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跳票的爱情

[ 5228 查看 / 9 回复 ]

那一年非非的妈妈怀了非非,达达的妈妈怀了达达。

很多年以后,达达突然很好奇的问他妈,当年为什么不给他和非非指腹为婚,这样哪来这么多麻烦事。

达妈妈笑而不语,最后达爸爸推了推眼镜,说出了真相。

B超的时候,没看到,以为也是女的。

没看到…

看到…

到…

达达心中回响着糗百体。

————————————————————————————————————————

虽然非非的妈妈是先怀孕的那个,达达出生的却比较早。

懂事以后,非非听到了这个很不乐意。

“非非赖肚皮,达达先跑掉了,达达就成了哥哥。”

非非一边吵着闹着哭着,一边把蜂窝煤踩碎了躺在上面打滚,哭的全楼都赶过来看看大家的小公主又怎么了。

“嗯,达达不好,达达不好,都怪他。”

达妈妈抱着非非,摇啊摇的安慰她,一边把事情全都怪在自己三岁的儿子身上,全然没有罪魁祸首的觉悟。

“其实是先有非非的,按老家的方法算应该是非非是姐姐。”

“真的?”

小非非揉着眼睛,泪眼朦胧的问。

“当然是真的,骗人是小狗。”

为了哄非非开心,达妈妈毫不犹豫的做了小狗。

非非一下子高兴了,脸上顿时暴雨转晴阳光灿烂,跑到达达面前,耻高气扬的发布命令。

“叫姐姐。”

“姐姐。”

达达很认真很干脆的叫了。

同样是很多年后,非非很好奇的笑着问达达,当年为什么这么听话。

“我小归小又不傻,再把你弄哭了我妈非把我弄哭不可。”

达达没好气的说。

于是这样非非就成了姐姐。

————————————————————————————————————————

在幼儿园的时候,达达和非非一个班,老师发给大家穿了孔的硬纸板,教大家系鞋带。

当全班小朋友系好了的时候,达达还在和第一块硬纸板奋斗。

“老师,解不开来了。”

达达高高的举着手,他系成了死结,眼睛里眼泪哗哗的。

老师也解不开来,脑门上冷汗哗哗的。

“老师再去拿一个。”

老师也被达达堪比中国结的手艺击败了,下定决心将这个鞋板子记作教学损耗。

转身没多久。

“解开了噢。”

非非高高的举着鞋板子,一堆小朋友吧唧吧唧的拍手。

“我不学了。”

达达突然把鞋板还给了老师。

“那以后你要系鞋带的时候怎么办?”

老师苦口婆心的说。

“非非姐会帮我系的。”

达达说的理直气壮。

于是非非一直帮达达系鞋带系到四年级,然后禁止了达达穿带鞋带的鞋子,达达到现在还是不怎么会系鞋带。

————————————————————————————————————————

达达身体不好,幼儿园结束的时候在家养了一年病,于是比非非晚一年上小学。

所以非非不但是姐姐了,还成了学姐。

“姐姐,去上学了。”

每天早上,达达早早的等在门口,等非非带他去上学。

对的,非非带。

非非骑着四个轮子的小自行车带着达达去上学,一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非非,你弟弟又来找你啦。”

一个月不到,非非的同学都已经习惯了这个低一级的小男孩。

“非非,我想卖棒冰。”

“叫姐姐。”

“姐姐,我想买棒冰。”

这是这个世界上最基础的调教。

那时候两个人的午饭是一起吃的,达达妈怕达达乱花钱或者丢了,把钱每天早上都给非非。

包括达达的零花钱。

后来非非也想过,如果当时叫他喊主人啦女王大人啦,达达会不会喊。

达达沉思了三秒钟,回答。

“会是会,但你那时候知道这些吗?”

非非不知道,非非开始大面积接触ACG是之后的事情。

————————————————————————————————————————

于是非非开始每天坐在电视或者电脑前面哭的稀里哗啦,旁边坐着个不知所措的达达。

而且达达妈总认为是达达把非非弄哭的,要达达道歉。

“对不起。”

达达道歉道的干练利落。

非非继续沉浸在剧情里,继续哭。

“呜…美奈裳…”

后来在非非的带领下,达达也开始接触ACG的东西。

“怎么又买这种女孩子玩的东西!”

达达妈看见达达买的周边表示完全不能理解。

达达也不能理解,手办也好海报也好,为什么是女孩子的东西。

达达妈继续教育。

“非非是女孩子,房间里才摆这些东西。”

然后13岁的达达说出了又一句经典的话。

“非非是例外,男生才该玩女孩子。”

天可怜见,达达只是在阐明上面喷印了可爱的女孩子的东西一般是男生喜欢的这么一个简单的真理。

虽然表达有点问题。

“就是你害的。”

达达后来这么抱怨。

“怎么着?”

非非瞪他一眼,风淡云轻。

“没怎么,我就说说。”

————————————————————————————————————————

不过达达的确没什么男人味,也不喜欢打球,平时的生活就是读书和陪非非。

“你女朋友?”

从初中开始就有人这么问达达。

“我姐。”

达达答得毫不犹豫。

一样的问题也被问过非非。

“我小弟。”

非非当时在叛逆期,而老师正好撞了枪口。

“不要一直两个人待在一起,影响不好。”

现在想想,老师本身也是好心。

不过当时非非回答的很干脆。

“第一,我们没有谈恋爱,第二,即使是真的,两边家长都会很高兴。”

会不会高兴谁也不知道了,因为当时真的没在谈。

————————————————————————————————————————

不过事实是,达达妈一直超级疼非非,不只说过一次。

“来我们家当女儿好了。”

后来也这么说过。

“不如嫁到我们家来吧。”

每次非非都是红着脸,嘀咕一句,说什么哪。

非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脸红的成分害羞和装各占几分。

————————————————————————————————————————

有的时候非非会拉上达达一起看动画。

有一次,看到一部剧情并不复杂的动画,名字已经不记得了。

总之,一个小学妹在被问到志愿的高中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说,前辈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小学妹是超级优等生,主人公也就是一般的程度。

当时非非拍了一下达达的头。

“将来要是碰到这种女孩子,就什么也别管了,绝对不准辜负她。”

作为姐姐,非非已经开始在考虑自己的弟妹问题了。

“噢。”

达达依然是简简单单的点点头。

不过没过多久,非非就忘了自己的话。

“哇,这么好的女孩子,遇到了绝对不能错过噢。”

“噢。”

达达又点点头。

于是不知不觉达达就变成了必须脚踏两条船的情况。

————————————————————————————————————————

不过和非非不一样,达达只是会跟着看看动画,对非非喜欢的游戏并不感兴趣。

XX又跳票了。”

“跳票?跳票是什么?”

达达经常在非非的口中听见新名词。

“跳票啊,就是延迟发售…噢,比方讲我本来应该12月初生的,一直到12月底才生下来,就叫跳票。”

“这样啊,那我叫什么?”

“你啊…噢,小弟你这个叫偷跑。”

————————————————————————————————————————

非非的成绩很好,达达也是,两个人上的都是市里最好的中学,虽然只是个不大不小,在省里也中不溜丢的城市。

也没有人为他们的升学做什么担忧。

后来非非突然变得超认真,成绩也提高了很多。

家里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莫名其妙的偷偷乐。

因为非非恋爱了。

对象不是达达。

对方甚至不是本校的学生,是非非在网上认识的,远在S市的非常优秀的同级生。

非非瞒着家里人和他见面,知道的人只有达达。

————————————————————————————————————————

其实,连去S市的车票钱都有达达在帮忙。

“小弟借给姐姐啦,以后一定会还的。”

“嗯。”

达达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对非非的要求来者不拒。

和别的城市比起来,S市的考生简直就生活在天堂,全国可以争前五的大学都不止一所,还有很多其他很好的大学。

相比之下,非非生活的J省虽然也很不错,这方面还是有很多差距。

所以,为了和他一起考上S市最好的两所大学之一,J大,非非必须努力了。

“好好学习,将来也上J大,姐姐和姐夫罩你。”

“你先自己考上再说吧。”

达达无奈的说。

“哼,也不看看你姐是谁。”

“好好好,只要姐姐考上J大,我发誓也一定考上。”

“嗯~

————————————————————————————————————————

事实证明,非非谁也不是,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

因为一些不可抗的因素,非非失恋了。

非非哭的稀里哗啦,一个人埋头在房间里说什么也不出来,两家人手足无措。

他们甚至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后来,非非才知道,大人没有强行进来是达达帮她挡住了。

“交给我吧。”

据说达达当时就讲了四个字。

然后一个人顶着所有大人的目光。

————————————————————————————————————————

不论如何,非非还是恢复了过来,只是笑容比以前少多了。

学习也变得漫无目的。

即使上了J大,又有什么意义呢?

简单的讲,非非堕落了。

当然,堕落也没有到什么太过分的程度,只是变得像一个一般的贪玩的学生而已。

看看动画,打打游戏,家里人不准的话非非就去网吧。

转眼间就到了高三,非非的成绩还是不见起色。

按照这样的程度,应该可以上本地的Y大,一所名声还不错,不过不是211的普通本一院校。

“就这样吧。”

非爸爸和非妈妈也没有不满意的地方,按照非非之前的成绩,也并不见得比这个高到哪里去,相比之下留在本地也比较让他们放心。

————————————————————————————————————————

“真的够了吗?”

不满意的人只有一个。

“说什么够不够的…”

非非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达达双手握住非非的肩。

“不想上好一点的学校吗?”

非非笑了一下,介于微笑和苦笑之间。

“…去了又怎么样。”

达达只是自己下着一个又一个结论。

“你也想上的吧。”

“姐姐觉得来不及了吧。”

“如果来得及,你现在也会努力一把的吧。”

非非的眼睛红了,只是双手撑住脸不让眼泪落下来而已。

达达直直的看着非非的眼睛。

“不管怎么说,到大城市去想买个抱枕什么的也比这里方便吧。”

噗的一声,非非哭着笑了。

“这是什么破理由啊…”

“想不想去?”

“…嗯。”

“交给我吧。”

这回是直接对着非非说的。

————————————————————————————————————————

花了三天的时间,达达帮着整理好了非非所有的模拟卷和作业,分门别类,时间顺序。

整理错题,归类。

找和她错的相似的习题。

达达和非非的高中在高二就已经把高考要考的东西教完了,即使还有少量没有学的,达达也自己啃了下来。

达达的身体不好,时不时会生病。

那天达达病了,学校里也请了病假,非非一个人在复习。

“非非,达达来了。”

非妈妈的声音。

非非一愣。

“小弟你过来干什么,回床上躺着去。”

“给你这个。”

手上是一叠物理卷,非非的物理不好。

“躺在床上闲着也是闲着,勾了一些题目。”

达达大咧咧的笑着。

“嗯,谢谢啦,你快回去休息吧。”

“知道啦知道啦。”

达达不耐烦的挥挥手。

“那我走啦。”

“嗯。”

非非回到房间,看着卷子傻乎乎的哭和笑。

————————————————————————————————————————

高考放榜,非非的分数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虽然也不算高的离谱,但只是在平行班的她的分数放在重点班也是前列了。

J大那些国内超一流的大学固然还有距离,但以下的学校基本都不成问题了。

班主任笑的合不拢嘴。

非非选的是G市的S大,在国内也是很不错的大学。

临走的时候,达达笑着挥挥手,非非哭着挥挥手。

身在异乡,非非经常会向家里打电话,也时不时会听到达达的消息。

比如班级第一啦什么的。

大学的氛围非非也很喜欢,终于也有了像她平时动漫里看到那些有趣的社团。

G市果然是个买东西的好地方,每次出去非非都会帮达达也选一件。

零零散散的也买了很多了。

不过想到达达在准备高考,总不能寄回去打搅他。

虽然以达达那样,也不大会被打搅。

————————————————————————————————————————

达达的高考成绩,在全校也能排到前列。

从往年的情况来看,如果对专业要求不高的话,除了最尖端的两所,剩下的都有挺大的希望。

S大这样的,更是专业都可以很轻松的选择。

原本这个暑假,非非是准备找达达好好一起玩玩的,不过几乎没怎么见着他。

好像是和同学有很多计划的样子。

“听他妈妈说他报的J大。”

非妈妈说。

非非点点头,想起当时说的话,心想果然他是办的到的。

祝福。

————————————————————————————————————————

因为在学校的职务关系,非非早早的就回了学校,开始准备迎新工作。

非非擦了擦汗。

“小羽,帮忙撑一会,我不行了…”

非非拧开一瓶矿泉水,大口大口的喝。

G市果然好热。

“那个…”

“在那边登记~如果有…咦?”

非非愣了一下。

“达达?”

“嗯。”

“额,你怎么在这儿?J大那边几号报道?”

“大概大大后天的样子,还有三天。”

“噢。”

非非点点头,笑着说。

“这儿是你暑假最后一站?算你还有良心,姐一会忙完了带你出去,你三天都会在这里吗?住在哪儿?啊,我还有礼物要给你,暑假没敢带回去…”

嗒,一张绿油油的纸横在我面前。

录取通知书。

“呃…嗯,嗯?”

非非一时间有点摸不清状况。

“请多关照,前辈。”

“啊…啊咧?”

被对面的日语给镇住了,非非嘴里也不自觉换了语言。

“啪”的被抱住了,全场一片安静。

“你以前说过的,遇到这种情况就什么也别管了,一定不能放过啊?”

“这个…”

“答应不答应?”

“…答应什么啊。”

“交往。我喜欢你。我爱你。”

“呜。”

非非鼻子酸酸的说不出话了。

“答应,拒绝,不说话就当答应。”

“嗯。”

这回立场真的是完全反过来了,非非占尽下风。

“喂…知道吗…我等很久了啊…”

达达哭了。

“嗯,嗯。”

非非也哭,哭的莫名其妙。

“初中就喜欢你了啊,说不定小学就喜欢…”

“嗯。”

“那个…对,跳票了十几年了啊…”

噗的一声,非非又眼泪汪汪的笑了。

“你乱用什么啊…啊,对了,多换几种表白,以后没机会听了…”

“那…我最喜欢非非了…”

“嗯…”

“还有…那个,你愿意每天为我做味增汤吗?”

“嗯…中文听着好奇怪的感觉…”

“本来就很奇怪啊,你非要我说的…啊,这样,你愿意每天帮我系鞋带吗?”

“嗯!”

伴着非非又一个哭着的笑,是身边的朋友拉着几个起哄的新生的掌声。

————————————————————————————————————————

达达要来S大的事情居然没有受到家里什么阻碍。

“难得儿子男人一把。”

达爸爸是这么说的。

此外也有考虑到选专业的原因就是了,现实总归没那么浪漫…


有一天正在吃饭,达达突然恍然大悟的跟非非讲。

“其实说不定就是这个原因,我一直很得意的跟别人讲有个女生帮我系鞋带一直系到四年级,讲着讲着越讲你越好,最后就喜欢你了,哇,这鞋带系的赚大了…”

“真好意思。”

非非又好气又好笑的白他一眼。

笑的很开心。
最后编辑小汀 最后编辑于 2011-09-25 15:00:58
4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ee.zsy 于 2011/9/25 23:18:42 执行 设置高亮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