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冬燕のアテリアル】從冬天開始的前奏曲 Ver.1.01

[ 3234 查看 / 3 回复 ]

【冬燕のアテリアル】
【劇本】瀬川かくね
【導演】瀬川かくね
【演出】冬天高校演劇部
【音樂出處】創刻のアテリアル、大帝国、リトルバスターズ
【其他素材出處】創刻のアテリアル


====================
SAVE DATA
No.000 序章 真白冬日的狂想曲
====================


………
……

沉悶苦重的風自通風窗口裡吹進。
我想,會覺得這風沉悶苦重肯定是因為受到部室裡的氣氛影響。
我看向在這間冬天高校演劇部部室裡的兩個人正在相互用恨不得把對方給分屍後裝進汽油桶內灌水泥接著丟進馬里亞納海溝般的眼神瞪著彼此的兩個非演劇部的成員。
(BGM:Mission possible~but difficult task~)【Little Busters!】
【男學生】「我已經連一碗杯麵煮好的時間都等不下去了……」
男學生的一邊,露出和那台詞相符、似乎已經按耐不住的猙獰表情從座椅上站了起來。
他的名字叫佐藤光二——雖然想這麼說,不過其實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雖然他確實經常造訪演劇部,不過我最多也就只知道他的外號叫作佐藤。
綽號的來由是因為他長的和現今當紅的美型男歌手佐藤十分相像。
當然了,長相相仿是一回事,實際上如何又是另外一回事。
或許因為是參加的是運動社團的關係,佐藤的個性本身比較容易和人起衝突。
一言以蔽之,就是個典型的暴躁易怒的人。
【佐藤】「光崎明日夏!!!和我決鬥吧!!」
【女學生】「哼……」
被指名的女學生的一邊嘲笑般的吐出了淺淺的鼻息。
女學生的名字叫光崎明日夏。是我們這所冬天高校的學生會的副會長,同時也是我的同班同學。
雖然因為國中發生的一點事情的關係和我多少有一點交情,但是她會來到演劇部的原因是作為副會長一職被託予的其中一個工作就是到各個社團進行友好交流。
也因此,光崎和個人原因的關係造訪演劇部的佐藤相同,一樣是演劇部的常客。
【光崎】「居然連在這種地方要打起來會給別人添麻煩的這點常識都沒有嗎?」
【光崎】「說話做事全都不經過腦袋的這點真的還是老樣子……只能說你果然是個『只有外表的』棒球笨蛋了」
【佐藤】「妳說什麼?!」
碰的一聲,像是要順著那個氣勢衝上前去揪住光崎的衣領般,佐藤撞上了社團中間的長桌然後居然就那樣爬上長桌把光崎的衣領給揪起來了?!!
不行不行,要是在這樣下去情況肯定會失控的!部長呢?!
我望向部室放滿了大量大型布偶的角落,集金髮、三馬尾和蘿莉屬性於一身的部長——瀨川畫音一如既往不顧裙底風光暴露地躺在布偶堆中頹廢的玩著掌機。
不對不對!現在不是入迷在看部長大腿這件事上的時候!反正每天都是這樣,就算現在不放過機會保存到大腦的記憶相冊裡也無所謂。所以現在要緊的是……
【和樹】「部長!現在不是打PSP的時候!」
【瀨川】「說的沒錯……再不喝點啥的話我就要渴死了」
【和樹】「也不是悠哉的說著那種話一邊拿起瓶裝水來喝的時候!!」
【瀨川】「幹麻……找我有事啊?」
【和樹】「才不是『找我有事啊?』吧喂!」
【和樹】「要是再不制止那邊那兩個人讓他們打起來的話演劇部肯定會不堪設想!」
佐藤和光崎兩個人的不合已經是傳遍全校都知道的了。
然而,伴隨著這個不合的傳聞,還有另一個可怕的傳聞在。
據說在人少的情況下如果佐藤向光崎挑起決鬥的話光崎會毫不客氣的接下挑戰。
雖然本來我因為對光崎的印象是冷靜沉著的類型的人所以還不相信,但是直到我親自目睹到兩個人的「決鬥」之後才了解到那並不單單只是傳聞。而且實際上還不止有這樣。
第一次看的人肯定會以為要發生什麼打架事件一樣,可是等到兩個人真的打起來以後,那個決鬥現場堪稱絕景也不為過。
見識過事發現場的我已經知道,那個絕對不是打架這種小孩子氣的名詞可以形容的。
沒錯……
那是名符其實,真正的「決鬥」啊!!
啪啦!!
……剛才……好像聽到了什麼東西破裂的聲音。
【瀨川】「不是已經打起來了嗎喂」
【和樹】「哎?」
聽到部長的這番話時,我順著部長的目光轉過頭去時……長桌已經被打破成兩半了!!
【佐藤】「喝啊啊啊啊啊啊!!」
一聲大吼,佐藤握緊了拳頭使勁朝光崎的臉打過去。要是這一拳打中的話我光是用看都覺得痛了!雖然是這麼想,不過下一瞬間,光崎的身體連動都沒動,只不過扭了個脖子而已就在擦邊的情況下迴避了那一擊。本來以為攻擊揮空以後就會暫時中斷,可是佐藤居然順著那一拳將手臂拐起企圖改用手肘攻擊光崎現在大大露出破綻的脖子。
目光一閃,光崎的眼神也從剛才那一副嘲諷般的態度有了大轉變。
只見光崎左腳朝地面——不對不對,居然是椅腳!
以堅固耐用而知名的木造廠商的木製座椅的椅腳在光崎的這腳一掃之後就像折斷牙籤般容易的斷裂,同時空餘的另一腳則在這動作之後往地面奮力一踹。本該因斷裂而向前傾的木椅就那樣讓光崎整個人變成往後倒並躲過了佐藤的肘擊。
而在這一倒之後,以為會往旁翻滾再重新站起來或做些什麼的光崎居然什麼都沒做就那樣順著椅子往後倒的狀態繼續——咦?!
【和樹】「呃呃——————!!!!」
翻跟斗了!!居然在著地的那瞬間把手上舉然後撐起身體翻跟斗了!!
【佐藤】「嘁!還挺有兩三下子的嘛!那麼這樣如何呢!!」
語畢,佐藤就立刻兩手各拿起長桌的一半,然後依次丟了出去。
【光崎】「愚蠢……」
面對長桌的屍體,光崎並沒有像剛才掃斷椅子一樣打算直接破壞,而是直接衝上了前去,緊接著突然一個轉身變成背對長桌。雖然感覺背部被打比較不會那麼痛但是這樣子還是會受傷啊!
嗙咚!!長桌撞擊到了光崎的背部並發出了沉悶的聲響——這樣的狀況並沒有發生。
在貼緊長桌的那一瞬間順著長桌被扔過來的力道將長桌和自己整個人旋轉了大半圈,光崎和長桌的位置就這樣反了過來。
接著,雖然因為旋轉的關係方向改變了的長桌仍舊被持續旋轉然後被改變了方向朝另一個長桌飛了過去!
碰!啪啦!
在清脆的撞擊聲響下,長桌剎那間變得四分五裂。
而讓那原本要價數萬元的長桌的屍體變成廢柴的人——佐藤在擊破了長桌之後筆直朝光崎衝了過去。
長桌的二波攻擊之後再加上自己直接衝上前去的三段攻擊。即使是光崎恐怕也難以反應過來——當我這麼想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什麼人的呻吟聲。
【佐藤】「噗哦!!」
然後佐藤的身體突然就像毽子一樣飛了出去!
而留在原地的則是……唔哦哦哦哦哦!!!!
纖細白皙的大腿和有些飄揚而起的裙子和那若隱若現的內部造出的絕對領域!
是踢腿!
佐藤原來是被踢腿給踢飛出去的!!
【和樹】「……不對我在看什麼啊!」
【和樹】「部長!!」
【瀨川】「知道了知道了,我知道了啦……」
部長一臉嫌麻煩的樣子從布偶堆裡爬了出來。然後站到了已經開始決鬥的兩個人的中間。
【瀨川】「喂,你們兩個」
【瀨川】「這裡好歹是我的演劇部,不是給你們這樣隨便胡來的地方」
【瀨川】「不過有句俗話說的好,入境隨俗」
【瀨川】「如果你們遵守我的規矩的話,那麼要怎麼樣決鬥就隨便你們」
【佐藤】「哼,不管是什麼規定都儘管放馬過來吧,只要能和這個傢伙決鬥的話不管怎麼樣都沒問題!」
【光崎】「直接就開打造成困擾了真是不好意思,那麼……規矩是?」
【瀨川】「只要在這裡,在這間演劇部的部室裡,我,就是規則」
【瀨川】「總之,就幫你們的決鬥特地準備個規則好了」
【瀨川】「因為你們像這樣隨隨便便就弄壞演劇部的東西的狀況實在是讓人看不下去……」
【瀨川】「就這樣吧,決鬥採用積分制,而且是扣點算計」
【瀨川】「兩邊一開始的點數是五點,每次碰到演劇部的東西時就扣一點,先扣到零點的人就輸了,而且由於這樣的決鬥需要裁判的關係所以沒有第三者算計點數的話就不准在我的演劇部裡胡來」
【光崎】「這樣確實是能有效避免我們破壞演劇部的部品的很好的規則」
【佐藤】「哈!只不過是這點程度的話根本沒問題!」
【佐藤】「決鬥繼續!」
【瀨川】「嘖,那還想繼續下去的不懈的精神還真希望你用到別的地方上」
【瀨川】「順便一說,剛才決鬥開始是在你打壞桌子的時候,然後再加上拿起桌子的各一半還有擊破桌子還有被打飛然後撞到燈具在內,你已經被扣五點了」
【佐藤】「喂喂喂喂喂!沒有這樣的吧!!」
【瀨川】「給我閉嘴,然後你們兩個,都把破壞部品的錢吐出來」
【佐藤】「唔……」
【佐藤】「可惡……這次就算妳好運,當妳贏了啊!不過給我記住。下次贏的人,一定會是我!」
(BGM淡出)
………
……

就這樣,演劇部發生的騷動就在部長的機智下得到了平息。
雖然我總有種佐藤根本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笨蛋的錯覺但是要是說出來肯定會挨揍。
不過……
這種有種同樣的事還會再次發生在演劇部的預感……
希望只是我想太多才好。
………
……

(BGM:世界のどこかで)【大帝国】
時值冬日。白雪紛飛。現在是冬天高校的春假期間。
根據社團的不同,有的社團雖然在假期時也是休息的狀態,但是有的社團就會像我們演劇部一樣正常活動。
【和樹】「呼哈——啊啊……」
好想睡……
雖然說正常活動是正常活動,不過實際上在沒有公演和活動的現在的演劇部幾乎等於什麼都不用做。所以在現在的這個時段社團顧問直接就把演劇部交給了部長處理。但是部長是屬於那種相當嫌麻煩的人的類型,要指望她指導我們根本就是作夢。當然了,我也是覺得像這樣繼續悠哉下去很好就是。
我就這樣順著懶意躺到演劇用的沙發上然後繼續玩著掌機。
【佐藤】「真是頹廢的傢伙啊」
【和樹】「又不會怎麼樣……反正現在也不知道要做什麼……我們演劇部可不像你們運動社團一樣可以那麼輕鬆打發時間的」
【佐藤】「別把我們的正當社團活動說的好像在打混一樣,你瞧不起運動社團嗎?」
【和樹】「不……也不是說瞧不起……只是……唉……懶的解釋了……好~閒~啊~」
【佐藤】「你啊……」
喀嚓
演劇部的門被打了開來。然後來到這裡的是——
【女學生】「大家早」
【和樹】「早啊」
【佐藤】「什麼啊,是十啊」
十。是部長的姐姐。同時也是我的同班同學。當初也是通過十知道部長當時在徵招演劇部的部員。不過雖然作為幫部長徵收部員的人可是在整個演劇部裡加入成為部員的順序卻排在相當後位。個性上的話……基本上可能算是有些文雅的人吧。
【瀨川】「姐姐早~」
一看到十出現了以後部長便暫時性的脫離頹廢模式大大的揮著手向十打招呼。
【瀨川】「姐姐的委員會的工作忙完了嗎?」
【十】「嗯,忙完了哦」
作為姐姐的十不是和部長一起來到演劇部的關係是因為十本身有委員會的工作。
作為我們班上班長的十為委員會的一員,每天早上都有委員會的會議要忙,而且除了週末以外一樣是假日不休息。我光是想像而已就覺得累人了。
【十】「妹妹又在打小P呀」
【瀨川】「嗯」
【十】「連渡邊也在打呀」
【和樹】「順便的話就免了……因為這會讓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話回應」
喀嚓一聲。又有別的人到了演劇部。
【佐藤】「哦!千堂!」
【千堂】「哦!佐藤!」
千堂希。是演劇部的一份子。除了有時候會搞怪的個性以外基本上待人算是和善。
是個曾經真的數次在學校的學生意見普查的其他意見欄上寫上「演劇部想要沙灘!」然後交出去的怪人。
另外和佐藤似乎是很早以前就一直認識的青梅竹馬。
每天早上佐藤都會來到這裡和千堂聊上個半個小時左右才會回到自己的社團進行活動。
雖然我總覺得以佐藤的身手就算不去練習也無所謂就是……
現在的部員們都開始在做各自的事,沒來的也只剩下幾個掛名的幽靈部員而已。
人多起來以後還各自做自己的事的這個情況還真不是普通的讓人發閒啊……
終於忍受不了這樣閒暇的時光繼續虛度的我開始問部長。
【和樹】「部長,沒有什麼好玩有趣的東西或是活動嗎?」
【瀨川】「幹麻」
【和樹】「很無聊啊」
【瀨川】「拿著一台掌機邊玩邊說實在很沒說服力」
部長像是無奈一樣嘆了一口氣然後從布偶堆裡爬出來走到了辦公桌位上坐下來。
【瀨川】「正好也覺得無聊……而且人數也已經差不多都到齊了」
【瀨川】「喂你們,有沒有興趣來玩個有趣的東西呢」
所有人在聽到部長這麼說以後都把目光移了過去,與此同時,部室的門也打開了。
【光崎】「唔?這麼剛好打擾到你們了嗎?」
也許是巡視完所有社團了吧。光崎每次總會在回來時順道來演劇部打發一點時間。
她看著我們所有人的目光都突然從部長那裏移到她身上而感到有些困惑的樣子。
【瀨川】「沒這回事,或者該說如果妳也能一起聽的話就太好了」
【光崎】「是、是嗎?……」
【瀨川】「那麼我就把想說的再重新說一次……」
(BGM淡出)
部長像是要重新整理剛才想說的話一樣把PSP收進了外套口袋中然後重新面對所有人。
【瀨川】「讓我們來玩個有趣的遊戲吧!!」


(BGM:生れ落ちる世界)【Little Busters!】
我的人生一直都過的很普通。
父母都健在而且並沒有因工作原因會有長期不在家裡或者大半夜才回到家裡的狀況發生。
唯一一個可以讓我覺得這個人生並不是完完全全的普通的點大概是發生在中學的時候。
我從小開始就喜歡玩遊戲。
只要是平台上的遊戲,不管是什麼遊戲我都非常愛玩。
存起來的零用錢大多會用在買遊戲上,也因為這樣造成我接觸的遊戲相當廣泛,所以在遊戲方面上也有十分深入的了解。
因為這樣的關係,讓我在小學時認識的許多朋友。經常和他們一起打鬧玩樂,連線對戰。現在想來那真的是雖然普通卻又很有意義的快樂時光。
不過到了中學以後,認識的人大多都到離住家較近的中學就讀,因此住的地方比較遠的我到了中學之後完全沒碰到半個認識的人。
和小學不一樣。我在座位上玩著自己的遊戲機時幾乎不會有人因為好奇而過來看我是在玩什麼。即使有人靠過來看,最後也是因為看到我又在玩遊戲而過來說一句「又在玩這個啊」而走掉。
拜這樣的國中——又或者該說我自己愛玩遊戲的個性所賜,我在中學沒有半個朋友。
那天,我像往常一樣一邊玩著遊戲一邊走路。
由於幾乎已經習慣了的關係所以即使那樣走路我也不怕會撞到東西或人。而交通號誌的燈號切換也有因為特地為了盲人而播放的音樂所以完全不用擔心。
可是……這天,我因為以往都習慣到無所謂的關係,完全忘記了交通號誌的燈號切換要是沒聽到聲音就無法注意。
戴著耳機玩著遊戲的我就那樣在過馬路時遇上了燈號切換。
記得當時因為把注意力集中在遊戲上而沒發現有車。等發現到時已經有一台貨車要撞上我。
那一瞬間,遊戲的BGM還有語音就好像突然中斷了一樣,腦中聽的到的就只剩下貨車按喇叭的聲響。
——啊……
那時的我只能從腦袋裡擠出這樣無意義的感想來。
那次之後我了解到人要是遇上及死的突發事故根本就不可能在眼前浮現人生的走馬燈。
當腦袋反應過來那台貨車要撞過來時,我的身體突然被什麼人給猛力推開來,之後……一個看都沒看過、完全不認識的少女代替我被那台貨車撞上。
少女的名字叫作光崎優子。是當時正在就讀私立冬天高校的二年級生。
………
……

事故過後沒多久,救護車就到了事發現場將少女給運到醫院急救。
雖然我也是被事故捲入的關係人,但是由於警車也幾乎在同時到了而要對事故關係人進行偵訊,所以等我做完偵訊到醫院時,少女早就已經在手術房裡。
我向護士小姐問到了少女是在哪裡的手術房時幾乎是用狂奔的速度跑過去。
如果那個人因為我的關係就這樣死了的話,那我肯定沒辦法原諒當時是因為玩著遊戲而遭遇到事故的自己。
等我趕到手術房前時,少女的家人早就已經到了。
一名穿著筆挺西裝的年邁紳士以及緊抱住那名紳士的身體不斷哭嚎的少女就在手術房的前頭。
手術房的燈號雖然還是亮著沒辦法確定少女結果會是生還是死。但光是看著那一幅景象,我就已經無法原諒自己了。
(BGM淡出)

(BGM:閉鎖された空間の中で)【創刻のアテリアル】
【和樹】「進入遊戲裡面?!?」
在部長解釋了所謂的遊戲的方式居然是讓我們進入遊戲裡遊玩時所有人幾乎在同時發出了驚呼。
【佐藤】「真的假的啊喂……」
以現代的科技而言,進入遊戲裡遊玩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首先光是在虛擬世界的構築上。光是在這點,諸多以技術出名的遊戲公司就全都沒辦法辦到。而在前例的這點沒辦法完成的現在,要「進入遊戲」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就好像把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地方當作目的地一樣,打從一開始就沒辦法到那個目的地。
【瀨川】「廢話,當然是真的,還是說你們覺得我像是那種會無聊而隨便亂開玩笑的人的類型?」
【和樹】「雖然確實不像是……而且以活動的提議而言,對喜歡遊戲的我來說也是個相當誘人的計畫」
【和樹】「但是問題是,以現代的科技而言根本沒辦法辦到那種事吧」
部長聽到我的這番話以後像是滿足了什麼一樣哼的一口氣揚起了嘴角。
【瀨川】「沒有錯,確實就像渡邊說的一樣」
【瀨川】「以現代科技而言恐怕在『該怎麼讓人腦能夠與遊戲作完全的連結』的這點上就完全敗倒了」
【???】「部長部長!!」
突然,演劇部的其中一個成員用力的舉起手來似乎想要發問。
【瀨川】「很好的問題,不過太麻煩了所以我拒答」
【???】「我明明什麼都還沒說不是嗎喂!」
抗議著部長對自己的待遇太差並且要求改善的是ACE。在演劇部裡和千堂一同被部長歸類在麻煩人物的類別而享有和其他人不同的「差別待遇」。
【ACE】「才不是!這次我想問的可是很正經的問題!」
【瀨川】「……嘖,麻煩死了……」
雖然嘴上嫌麻煩,不過實際上也沒有徹底拒答ACE的問題,所以ACE便開始問起部長。
【ACE】「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說著科技科技的,部長該不會是想用魔法或超能力之類的把我們送到遊戲裡面去吧!」
【瀨川】「給我去死!!」
碰!
部長扔出的水壺漂亮的正中ACE的臉部並將ACE就那樣直接擊倒。
說到魔法或超能力……在這個時代也不是什麼不存在的東西。
雖然以全球人數比例來說數量算是相當稀有,但是超能力者或魔法師確實是存在於世界上。至少就我所知,ACE就是那魔法師的其中之一。
還記得ACE入部的那段時間總是在演劇部裡隨便亂放火球之類的魔法,當時的部長總是像這樣用暴力行為來制止ACE的胡鬧。
現在想來部長雖然總是對任何事情嫌麻煩,但還是做了不少讓人看了就覺得累的工作呢。
【瀨川】「總之……既然以『現代科技』而言辦不到的話……那就交給『未來科技』吧」
呃?
聽到這句話以後我一時之間還沒辦法理解是什麼,只是在腦海裡下意識的浮出某個國內知名都市的名稱。
未來都市——雪吹。
傳說那是一座擁有媲美全世界武力和超越人類科技的超現代都市。雪吹的市長驛——呃,現在應該是前任——是人類史上第一個使用一台電腦造出了一整座都市與其文明的人。
她辦到了光是使用程序代碼和一台電腦就可以對現實造成影響,並進而創造出了雪吹。
不過據說可以理解那些代碼的人在全世界不超過十人。而在「會使用」上就又更是把餘下的人幾乎全部刷了下來,因此實際上真的會使用的包含驛在內似乎只有三個人。而且除了驛之外的另外兩個似乎也並不是能完全懂得使用驛所發明的代碼。
而就在不久之前,驛以外的另外兩個會使用這個代碼的人加入了某個線上遊戲的企劃並打算完成在虛擬世界裡進行遊戲的遊戲界的創舉。
不過這個代碼萬用的程度實在讓人覺得相當離譜。因為這個代碼影響現實的這個可怕能力甚至已經接近於神創世的程度,所以最後甚至被網路上的人們稱作Paradox Gode——悖神碼。
總之,這種代碼對現實的影響力的關係使得其泛用性讓諸多人士覬覦。可惜實際上這種代碼的高深難解甚至被部分科學家評為百年以後的人類也沒辦法達到的技術能力。
所以,一提到未來科技就會想到雪吹這個代表象徵已經幾乎是現代人常會有的思維邏輯了。
【瀨川】「我向認識的人那裡拿到了可以直接改寫遊戲並讓人進入裡面的程式」
【瀨川】「幹麻?你們那像是看到小孩子發燒了一樣的無奈眼神?我說的是真的啊」
【和樹】「那我問部長,部長自己進入過遊戲裡面了嗎?」
【瀨川】「沒有」
好一個理直氣壯的速答!
【瀨川】「雖然也不是不信任那傢伙,但要是出了個什麼問題進的去卻出不來我該怎麼辦?我可還不想就這樣死掉」
【和樹】「原來是把我們當成白老鼠嗎!!」
【十】「啊哈哈……」
【光崎】「我想問個問題」
【瀨川】「幹麻?」
【光崎】「瀨川的朋友叫什麼名字?」
【瀨川】「誰知道啊」
【和樹】「喂喂喂,明明是朋友卻連名字都不清楚嗎」
【瀨川】「那渡邊,我問你,你知道佐藤叫啥名字嗎」
【佐藤】「為什麼這裡會出現我啊」
【和樹】「對不起部長,是我錯了」
【佐藤】「喂喂喂喂喂!!!」
【和樹】「不過在『普遍』的情況下,『正常』來說『一般』都不應該會不知道朋友的名字啊」
【佐藤】「別隨便把別人當成異類啊混帳!我當然也有自己的本名好嗎!!」
【瀨川】「佐藤的名字是啥這件事先扔到一旁,如果是現實的朋友的話那確實是『普通』的情況下不可能不知道。不過很遺憾的,我認識的那個人是網友」
【和樹】「原來如此……那樣子確實是不知道也不奇怪了」
【和樹】「不過說起來光崎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光崎】「那網名呢?暱稱的話總該有了吧?」
光崎沒有管我的問題,繼續向部長提出發問。難道我被無視了嗎……
【瀨川】「埃。那人叫作埃」
聽到這裡,我突然感覺到有什麼開始從內心的深處湧出來。
我拼命的忍住那股衝動試圖冷靜的向部長提問。
【和樹】「部、部長」
【瀨川】「去死,總覺得你現在的臉很噁心,給我去撞牆一百萬次」
【和樹】「那個埃……難道是……」
【???】「『三大神』之一的那個埃嗎?」
就在我想提出疑問時,另一個人就打斷了我的話說出我想問的問題來。
似乎已經吃完了零食而沒事做向部長發問的是在演劇部裡發言次數相當鮮少的燕鳶。
被部長譽為吉祥物的燕鳶擁有能夠享受被部長抱住的機會。該死!我也想被抱啊!!

燕鳶所說的「三大神」所指的就是在這個世界上唯三的會使用悖神碼的人。
雪吹的前任市長——驛,或網路上的人一般稱為愛琪(エキ)。
網路聞名的超級駭客雙人組——埃、蘭多。
由於會使用悖神碼的關係,所以不斷的被稱為大神,最後就有了「三大神」的稱呼出來。
對於這個問題的疑問,部長詭笑著肯定了。
【和樹】「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碰!!
【和樹】「噗咳!!」
腹部突然中了一拳讓肺部的空氣全都擠了出來。空氣!我、我要空氣!!
【和樹】「咳哈!!咳咳咳!!哈……喂光崎!!妳想殺了我嗎!」
【光崎】「因為你要是那個狀態繼續下去肯定會失去理智和判斷力二話不說的決定要參加這次的活動」
【和樹】「唔……」
完全被說中了……沒辦法反駁……
【瀨川】「光崎還真是老樣子喜歡顧忌那麼多,難道都不覺得麻煩嗎?」
【光崎】「有關人身安全的問題我覺得根本不會嫌麻煩」
【光崎】「就像瀨川所說的一樣,要是只能進去而出不來的話那該怎麼辦?更何況程式還是處於未被使用過的狀態,在沒有任何成工經歷的狀況下我覺得有必要檢察代碼是不是真的是悖神碼」
【千堂】「檢查嗎?可是要怎麼檢查?難道說光崎對悖神碼有研究嗎?」
【光崎】「沒有」
【和樹】「那到底是要怎麼檢查啊喂」
【光崎】「所以放棄吧,在不確定因素太多的情況下最好不要隨便接觸來歷不明的東西,這點即使是在網路也是一樣」
【光崎】「還是說渡邊你連這種小學生不能隨便拿陌生人給的糖果一樣的幼稚又基礎的道理都不懂呢?」
【光崎】「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我只能說……你還真是個白癡呢,你這樣子什麼時候會被這個天真的個性害死都不曉得」
【和樹】「說得還真過分啊……」
不過光崎說得也沒錯……這種攸關自身的事情還是別太隨便會比較好。
要是就這樣死了的話實在太划不來了。
【???】「如果是那種問題的話交給我吧!」
就在這時,一個帶有稚氣,但是卻又耳熟可靠的人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有在研究悖神碼哦!」
這個高舉著一瓶牛奶像小孩一樣亂晃,而且身高幾乎可以說是小學生的蘿莉是博士。和佐藤一樣是本名未知。因為大家都叫她博士所以也就跟著那麼叫了。
【和樹】「是真的嗎?」
【博士】「真的真的!」
說完博士馬上就像為了證明般的拿出一本書來給我們看。
我看看……「你也能輕易成為魔法師!-入門篇-」……
【和樹】「這是什麼啊!!」
【博士】「作者是愛琪哦」
【和樹】「我靠居然是真的!!」
【光崎】「……」
看到博士像小孩子炫耀新玩具一樣的愉悅表情,光崎不知道為什麼臉色似乎有點難看。
【博士】「那麼馬上讓我來檢察吧~」
說完,博士便跑到部長的辦公桌前去開始要求部長讓她檢查程式代碼。
【光崎】「……」
【和樹】「光崎,妳怎麼了啊?臉色好像有點難看,如果身體不舒服的話可要說啊」
【光崎】「我沒事,居然還要讓你來擔心我,看來我還真是失敗呢」
【和樹】「喂,那是什麼意思啊」
【光崎】「沒事,比起那個,代碼好像已經檢查好了」
(BGM淡出)
隨著光崎的目光看過去,只見博士一如既往的用那副小孩子般天真的笑臉跑了過來。
(BGM:魔法のアンサンブル)【Little Busters!】
【博士】「完全OK唷~代碼沒問題!那個是悖神碼,不會錯的~」
【和樹】「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碰!!
【和樹】「噗咳!!」
腹部突然中了一拳讓肺部的空氣全都擠了出來。空氣!我、我要空氣!!
【和樹】「咳哈!!咳咳咳!!哈……喂喂喂!!」
面對我這次對暴力行為的抗議,光崎直接無視了。
【瀨川】「好了,既然知道了代碼沒有問題,現在還有一個問題要處理」
【瀨川】「我們沒有能夠使用這個程式的機器」
【佐藤】「喂!這不是根本就不能開始嗎!耍人啊!」
【???】「部長還是老樣子那麼坑人呢……」
剛從趴在沙發上的休息狀態中醒來後就說了這麼一句的人是AOE。
基本上不太愛講話的AOE雖然和ACE名字很像但是性格卻是天差地遠。
【???】「部長這個樣子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果然還是要拜託博士了嗎」
目光從沒移開筆記型電腦這麼說著的人是蘋果。
雖然作為一年級生但實際上年齡卻只有十四歲的他是跳級才讀上高中。由於對電腦及一些機械的操作比較熟悉的關係所以在演劇部裡主要都是負責後台的操作工作。
【AOE】「如果不能拜託博士的話還要拜託誰呢……蘋果你會做嗎?」
【蘋果】「……我只會用,不會做」
【瀨川】「就是這樣,所以博士,拜託妳了」
【博士】「沒問題!!雖然想這樣說,不過材料……啊,被破壞掉的長桌和椅子還有燈具的殘骸能借用嗎?」
【瀨川】「沒差,反正最後也是要當垃圾回收掉,能派上用場當然是再好不過」
【博士】「嘿!那麼馬上就來開始吧!」
說完,博士就用不知道從哪拿出來的工具開始對廢物進行重組再利用的作業。
【博士】「啪咻喀嗒喀啷咚隆隆!」
在我們一邊等待著博士一邊各自做著自己的事的時間過了大約半個小時以後……
【博士】「完成了!!」
【AOE】「好快!」
【博士】「因為材料不足嘛,要做完所有人份的話可能就還得再多花點時間了」
【博士】「就是這樣,分量有點不夠,部長打算怎麼辦?」
【瀨川】「那就自由參加吧,因為有些人似乎也對這個沒興趣,所以博士妳那裡有幾個?」
【博士】「十二個哦~」
【和樹】「好多啊……如果有這樣的量的話那也夠用了吧」
去掉幾個可能不會想參加的人雖然好像會有點不足,不過應該不會影響吧?所以再來的問題就是……
在我想向部長提問時,千堂早了我一步向部長這麼問了。
【千堂】「部長~我們要玩的是什麼遊戲?」
沒錯。在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之後,決定要不要參加的最大因素絕對莫過於是什麼樣的遊戲。
對我這樣接觸遊戲廣泛的人而言不管什麼遊戲都無所謂,但是其他人可能就有各種不同的偏好了。
【瀨川】「創刻のアテリアル」
【和樹】「什麼?」
【瀨川】「創刻のアテリアル,是一款卡片戰鬥遊戲,中文好像翻譯作創刻的動脈這樣子鳥到要死的名字」
【瀨川】「明明アテリアル真要說的話應該是形容詞的Arterial,居然翻成動脈?哈!我可不相信翻譯成這樣子的人懂什麼語詞倒裝,根本就是白癡!」
【瀨川】「而且再說為啥E社會在形容詞前面加上名詞而且後面還沒接其他詞啊?創刻的動脈的?這鬼看得懂啊!總之如果真的要翻譯的話果然還是要用到意象上的連接,雖然Arterial是當作『動脈的』的意思,但是同時也可以當作『交通幹線的』的意思,所以……」
【和樹】「知道了!我們已經都知道了!比起那個,還是趕快開始問有哪些人要參加吧!」
每次一提到部長有偏見的遊戲就會像這樣大長篇的講個沒完沒了。要是不阻止的話大半天就都要被消耗掉了。
【瀨川】「差點忘了,總之就是這樣,是一款卡片戰鬥遊戲和GALGAME的綜合,想要參加的人就說一聲,當然,我本人是一定要參加,所以名額還有十一個」
【和樹】「我參加!」
【瀨川】「哦,渡邊啊,真虧剛才被光崎勸說成那樣,很有幹勁嘛」
【和樹】「哼……不要小看我啊部長,如果是提到關於遊戲的事情的話我們兩個應該都是差不多類型的人不是嗎」
【瀨川】「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看來的確是那樣」
【十】「妹妹打算玩的話那我也玩玩看吧」
然後就這樣,在我開頭之後,陸續有好幾個成員都開始決定參加,結果包含非部員的光崎和佐藤在內數量剛好湊齊了十二個,不多也不少。
【和樹】「真的假的啊……妳也要參加……?」
【光崎】「你有意見嗎?」
【和樹】「沒有……只是剛才反對的那麼徹底,讓人想不到而已……然後佐藤,你果然是要……」
【佐藤】「沒錯!既然光崎要參加了那我可不能放過這天大的好機會!!光崎!在遊戲中和我一決勝負吧!!」
……好像看到了光崎無奈的嘆了口氣。
【瀨川】「那麼現在就開始詳細的說明吧」
就這樣,部長開始為那個能夠讓我們進入遊戲的程式做進一步的解說。同時,博士也一邊開始作業將那些裝置和電腦做連結。
雖然說是進入到遊戲裡面遊玩,但我們實際上是會隨機分配到遊戲裡的可以成為同伴的角色裡頭而沒辦法自己選。雖然的確是如果直接選了主角的話就沒意思了就是,畢竟所謂的主角光環到底有多強大只要看了幾個ACG的作品下來就知道了。
另外需要注意的好像是我們作為配角也是有可能影響遊戲的進行,所以為了讓我們不對遊戲造成太大的影響,我們被分配到的角色的記憶都會灌輸到我們的腦裡,簡單來說這和植入第二人格幾乎沒兩樣。
雖然部長說了這似乎對在結束遊戲後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但是在遊戲裡可能多少會讓人混亂,這點是唯一需要注意的地方。
【瀨川】「想說的暫時就這麼多了,我們現在需要一個沒有參加的人來操作遊戲……博士,可以把這個工作交給妳嗎?」
【博士】「沒問題~」
說完部長便把座位讓給了博士。之後我們則是依照博士的指示分別將像是戒指一樣的東西帶到了手上。
(BGM淡出)
【博士】「雖然本來是想弄成手環狀的,不過材料實在不夠呢……」
【瀨川】「嘛,只要有效果就好了,那麼快點開始吧」
【博士】「那麼~裝置~啟動~!」
突然感覺到有什麼電流從戒指上傳過來的瞬間,我眼前就變得一片黑了。
殘存下來的只有意識。這樣的感覺實在是非常奇怪。簡直就好像失去視覺了一樣。
而後,就在重覆思考著我到底會變成什麼樣的角色的同時,我的意識也逐漸的沉入黑暗中……


(OP主題曲:The Day Takeoff)【大帝国】

【冬燕のアテリアル】未完待續…  

最后编辑画ノ音 最后编辑于 2012-09-22 02:23:09
2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TOP

    從冬天開始的前奏曲 Ver.1.01 修正補丁

    【補丁內容】
    修正錯誤的名字翻譯。將愛琪(エキ)更正為驛(駅,エキ)。
    其他的錯字及不適當的語詞修正。
    1

    评分次数

      TOP

      看成save dota了(233
      结果我出场率更低好吧= -

      TOP

      虽不明但觉厉0v0(pia
      整体文章还是不错的,剧情的展开也有新意,谋篇和语言虽然可以再细致一点但这样就已经不错了。让人很是期待接下来的进展呀~~~
      话说这篇文章是有什么来源么-v-b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