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散文] 权限不够买不了槿槿姐真相贴得痛定思痛

[ 3500 查看 / 1 回复 ]

竟然混了这么久KFC权限不够买槿槿姐的真相贴!要疯了.槿槿姐说文区发文权限升的最快。
于是把自己的各种别的空间里面日志随笔开始转。
我要权限!
话说,卖了真相还是不够权限,我到底有多苦逼啊···


这篇东西是写在看完秒五之后,那时候秒五刚汉化没多久,现在想起来已经起码有一年的时间了。


志愿表被折成纸飞机然后放飞它的时候我想起的是我的初中。

初中是二中,初一的时候我们教室面对操场,那里有一个高落差的“悬崖”,大概有个四五米吧,那时人还小,就觉得真的是好高的。

之后的初二初三就混迹于一群傻子里面,当然我也是一个,放学之后坐上226到南油黑网吧去玩上半个小时四十分钟,还要担心玩太晚回家会被发现,就再也没有怎么注意那个曾经令我惊惧的“悬崖”了,初中毕业之后就再没有经过它,所以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高度。

在初一的时候,我们一群傻子们课间休息就会齐刷刷的在栏杆那里趴上一排,看着下面的操场谈天说地,有时抱怨一下自己的家长,或者零花钱又不够用了,在要不然就请王教授来给我们上课(Doctor王,简称朵朵王,整天给我们补习保健体育,和闷声色狼有一拼得家伙)。



每次上课铃响起的时候我们又有了足够的快乐来消磨,支撑我们等到下一个补给时间。


“悬崖”那里的风总是不会停歇,有时微闭着眼睛,用皮肤来感知空气的流动,那是驼虾(某死党,驼背驼的像煮熟的虾)在我还没怎么看动画的时候用来忽悠我的,但是我却感觉我是自由的,看不到任何东西,也就不会知道我自己到底在哪里,我可以尽情的想象,在高空的云岚上接受着黄金色的阳光和被天空染成宝石蓝的风,或者在沙滩上懒洋洋的晒着懒洋洋的阳光,吹拂着和煦而又凉爽的海风,风声徘徊在耳中,想象覆盖着自己的眼皮,我能感受到的就是从不远的海上吹来的风,充满被树木基本消磨殆尽咸腥味,或干燥或湿润的空气,雨前特殊的气味,阳光的味道,能够打扰我的只有那还是高分贝的上课铃让我知道我还是在学校。

那时候我们一群半大小子特别会犯事,上课也不安稳,考试也不稳定,所以我们就成了班主任明仔的重点关注对象。



在初一的尾音处,已经有些火热夏季感觉的五月中,下午第一节课下课之后,阳光强烈的表现着自己的存在感,手里是一张用完了的草稿纸,那时我为什么会吧它从教室里面拿出来呢?忘了,反正那时候我就已经有点无厘头的迹象了。


傻子们在交流的时候风忽然强烈了起来,把我手上的纸张刮弯,贴到了我手臂上,也许是那时我才发现原来我手上有东西,也许是觉得拿着这莫名其妙的废物十分碍事,就在那想怎么处理它。


风,离我们脚下很远的操场,让我想折纸飞机,站在班门口的走廊上,扔出了初中的第一只,也是我中学时代的最后一只纸飞机,斑驳的纸飞机上草稿的痕迹就像是阳光落下的影子,晃晃悠悠的飞出,它的影子划过地面,却倏忽消失在树影里面,过了一会才从树影的另一边慢悠悠的晃荡出来。


终于,飞过了那块“悬崖”它已经被风吹的高高飞着,我们几个傻子痴痴的跟在它的影子下面,它的影子总是不时从我眼上流过,这就照成了一种视觉效果,我能同时看到它和太阳的时候,看起来格外的精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觉得,但是我那时候就感觉到它就像一个健康却又自由的灵魂,现在想起来大概也只能联系到精气神上面去吧,但它挡着太阳的时候阳光在金色的他它边缘那强烈了起来,看起来就像在燃烧中绽放。


我们最后止步在“悬崖”的栏杆前面,看着它就这样晃晃荡荡但是又莫名的自由的飞过篮球场,然后我们被一个令我们毛骨悚然的声音叫回了头,明仔,他的声音越是平静越是可怖,虽然听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是我们谁也不知道平静的水面之下孕育着的是怎样的暗涌,抑或是,那致命的漩涡?不可否认的说明仔(某可恶的,整了洒家整整初中三年的娘娘腔班主任···)的声音已经在我脑中打下了敬而远之烙印(危险生物啊)


在被以随地乱扔垃圾为主题的说教了一通之后,上课铃响了,傻子们被勒令回到了座位上,我却被要求捡回我所犯下的罪孽,转头看向操场,它一直飞行的方向,最后在足球场靠公园的跑道上见到了一点白色,怀着可以少见到明仔几分钟(那节是明仔的语文课)的庆幸跑下楼梯,走到了它的跟前,我却快乐不起来了,那时青空云岚,让人心旷神怡的天气我却从我出生以来第一次觉得悲哀,不是那种因为委屈或者愿望能够不能得到满足而可能会流出泪水的不高兴,而是悲哀,现在想起来,也许我的童年就在那一刻死去了,后来因为还要应付明仔,就拣上它回到了班上,一路回来,从操场到班级,我就已经忘掉了那时的哀伤,再被当着全班按照明仔的习惯训了一顿之后回到自己的座位,回到了二十分钟前的状态,就像时光倒流了一般,纸飞机这个形象那时已经不在我脑中了。

直至今日,重温《秒五》的时候我才想起我折的最后一只纸飞机,那时是在遥远的中学的时代的序曲,我童年的墓碑,我现在想去折一只纸飞机,放飞它,缅怀过去的时光,但是现在已经是黎明前的黑暗,早上三点半的时候,放飞出去的纸飞机会在飘荡十米之后消失在墨色中,明早吧,希望我起床的时候依然能算早上。





我要权限···
最后编辑Crab 最后编辑于 2011-11-09 13:28:53
10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16:53:26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 ( 飛撲

    咱潛的就連蟹子都比咱還活潑了...........
    別的不說.... ( 緊抱

    PS:
    ...小鳥的真相還需要什麼權限啊= =".................
    都看習慣了....
    1

    评分次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