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吹响同人】吹响!上低音号~欢迎来到东京女子高等师范吹奏乐部~

[ 2697 查看 / 11 回复 ]

让奏稍稍感到放心的是,由于叶月的喊声,吹奏乐部的成员都及时卧倒了,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实际上,大多数的炸弹都落入了道路右侧的早稻田中学的校园内,因此对于身在其中的学生来说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此时正好是午休时间,有不少学生都在中庭用餐和休息。突如其来的空袭警报让学生们吓了一跳,然而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数枚航空炸弹在中庭连续爆炸,一阵弹片横飞中猝不及防的学生被扫倒一片。更为可怕的是,命中的炸弹中还有一枚集束燃烧弹,散开的六角形子弹药如同蝗虫一般飞向地面,点燃周围所能点燃的一切。顿时,原本祥和安宁的中庭变成了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的炼狱。
大家的反应还是很快的,周围几个町的民防队都赶到了,学校内的救火员也迅速行动起来,但正规的消防车和救护人员还没有赶到。一队队各式各样的人在道路上不断穿梭,传递着各种灭火器材,可是火势并没有减弱,反而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停——刚才在学校里投下的是一枚汽油燃烧弹,水是扑灭不了的,别再往前递了。”正在帮忙向前递水的久美子忽然听到指挥她们的大叔喊道,“除了用黄沙压灭外没有什么好办法,一时也筹集不到那么多黄沙,只好就这么让它烧着。还好已经中庭里的伤员已经转移,学校的这栋大楼又是钢筋水泥制的,火势没有蔓延的危险——之后也不需要那么多人手了,真是谢谢大家了。”
正当奏拿起口哨,准备集合队伍的时候,小春突然用请求的语气对着大家说:“请等一下,这次火势那么大,我总担心还有幸存者没有发现,我们就沿着早稻田中学兜一圈,看看有没有没有发现的幸存者如何?反正我们已经出来那么久,下午的第一节课肯定赶不上了。”
不过,经历了那么严重的突发事件,很多人都想尽快离开火场,因此小春的提案并没有什么人响应,作为前辈的夏纪更是马上就反对:“我说小春,这么危险的火灾现场,大家都想着赶快离开,你现在还要让大家沿着这么危险的地方绕行一圈到底是什么意思?万一有什么东西烧到爆炸了怎么办?”
“那么我们沿着学校旁的这条路直接返回如何?这样还能更快一些。”认真劲上来的小春好不畏惧地对上了夏纪的目光。
原定路线要绕过早稻田大学,等于要多走上一两公里的路,而且还要到池袋绕行一圈,这样回学校的时间可要比直接返回多花至少半个小时的时间。因此这个新提案虽然仍然有一段要沿着早稻田中学前进,但还是被大多数人同意了。
也许是上天注定的命运吧,正当队伍沿着早稻田中学旁的小路快速前进,即将离开危险的火场的时候,奏却示意队伍停下来,并让大家安静。这些学音乐的小姑娘的听觉都很好,很快就有人听到了学校的围墙内有节奏手铃声。
“三长三短三长……是SOS,这里面还有人!”奏很快就弄明白了这是有人在呼救,立刻就招呼,“明日香,快去叫人过来帮忙。”
明日香立刻应声而去,很快就带来了几个身强力壮的男生,可是学校的围墙很厚,即使有工具,也很难直接破墙而入。几个男生只是敲了两下就决定放弃了,救援于是陷入了困境。奏嘱咐明日香再去找人支援,剩下的人则留在这里想对策。
然而时间不等人,通过梯子翻过去的葵已经确认伤者还在不断流血,恐怕是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了。
“真是麻烦,这墙倒是不算高,实在不行就把他背上来算了。”看到过来救援的夏纪再次比划了一下墙的高度后对着众人说道,并随手拿起旁边的竹梯就准备爬墙。
“可是夏纪你也知道,那个人胸部受了伤,用背的话,好像是不行的吧?”一旁的葵立马拦住了冲动的夏纪,“规范的做法是找个木板什么的把他固定住,然后抬出来。可是我刚才找了一圈了,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木板。否则也不会想到要破墙的笨办法”
“木板……固定……”一直在注意着葵姐的久美子突然眼前一亮,“葵姐,用木板的目的是为了固定吧?”
“是的”
“那么只要能够确实固定,无论什么样的结构都是可以的吧?”久美子随即把手指向了一旁的一架短木梯,“您看那个梯子怎么样,合适吗?”
那是一架园丁用的小竹梯,大约只有2米左右的高度,用来做硬担架的话倒是正合适,“倒确实可以,呐,你们两个”进入状态的葵完全是一副手术室中主刀医师的做派,她指着两个过来支援的男生道,“你们两个,把上衣脱了,绑到那个梯子上,快。”
两个男生被葵突如其来的发言吓了一跳,但此时不容得他们考虑,葵已经翻过了围墙,正在等待他们把“担架”送过来。

数分钟后,明日香才带着医院的救护人员赶到现场。
“呼——”将固定在担架上的伤员转移给正规医务人员后,葵禁不住长舒了一口气,经过之前的应急处理,大部分伤口都已经进行了止血和包扎,剩下那片插在胸口上的弹片,等到达医院后也肯定能够得到妥善的处理,这个受伤的学生虽然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但最险恶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真不愧是葵姐,刚才的架势还真有你父亲的风范呢,”一直在一旁协助葵的久美子见到事情已经了结也放松了下来,“连赶来的清浦医生也对葵姐的包扎手法称赞有加,真不愧是有家学的人。”
“呵呵,其实我还差得远呢……”听到了久美子的称赞,葵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要是不努力的话,能否继续升学都是一个问题……”
“嘛……葵姐要考的毕竟是东京大学啊”久美子快步跟上回校的队伍,“问题就是,这次闹得那么大,下午的课程可是都泡汤了,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
“我们倒是不会有什么麻烦,就是不知道奏老师那边会怎样喽”在一旁的明日香也是哀声叹气,“唉,早知道今天就不提案了。”

不过,出乎姑娘们意料的是,当他们回到学校的时候,出来迎接的他们的小泽佐却是满面春光,而且,丝毫都没有怪罪她们旷课,反而称赞了她们,因为,按照他的说法“那没什么关系,反正因为空袭的关系,下午学校已经宣布停课了。”。
的确本应该还在上课的教室中空无一人,今天下午课程取消这件事很有可能是真的,但作为翼赞会执事的小泽平时最讲究纪律上的问题,不可能会没有理由就放过旷课的她们的。
果然,小泽佐继续说道:
“课业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有一份时时刻刻准备为皇国牺牲的觉悟,我之前一直认为诸位被泷泽司那家伙带成了有赤色倾向的非国民,不过今天的发生的这件事让我觉得之前是错怪你们了,当然,这和奏老师的悉心指导也是分不开的。
诸位能够奋不顾身地去投入到救火行动中,这是一件值得褒奖的事,我个人是没有办法来给予什么金钱上的奖励,不过会帮大家争取更多的演出机会。此外,26日宝冢歌剧团有《坂上之云》的演出,虽说争取不到票子,但我倒是可以帮大家争取到一个到后台和剧团成员进行交流的机会。”
宝冢歌剧团最近刚完成广播剧《坂上之云》的改编(注1),自几年2月份祝捷大会首演以来收到了热烈的追捧,每次开演前票就会被抢购一空。虽然政府处于鼓舞民心士气的目的票价定得并不贵,但普通人要搞到一张票可以说相当困难。小泽这次居然能够让吹奏乐部的成员到后台“交流学习”,也许对于分管文化的翼赞会执事这并不难。但对于吹奏部的姑娘们来说,这显然是比搞到几张演出票更加让人高兴的事。
注1:
《坂上之云》是司马辽太郎先生的人气广播剧,讲述了明治维新时期秋山真之,秋山好古兄弟和他们的好友正冈子规从少年时代开始几乎一生的故事。其中重点描写的是分别加入陆军和海军的秋山兄弟在日俄战争前后的各种经历。
有趣的是,并没有人真正见过这个叫做“司马辽太郎”的人。
大家好久不见
HOST这个东西不能随便乱设置……
祥瑞御免,家宅平安
========================
“山东啊……目前这个节目中的确是没有什么机密级的内容,但是从主持人的语气来看,这个节目的监督对帝国海军非常了解,我担心有海军内部的高级人员在参与。
严令山本,MI作战必须中止
TOP

4月26日 下午 东京宝冢剧场
宝冢当日的演出已经结束,观众们正在渐渐散去,其中不少意犹未尽的人还在哼唱着《坂上之云》这首主题曲的调子。
而在此时的后台却还在忙整理道具,一批特殊的客人——东京女高师吹奏乐部的队员们——也在帮着剧务进行各种工作(也就是打杂)。由于她们的协助,整理道具速度要比平时快上不少,原本要到晚饭前才能完成的道具整理工作仅仅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完成了。
“各位辛苦了,本来大家都是客人的,结果却让大家干这么重的活。”所有的工作都完成后,《坂上之云》的编剧横田邦造端着茶点从办公室中走了出来,“今天真是给大家添麻烦了,大家先休息一下吧,这部改编作个人还是比较得意的,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我。”
“那个,横田先生,为什么子规的妹妹律子小姐没有和真之走到一起?难道年少时留下的羁绊,是如此的脆弱吗?”早就等在一旁的绿辉第一个提问了,“而且律子小姐后来的生活还那么的不幸……”
“这个不是我安排的哦”横田微笑着说,“历史上真之和正冈律并没有什么关系,真之的婚姻问题很单纯,原作中为了突出戏剧效果安排了两者之间这样的关系,但在公众听到的广播版中删掉了而已。”
听到横田说起司马辽太郎很熟络的样子,绿辉立刻联想到他兴许能够见到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司马先生,这个于是继续追问:“哦——这么说您还能见到司马先生本人?广播版和原作到底有多少差别?”
“额……算是吧”横田顿时漏出了尴尬的表情,“老实说我觉得司马先生的原作水平比东京电台改编的版本高不少,不过其中艺术化加工的内容不少,电台也许是出于还原历史才这样做的吧……宝塚歌剧的侧重点不同,所以就在司马先生的原案上加工……”
“不好意思,请问高桥久美子小姐还在吗?”正在这时,后台的边门传出了这么一个声音,“外面有一位冢本秀一先生找您。”
这句话让正在奋力消灭柿饼的久美子吓了一跳,差点呛住。
“我们的小久美子还有男生找啊……”见到久美子过激的反应,明日香顿时起了调侃的心思,故意逗久美子道。
“额……以前小学时候的同学,现在应该是在海军当兵吧。”久美子猛拍着胸口,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我只是好久不见感到有点意外而已。”
“诶——海军啊……说不定是刚从前线回来的哦,很有可能是一刻不停地直接赶到这里的哦!秀一君说不定对你以往情深那”听到这个叫做在外面等候的人原来是久美子的青梅竹马的时候,明日香八卦的兴趣更浓了,“怎么样,要不要师姐偷偷跟过去帮你参谋参谋?”
“明日香姐,别闹了,我们都好久没有联系过了,刚才我幕间休息的时候看到他在台下和他战友在一起看戏,所以我想今天应该只是偶然。我去去就来,告诉奏老师不用等我了,我一会儿自己回去”飞快地喝完杯中最后一口茶,久美子就这么快步走了出去。
“嚯嚯……”看着久美子离开的背影,明日香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
(重写重写!添加一些描写和对白,无论如何这对久为相见的CP不会只有这么几句话的)
当日傍晚 宝冢剧场附近的一家不知名的居酒屋。虽然只不过一开间的门面,但因为味道好,在宝冢剧场这一带可是相当有人气。
此时距离高峰期还有一个小时,但店内嘈杂的声音来看,显然这家小店中已经有了不少客人。老板藤本虽然忙的脚不沾地,但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
“叮铃”一声,挂在门上的风铃再次响起,一个身着海军黑色制服的高大青年带着一个栗色卷发的女孩走进了房间。两人无论从样貌还是气质来看都是十分般配的一对恋人,但两人的脸上却带着尴尬,仿佛是第一次见面的陌路人被硬是拉到一起了一般。
藤本对于这位海军军人倒是一点都不陌生,他叫冢本秀一,是海军军乐队中的长号手,一年前刚刚进入横须贺镇守府,在此之前也常来这里吃饭,不过半年多没有来过了。
青年对着一边对着几个熟客打招呼,一边对着藤本说:“老板还是老样子,盐烤秋刀鱼外加一份米饭,然后两份茶碗蒸……厄,你说过的那个特别的蛋料理叫什么来着?”
“蛋包饭”
“哦对,请来一份”
“好嘞,冢本君,这位是你女朋友么?”藤本收治着之前食客留下的餐具,一边试探性地询问着秀一。
“嘛……是以前的同学”不出所料地,藤本支支吾吾地说道。而另一侧的女孩则将视线投向一侧的墙角。
“真是一对不坦率的恋人”看着这对男女此时表情的藤本猜测到。
几个小菜很快就端了上来,但蛋包饭却花了不少时间,端上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不过上菜的时候倒是引起了不小的赞叹声——藤本先是把酱油炒饭盛在盘子中,然后将还在煎锅中滋滋作响的蛋饼被倒扣上面,然后再轻划一刀漏出其中半熟的蛋液,随后淋上事先准备好的照烧酱——这样熟练的技法不仅让周围的人赞叹出声,也让女孩眼前一亮。
“好吃!”女孩只是尝了一口就赞叹声连连,脸上顿时露出了而满足的表情。
“看来冢本君的这位女朋友喜欢吃蛋料理,”看到客人对自己的手艺非常满意的藤本自然是十分高兴,这道蛋包饭虽然是西洋风的菜色,但搭配了葱花的炒饭却是早年自己游历的时候从一个中国厨师手中学来的功夫,算是自己柔和了各国烹饪技法的一次尝试,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这家店的招牌——只不过来就餐的客人点下酒菜的居多,平时很少有机会表现罢了。
“怎么样久美子?我说这是这一带手艺最好的店家把?可是高级料亭都做不到的水平,而且价格不贵。”注意到女孩表情的变化,秀一开始趁势开始找话题。
“恩,的确很好吃”
“这次的演出真的很不错呢,真没想到能在宝冢看到《坂上之云》”
“恩,我也觉得不错”
“对了,我好像看到你在台后忙活,你加入了宝冢剧团么?”
“不是的”
“唔……老实说我其实也是宝冢的戏迷呢”
“恩,我也是”
“最近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
“我感觉你和上次见面时相比瘦了不少”
“训练比较忙”
“唉说到这个我也是,虽然最近战事确实比较顺利,但是我可是忙的要死啊”
“恩……”
这样的一问一答终于让秀一忍不住了,大声对着久美子说道,“你怎么不说话呀?半年多没见面,你就一点都不想聊天么?”
“もぐもぐ……啊这个蛋包饭真好吃,”久美子用勺子小心地舀完最后一勺蛋包饭,然后放下勺子质问秀一,“好像不是我先冷冰冰的吧,去年11月初见面的时候,你可是当着我同学的面把我做的便当退回来了!这样不把别人的心意当一回事,我为什么要理睬你?”
“那次不是突然就要我马上归队嘛,到时候便当盒子怎么还给你呢?”面对久美子的质问,秀一给出了这样的解释,“我们毕竟那么熟了,我想你会理解的。”
“嘁……战争爆发了快半年了,我看你好像连一点皮都没有擦破嘛,看来最近帝国还真是战无不胜,打倒英米鬼畜指日可待啊——”被秀一的话噎住的久美子一时气极,说了一些犯忌讳的话,顿时紧张地看向四周人的反应。
好在居酒屋里的人虽然都在注意着这对闹别扭的情侣,对于久美子一时的失言倒是并不在意,友好地冲着久美子微笑着。
看到自己刚才的失态并没有造成什么恶劣的后果,久美子放心地唱出一口气,然后沉默了一会儿,对秀一说:“这次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没什么特别的,其实只是想要和你聊会儿天,”秀一若无其事地说着,忽然摸到了放在上衣口袋中的东西,才想起这次来找久美子最主要的目的,“哦对了,其实这次我是来送这个的——”
随后秀一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个火红色的御守,并将它递给久美子。
“嘛老实说东京这边的神宫我不太熟悉,上午刚到,因为实在是没时间,所以就不去请明治大神的御守了,这是我在附近的秋叶神社请到的御守,据说是庇佑火灾的,还请收下。个人经验,轰炸中火灾是最危险的了,希望这个御守能有效果吧!”
“额,谢谢……”见到这个火红色的御守的久美子明显楞了一下,正打算要说上几句。
“这傻小子总算是把场面控制住了。”在一旁默默注意他们两个的藤本如此吐槽到。
结果正在这个时候,小店里又冲进来一个和秀一穿着一样海军制服的人,“冢本君,可算是找到你了,长官急令,休假取消,立刻归队!”
“是!”收到命令的秀一不敢怠慢,立即起立敬礼,头也不回就往外走去。久美子试图拉住他,但没有拉到。
“这家伙……”久美子拿起秀一放在桌上的御守,呐呐地说道,随后从口袋中掏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御守,对着藤本说道,“老板,你好像认识他的吧?下次见到他的时候,把这个交给他,就和他说希望他不要被火烧死了。他钱已经付了吧?”
“恩”藤本小心的接过御守,然后目送着久美子离开。

“他走的那么匆忙怎么可能付钱……算了,反正他常来,这顿饭就帮他记着好了”收拾着碗筷藤本不满地想道,“别忘了感谢我啊,秀一。”
最后编辑xish 最后编辑于 2015-11-15 20:18:22
大家好久不见
HOST这个东西不能随便乱设置……
祥瑞御免,家宅平安
========================
“山东啊……目前这个节目中的确是没有什么机密级的内容,但是从主持人的语气来看,这个节目的监督对帝国海军非常了解,我担心有海军内部的高级人员在参与。
严令山本,MI作战必须中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