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同人文】《谖律》(JOJO奇妙冒险同人,仅沿用替身设定,无原作人物、世界观出现)

[ 7165 查看 / 54 回复 ]

ACT.48

  拆开糖果盒的过程,更像是一种神圣的仪式。因为众人出于各自不同的原因而对其所抱有的期待,让这本应极为寻常的事物,升格为了具有某种象征意义的、更为神圣纯粹的存在。
  这边的枝渴望了解两个世界不同糖果匠人所制作出来的糖果究竟有何分别;那边的枝虽然对于京陟鸣抱有非同一般的厌恶之情,却也十分认同对方身为手工艺者的能力;女性的泷从最初便有着对于糖果盒内真相一探究竟的冲动;男性的泷则对难得能够引发另一个自己注意的事物抱有一定的兴趣;九月……猫儿的好奇心是永远不会因时间减退而消减的,区别只在于不同时期能吸引她注意力的对象各不相同,而此时,“神秘出现”在她面前的糖果盒正是能令她稍微满足一下好奇心的绝好目标。
  大概就是这样。
  接受了原相馆众人目光洗礼,出自于京极亭工坊主人之手的糖果礼盒,即将在所有人的面前揭开其神秘的面纱。
  “Perfect!真是巧夺天工!”此句为这边的枝发出的赞叹。
  “虽然那个家伙非常令人讨厌,不过不得不说,他的制糖技艺确实很有一手。”那边的枝这样不情不愿地说道。
  “唔呃……这还真是相当程度的恶趣味啊。”胃囊中的食物差一点点涌出食道的女性的泷如此感叹道。
  “这样子,会不会太写实了一点呢?”摸着下巴的男性的泷从自己的角度发出了品评。
  “这个,真的是糖果吗?真的会好吃吗?就让我先尝一个吧……啊呜很痛啊!”自以为用一连串问题成功扰乱了众人思考回路的九月,在拈起第一枚眼珠糖果的时候,手腕狠狠吃了枝一记手刀,吃痛败退。
  出现在几人眼前的,是一盒与其称其为糖果,不如叫做眼珠收藏集锦的东西。盒子里摆放着横三纵五总计一十五枚形态各异的眼珠——完全看不出有糖果的样子。
  经过两个枝的考证,每一枚与眼珠别无二致的糖果,其正体应当确实是糖果无误。正常的眼珠与其手感略有差别,主要原因应该是工坊主人仅制作硬糖的缘故,所以给她们的感觉,更像是能以假乱真的玻璃眼珠。其中仅有一颗是连手感都与真正的眼球完全相同,就连她们也分辨不出到底与真正的眼球有何区别。
  “他好像说过自己不做软糖的吧?这不是挺在行的么。”听这边的枝话里的意思,似乎也并没有因此而介怀什么,只是觉得对方总是在奇怪的地方格外坚持他那狭隘的自尊心。
  “大概,那也关乎于他作为制糖师的‘德行’吧。”那边的枝这般不置可否地回答道。
  “嗯……说的也是。”通过少少的接触,这边的枝仅思考了数秒,便得出了与另一个她完全相同的答案。且不论这个答案正确与否,两人的思考回路倒是极端一致的。恐怕就算这边的枝现在没有讨厌上京陟鸣,甚至还对他颇有好感——作为优秀手工艺者而言——在真正见到本人以后,也会催生出极多的负面印象吧。
  恐怕这也就是那边的枝仅仅拉着她一起去找京陟鸣的真正原因。毕竟,站在同一战线上的同伴多多益善,其他人说不定一两个回合便会败在对方的糖衣炮弹之下了。
  “那么,要怎么处理这盒糖果呢?是照例真空封存起来,还是分了吃掉?”女性的泷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送我吧。”这边的枝脱口而出的申请。
  “喂猫吧。”那边的枝言不由衷的提议。
  “分了吧。”女性的泷真心实意的愿望。
  “我就不发表意见了。”男性的泷举起双手宣布弃权。
  “赞成摄影师的意见!”九月兴致勃勃地提议附议道。
  就这样,这一整盒眼球成了原相馆里炙手可热的新宠儿。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ACT.49

  原相馆里的众人原本并没有在意的糖果盒,如今却出乎意料地成为了众所瞩目的焦点,这是两个枝原先如何也想象不到的事情。
  迫于压力——虽说实际上最大的压力是来源于自己的好奇心——那边的枝率先将一颗“眼珠”徐徐放入了口中。糖果仿佛真正的眼球一般在舌齿间打滚,仅仅只是用味蕾裹上了一圈,她便啧啧有声地抿起了“虹膜”。
  “还算……挺好吃的呢。”
  半响,她终于重新开口,脱口而出的便是一句稍显言不由衷的话。
  在两旁注意着她反应的人们,倒是没有对她的话语表示出丝毫反驳的意愿,反倒是将她的话当作了特赦令一类的东西,刚一开口便争先恐后地争夺起了盒中的糖果。
  直到那边的枝回过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吃上了盒中的糖果。然而,她看着他们大快朵颐的模样,却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心悸……
  转而,她醒了过来。
  “你醒了?”
  说话的是西川泷,她见枝已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便走到书桌旁拎起茶壶,为她倒了杯水。
  “给。”
  那边的枝一手撑起身子,一手接过水杯,小口小口呷着温水。
  似乎……前一天晚上,自己是在原相馆办公室的沙发上睡过去的。
  “我怎么会睡在这儿?”那边的枝按了按额头,有些奇怪地问道。
  “因为太困了才会睡在这儿的吧。昨天晚上你一回来便倒头就睡,怎么喊你都喊不醒,你不记得了么?”听她这么问,感觉奇怪的反倒是女性的泷了。
  “是这样的么……那盒糖果呢?已经吃完了吗?”虽然亲近的泷这么说,但她却一点也回想不起昨晚睡前的事情了,反倒是想起了另一件毫无干系的什物。
  “怎么会,没你开口,谁也不会随便动你的东西。那盒糖还好端端放在摄影厅的茶几上呢。”
  西川泷自然而然的回答,却在枝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你是说……小枝和我取回来的糖果,还没有开过?”
  “打开是打开过了,你似乎在回来以前就已经检查过来。话说回来,为什么要说‘小枝和你’?昨天去的人不是只有你一个么?”
  泷好像也听出了些什么,有些担心地望着她。
  “枝姐,你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没有回音,那边的枝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泷会骗她么?应当没有这种可能。从道义上来讲,小泷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当作自己人看待,从来也没有作出过欺骗、背叛之类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值得信赖的。从利益上讲,欺骗自己对于她来说毫无益处,来年的愚人节也并没有在今天提前光临,找不到动机的事情又要从何说起?
  如果排除了这最简单也是最不可能的可能,剩下的就只有……
  仔细一想,她记忆最后仅存的“大伙愉快分享眼珠糖果”的景象,从头到尾都有着令人毛骨悚然的不协调感。这种感觉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感觉到脊背发凉。
  危机感。
  但在此之前,混乱的现状让她意识到了一件事,一件从最初就让她觉得很不对劲的事情。或许一切与常理相悖之事的源头就在那里,一旦找出了最初的答案,就能收获一连串的果实。
  为此,她已经思量出了第一步该做些什么,那个如何寻获所求答案的第一步。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ACT.50

  一边思量着整桩事情的前因后果与相应的对策,那边的枝一边对身旁的泷说:“请帮我去整理一下摄影厅和器材,待会儿要用到「复眼」。我马上就会起来,不用担心这边。”
  闻言,纵然依旧有些担心地看着她,西川泷仍点了点头,将茶壶放回到书桌上,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出门时,她将门轻轻掩上,仿佛是怕惊扰到里头那个刚醒来的人儿。
  待她关上门后,那边的枝开始分析起现在的状况。
  假设小泷没有对她说谎,所说的一切具是实情,那么很显然,她们中的一个一定被操纵了记忆。
  无论是更改记忆、陷入幻觉、沉入梦境,还是有人以替身能力取小泷而代之,只要自己能接触到那件平时无比熟悉,却又不可能预知到操作结果的什物,就能够证明究竟是哪里出了差池。所以,无论是哪里出了问题,对她来说,实际上全都无关紧要。
  「复眼」,正是她心中完全符合条件的那样东西。
  因为长期操作使用的关系,复眼对她来说已是雨见珍宝库中最为熟悉的一员,要让她操作并使其展现能力,无论现实还是梦里都不应会出现差错。然而,就算梦里或幻觉中的她能够想象得出她使用复眼的样子,但若是她想经由复眼得到一些哪怕她本人都不知道答案的情报,梦或幻境的世界便会因此出现破绽。
  哪怕碰到现下的最坏情况,刚才在她办公室里与她对话的“西川泷”并非其本人,在她将下一步的打算告知一二之后,也一定会有不同寻常的反应。
  替换复眼,或是干脆将其破坏。
  复眼被替换的可能性很小,几近于零。像这样绝无仅有的特殊存在,哪怕提前准备也难有可能做出与其能力相近的赝品。这一点只要上手使用便能轻易确认。
  如果复眼被破坏……那最起码证明了,问题很有可能是出在其他人的身上,而非她本人陷入了并不熟悉的精神领域的苦斗。
  捧起茶杯,一饮而尽,她轻轻呼出一口白气。她心中仍存有一丝希望,希望一切都只是她对于真实情况的误读。但若是要面对无法逃避的挑战,她将比任何人都来得更坚强。这正是雨见枝心中始终存有的一份骄傲。
  很快,办公室外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调整了一下心情,顺手将已经喝空的茶杯放到身旁的茶几上,那边的枝一边作出回应,一边站起身,顺便理了理衣服,将睡时压出的褶皱一一捋平。
  旋即,女性的泷步入了办公室。
  “枝姐,复眼已经准备好了,动用能力时所必须的场地也已清理完毕。”小泷一脸好奇地说,“这一次是做什么工作么?还是又发现了新的目标?已经有接触过了吗?”
  那边的枝一时间被她一连串的问题砸得有些头晕,花了点儿小功夫,她才将思路整理清楚:对方将她的反应当成是遇到了棘手的工作了。
  “不是这样子的。这一次……是因为私人的原因。”那边的枝摇着头否定道。
  虽然通过撒谎承认来骗过对方,有利于接下来的行动,不过那边的枝也有她自己的考量。与其费尽心思隐瞒真相,到还不如直截了当地将一部分真实的打算说出来,她可没有功夫在这儿玩没有终点的造谎游戏。
  “既然已经准备好了,那就和我一起去摄影厅吧。”转而,她盯着泷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对方,究竟会作何反应呢?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ACT.51

  虽然觉得那边的枝看自己的眼神相当奇怪,语气语调也与平时迥异,但女性的泷还是将询问的话语拦截在了嘴边,生生吞咽回了腹中,转而吐出的却是这样的字句:
  “好的,枝姐。”
  说罢,她后退一步,站到一旁,为门里的枝让出了进出办公室门的路。
  直到现在还没有发现问题,希望确实是我多心了,那边的枝心道。
  就这样,枝离开了她醒来的办公室,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入了去往摄影厅的廊道。
  穿过笔直的走廊,再向右转,两边各有一间较大的房间,分别对应了会客厅与摄影厅。其中,摄影厅的布置比较其对面的房间稍显杂乱,但因今日已经被泷清理干净的缘故,能够依稀看出这个房间的空间实际上比会客厅更大。
  原先,里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相机。从平视取景照相机、双镜头反光相机、单镜头反光照相机、折叠式照相机,到平视测距器相机、旁轴取景式相机、单镜头电子取景相机与微型单镜无反电子取景相机;按分类看,又有胶片相机、袖珍相机、即显照相机、立体照相机等。从新到旧,由简至繁,无数不同类型的相机分门别类地整齐摆放在两旁的数个玻璃立柜中,能让人在走入房间时,不由自主地产生出“这儿是属于相机的博物馆”的错觉。
  而如今,这些立柜都已经被西川泷用不知名的手法转移了出去,早已不在这个房间里了。整个摄影厅因此显得空旷而寂寥,只有一架徕卡相机被固定在三角支架上。足以用小巧来形容的黑色机身,却又有着奇异的厚重感,仿佛一方能将属于书页的空间牢牢镇住的小小镇纸一般,将整个房间的气机定在了中央。
  这便是雨见枝的爱机,替身使者「复眼」。
  缓步踱至房间正中,伸出手掌轻抚着眼前的相机,她转头对静立身后的西川泷说道:“麻烦你把我昨天带回来的那盒糖果拿到这里来,好吗?”
  又过了片刻,那盒散发着诡异气息的糖果重又回到了雨见枝的手上。打开盒盖,里面的“眼珠”一粒都不少,她便安心地合上的盖子,将糖果盒放到了复眼的镜头前。那是刚好能将整个糖果盒都容纳进去的距离。而后,她的嘴唇凑近了那台能给人以奇妙安心感的相机,仿佛悄声耳语般说道:
  “吃吧。”
  话音未落,眼前的糖果盒已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复眼的镜头之前。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ACT.52

  复眼的使用,虽然需要一定的空间,但总体的操作步骤并不复杂。所需要的东西,也仅仅只是与目标相关之物。作为搜索追踪与实景展现类的替身,复眼在获取了足够的信息之后,便能将雨见所需的情报展现给她。若其所获得的线索与目标越是联系紧密,就越容易获得更为准确详尽的结果。深知这一点的枝,选择了她所要寻找的目标最近刚刚亲手制造的什物。
  她所要搜寻的,正是从最初到最末,始终都没有真正现身过的那个人,京陟鸣。直觉告诉她,无论现在的状况到底是因何而起,都与这个人的无端失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现如今陷入重重迷雾中的她,最易想到的突破困境之法。
  在那边的枝心思电转之间,复眼已将她送上的糖果盒之影像摄入了镜头之中,镜头前的糖果盒更是在转瞬之间不见了踪影。客厅中的两人却并没有露出讶异的神色。曾经多次见识过复眼神奇的她们,早已经对于其能力发动时所带来的异景见怪不怪了。她们中的一人,仅仅只是略带焦躁地急切等待着结果的出现,却又有一些对于事态脱出掌控的恐惧感;而另一个人,则是在用好奇与担忧并存的眼神望着她,并且一心期盼着对方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在两人的注视之下,周围的墙面渐渐在莫名的吸引力的牵引之下剥离开来,化成了一片片白色的矩形薄片。不止是墙面,就连天花板与地面,也全都开始产生同样的异象。那边的枝却并不为其所动,仍旧静静地看着,看着无数的白色矩形在空中旋转、阵列,而后排成一列依次飞纵着掠过徕卡相机。枝知道,在她所看不见的地方,每一片薄片一定都已经在菲林仓中接受过“重印”,而再构成了真真正正的原相。
  每一张重获新生的白色薄片——现在该称它们为原相了——全都井然有序地逐一飞回到它们原来所处的地方。眨眼间,整个房间便化为了由原相构成的无缝全息投影间。单幅的原相能够时时还原出所摄底片对象的实景,而如今的这个投影间,更是能将其本身与所处环境一并呈现出来,几乎等同于亲临目标身边。只要不断维持这一能力,便能轻易做到对目标的完全监控。这就是复眼的可怕之处,也是作为摄影师的枝却与警务机构平等合作的真正的原因——复眼正是对方陷入囹圄之时最后的救命稻草。
  此时,就连与支架相连着的徕卡相机本身也现出了异象。原本撑开在地的三角支架,渐渐浮到空中,原本并未彻底固定的支架脚,也在失去借力之处后合归一处。随即,仿佛崩落解体的运载火箭,原本连接着地面与徕卡相机的固定装置,自其与相机的相接处分离开来,三根支架也一一掉落到地面上去。奇异的是,原本理应会发出的金属与地面相碰之声,却并未传来。三根支架毫无滞碍地坠入地面,仿佛沉进水中一般,消隐无痕。
  与此同时,脱离了支架的徕卡相机本身,也同样渐渐消失在了空气当中。此时此刻,复眼所要展现的真实,正要显露于两人眼前。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