看我。否則最後吃虧的會是你們自己。」

  看見川澄執著在這方面上實在是讓正義使者們感到有些頭疼。

  或許川澄是因為還不了解Messenger of Justice!的能力才會這樣講的,
  但是在正義使者們的眼裡看來,九對一的確是在仗勢欺人。

  首先除掉有犯規的Wind Bail能力的埃在外。
  剩下來的人光幽這個正身為弒鐵魔熊的成員恐怕就夠她應付的了,何況是再加上其他成員呢。

  傻俊的體能和力量以及其爆發力在整個隊伍裡也是很主要的戰力,
  至於邁斯的魔法則是不在話下,生在魔法國度裡並且原本在皇宮侍奉待命的他的能力鐵定是不容置疑的。

  雖然其他的成員的能力都還算是未知數,但是九人一旦聯合起來……
  那可就不是在開玩笑的了。

  「苟羞子不參加的說,表示正在打怪練功,沒時間和你們玩。」
  「妳那邊才是在玩吧!!」
  「我也不想參加了……對欺負女人沒興趣啊。」
  「不是吧,傻俊居然要退出!?」
  「別急,你們先等等嘛。」
  看見自己人一個個發表意見後的景象後,埃即時阻止了他們繼續自我混亂下去。

  「哼哼哼……你說妳叫川澄舞是吧。」
  「是的。」
  「首先呢,本神想先把必須去除掉的成員除外在戰鬥中,這個應該可以吧?」
  埃這麼說了以後,川澄先是思考了一下子後便點頭答應了。

  「就算是大陸第一的魔法傭兵團也難免會有不能用的戰力,就照你的意見去做吧。」
  「哼哼哼……感謝妳的同意囉。」
  埃如同以往的露出招牌微笑以後便把頭轉回八人房的室內巡視著所有人。

  「首先是水羊。妳實在是太可愛了,本神為了避免妳受傷,所以不能允許妳上場戰鬥。」
  「咦~水羊也很想努力的呀~!」
  「噗噗!!」
  「妳就乖乖聽埃的話吧……埃說的話也很有道理。」
  邁斯摸著水羊的頭安慰著她。

  邁斯和水羊彼此之間的關係好比青梅竹馬一樣,邁斯從水羊很小的時候起就認識她了。
  因此對於水羊她的實力程度如何自然是瞭若指掌。

  既然連邁斯都這樣想了,那麼水羊也沒辦法再多說什麼,
  她也只能在一旁當個旁觀者默默的祝福大家了。

  「再來是邁斯。」
  「哈?」
  突然的這個指名讓邁斯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過來。

  因為如果照埃剛才的指定來說接下來不能參戰的應該也是太過不能成為戰力的人才對。
  可是為什麼會是自己?

  這實在叫邁斯的思考一時間無法轉換。

  「我們不知道這場戰鬥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所以要讓你作為水羊的守護者看好她別讓她受傷了。」
  「原來是這樣嗎……」
  邁斯忍不住對埃的這個想法感到佩服。

  不是只單純的將不能成為戰力的成員給撤到戰鬥外,也同時用保護的名義將能成為戰力的成員劃分到戰外。
  這樣一來不但理由十分充足,也絲毫沒有可以讓人指出不滿之處。

  就算川澄再怎麼固執恐怕也沒辦法在這方面上抓什麼細節過問吧。

  「然後是奈奈子,因為失憶的關係所以不可以參戰。」
  「是的,我會安分待好的。」
  奈奈子的回應中沒有任何不滿。
  畢竟她已經和埃約定過了。

  就算說她信任著埃能夠及時保護自己,但她也不能刻意讓自己暴露於危險當中。
  這算是她與埃在那爾德的那件事之後約定的眾多事項的其中之一。

  「最後則是本神。」
  「等一下。」
  到這裡,川澄終於忍不住打算喊停了。
  「你想逃避嗎?」

  身為一個隊伍的隊長,居然不參與在戰鬥其中,這根本就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就算川澄的語中有這樣的言外之意,
  埃仍舊是保持著那在不適合的場合容易惹火人的笑容解釋著。

  「哼哼哼……當然不是囉。」
  「那為什麼不參戰?」
  「想想嘛,本神身為一個隊長,實力自然是站在全隊伍的頂端,如果說妳連本神的隊員們都沒辦法打倒的話又何況再加本神一個進去呢?」
  這句話讓川澄無話可說了。

  的確。
  隊長這個身份在團體裡頭一直是一個象徵的代表。
  就好比身為騎士團團長的川澄一樣,帶領者一直都是象徵著團體中最具實力與權力的人。

  也因為這樣,他們通常都不會自己行動,而是讓手下的人去辦事。
  就像電視劇或電影裡常看見的那些黑手黨一樣,老大往往都是最後才現身。

  當然強不強的這一點在不同作品裡都有不同的定義,這點就別太在意了。

  「我知道了……」
  川澄自認為自己已經說不過埃而退讓。畢竟自己也算是身處騎士團之首,很能理解埃所說的話的涵義。

  「好,那麼就五對一,這樣比起九對一來說也更不像是在欺負人吧?」
  「人數還是很多不是嗎白痴!!」
  「真是的,邁斯你就別計較這麼多了嘛,這可是本神好不容易協調好的結果呢。」
  「我同意風說的話,總之快點解決完戰鬥後去吃拉麵吧。」
  「你剛才說了什麼?拉麵?你是要去戰鬥還是去玩的啊!」
  「苟羞子也要速戰速決,不然這款遊戲的賞味期限就要過了。」
  「賞味期限是什麼?是說你們這些傢伙給我好好重視這場戰鬥和你們的對手啊混蛋!!」

  結果就在這樣吵鬧的氣氛下,正義使者們來到了附近的一座小公園裡面。

  夜晚的公園十分的寧靜。
  除了夏日的蟲鳴以外就只能聽見奇怪的狗叫聲。

  除了無參戰的埃、邁斯、水羊、和奈奈子之外,所有人正準備展開一場激烈的對決……才怪。

  「所以說根本就不需要計較這麼多了不是嗎!」
  「你們到底把這場戰鬥當成什麼了?我這邊可是賭上了騎士團團長的名譽啊!」

  奈奈子與川澄兩個人正因為決鬥的場地合不合適而吵著。
  如果要說兩人所有的堅持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

  「這可是很重要的戰鬥啊!居然隨便挑了一座小公園當作戰鬥場地?你們到底在想什麼完全無法理解!」
  一邊是希望對方能更重視這場戰鬥準備更佳的戰鬥場所。

  「你突然之間就向我們宣戰我們哪準備的出像樣的場地呀!是說埃沒讓我們直接到旅館屋頂打不就夠重視這場戰鬥了嗎!?」
  一邊則是認為對方的要求無理取鬧而感到莫名其妙。

  兩個人的爭吵起始點就是從這樣的心情開始的。

  「喂……埃……不能想辦法阻止一下嗎?」
  「喀哼哼哼哼……邁斯啊邁斯,本神最不拿手的事情當中,就屬女性紛爭首當其衝了。」
  埃苦笑著看向那兩個彷彿眼中都噴出火光來的少女這麼表示。

  「喂喂,我們還有決鬥吧?現在快點來開始進行啦。」
  「傻俊你安靜一點,現在這是很重要的問題。」
  「同意。」

  就像這樣,就算是要戰鬥的當事者的傻俊去勸阻也會完全被撇到一旁,
  兩人的口角衝突已經不是旁人能介入的了。

  「怎麼辦啊……」
  「哼哼哼……看本神的吧邁斯。」
  「你打算怎麼做?」
  「這種時候當然要那個啦,剪刀!石頭!布!來決勝負一下。」
  「靠你小子我真想狠狠的痛扁你一頓!現在是開玩笑的時候嗎!?」
  「哇!邁斯不可以衝動啦!」
  「放開我水羊!我一定要給這傢伙一點顏色瞧瞧!!」

  結果等到騷動平息下來後已經是半小時以後的事情了。

  「……我為我剛才一時失去理智的愚舉感到抱歉。」
  川澄在冷靜下來後又恢復成原本那個靜謐無變化的表情。

  「哼哼哼……本神也不是不能了解你們的心情啦,總之還是別浪費時間了,畢竟時間要是在晚下去,我們的戰鬥可能會很擾民的。」
  埃提出了自己最在意的一點。

  戰鬥的場地不合適這一點連埃自己也是非常贊同的。
  首先在面積不大的小公園裡要戰鬥基本在戰術上就會有種種的限制,而不適合更是其理由的主因。

  破壞了公園沒被發現倒是還好,不過要是被什麼人看到而且還舉發的話那就不是開玩笑的麻煩了。
  會讓埃這樣想的主因是在之前幽弄壞公園的遊樂設施的關係。

  再來就在於在戰鬥時有可能會造成嚴重的破壞,因此產生的噪音更是不可避免。
  由於現在是晚上了可能附近的住民已經開始準備休息,所以埃才會擔心這個問題。
  這就是「我們的戰鬥可能會很擾民的」的原因。

  「那一點不用擔心,我會用最快的速度解決的。」
  對著那樣擔心的埃,川澄做出了極度自信的發言。

  「哼哼哼……這樣嗎?那本神可真是很期待妳的表現呢。」
  「埃你這個臭小子到底是站再哪一邊的啊。」
  「哼哼哼……本神站在自己的這一邊唷。」

  就這樣,兩邊都到了面積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公園中間隔了一段距離對立著。

  「哈哈!還真是期待呢,那就讓我們趕快開始吧,雲穹!」
  「知道了。」

  在傻俊的呼喚下雲穹的身體立刻化作無數的光束匯集到傻俊的雙拳上。
  而與此同時,川澄也直接把此當作戰鬥開始的訊號,用相當驚人的速度衝了過去。

  「……好快!」
  在邁斯驚嘆著的時候川澄就已經到傻俊他們的面前了。

  對那幾乎是用讓常人無法反應過來的突襲速度,夏影先是向前踏出一步使整個人位在所有人的前方試圖檔住這一擊。

  鏘!

  劍光一閃,只看到川澄的手動了一下而已,夏影原本拔出來的刀就被打飛到空中。
  重新擺好拔刀術架勢的川澄用力一個踏步就是朝現在全是破綻的夏影衝過去。

  失去了武器的夏影現在還處在訝異對方速度的狀態沒能反應過來。
  傻俊那裡還未準備完成,至於敦子則是在準備進入獸化的狀態。

  氣勢逼人的川澄一個拔刀就是打算先將夏影給打倒,不過……

  嗙噹!!

  劇烈沉悶的聲響破壞了夜晚的寧靜。
  在剛才夏影的劍被打飛的同時,也一起站到所有人前頭的幽,一個重踢就是踹了川澄拔刀瞬間才抽出來的長劍。

  雖然川澄硬是逞強緊握著那唯一的武器不放以至於沒有讓長劍被踹飛,不過也因此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畢竟被體重達數百公斤的幽這麼踢了個一腳可不是開玩笑的。

  正身為弑鐵魔熊的幽即使是在變身後也仍舊無法改變原有的質量。
  雖然就生活方面上來說有諸多不便,可是在戰鬥時這可以說是最可怕最大的絕佳利器。

  那一記重踢所間接造成的衝擊力已經讓川澄的右手腕暫時性的無法自由的使用了。

  「嘿……和我為敵是很辛苦沒錯,但在身為友方時我可是很好的戰力唷。」
  在幽笑著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傻俊和敦子的準備也已經就緒。

  「噹噹噹噹——!訣別了多話的再登場!破穹飛拳,華麗再現!!」
  「ひゃはははは……!女人啊,可不要太小看咱們的實力!」

  已經獸化完畢的敦子和拿到得意戰鬥武器的傻俊,這兩個人在準備完成後將會成為棘手的對象。

  速度型的敦子與力量型的傻俊。
  要是在近距離被他們兩個給同時逮到,川澄肯定要吃上不少苦頭。

  身為騎士團團長的川澄有在事前調查過Messenger of Justice!等人的情報。
  其中在近距離的戰鬥上無疑是傻俊危險的程度大於敦子。

  雖然弱點似乎是幾乎都要使用變身以後的雲穹做為武器,
  但是只要一準備完成,傻俊在近距離格鬥的威脅性上可以說是相當可怕的。

  見情況不對的川澄幾個後跳就是迅速的向後撤了好幾步,與此同時也將長劍換到左手並收進劍鞘裡面。
  從這個動作看起來,她的右手確實因為剛才幽的那一腳而有了創傷。

  「苟羞子其實很不喜歡戰鬥的說……不過……」
  看著所有人都已經做好戰鬥準備的苟羞子,似乎心情很複雜的將眼鏡給拿下並收到口袋裡。
  只見她在拿下眼鏡以後表情和眼神突然有了極大的變化,然後……

  「沒用的傢伙就給我滾邊去,我可不想被你們給扯後腿。」
  「喂!!這個人格差距變化是什麼!?我可以吐槽嗎!?我可以吐槽吧!!」
  「喀哈哈哈哈……果然是雙重人格嗎?而且開關居然還是眼鏡,這個太有意思了。」
  和一旁觀看著都忍不住想吐槽的邁斯不同,理解了什麼一樣的幽大聲的笑著。

  這是因為他在先前就已經見識過轉換個性後的苟羞子到底是什麼樣子了。

  沒錯。幽早就已經知道了。
  因為在之前的那場雪夜戰鬥裡,就是苟羞子戴著破穹飛拳與魔熊戰鬥的。

  仔細回想的話就會發現到那時的少年確實是身穿著和苟羞子同樣的衣服。
  如果要說那不是苟羞子的話那還會是誰呢?

  「你們這些傢伙給我乖乖的待在一旁看吧!」
  變換個性以後的苟羞子話說完立刻就朝著川澄衝過去。

  苟羞子加入隊伍的時間是在最近的幾個月。
  因為那個愛玩遊戲的個性的關係在戰鬥資料的情報上完全就是空白。

  對於一個無法掌握對方確切能力的對手川澄先是眉頭皺了一下然後立刻思考對策。

  川澄並不是笨蛋。
  在右手無法自由使用和不清楚對方的能力的情況下確實是很不利,但也沒有必要與對方正面衝突。

  在騎士團裡鍛練出來的身手並不是白費的。
  不過因為右手的傷讓她的靈活度稍微下降了一點,因此她放棄暫時的撤離逃避,選擇躲避與防禦攻擊的對策。

  苟羞子在個性變化以後的速度完全和平時給人的印象判若兩人,只花了沒幾秒而已就衝到川澄的面前揮出一拳。
  川澄先是判斷出這記左拳以後將身體整個下蹲躲開了攻擊,並趁機衝進敵人的下懷中。

  對右手現在有傷的川澄而言,近距離的戰鬥的確是很不利,
  但也不表示在近距離戰鬥時沒有克制對方的方法。

  近距離的戰鬥中不管是帶刀配劍或者是空手肉搏,都有著一個意想不到的缺點。

  那就是絕對的「零距離」。

  如果與對方的身體緊緊相貼,不僅難以攻擊,還會對自己的行動造成不便。
  尤其在劍與刀這種武器的刃身太長時這個缺點更是戰鬥裡可怕的弱點。

  至於肉搏戰鬥裡要是使用的是空拳攻擊,零距離的情況下攻擊也會被徹底弱化。

  看準了這點,川澄直接就是擒抱住苟羞子的身體、限制住她的行動,
  接著便使出全力將她的身體抬起來往後重重的摔出去。

  如果這個後摔是在川澄狀況好的時候使出來的,恐怕能有相當不錯的效果。
  可是,她的右手在剛才受傷了。

  似乎是在出力時影響到受傷的手腕,川澄一個使力不好就是把苟羞子給摔到了一旁去。

  「爆.空.破!」

  轟!

  爆破聲撕裂了空氣。
  傻俊用蒼穹飛拳打出的衝擊波就在川澄與苟羞子分開來的同時射了出去。

  川澄倉忙的站穩腳步用左手拔出了長劍,
  「魔斬……!破空!」
  接著突然像是有什麼看不見的東西纏繞在了劍的上面,她就這麼直接朝著衝擊波一砍。

  唰轟————

  衝擊波就這麼被打散。化成了開始那強烈到嚇人的氣流。

  傻俊正因為自己的攻擊被破解而驚訝的同時,獸化後的敦子四肢扶地低頭像是要衝刺一樣的低著頭。
  「ひゃはははは!好好的接下……俺的這一擊吧!」

  在敦子抬起頭後好像看見有一個綠色的能量球一樣的東西匯集在了傻俊的嘴前。
  緊接著在敦子一個吐氣之後,綠色的能量噴射了出去,像砲彈一樣直往川澄飛去。

  魔吼炮。
  這是獸人與半獸人所特有的招式。
  可以說是基礎中的基礎,但也可以說是獸人與半獸人的招式裡頭最為強力的攻擊。

  不論是獸人或者半獸人,在戰鬥時大多會以近距離格鬥戰為主。
  理由當然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並不會魔法。

  所以不會魔法的獸人和半獸人,一旦和魔法師對上了,往往都會落得非常悽慘。

  不過對這樣的種族,
  神就好比要賜給他們一個可以反制魔法的最佳利器一樣,給予了他們一項能力。
  那就是能夠將體內的魔力匯集,並且藉著低鳴或者嘶吼發射出去的能量彈,「魔吼炮」。

  綠色的能量噴射速度相當驚人,或許是因為小的關係所以攻擊速度相當迅速。
  川澄一時反應不過來就只能雙手緊握住長劍來做防禦。

  嗤————唰嘰咿咿咿咿!!!

  原本以為會在接觸後爆發開來的綠色能量被長劍給擋住,並像是老鼠炮一樣旋轉著開始四散能量。

  「什麼!?」
  看見這個異常景象以後敦子只能啞口無言。

  在物理性上,照道理要擋下魔法攻擊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
  可是川澄卻辦到了將敦子的魔吼炮給擋住的這個不可能。

  「喂這是怎麼回事啊?」
  「哼哼哼……邁斯在仔細注意點。那把劍上纏繞著的東西。」

  咻唰一聲,魔吼炮的能量徹底被長劍給斬開來四散到空氣中回歸於虛無。
  而在能量消散的前一刻,好像可以看見那把長劍上頭有什麼奇怪的物質纏繞在上面。

  「魔物憑依……這是很高等級的召喚術。」
  在邁斯解開疑惑前,夏影先行說出了答案。

  「沒錯……這是魔物憑依。」
  川澄雙手緊握長劍重新擺好攻擊架勢,開始說道。

  「但並不單純是靠魔力召喚出召喚獸讓他們依附在劍上。而是『魔物召喚』這點本身,就是我與生具有的力量。」
  「呵呵呵……所以才會完全不需要咒文詠唱就進行憑依了嗎……不愧是騎士團團長,果然不是簡單的人物。」
  面對眼前的難纏對手,夏影只能苦笑而已。

  突然,川澄注意到了什麼一樣向後退開了一步。
  緊接著下一刻就有一個身影從天而降並在著地的那一刻把地面給炸了開來。

  「哎呀居然沒中。」
  「喂!!你想殺了人嗎白痴!!!」

  能辦到這種事的人,就只有幽了。
  那個可怕的體重在重力加速的可怕加成下使他著地時送出的踢擊直接把地面轟開了一個洞。

  可是在那樣可怕的攻擊之後幽卻好像注意到什麼一樣開始打算移動身體。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不管怎麼樣就是不肯踏出右腳來。

  不對,不是不肯踏出腳步。
  幽現在的這個這個情形完全就是……

  「啊哩糟糕,我的腳好像卡住了。」
  「這個白痴!!你在攻擊前就不能稍微用點腦袋嗎!!」
  對幽的這個不考慮後果的行為,旁觀的邁斯只能吐槽著。

  而川澄則是看準了幽現在有機可乘,用相當快的速度衝了過去。
  至於身陷危機的幽則是忙著在拔自己那卡住的右腳而根本沒辦法躲避川澄的攻擊。
  只見川澄與幽的距離僅剩三步不到的距離,她雙手將長劍高舉就是準備給幽一個斬擊。

  「哎呀喂稍微等等一下啊沒看到我正在忙嗎?我的腳卡住了哦?卡住了呀所以說再等一下等等啊STOP暫停!等一下!再一下就好!妳叫川澄舞是吧,只要十秒不對三秒就可以了再等一下下啊好我認輸我棄權我投降所以快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著幽那急忙想要躲開卻因為腳卡住這種滑稽的原因無法抽身的狀態邁斯只能在心中喃唸那是幽自己自作自受。
  不過就在川澄的劍即將砍到幽的同時,卻意外的聽到了一個輕笑。

  「開玩笑的~我還有……左腳啊!!!!」

  鏘噹!!

  清脆的鋼鐵撞擊聲響徹在夜晚的公園裡。
  幽用僅剩下來的左腳使出全力的一記高踢直接把川澄的劍給踢飛了出去。

  而在川澄追尋著劍飛舞在空中的影子的同時,一把長刀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呵呵呵……真危險呢,不過到此為止了唷。」
  「……是我輸了……」

  結果一對五終究還是不可能。
  尼亞斯市的騎士團團長,最後就這樣敗給了Messenger of Justice!





  「什麼?要找人?」

  Messenger of Justice!所有人正在特快車上討論著有關於任務的事。
  他們所搭的這輛特快車的速度在北國的所有火車裡算是前幾名的。

  為什麼要搭特快車的關係當然是因為能越早回到首都越好。
  事實就像川澄開始說聲明的一樣,她已經找正義使者們很久了。

  如果真找到而且他們確實能夠勝任的話,那她當然會想要盡早讓他們到國王的面前。

  「是的,不過這只是推測而已……因為國王真的只是要我們找到你們,然後委託你們任務而已。」
  川澄一面喝著茶一面說道。

  他們所有人正在列車的高級包廂裡面。
  不但有熱水壺、飲料機還有服務鈴可以點餐,除此之外旁邊的架子上還有各種休閒旅遊雜誌可以看。

  在這樣的環境裡面正義使者們幾乎所有人都是在各個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埃抱著水羊在轉圈玩、傻俊在看流行音樂雜誌、敦子在看成人向雜誌、奈奈子在邁斯旁坐著一起聽川澄的話、幽和苟羞子兩人則是叫了好幾次服務鈴吃了十幾碗的拉麵。

  「原來如此……不過既然是身為最貼近國王身邊的騎士團團長,妳的推測應該有很大的正確可能性吧。」
  站在包廂靠窗桌位的夏影對坐在沙發椅上頭談論的邁斯與川澄說出自己的想法。

  「不知道……我也只是隱約有這種感覺而已。」
  「哼哼哼……水羊好可愛啊~~」
  「哇啊~~」
  「那如果就像妳說的一樣的話,我們可能是要去找誰呢?」
  「喂喂,雲穹你覺得這個人如何?好像還得了諾貝*獎哦。」
  「我哪知啊…是說這詭異燙捲毛頭的歌手到底怎麼拿到諾*爾獎的啊!」
  「我覺得應該是……」
  「服務生我們還要再來一碗!哎?什麼?這樣子很困擾?也是呢,我們一直叫也很煩是吧,那這次是最後了,給我們來兩份十碗拉麵。」
  「喀哈哈哈哈……十碗嗎,那麼這次就決勝負了是吧。」
  「呵呵呵……苟羞子這次絕對不會輸的說!」
  「欠你們鬧的嗎你們吵夠了沒啊混蛋!!」

  嗙!
  邁斯一氣之下就是速度丟出一顆火球過去在所有人的中央炸了開來。
  包廂的地毯也因此燒了起來。

  「哇啊啊啊啊!!燒、燒起來了!!!燒起來了啊!!!火,快找火!!」
  「喂沒搞錯吧服務生快冷靜下來,這種時候要找水,是要找水啊!」
  「真是的你們有沒有搞錯啊,不過是著個火而已就嚇成這個樣子。」
  「那傻俊你幹麻躲到沙發底下啊?」
  「這是防空演習。」
  「防空個鬼啊白痴主人!」
  「呼…唔唔唔……冷冷冷…冷靜下來後我、我找來滅火器要滅火了,客人。」
  「喂你確定你拿的那個東西不是叫作瓦斯桶嗎服務生。」

  轟!!!

  「燒———起———來———啦———!這輛列車的負責人是哪個混蛋,我可以把這服務生踢下車去嗎?可以嗎!!?」
  「你們到底鬧夠了沒呀!!」
  看著這幅混亂的景象以後川澄終於忍不住站起身來並走向已經變大的火勢。

  「魔斬!破炎!」

  轟嗙————!!!

  在被依憑有看不見的魔物的長劍的斬擊下,大火瞬間就煙消雲散只留下燒的焦黑的高級紅毛地毯。

  「真是的……你們這些人到底有沒有自覺啊?」
  「抱歉……」

  邁斯誠懇的代替全員道歉著,至於其他成員則是把剛才那名把火勢搞的更加嚴重的服務生給倒掛在天花板上似乎要幹些什麼。

  「回到正題吧……你們聽說過『墮落城市』嗎?」
  「墮落城市……難道是指那個一旦進入裡面就絕對無法回來的墮落城市?」
  似乎有聽說過傳聞的夏影立刻就有了反應,而川澄也是點頭肯定。

  「很久之前,墮落城市是位在南方國土的某個小城市上的稱呼,但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一年之內,我們北國的國土裡也有一個城市發生了類似的狀態。」

  墮落的並不是城市,而是人們的心。
  一旦踏入了城市裡面,就會一反常態,像是遍了個人一樣開始自我放棄起來。

  連行動也都像是無業遊民一樣渙散無力。
  彷彿精神和氣力都被吸的一乾二淨一樣,直接使整座城市陷入沉淪的狀態。

  「我們不管當時南方國土的人是怎麼想的,但既然問題發生在我們國土的境內,那就一定要根除問題,而且……」
  「而且?」
  「水瀨名雪公主也在那一段時間裡失蹤了。傳言說有人聽到名雪公主想去親自察看那個城市究竟是怎麼樣子,結果就這樣一去無返了。」
  「……也就是說,我們的任務目的……」
  「是的,很有可能就是找回名雪公主,並且解決墮落城市的問題根源。」

  到這裡,邁斯已經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了。

  如果他們面對的,是兇狠的巨獸或怪物,或許還有解決的可能。
  如果他們要找的,是離家出走的公主大人,或許還有找到的可能。
  但如果他們要處理的,是整個「墮落城市」的這個問題……那就已經不是「強悍」就能解決的問題了。

  可是即使如此……也會有種什麼感覺在推著他。

  「雖然不知道成不成問題……但還是包在我們身上吧。」
  憑著這樣的感覺,邁斯將心底的話吐露而出。

  「哼哼哼……說的不錯唷,副隊長~」
  「什!混蛋!才不是你想的那樣!都已經答應了別人了怎麼可以就在這裡放棄不是嗎?」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總而言之這次還是一樣包在本神身上吧。」
  「你說啥?」
  「哼哼哼……別忘了,我可是神啊!」
  驕傲又玩笑般的話語,那證明著的是埃所擁有的自信。

  待在了他身邊三年多的邁斯也早就明瞭埃現在這種態度所代表的意義了。

  『是啊……有什麼好怕的呢?』





看來管他什麼墮落城市還是什麼
恐怕也都不會是這個驕傲自大的小子的對手呢












【鍵大陸物語】未完待續…    

最后编辑Exocet 最后编辑于 2011-06-26 23:14:46
4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8/10 11:03:11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这是版主自己创作吗?
    可能由于南北的文化差异,很多的吐槽点我都觉得不好笑。
    就像台湾的那档节目是叫做“大学生了没”吧?到北方演出,都没人笑一样。与北方的“爱笑会议室”只能在东北表演一样,出去之后包袱一抖都没人笑。场面很冷!!
    这篇文章我觉得文采还是不错的,可能有些地方还是很搞笑的。可是,我不觉得好笑。但文章是真不错!!
    1

    评分次数

      我只想静静地在一旁看着心爱的人,快乐 幸福。
      TOP

      唉神威武!请问什么时候能够编辑成TXT文档然后提供下载?
      CLANNAD FOREVER


      大家好我是新人顺便潜艇
      TOP

      弱弱问一句,既然这是KEYFC的共同自创小说,为何没有招“援军”?
      建议开个考论贴,既然是使用KEYFC同志们的姓名(还有自己的大名)来弄的作品,让大家加入故事创作会很不错。。。
      1

      评分次数

        The Wizard Of Memory
        Akard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