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同人文】《Apate》

[ 924 查看 / 0 回复 ]

【Apate】

  笃,笃,笃。
  “……与预计间误差超过3天,同Avali的联合研究必须加快进度。此外,派遣第17中队参与围剿叛军的收尾工作,必要时可申请净空区域。”
  “明白。”
  “下去吧。”
  “是。”
  笃,笃,笃。
  拄地声不停,Apate推了推眼镜,继续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她是一个有着一头铁灰色毛发、淡色面庞的猿人,是个忠于大猿的事务官。一身笔挺的军装,衣着打扮一丝不苟,每一枚勋章间隔相同,连绶带也别得妥妥帖帖。左腿微跛,似有残疾,步行时靠合金手杖辅助,杖杆为铜色,杖顶雕有纹饰,金属表面圆融发亮,可见是用惯的物件。右侧腰际挂着枪套,里头别着一支手枪,从形制上看应不属于常见的制式手枪。
  在旁人眼中,她是个冷血无情的刽子手,甚至连她自己都不否认这一点。有传言称她为了得到现在的位置,检举了过去的得力副手。她因此功绩荣升服务人民的事务官,也因此不再相信任何人。时至今日,她的办公室里仍只有冷冷清清的铁制办公桌与两柜纸质资料,再没有第二个人入驻其中。
  笃,笃。
  她在办公室前停下脚步,却没有立刻转动门把手,而是蹲下身子,从门垫中抽出一支压力缓存计,又从门旁摸到了掉落的线头。
  思考了一秒,她打开门,用手杖挑起门垫甩了进去。里头传来两声压抑的枪响,是消音器,她在心中暗道,旋即压低身子冲了进去。
  一个双手紧握着手枪的年轻猿人正站在墙角边瞄准她,因咬牙切齿,神情看来略带狰狞。
  办公室空间不大,他虽已站在墙角,却距离她仍只有五步之遥,若步子大些三步便可够得着他。挺直身子以杖尖对准他的眼睛,Apate用极小的动作左右一晃,便引得他连开两枪,跳弹在房中折转,在铁柜上击出凹痕。
  “鼠辈。”这两枪已给了她充足的时间,单单手杖一抽,便将手枪从他手中抽飞,更叫他捂着手靠到墙上,神情由狰狞转为痛苦,却更显扭曲。
  “你这个屠夫,杀人犯!上天没叫我成功杀了你,也会有其他人来杀你的!”这个年轻人喊道,眼睛亮得仿佛能看到火光。
  “无聊的正义感。”Apate一无所觉。她将他抽倒在地,拔出手枪对准他的腿部开了火,“小孩子就该乖乖回家睡觉。”
  枪口没有喷出火光,却射出一枚银色的针。那针刺入他的腿部,不过片刻便叫他哽着喉咙说不出话来。
  “神经毒,一根还达不到成人的致死量。你该庆幸我不像军部的那些人一样乐于亲手杀人。”
  虽然能被子弹击毙或许还是种幸运,她在心中默默想道。

  “内务部,转行刑司。有个极端犯罪者亟待处理。人在事务官办公室。正式文件会在交接时当面传达。”
  挂了电话,Apate看了看被绑在墙角的那个“罪犯”,随手翻了翻他的档案。
  23岁,受过高等教育,专攻航天科研,家庭背景清白,无前科。又一个冲动行事的“有识青年”,她用手指弹了弹封面,不过十来页纸便代表了一个人的一生,令她感到讽刺不已。
  将档案放到一边,她继续书写起了这桩犯罪行为的处理指导。姓名,年龄,背景,一桩桩一件件,在档案中可算详实的内容被二度归纳总结,成为仅剩不过数行的文字。在将事件经过整理完后,她在最后写上了处理办法。
  毫无疑问,执行火刑。
  对待极端犯罪者就该这样,她想道。
  至于行刑室,她思考良久,最后填上了这样的答案。
  9号焚烧间。

  交接的文书一式两份,其中一份将在档案室归档,成为未来再也无人问津的无数纸制品之一,另一份则会由羁押队转交给9号室管理人。因需求频繁工作量大,每一间行刑室都有专人负责管理,其中的器械运行、影像资料收集与上呈,乃至定期清理工作都由他们负责。
  在将人犯移交后,她重新坐回到桌后,顺手打开了电视。屏幕中显示的是大猿的巨大头像,她向其敬了个礼,将频道调至内务部的监控影像。
  从办公室出去,每一条走道都布有监控。她逐一切换设备,一路跟着羁押队的脚步来到9号室门口。羁押队中有两个人押送人犯进入行刑室,其他人都在门口待命。镜头转入室内,管理人接过文书,细细浏览之后,示意二人将人犯押入舱内。
  犯人在喊着什么,Apate连听也没听进去,只是聚精会神地关注着行将到来的火光。在他被塞进去后十秒,内橙外金的火灌满了整间舱室——至少舱外看来如此。
  Apate将监控切换至一部隐秘的设备上。那个针孔探头被安置在焚烧舱中,能看到整间舱室的火焰都是虚拟影像。
  “别惊慌,”她能听到一个变调的声音在说话,很显然经过了调音,“现在敲一敲舱底,找到一个有回音的点,往你的右方数三指按下去。”
  她眼睁睁看着他穿过密道,又阖上了暗门。舱顶悄然打开,有机关将一堆骨灰洒在地上,像极了年轻罪犯燃尽后的残渣。
  看到这里,她摁下遥控器,屏幕又切换回了大猿的画面。

  在地下暂居了三天之后,年轻的罪犯被悄然引渡到海底。那里停靠着叛军派来接他的小型潜水艇。
  “太感谢你们了,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竟然为了像我这样一文不名的人劳动大驾……”坐在潜水艇上,他几乎要热泪盈眶。
  “你该谢的不是我们,而是潜伏的同志。他们将自己生命中最宝贵的时光都奉献给了我们的事业,冒着生命危险为革命输送新鲜血液。他们才是真正值得敬佩的人。”坐在他对面的同志用充满感情的声音说道。
  “只可惜这次没能杀死那个刽子手。”他不无遗憾地说道。
  “哈哈,年轻人志气很高,这是好事。不过也用不着遗憾,多行不义必自毙,行恶者终会倒下,在那以前为革命本身积累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您的话令我茅塞顿开,可以告诉我更多吗?”
  “当然可以,这就要从自由意志说起了……”

  关掉电视,Apate站起身,将年轻人的档案归入收纳盒。
  本月第七个,她想道。
最后编辑忘却心音 最后编辑于 2016-10-06 13:28:29
分享 转发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