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其他] 无尽天梭 故事帖 蓝队 2015年12月

[ 15200 查看 / 114 回复 ]

“…………喂喂,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水中的倒影。

及膝的长靴,带有臂铠的皮甲,黑色的连帽斗篷。熟悉无比的装扮,却穿在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性身上。

在vr系统里,你可以任意选择想要的布景和自己的形象,所以男性想在这里面扮演女性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我根本没打算玩这种无聊的变装游戏。

是设置出错了吗?

一边这么想着,我一边打算重新调整设置。

“?”

怪了,窗口居然呼唤不出来?

“冬酱,我来陪你训练啦~”

疑惑间,上空传来小狼的声音。

“小狼,你在干嘛啊?”

“当然是让训练更有趣一些啦~”

听到她的窃笑声,我的神经不由得绷紧了,从她将我设定成女性开始,我就不觉得这家伙有安什么好心。

“那么,我们来训练吧!”

话音未落,她的身影便出现在我的面前。

无法被VR系统读取力量的她,是不能亲自参与进来的,也就是说,我面前的小狼不过是系统虚构的投影。

也正因为这样……

“喂,你这犯规了吧!”我一边后跃一边抗议。刚刚她踹来的一脚,几乎让我的整个手臂都麻了。

“没关系,就算稍微把自己调得强一点也难不倒冬酱你的吧?”

上空传来小狼的声音,而面前的小狼则摆出了下一个架势。

看样子,不认真点不行了。

“?!”

全神贯注地盯着她的我,被从身后紧紧拧住了手臂。

“是谁?”我惊疑交加地扭头。

“也是我哦~”在我的身后,同样有着狼耳的白发少女对我露出了奸诈的笑容,“想不到吧?”

这家伙,还真是“从量变到质变”啊……

“呐呐,难得见冬酱露出这种表情呢~”

身后的小狼将我的手臂举上半空,下一秒,一双镣铐凭空出现,将我的手腕吊在了天上。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啊?!”

“啊嘞。”身前的小狼故作不解地歪着头,“这不是你最喜欢的游戏吗?”
TOP

斗界入侵结束后,虽然看起来一切都要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但是这个事件带来的永久性影响必将改变整个世界,跨国界武装部队的地位在国际上上升,从斗界缴获的微型核聚变科技则讲带来一场巨大的能源革命,整个国际体系都将发生巨大变化,如果说斗界因为能源耗尽导致走到末路,那么他们最后的挣扎将会让科界进入一个新的高度。当然,这些暂时还和我无关,我现在只要享受和平的乐趣就好了。

在正式出发旅行之前,咱还是打算去咱以前待过的学校和家看一看,虽然估计会很陌生吧。咱并没有走进咱的学校,一方面咱肯定会被围观,第二咱现在的感官能力完全可以在旁边的大楼上看清整个学校的细节,看着已经恢复正常学习生活的学生们,咱有点无法想象和他们一样的时光呢。而我以前的家早已荒废很久,光光是看着就有一种悲伤的感觉,模模糊糊的回忆和现在的景象又让我忍不住流下眼泪......我拿出我的钥匙,打开了房门,里面仅有的温馨感在厚厚的灰尘下面都变成了足以让人沉浸于悲伤之中的回忆。

“啊?我马上来啊,是妈妈吗?”一个少女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但是没有脚步声,很快我面前出现了一个和我长得很像,或者说和我以前照片里一模一样的少女,但是我无法看清她身体的细节,而且她肯定不是人类,她和幻界的大叔一样,是一个幽灵。 “哎?你是....你是传说中的妖精吗?是来接我走的吗?那么爸爸妈妈已经....”少女的存在随着她的情绪低落渐渐变得虚无,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估计是久违的触碰,她一下子就扑到了我怀里,痛哭起来,同时因为和她的接触,无数过去的回忆涌入我的脑海,从一个人的出生到死亡,大量的记忆让我感觉时间都停止了,我作为一个观众,看完了她整个人生。“你...就是我?”咱无力地看着她,身体感觉前所未有的沉重。“谢谢你,小狼,谢谢你帮我在这个世界延续了生命,我的愿望,不会就这样消失的...”少女说完后,就在我的怀里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哭的不成样子的我。

飘梦的记忆逐渐在我的脑海里变得清晰,而我自己的记忆也逐渐梳理出来,梦和现实,就是同一件事情,既然我用了她的身体活在了她的世界,那么接下来就好好地以她的身份活下去吧,不能辜负了她最后的期望。我是飘梦,也是小狼。
TOP

得知真相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一方面,飘梦的情感完全进入了我的脑海,逝去家人的悲伤,不复存在的日常,天真少女的美好梦想;另一方面,小狼那与身俱来的使命,那远比我想象得庞大的世界,那无穷无尽的旅程。这两种意识在我脑海里造成了强烈的冲突,好想大哭一场,可是又根本哭不出来,因为这种感觉,似乎早已经历过,而且不止一次,而且一旦去仔细回忆,那不属于一个人类可以承受的记忆让我无法看到任何东西,就像是一只蚂蚁在一张世界地图上一样。

等到情绪恢复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看着窗外的夕阳,我总算是找到了两个记忆的共同之处,我想无论是飘梦还是小狼,在看到一个世界陷入不属于它的危机的时候,都会选择保护它的吧。晚风轻轻地吹在我的脸上,让我能够更好地感受这个世界的存在。

“终有一天我的存在会从这个世界抹去,我的旅行将会继续,不过在那之前,就让我看看这个故事将会如何发展吧。你也很期待吧,星灵。“
TOP

就在我从打开门准备回去的时候,我好像一脚踩空了一样,瞬间跌落了下去,但是没多久我就停住了,四周则是被画满符文的牢笼,很多条发光的带子紧紧地缠着我的身体。
“看来这个陷阱奏效了,幻想种小姐别害怕,我们只是打算取用你身上的一点血而已。”4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出现在牢笼外面,在准备着什么工具。
“你要我的血做什么...献血的不用那么麻烦吧,如果真的需要的话你完全可以跟我说啊。”小狼试着挣脱了一下,这些布条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脆弱,上面有着很强的魔法,估计是专门为幻想种准备的。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你的血可是能在黑市卖一个好价钱的,豪赌的吸引力可是非常大的哦,更何况你是我们发现的第一只以幻想种的形态在科界行动的,你的价值可不你自己想象的高多了,好了乖乖的别动哦,等我们赚够了钱就会把你放掉的。”看起来像是手下一样的人拿来了一套采血装置,不过和医院的看起来很不一样,简直像是什么邪教的仪式用品。
虽然我对魔法并没有太多接触,不过未知的记忆让我很快感受到了魔法的流动,甚至,我能够去触摸到它,去改变它,就像用我的手脚改变一个黏土一样,尽管我的手脚被缠得紧紧地。布条上的符文开始发出光芒,一股魔法的能力开始进入我的身体,我感觉到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无法接受大脑的控制了,光芒消失后,他们打开了笼门,准备开始对我进行采血。
然而我控制身体早已习惯了肌肉意外的控制方法,也许这些措施可以让一个妖精失去反抗能力,但我,还是一个人类。我一下扯开绑住右手的布条把离我最近的家伙揍飞出去,很快缠着我的布条就全部散开了,但是并没有落在地上,反而环绕在我身边,就像在保护我一样,跟我之前希望的一样。他们马上跑到外面关上了笼门并且启动了类似结界一样的东西,我身边出现了一大堆光球向我逼近,不过被我的布条一拍就消失了,这些为了困住幻想种而准备的布条拥有极强的对魔力,原本可以组织幻想种使用能力,然而现在却成了我最好的武器。小狼在布条的环绕下走到了笼子边上,笼子有着强大的魔法强化,可是外面的人没有,小狼凭空拿出了一把手枪对准外面的人;“据我所知人类被这东西打中是致命的,我给你们1分钟机会帮我打开笼子然后让我离开这里,否则我就杀了你们然后自己想办法。”
“好吧...看来我们还是太天真了,请不要开枪,我现在就放你出去。”那个头目一样的男人举着手过来利索的把门打开,然后整个空间瞬间变回了我家门口,身边的布条在科界的环境下很快失去了魔力,而那些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挺有趣的不是吗?”我捡起地上已经失去魔力的布条,感觉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就好像自己以前也用过类似的东西。“就算没用了,留着当纪念也挺好的,做的挺漂亮呢~”
TOP

自从上次的事件到现在已经过了相当久的时间,在完成飘梦的心愿后飘梦的意识开始逐渐被小狼所占据,因此小狼决定独自前往幻界
  虽然走的挺仓促的诞生父亲也没有太多反对,他早就在之前的事情中明白现在的女儿完全有能力照顾好自己而且似乎背负着什么重要的使命。想起上次去幻界的时候那种期待和兴奋,这次感觉有一种例行公事的味道,虽然这只是第二次去而已,或者说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自从小狼的意识开始真正出现后,就一直感激对这个世界有了一种原本没有的观察方式,这次踏入幻界土地后验证了这种感觉。小狼走出车站都没多久,就站在一片没人的空地上,闭上眼睛,感受着脚下,周围,天上都有着一股强大的能量在流动,然后忽然间仿佛扫描了整个世界一样脑海里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基本规则。“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所有生灵都能尽情的享受世界的馈赠,不过迟早这会成为他们的牢笼,不过这应该也无所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