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散文] 止(每日一更 10月23日凌晨3点更新)

[ 5790 查看 / 10 回复 ]

写在前头
天地为什么这么伟大?因为他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并且在很久很久以后也会存在。不论发生了什么,天还是天,地还是地。
为啥我会用“止”来作为题目呢?
止,有停止的意思。流言止于智者,传达的意思是没有根据的话,传到有头脑的人那里就不能再流传了。
停止,意味着开始。
那么,停止吧。



ps  每天晚上12点-1点这个时间更新,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完全的随性而为,各位看官也不要过于认真,因为这根本连吐槽都算不上,完完全全的胡扯而已。我也不会为我写下的这些混账东西负责的。

东非妈你太可爱了wwww
最后编辑猥琐Z 最后编辑于 2011-10-23 03:34:46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16:55:08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D3亚服tag:屎黑 #3484
TOP

世间的一切都有他所存在的意义,同样,一件事物存在的意义必定会有另一件事物来证明他存在的意义。
白天为什么存在,因为有黑夜来证明他。
铅笔为什么存在,因为有字迹来证明他。
我呢?
我为什么存在?有谁来证明我?
人活一生一世,图的是个什么?
无非是功名利禄罢了。
你取得了什么,获得了什么样的成果,得到了什么样的名声,这些,在你死后是否有人能够记住。
我记得我上高中的时候,教我语文的老师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你想被后人记住,只有两种办法,要么你流芳百世,要么遗臭万年。”
流芳百世,遗臭万年。
很可笑,两袖清风,高风亮节的人只可以被传诵百世,大奸大恶之徒却要被人骂上万年。
所谓同情心,包容心。
嘛,人要相互理解嘛,也是有苦衷的嘛,秦桧出卖岳飞也是迫不得已嘛,至于让人指着棺材骂上个一万年嘛。
人就是这样,永远不记得别人为你做了什么好的,却永远记得别人对你做了什么不好的。
斤斤计较?或许是吧。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
这里的气,可以理解成气节,气魄,气势,气量。
嘛当然,你理解成你从鼻子里抽进去又挤出来的那东西也可以。
但是,不论你做了什么,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个地,亘古不变。
因为不变,所以伟大。
D3亚服tag:屎黑 #3484
TOP

骚年,你还记得倒数第二排靠窗户的位置么?没错,那个在二次元里的主角座位。
恩,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高三那年我在那个位置里坐了一年。
并不是因为那个位置多么多么好,而是因为咱是差生,靠前的位置都已经给班级里成绩好的同学用了。
懒洋洋的日光,透过懒洋洋的玻璃窗,直射到咱不雅的睡姿上。
咦?你问我为什么睡觉?
那还用问嘛,昨夜肯定是去网吧玩了个通宵啊www
高三,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太深刻的印象,无非就是作业比以往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罢了。
肯努力的同学越来越拼命,不学习的呢,早已破罐子破摔,随意混个三表专科什么的对付过去就万事大吉了。
“学历不是重要的嘛,重要的是自己的能力。”
或许这句话是那个时候一部分人用来自我安慰用的次数最多的一句话了吧。
心里默念一句,手却依然与鼠标键盘奋战。
毕业那天,心里空荡荡的,一点实感都没有。
散伙了,恩,散了就散了吧。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看着别人手里拿着的那张重点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心里却不由自主的难受起来。
没办法,付出多少,收获多少。
那个时候,第一次尝到欲哭无泪是什么滋味。
但是,不后悔,不论做过什么,是对是错,都不会后悔------也不允许后悔。
毕业后的某一天,在家跟老爸闲聊,老爸跟我语重心长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高中时代的朋友,或许是你这一生里所遇到的最好的朋友,你们之间的感情不掺杂任何利益关系,也不掺杂任何社会气息。”
现在,我懂这句话的意思了。也或者说,从我踏入大学大门的那天就懂了。
假如可以让我把高中三年重新来过的话,我依然会选择那条路走下去。
因为年轻,所以无悔。
恩,现在依然不后悔。
只是,稍微有点想在那个靠窗户的位置睡上一觉罢了。
2

评分次数

    D3亚服tag:屎黑 #3484
    TOP

    今天我来说几个发生在我朋友身边的故事。
    我有一哥们,在某一个师范学校读的,他在数理系。
    可以这么说,他们数理系是最能嘬人的一个系了。
    几乎什么缺德事都干过。
    他们学校校区内有一个小河泡子(也可以理解成池塘),冬天的时候池塘就冻住了,体育系的那帮人就去那个河泡子上面滑冰。
    而数理系的人去河泡子刨坑是他们系冬天的一个传统项目.......
    有一天晚上,数理系的几个哥们结束了一天的学业,拿着篮球打算去室内球场打球,忽然发现球馆锁门。
    这几个混蛋耷拉个脑袋,回到了寝室,开始琢磨怎么嘬人。
    某一哥们从床底下掏出来一把劈柴用的小斧子,就说,咱去把那河泡子给刨几个坑玩玩好了。
    于是,他们寝室七个人,人手一个家伙,叮叮铛铛的就把那小泡子给刨的跟月球表面似的。
    第二天早上就听见窗户外面一阵阵的叫骂声,但是由于没有证据,体育系那帮人也就只能骂两句散了。
    同样还是那个小池塘。那池塘中心有一个小塔,有一些闷骚的人总会喜欢去那里合影留念。
    同样还是冬天,数理系一哥们晚上吃多了,肚子有点不舒服,但是他所处的位置距离寝室厕所太远了。
    那倒霉的小塔却离他很近。
    这哥们二话不说冲进去一顿狂轰乱炸......
    一时爽快了,留下那一坨该怎么办呢?
    这哥们也够狠的了。二话不说掏出一厚沓面纸,抓起那一坨就开始往小塔的内壁里面抹。
    据他之后自己说,第二天早上里面的风景.....真他娘的过瘾啊......
    无巧不成书,第二天中午,有俩不知道是哪个系的女生去那里拍照。
    只听咔嚓的一声,女生青涩的微笑跟那哥们“完美”的杰作被记录在一张相片里,同时也记录在了他们那一届毕业相册里.......
    其实这两件事做的已经算是轻的了。据他所说,他们做的最过分的事情之一是在卫生间洗手池子里大便。
    事情依然发生在冬天。
    数理系跟计算机系的人住在一个楼层,某一天晚上,他们几个在寝室里喝酒,喝的是五迷三道的。
    不知怎么的,这仨哥们一起来感觉了。
    本来就喝了点酒,都爱起高调,这仨哥们没去正规的地点轰炸,同时爬上他们那个洗手间的洗手台上面发泄。
    发泄完了,这仨哥们忽然就来灵感了,抄起个扫帚掘起来一坨就往水龙头嘴里面捅。
    那个洗手池一共是四个水龙头,这几个哥们捅了仨,剩下一个干净的水龙头哗哗的放水把池子冲干净了。
    之后,他们仨挨个找他们数理系专业的寝室,告诉他们明天早上洗脸打水什么的去其他楼层弄。
    本来就是冬天,厕所里面就冷,那些成坨的东西在水龙头里一点一点的变硬了......
    第二天早上,他们数理系的人非常默契的避开了他们那个楼层的厕所,纷纷到别处打水,可是有一个好事的人就躲在这个楼层的厕所里面,摆明了想要看笑话。不一会,几个计算机系的人进来了。二话不说,开始放水洗漱。
    ...本身就是拿扫帚捅进去的,根本堵不住水龙头出水,而且在里面冻了一宿都变硬了。那水放出来,起先还算有点透明,越放越黄,越放越黄,那几个倒霉蛋也没当回事,随口嘟囔着“今天早上这水还真黄啊”一边把刷牙杯接满了水毫无顾忌的刷起牙来......
    厕所里躲的那哥们是真忍不住了,掏个手机装着给人打电话,欢快的笑出声来。那几个倒霉蛋也没当回事,依然在那里刷牙洗脸。
    我估计到今天那几个倒霉蛋都不知道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时至今日,我的朋友用一种很平静的心把这些事情讲给了我,而我把它记录在这里。
    他们曾经干过一些非常出格的事情。
    他们年轻过,不论那时候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到今天也不过是一些好玩的事情罢了。
    但是,这些确实是他的宝物,不论过了多久,回想起来,他都会感到心情愉悦。
    年轻,不用来做一些傻事真的是太浪费了。
    恩,浪费了。
    他,生于1981年,死于2011年的一场车祸。
    最后编辑猥琐Z 最后编辑于 2011-10-23 03:48:33
    2

    评分次数

      D3亚服tag:屎黑 #348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