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其他] (纯坑)异教徒(一)

[ 1104 查看 / 0 回复 ]



“抓住那个杂碎!”
嘈杂的脚步声,伴随着武器有意无意的撞在盔甲上的叮咚响声
我躲在暗处,虽然双手抖的厉害,虽然眼泪不断的涌出,我还是尽可能镇住身体,不出声,好不被他们所发现

似乎从很小的时候起,我便成为了一名“异教徒”之子,母亲早逝,父亲带着我在狼人部落待过,在地精的领地也待过一段日子。不论这世道是否和平、不论我们强大还是孱弱,这些条件并没有让我们在其它物种面前挽回多少的尊严。也正因如此,我的童年最主要的经历便是迁徙和被驱离。父亲是一名铁匠,略懂一些机关学的知识,而作为铁匠的孩子,我也拥有一身壮阔且结实的身体。

“该死!刚才明明还在这里!!”外面的声音显得有些歇斯底里,“不要放过每一个角落,一定要给我抓住他!”

“你在做什么?”
昏暗的灯火下,我一边流汗一边敲打着铁块,浑然不知突然站在铁砧旁的矮人女孩,这突然一句把我的锤子吓到了地上。
我没有说话,只是挠了挠头,低头看了看,然后转身背对这个女孩,蹲下身子,重新拿起锤子……
“这个是什么?”女孩绕到我的面前,指着铁砧上的东西说“你做的东西好像和别的铁匠的不太一样啊”
似乎不回答她的问题,我就不能继续我的工作了

“您需要点什么?”父亲教会了我很多语言,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简直可以和万物交流……
“这似乎不是在回答我的问题”她嘴角向下微微一噘
我只好报以沉默
“唔,你在忙着做什么?”
“……爸爸出去送货了,如果您需要什么的话,我这里可以给您记录下来”
“不,我不买,我只是好奇,他们说你们丑陋又愚钝……”她顿了一下,可能是我脸上淡淡的泛起了一丝不快吧“咳咳……但是我觉得手艺好的人应该不会缺乏美感和智慧”
虽然画风改了改,我却没感到一丁点的高兴
她似乎并不对我感到害怕,但是似乎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周围一片寂静,只有炉子中噼啪的响声
太尴尬了……
“书皮”
“嗯?”她歪了歪脑袋
“这个,用它把书本钳在里面,不会受损。而且也美观”我把自己制作的勇气之锤嵌入书皮中,书立刻变了一个档次——这一点我同样可以从她清晰颧骨上面的一双闪闪发光的眼中看到。


我甩了甩脑袋,伏下身子,悄悄接近前面的黑影,然后轻轻扭断了他的脖子,再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到一个木棚里。一气呵成,就好像天生就是名杀手一般。悄悄地我打开马厩的围栏,靠近一批棕色的马,“嘘————!”我示意飓风不要出声

“嘘————————”我的食指轻轻靠在她的嘴唇中央,悄悄转身
“呼——————”我猛吸一口气,拼尽全力冲向河边芦苇丛中,有东西飞了出去,而且是很多东西飞了出去
我不知道是多美好的景象会让她如此欢喜,竟值得她在外面大声的“哇~~哇~~”的喊了好久
来来回回几圈我精疲力尽的坐在她的身边……周围又是一片安静……安静的好像月光洒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叶子摩擦的声音。
“当个绿皮肤的家伙可真不容易啊……”
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其实,你们兽人也并不都是那么的野蛮”
“你们矮人也并非都那么高傲”
但我心里还是会隐隐的痛着,因为种族相隔,我们不可能会在一起,也许她的心里也会这样隐隐作痛吧?……就算是自作多情,我也宁愿是这样的相信着……


拿着缰绳,我把飓风从马厩中解开,拉着它穿过一条小巷,经过多莉家门前,定了定神……

“克里,我要和你说件事”父亲一脸凝重
“爸爸,是要去送货吗?”我心中有一点惊喜,但仔细一看他的面容,又好像不是这样
“不要那么着急!”父亲顿了顿,缓和了一下神情,继续说道“我们在这里待了4年了”
“嗯”
“这4年来,我一直没有让你出过远门,这次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去办”
看我没有任何动静,父亲继续说道
“我这里有一封信,是送给范德尔镇的镇长米哈尔大人的”
“是送信吗?”
“是,我已经给你备好了6天的食物,这里还有些钱”说着他从屁兜里面掏出了一块白色的手帕
“爸爸……”
“另外,我也给你准备了一把不错的长剑,好应付外面的险恶”
“…………出什么事了?”
“没事,最近太忙了,顾不过来了,你带我去和他问好吧”
“可是……”
“记得老麦和我说他和女儿要到那里看看有什么营生,比起这个村子,范德尔算是个很不错的地方了”
“可也不用给我25个银币啊,6天的路充其量50个铜币就够了”
“拿着吧,你会用得到的,尤其是能见到多莉的时候……”
多莉?!我心中小小的激动了一下
“你看,我还是很了解自己儿子的啊,哈哈哈哈”,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但手掌似乎微微的在颤抖“你也别等了,马上就触发,距离黄昏还有一段时间,骑着飓风,估计太阳落山前就可以到伯克利郡了”
“现……”
“去吧!”父亲打断了我所有想说的话
“好吧”
我穿上衣服,从屋里出来
“爸爸?”
屋里空无一人
“爸爸?!!”
这是怎么回事?!我整个人已经懵了

缓缓的,我从身后抽出长剑,悄悄捂住他的嘴,然后把剑从他的喉咙前晃过。我对自己居然有这样的身手感到奇怪。然后是下一个,长剑悄悄穿过他的后背。

“克里!跑!不要回头!”熟悉的声音,却是伴随着绝望的嘶吼,我似乎看到无数的利刃穿过他的身躯,他就那样吼叫着撕碎每一个持剑的佣兵,咆哮着拔出那些存放在身体上的武器,刺穿所有战士的软甲
“跑!!”他正在慢慢倒下,我也迈开了步伐,躲到了阴暗处,杀了很多人,骑上飓风,任由村落在背后慢慢燃烧。就这样,我再次感受失去亲人的恶意,我回过头去,天空中,无数星辰默默的注视着发生的一切,即便火光冲天,繁星依旧只是默默的看着……

而转过身来,我已然两眼一片漆黑……
1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一位父亲牵着小女儿的手,走到普罗米修斯受难的油画前:“看,这便是耿直的下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