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三题点心] 三題點心第二期

[ 9887 查看 / 10 回复 ]

有關第一期得分小計:(KP/績分)
kameu03  30/27 + 15/18 = 45/45 (90)
水羊  15/18 + 12/15 = 27/33 (60)
Crescent  41/40 + 25/43 = 66/83 (149)
SOLAの夢  20/20 + 28/33 = 48/53 (101)
构鸺槿  55/57 + 21/31 = 76/88 (164)
intermezzo  55/60 + 48/71 = 103/131 (234)
sputnik  83/87 + 48/73 = 131/160 (291)
艾草歌  83/83 + 48/86 = 131/169 (300)
寂寞星空  20/20 + 18/23 = 38/33 (71)
Wittenfeld  55/65 + 58/90 = 113/155 (268)

先留下今期點心題目:
前進、手槍、輕飄飄

參考味道︰濃烈的辛辣味道

有關味道我會理解成運用通感這種聯想力的練習。這次的題目我承認是抽象及困難了一點,相對而言評分尺度也會稍為放鬆的。

沒想到這麼多人有興趣寫三題,於是就舉行到一週期結束再作檢討。
規則沿用藍空公主之前定下的 ,有甚麼修改的等藍空公主來編輯。

1. 何谓三题点心?
每期将会出三个关键词,将这三个关键词连成一篇短文,就是所谓的三题点心了。

2. 三题点心的活动周期?
一期以一周为限。4期为一个周期。

3. 三题点心的限制要求?
首先是字数限制。咱一向坚持三题是点心,长篇是邪道,所以字数范围请控制在100~3000字。2000字左右为宜。

其次是味道限制。每次题目会附加味道要求。比如香甜可口的棉花糖味道之类的。
当然,把味道搞得怪一点也是可以的,不过在评分上就不保证了。有可能会被评得很低,也有可能会评得很高哟。不过,其实咱还是很期待奇怪口味的哟。

嗯,基本上就这两个限制,其他没什么限制。当然违反版规的内容也是不允许的!

4. 三题点心的奖励?
基础奖励:10KP10积分~50KP50积分。由咱跟苍樱同学一起评吧,所以如果两个人的评分合起来,可以达到20KP20积分~100KP100积分哟~ 很丰厚的哟。

特别奖励:以4期为一个周期,得分最高的前三名可以得到文学少女勋章1枚,或折合成1学分。【注:一个周期内,如有两期以上参加人数突破10人,则前三名可以获奖。如果参加人数5人以上,10人以下,则前2名可以获奖,如果不足5人,那就得分最高的可以获奖。】

附加规则:允许将一个周期内的4期题目连成一个相互有关联的系列故事。如能达成连击,可以直接获得文学少女勋章或1学分。
注意:将一个长故事拆成4份是不允许的哟。每期故事必须是能够独立成篇的,不能独立成篇的故事是不会被判连击成立的哟。
附加规则的达成条件是相当困难的,不过也许也会有意外的乐趣。非常期待能有谁可以达成连击


5.如何参加三题点心?

只要是keyfc的注册会员,谁都可以参加。参加方式就是在本帖后,以回复的形式将你写的三题点心贴上来。注意不要开新帖,三题点心新帖多了就会容易乱,集中在一个帖子内便于欣赏。


注意事项:
本期三题点心截止时间为:6月27日23:59
本帖为三题点心专用帖,除三题点心的正文外,其他一切类型的回复均禁止。违者扣除20积分20KP。
另設三题点心讨论专用楼http://www.keyfc.net/bbs/showtopic-31954.aspx,吐槽讨论请移步讨论专用楼。

這裡是點心範例及禁止內容


最後要說的今月沒有每月徵文
最后编辑ceruleanpearl 最后编辑于 2009-06-01 00:01:32
本主题由 管理员 kameu03 于 2012/7/25 0:38:44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My treasure box
蔚藍色的珍珠,將它們一顆顆放進寶箱裡
TOP

回复:三題點心第二期

說到咖哩....有各式各樣
像是輕飄飄的甜咖哩,又或者像手槍開槍一樣震撼的酸辣咖哩
但是.....講到咖哩,還是原產地印度是最好的~~
斯里蘭卡是印度洋中的一個島國,位於印度南方,由於地理位置上與印度相近,飲食文化也深受南印度影響。
所以咖哩口味偏向辛辣濃烈。
斯里蘭卡喜歡在研磨香料前加上烘烤的手續,味道與顏色都比印度來得重。
所幸斯里蘭卡咖哩幾乎少不了椰奶的存在,多少可以調和一些辛辣的味道。
前進南洋咖哩
在南洋料理中,咖哩可說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就以泰式咖哩來說,有紅咖哩、綠咖哩之分,紅咖哩主要材料是紅色的乾辣椒,和其它的香辛料一起搗成泥糊狀。
綠咖哩是以新鮮的綠咖哩代替乾辣椒,在色澤和味道上都與紅咖哩有所區隔,風味各不相同。
基本上,泰式咖哩雖然也是先將香料集合做成膏狀後再行使用。
但仍脫離不了東南亞料理的影子,椰漿、魚露、香茅、羅望子與月桂葉等南洋風佐料都是製作咖哩常見的香料,其它南洋國家亦然,只是口味上稍有不同。
再來是日本咖哩~~
亞洲的日本也是個酷愛咖哩的國家,不但以咖哩飯的形式成功地融入一般人的日常飲食中,也發展出屬於日式風味的獨特咖哩口味。
與印度咖哩不同,加入各式蔬果烹煮與小麥粉或麵粉勾芡的日式咖哩醬汁呈濃稠糊狀,入口滑順,沒有印度或是南洋咖哩來的辛辣,卻多了蔬果的甜味,口味上較溫和。

----------------------------------------------------------------------------------------------------------------------------
不知道後面的日式咖哩有沒有脫離題目.........OTL
最后编辑水羊 最后编辑于 2009-06-01 00:55:43
2

评分次数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回复:三題點心第二期

    这坡道还真是长啊,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我还是对每天上学要爬那么长的坡道感到不满。
    抬头看了看这仿佛看不到头的坡道,突然有种想放弃前进的想法。
    逃课吧。我这样想着。可今天似乎是转学报到的第一天,逃课似乎不太合适啊。嘛,继续硬着头皮往上爬吧。
    平心而论这个坡道真的很漂亮,尤其是在这个季节。风轻轻吹起,漫天飞舞的樱花轻飘飘的划过身边。置身于这片美景中的我,似乎忘记了之前的那些不满和牢骚。身边不少和我穿着一样制服的学生,大家都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学校门口了。
    “私立光坂高等学校”这就是我今后要待一年的地方了。预备铃响了,打断了我的思路。要快点去职员室报到了。

    “今天将会有一名新同学加入我们的班级,希望大家好好相处哦。来,先向大家介绍下自己吧。”班主任看了看我,示意我开始自我介绍。
    “我叫高濑彩,来自北海道。”我面无表情,慢条斯理的介绍着自己,“今后一年将和大家一起度过,请大家多多指教。”

    “哇,一个大男人居然叫彩。”“好女性化的名字啊。”“怎么不叫彩子呢,哈哈。”由于我名字的缘故,小声议论开始多了起来。对于这种情景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可奇怪的是我并不讨厌这个女性化的名字,甚至还有点喜欢,虽然这名字和我的外形和性别完全联系不起来。
    “好了,如果高濑同学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请教同学哦。大家也要多多帮助新同学哦。”班主任拍手示意大家安静,“高濑同学就坐在古河同学边上吧。”她指了指教室中的一个空位。
    我走过去坐了下来,班主任说的那个古河同学似乎想和我打招呼,但又欲言又止的样子。也许是我面无表情的脸吓到她了吧,还真是容易害羞的女孩子啊。我这样想着。
    就这样我在光坂高校3年B班的学习生活就这样开始了,一切和以前的转学没什么区别。

    转眼间午饭时间就到了。无论在什么学校,午饭都是一场战争。我相信在这所学校也是一样的。看着熙熙攘攘的食堂,我在想要是现在给我把手枪,不,冲锋枪,让我杀进去抢夺自己喜欢的食物该多好。唉,没时间感叹了。趁着现在买面包的人还不是很多,快冲进去吧。
    5分钟后,看着手中的战利品,我很有种把它扔进垃圾桶的冲动。“芥末面包”我怎么好选不选,偏偏抓到了这个面包!!算了。浪费是不好的,硬着头皮吃吧。
    我并不喜欢芥末。尤其是那种浓烈的辛辣味道。拉开包装的一瞬间,我就感到那种味道扑面而来,一股浓烈的辛辣味道攻占了我的鼻子和口腔。事实上我还一口都没吃,这就是所谓的心理作用吧。猛吸了一大口果奶后,我闭着眼睛咬了下去。

    午休很快就结束了,正所谓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虽然吃了芥末面包的我并不觉得这个午休很快乐。路过休息室的时候,似乎看到那个叫古河的家伙一个人在中庭吃着午饭,她没什么朋友吗?还真是奇怪呐,很少看见这样的女生。


    -----------分割线------------
    只要用到那些关键字就行了吧。初稿,慢慢修改ing。
    看了楼下的2位 似乎有点明白了 但我的似乎想改成那样有点难啊 继续思考ing
    6-27更新:最近很忙 也沒精力來弄這個了 似乎也寫不出那樣的味道來啊 so只好就這樣湊合了。。。
    最后编辑shadowangel 最后编辑于 2009-06-27 12:37:30
    2

    评分次数

      小姐,如果是你的話,我一萬個愿意啊!!
      TOP

      回复: 三題點心第二期

      似乎听到了号角。在偌大的空间里,空荡荡地奏鸣。
      “简直就像葬礼一样嘛。”
      企图在沙上蹭去脸颊上的浮尘,少年想象自己像科幻电影一样瞬间痊愈。
      只有想象是这个世界的现实。克服痛苦的最有效手段便是自我暗示。
      于是他继续想象。
      想象暴风掠起的沙尘是轻盈的雨滴;
      想象干渴的咽喉吞咽下的是无上的甘霖;
      想象沙粒与食道的摩擦带来的饱足感;
      ……
      “啊,现在的我已经到达天堂了吗?”
      这样喃喃自语的少年无意识地颤动僵硬的躯体。在沙暴中被掩埋的蜥蜴,应该安静地潜伏在地底,而不是如他那样垂死挣扎。伪劣的沙漠蜥蜴想象自己仍在前进,直到灌入鼻腔的沙满满地堵塞他思考的回路。
      连想象自己活着都做不到了。

      “哈哈,现在的我已经到达天堂了吗?”
      他听到的充盈着喜悦的话语既非自己模糊的意识也非幻听。
      更不是出自属于他的声带的振动。那是一位少女的欢笑——能让他感动到发出“为什么如此幸福”般质问的欢笑。少年从死神手中漏下,在令人窒息的空间中继续想象。
      他的眼睛被一层一层地黑暗裹住了——“没有光明也不要紧,一定是她给我丑陋的满是伤痕的眼睛缠上了绷带”
      他的手脚无法活动——“在沙漠中靠想象抑制过去的伤果然已经没救了吗”
      就算把他的身体肢解也无所谓,只要保留着脑髓和意识,能够继续想象,他就可以获得未来吧。
      少年就是这样乐观的幻想者。
      在完成了对于处境的想象后,他从眼前密不透风的布料中看到了未来。
      轻飘飘的身体真是方便呢,怎么想象都不会被束缚住。就是因为去除了一切不必要的重量,他的想象才会如此轻盈吧。无限远处升腾起了炊烟,骆驼商队边在沙上刻下深深浅浅的印记边摇响清脆的驼铃,就像身边不远处少女的喜悦的浅笑一样。在透明的景色中,他在沙漠少有的岩石上坐定,少女缓缓向他走来,带着恍惚的幸福表情,然后——

      拔出了手枪
      他确实地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响。
      “一定是听错了。”他像只蜥蜴一样扭动起来,因为没有了手脚,看起来就像条线虫。不,也许更像涡虫吧。毕竟还没有到哪里寄生的经验。
      “果然还活着啊。”少女欣慰的声音就像她的笑一样迷人。

      “太好了,不是自欺欺人呢。”他的想象有时候会成为真实。
      只有想象是这个世界的现实。

      “新鲜的食物最美味了。”
      听到了刀刃与刀鞘摩擦的声音。

      ————————————————————————————————————————————————
      首次三题创作。黑暗系的故事可能还不够激烈吧……本来是想要表现骤然黑化的突兀感来反映浓烈的辛辣味道的。不过似乎为了让黑化不那么突兀而加入了太多暗示,结果——完全不够浓烈嘛……还有辛辣的文章到底应该是什么感觉啊……看学姐的描述应该是突然变得很恐怖的feel???
      没几天要高考了就当练笔了。
      大家请多指教~~~
      最后编辑凌波然 最后编辑于 2009-06-03 15:13:37
      2

      评分次数

        Life is a canvas 
        And the paint is hope and promise 
        The world is ours 
        No one could ever take it from us
        TOP

        回复:三題點心第二期

        他的她
        (C1)
        我看着肉棒,垂涎欲滴,饥不择食。一张口,黏液从肉里渗出,洇遍了我娇小的嘴。
        “真美,娇艳欲滴的红唇呢。”哥哥对我微笑,将他的肉棒往我嘴里填。
        “好吃吗?”哥哥熟练地撕下肉片,卷了起来。
        “咕咕~~”这味道太诱人,我狼吞虎咽几乎来不及说话。
        “吃吧,”哥哥剜出一块臀肉,“这里的味道最美了。烂了就不好吃了。”
        “不过,现在你是女孩子了,要慢条斯理哟。”
        “女孩子?”我仰起头,眨巴着眼。
        “对呀”
        “有什么不一样吗?”
        “起来走走吧。”
        我从一堆腐肉里站起来,轻飘飘的走了几步。
        “诶,不见了?”我拉开自己的裤子,探头一看“不见了!轻飘飘的,没有了!”
        “呜~~咕”我啜泣,“为什么,没有了?”
        “因为女孩子是没有的,所以你是女孩子呢?”大哥哥轻轻抚摸了我的头,冰凌的液体从发梢滑落,“还有呢,因为哥哥帮你实现了愿望,所以哥哥要走了。”
        “不要,哥哥不要走。”我挣扎着拉住他。
        “不行啊,真的要走了”哥哥哀伤的摇了摇头,“不过呢,有个温柔的姐姐会来照顾你的。”
        “温柔的姐姐?”
        “嗯,比哥哥还温柔。”哥哥从左手上又割下一块“哥哥好吃吗?”
        “嗯嗯,最喜欢了。”
        “那么,槿儿”哥哥从身上取出一个奇怪的东西,抵住自己的脑袋,“再见了呢。”
        “诶?”
        “不过,姐姐一定会来找你的,那是哥哥最喜欢的姐姐哦”
        “一定?”
        “一定!因为哥哥什么都知道啊”
        一声尖锐的鸣响打破了阒寂,哥哥温柔的躺倒在我身边。
        “睡着了吗?”我拉过哥哥,枕在怀里,永远不要放手。
        (C2)
        【我收到了一份电子邮件,发信人:御,时间:三个月前。信中提到的THE KEY让我耿耿于怀,在组织的帮助下,我依信中内容来到了这片人间地狱】
        【我踩着腐臭的尸体发呆】
        诶?
        【我听见轻微的声音】
        啊,原来还有人,活人
        你,你是接我的姐姐吗?
        【THE KEY吗?我望着匍匐在血污中的那个孩子】
        姐姐?嗯,是啊,姐姐来接你了。
        可是哥哥,哥哥还没睡醒啊
        哥哥?
        呐,哥哥躺在槿儿的怀里。
        【确实有具尸骨被她紧紧搂在怀里,我扫了一眼,腐烂的肉体早已辨不出模样了,不过他的衣服……是他没错】
        【手上紧握着的一把手枪。畏罪自杀了吗?】
        ……
        能叫醒哥哥吗?
        你的御哥哥已经醒不来了
        诶,你怎么知道哥哥的名字
        难道我不是你的姐姐吗?那么走吧
        不要!!!
        【面对这个孩子,我试图寻求答案,为了我,也为了御,更是为了我脚下踩着的被御戕害的灵魂】
        【御是为何又是如何做出让人匪夷所思的事呢】
        【按着信上的内容,我试探着问了】
        你有未来吗?
        未来,你怎么知道的呢?哥哥说过的,在很遥远的前方。
        那么走吧,去找未来吧。
        可是,我走不到。
        我帮你啊,一个人走太慢的话,姐姐陪你一起走吧。
        我走不动了呢?
        背你啊。
        永远在一起,好吗?
        嗯 拉钩了,拉钩上吊 一百年 不许变
        嗯,不许变。

        “走吧……”
        【我抱起这个孩子,离去】
        (C3)
        【我与槿的初遇,谁也看不见的齿轮开始转动了】
        ————————————
        好像这次料理做的过头了,加了点腐肉,大概邪恶文。
        不过我真想问:你吃得下吗?
        最后编辑构鸺槿 最后编辑于 2009-06-05 20:19:49
        2

        评分次数

          TOP

          回复: 三題點心第二期

           
          附飞镖靶子图


          ====================================================================================


            “那么,比赛开始了。”
            这里是位于国家边缘的地区,也许正是无人愿意去治理的原因,除了几个可供生活的水井的绿洲之外,这里大部分地方是一片荒芜,而这些地方,暗地里则成为不良份子与滋事之徒的聚集地。要说的话,就好比过去美国的牛仔那样,而每当有什么冲突矛盾的时候,作为直接起因的两人就会按要求在这些地方进行“决斗”,但“决斗”的内容一般来说是未知的,只有受到邀请的第三见证人才能决定“决斗”内容。就是这样一种有些威迫成份的条例,成为主宰这里的潜规则。

            某一天,正如字面一样,到处都是温和的天气,在一间显得有些破烂的木屋子里,青年正细细地擦着枪把,想是要抚摸着一般轻轻来回移动绸布。因为对于他来说、今天是个极为特殊的日子。
            没错,是“决斗”,而且是他至今以来第一次有着非赢不可的信念的决斗。他已决定了前进,就没有谁能阻止。
            瞥了一眼时钟,快到指定的时间了。“我会赢的。”他像是喃喃地对自己说道般站起来,把桌子边上的相框反面放倒,便径自走出了屋子。
          在那小小的四方的框架中,是他与一个美丽女子的、唯一的合照。

            他早早地来到指定的地点,不过多久,对手也来到了,那是一个样子消瘦但目光如炬的中年,正像个老练的猎人在打点着“猎物”。是的,每当见到对方的样子,他总是会浮现出照片中那个女子的样子。“咯咯咯”地攥紧拳头的痛感让他稍微回过神来了。没错,还差一点儿、只要赢了,就可以将那混蛋所侮辱的一切给夺回来!强烈的怒火直涌上心头,却又瞬间停顿了一下,因为、照片中的人已经再也不在了……
            他以要撕碎什么的力道咬紧了嘴唇,不让将要湿润眼球的水珠就此涌出,然后说道:“按照你所希望的,我来了。”
            “知道了,那么、比赛开始吧。”干涩的声音中没有任何多余的言语,只是最直接的、盼望迅速结束的要求。这就是两人的交流方式。

            “那么,这次的内容是这个。”只见中年身边的见证人拿出了一种在较为多低层人常去的酒吧里见到的飞镖的靶子,青年没说话只是狠狠地点点头。“SIX”——按照预先指定的区域颜色顺次击穿靶子的游戏,乍看一下没什么困难,不过因为靶子击中同时会晃动,同时还有区域小和不得接触其他颜色的规定等,已是难度3.5星的一个项目了。青年忘不了,正是这个,所以他失去了她。所以这次他再次紧握了拳头。
            中年一声不响地拔出枪来到三十部开外,瞬间,“砰砰砰砰砰磅!”六枪连发,看来已是熟记各个区域了,但是最后那个杂音、正是些许迟缓赶不上靶子的晃动而打歪了。“哼。”中年有些不满地冷哼了一声,然后大步退下场。
            终于,这一瞬间要来了,青年握紧了心爱的六发左轮,站在了场上。闭目屏气,睁开眼之时,“砰-”的一声怒吼从枪口爆发,直接命中。但他不像中年那样连发,而是盯着靶子晃动的时刻,配合着摇摆的速度再次、“砰-”,又一枪穿透了靶子。
            很不错的状态,如此想着的青年已经命中了四发,“砰-”的一下,分数16范围二层的绿色区域开了一个小洞,只剩最后的目镖了,那就是正中的红色圆圈。“哈!”青年想是要把全身的愤怒吼出一样大呵,“!”的巨响过后,原来中央的红色区域整个都消失了。
            “呼….哈、哈哈哈”青年狂笑着,六发全中,赢了、赢了、赢了!!!“哈啊,赢了”他真的想一跃而起,突然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狼狈地往后跌到在地。是的,如果没有胸口那个小洞的话,他可能跳起来了。
            ……躺在地上的感觉,原来也不坏,因为、他是胜利者,而向上看,在背后的手枪上硝烟还没散去的中年脸上却是十分平静、那份平静就像一种最赞的接受了失败的样子,让青年无比痛快。“我、赢了….!咳”瞬间,眼前像是变成了入夜前的晚霞那样红,意识也渐渐散去,只有最后、听到了中年毫无感情跌宕的一句:
            
            “是的,你赢了。”


          ===================================================================================
          好吧...本文受老普的《射击》影响写了决斗的内容...
          不过味道方面....看吃了之后会如何吧...哈哈...b
          最后编辑幻夜空 最后编辑于 2009-06-09 17:35:07
          2

          评分次数



            「自身が ”コワレテ”いるのを自覚する
            ことは できない」


            嵐子、まだ会えるかな...?

            “如果没有遇到她,也许我依旧不幸;
            但遇到了她,我才知道这不幸才是幸运。”
            TOP

            回复:三題點心第二期

            東方三題点心~Tasty and Nifty Literature Snacks.
               
            [Chapter.2 洩矢氏冰精火锅
               
                今晨的雾之湖湖畔,琪露诺的冰冻青蛙展会如期召开。已经为琪露诺的恶趣味所影响的,或完全不知道这样的展会是什么的众多妖精们,都抱着各种不同的感觉前来。
                “那个笨蛋冰精!”不多时,幻想乡上空便久久回荡了守矢神社诹访子大明神的尖叫声。
               
                “早苗!早苗呢?”
                “是!”祭风的蓝白巫女神情慌张疾步过来。
                诹访子发脾气般命令:“到底那笨蛋冰了多少我可爱的兄弟了啊?”
                早苗听罢搬出了笔记本电脑来,守矢神社静寂的空气里回响着算盘音效。
                (NETA from M1-3)
                    “诹访子大人,”早苗合上了电脑,“共计131072了已经。”
                “这就32BIT了吗?可恶!”诹访子的帽子,双眼闪起红光,“她还办什么展会!什什什么展会……”
              “诹访子大人……请注意您身为一位神明的形象。”
                诹访子听罢故作严肃地咳嗽几声后随即回复了往日微笑神明的形像:“早苗,突然想起有点事,我去去就来哦。”
                “不,如果是什么奇怪……”
                未等早苗言毕,诹访子已觉醒了蛙族的力量从神社的大门走了出去,一会儿那小小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视线中。
                “前进,前进,捉住笨蛋冰精,冰精,冰精,笨得像头猩猩,Kero Kero Kero……”
                于靜寂沉默之中诹访子的声音分外明亮。
                ……
                “早苗,茶。”
                “唔,啊。”听到一直坐在旁边不置可否看着的神奈子的指示,早苗才反应过来,“是!”
                懒懒地望着诹访子前进的方向,神奈子半瞇着眼啜口早苗递过来的茶:“真像个笨蛋啊……”
               
                “欢迎光临!”琪露诺刚刚快步跑到所谓的展会的入口,一股杀气迎面扑来。
                “唔?”真正看清了来的是谁后,这冰精痛苦地抓住了自己的头发,“不要啊啊啊~”
                来人除了这青蛙之神诹访子,还能有谁?轻易放出弹幕击碎琪露诺反射性造出的冰壁,诹访子走进了会场。看到守矢神社生了气的神明,妖精们都吓得四下逃开,有的于慌乱中也放出一些弹幕,但那等程度对于诹访子来说不过如同轻飘飘的鹅毛,全是没个感觉的。
                诹访子只是忙于抛出弹幕击碎挂在树上那些冻着青蛙的冰块,蛙鸣与妖精们的喊叫混成一团,偶尔还传出了“琪露诺不是说她是最强的么?”“笨蛋,连笨蛋的话你都信啊!”的对话。
                不一会冰精辛辛苦苦冰的各种青蛙便都被解救,诹访子向这罪魁祸手走来。
                “别抓我啊!”泪奔的琪露诺冲向不远处一脸慌张的荷取,跑到了她的身后,向河童求助,“快用你那些超科技的弹头救救我吧~”
                站住了把琪露诺挡在身后的荷取本也是吓得不轻,但是还是抖着手在口袋里摸索着。
                “拿给你。”琪露诺一看,手里竟然是把荷取之前提过的手枪——现界的高级弹幕发射工具,“我可不想被卷进去。”
                说了这样的话,荷取跳进了雾之湖里,瞬间不见了踪影。
               
                “啊啊~这玩意要怎么弄嘛~”琪露诺好辛苦回想起荷取之前谈过的活,笨拙地给枪上了镗,“人类的弹幕怎么这么麻烦~”
                虽然麻烦但是威力一定很大,笨蛋冰精天真地这样想着,向着眼前一脸暴走模样的诹访子的脑袋瞄准——
                “枪符[沙漠之鹰·河城式·改]!”
                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后坐力让琪露诺翻了个大跟斗,看来荷取在火力方面有过夸张的改造。这样会出人命的!妖精们顺着连轨迹都捉摸不到的人类的“弹”,紧张地望着对面的诹访子——
               
                “叮。”
               
                ——打到帽子上的子弹连个白斑也没有留下,便弹向了远方。不过倒是诹访子,着实吓了一跳。
                ……“不要啊啊啊~”
                然后的雾之湖上空,冰精的惨叫划破了云层。
               
                把琪露诺捆起来之后,以“不然就带你去见幽幽子”这样过分的理由作为要胁,诹访子让夜雀从她的小吃店里搬来了一口锅。
                在众青蛙的围观下,琪露诺吓得将要休克。
                “那么~”诹访子一脸笑容——呃,说实话这样更恐怖——地说,“冰的话,最怕火吧~做成火锅怎么样~”
               
                “唰。”
               
                刚刚还让雾之湖粼波闪动的阳光,突然间地收了回去,天空传来巨大沉闷的响声,轰隆隆,轰隆隆。
                掩天盖日的巨大“船”形轮廓,令所有人都惊呆了。
                “诹访子大人!”早苗的声音传来,诹访子转过头去,“诹访子大人,幻想乡的异变又来了!”
                不明白有什么可紧张的,脑袋上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异变的话,有人会去解决的不是么?
                    早苗欲言又止,用手指卷动着御币上的半纸:“其实……那个……呀呀说不清楚,总之诹访子大人先回神社再说吧!”
                呜哇,诹访子的手一下子被早苗拉了过来:“可是冰精火锅……”
                “那个就留给别人吃吧!”
               
                于天空中洒下的凉爽的阴影笼罩在两人身上,诹访子看着早苗不明所以,完全不知这巫女打的是什么算盘。
                ……不,算了,只是这样也好啊。
                最后望一眼这未知的幻想之船,再次承受着阳光,两道小小的淡影向着守矢神社飞回,直到完全不见踪迹,隐没在这葱茏的山中。
               
                [To Be Continued……
               
                后记
               
                我败了
                苍樱君怎么能出这么难的题
                在东方的基调上接出辛辣的东西?
                    如果单纯是讽刺文的话还好写
                只好从激烈的角度来尝试
                不过好像半途变成欢乐了……
                别挑食哦
                算上之前小伞的短篇这伪星蓮船前传也凑出三篇了
                不出问题下回就是无节操的
                出的题别太怪才好呢
            2

            评分次数

              TOP

              回复: 三題點心第二期

              Schicksalskonzert - 1940
              協奏曲「命運」 - 1940

              我呀…對人類沒有任何興趣……

              Der erste Satz:Allegro ma non troppo

              先來一段不太過分地急速吧。


              我看向窗外,那微微下著的小雨讓我的視線變得很差,好像外面的世界都消失了一樣,讓我的心情突然變的很差。
              不過看到即使下雨仍在外面堅持自己職責的警察們,又讓我的心情稍微好了些。
              那么,在舞臺已經布好演員還差一名的現在,讓我們先來玩一個游戲吧……

              「那…你覺得如何?」
              「……」

              我這句話語所詢問的人沒有回答,不過這是理所當然的吧。姑且不說這個問題沒有任何的修飾物,單單是我所對話的對象被用膠帶貼住了嘴,就令她無法回答我的問題。
              她是這個戲劇中必要的「道具」。雖然隨便是誰都可以,但是……也許這就是命運吧。

              「你知道沙俄么?不,現在叫做蘇聯了。雖然我沒有去過那里,但是聽我父親說,那里的人都喜歡玩一種游戲。」
              「……」
              「嘛……你不知道也是可能的。因為我自己就對自己以外的人類沒有興趣。不過呢……那種游戲我倒是很感興趣,русская рулетка,這就是它的名字。」
              「……」
              「啊啊……抱歉。其實我也不太懂俄語,沙俄,對我來說太遙遠了。不過,我可以給你翻譯一下,русская рулетка就是俄羅斯的輪盤,命運的輪盤。」

              我舉起了我手上的左輪手槍,將里面的子彈都退了出來,隨后將其中的一顆塞了回去。她一直注視我的行動。

              「這個游戲是這么玩的,首先像這樣嗖的轉一下彈筒,接著咔的一下將彈筒復原。然后么……」
              我扣下擊錘,將手槍對準了自己的腦袋。她眼神復雜的看著我。

              「咔」
              理所當然的,是空響。

              「然后……就輪到你了。」
              我再次扣下擊錘,將槍口對準了她,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

              「咔」

              「不錯不錯……這樣才有趣。」我笑著說對嚇得睜大了眼睛的她說。

              槍口對著我。
              「咔」。
              對著她。
              「咔」。
              對著我。
              「咔」。
              對著她。

              「嘿…看起來你很不走運。你有沒有聽過賭徒對俄羅斯輪盤賭的說法?我現在突然很想說一次。『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啊啊……你不覺得這個很好笑么?」

              她的眼神充滿了絕望。我慢慢的扣下了扳機。

              「咔」

              她整個人抖了一下,然后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充滿疑惑的眼神看向了我。

              「哈哈,我不是說過了嘛,這只是個游戲。子彈?我當然裝了一枚子彈進去。」
              我一邊笑著一邊把彈筒打開給她看,里面有一發完整的子彈。
              估計是放松了的原因,她整個人突然軟了下來,靠在墻邊發抖。

              「覺得冷么?也是……這樣的天氣……真是抱歉了。等一切都結束以后,就把今天忘記了吧。」
              看著她穿著的輕飄飄的連衣裙和仍有些發抖的身體,我把身上的大衣披到她的身上。
              她看著我的眼神有些緩和,似乎想說些什么,不過因為有膠帶,結果發出的聲音令人無法理解。
              膠帶…真是個好東西。

              窗戶外面的警察突然有些騷動,接著有人拿起了一個話筒。
              「喂……你要找的菲爾警長來了。不過有人要和他一起進去,不要誤會,我們保證兩人身上都沒有武器,不要傷害人質。」

              這和劇本不一樣,我有些憤怒。不過,這樣也好,充滿了變數的戲劇更加有趣……
              我拿起旁邊的畫板,在上面寫了個大大的「好」,然后將畫板遞到窗口。

              Der zweite Satz:Larghetto

              讓我們休息一下,來一段甚緩板吧。


              我對面的沙發上坐著兩個男人。其中一個是我的哥哥,菲爾.康塔恩,他現在是負責這個地區的警長之一。另外一個男人我并不認識,他看起來很普通,又好像在哪里見過的樣子,這讓我困惑不已。

              「嘿,菲爾。不打算介紹一下這位么?」蓋德.施瓦堡說。
              蓋德是我哥哥的好朋友,至少在今天綁架我以前還是。

              哥哥有些困擾的看了看那個男人,那個人微微的點了一下頭。
              「約翰.多伊。」
              「嘿……你好,無名氏。」
              蓋德伸出右手,同時用左手把我拉近他的身邊。
              「行了,施瓦堡。你綁架我妹妹到底是為了什么?」
              「菲爾,我的好友。」蓋德看了一眼多伊。「按照本來的劇本,現在應該是你一個人英勇的沖進來,砰的一槍將我打死,然后將你妹妹帶出去的。」

              我的心臟震了一下,他的話是什么意思?

              「什么?」
              「不過,他的出現使劇本變了。我現在不再是施瓦堡了,請叫我奧托.諾瑪爾費鮑赫爾。」

              奧托?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奧托.諾瑪什么?」
              「奧托.諾瑪爾費鮑赫爾,德國的約翰多伊。」多伊突然插話。
              「你果然不是普通人……呵呵,有趣,太有趣了。」
              「彼此彼此,那么現在我來代替搞不清狀況的菲爾來和你談判吧。」
              「好,沒問題。」
              他們兩個好像突然認可了對方,然后將哥哥排除在外了。

              「等等……你們兩個」
              「嘿,行了菲爾。這里沒有你的事情了。」
              「但是……」
              「他說的對,康塔恩警長。你可以出去了。」
              「但…但是……」
              「這是命令。你可以出去了。」

              哥哥看起來無辜又可憐,他慢慢的走了出去。

              「那么好了,你想要什么呢,諾瑪爾費鮑赫爾先生。」
              「叫我奧托,多伊先生。」
              「約翰。」
              「好吧約翰,那么現在是提問時間。我想要什么呢?」
              「我不知道,所以才和康塔恩一起進來。」
              「你很誠實,很好。在我的劇本里,誰來都是一樣的。不過有這么好的事情,怎么能不讓我的老朋友來呢。」
              劇本,他一直說的劇本是什么意思?他到底為了什么而綁架我?這難道真的只是一場戲?

              「我想要什么?我需要錢么?不。名譽?不。那么我到底想要什么?」
              蓋德嘆了口氣,看著我說。

              「嘿,抱歉了,伊麗莎。下面的話我不想讓你聽到。」
              我聽到這句話,然后漸漸的失去了意識。

              Der dritte Satz:Rondo - Allegro

              驟然而停的輪舞曲——停止前進的快板


              「好了,奧托。停止猜謎游戲吧。」
              「死。」
              看著伊麗莎完全的暈了過去,我轉向約翰說。
              「死,我想要死。死亡。不,這或許并不完全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將我的存在從這個世界上抹殺掉。」
              「為什么?」
              「為什么?因為對人類沒有任何興趣,其中也包括了我自己。」
              「那與綁架有什么關系?」
              「嘿,約翰。你認為我要如何才能死呢?自己對著自己的腦袋來上一發?不,這樣的死亡太沒有意義了。所以,我布置了這個舞臺。」
              我看了看窗外,繼續說到。
              「以我的死換作菲爾的晉升,這不是很好么?」

              約翰沉默了一會,然后說道。
              「那么把你的命賣給我如何?」
              「恩?」
              「不在乎死亡,又對其他人沒有興趣,很好。你不打算為聯邦而死么?」
              「什么?」
              「反正你想要的是死,那么死在哪里都是一樣的。你的命我先收下了,這次的事情就當成是一場戲劇就是了。」
              「喂……不要擅自決定。」
              「那么好吧,我們來打個賭如何?就用你的手槍。如果你死了,那么一切就這么結束。如果你沒死,就把你的命給我。」
              「俄羅斯輪盤賭……好。」

              我把手槍交給了他。他熟練的旋轉彈筒,回位。扣下擊錘,將槍口對準我,扣下扳機。
              「咔」「咔」「咔」「咔」「咔」「咔」
              我閉目等死。

              「砰——」

              我完全沒想到,這次的會面,會對以后造成那么大的影響。
              對我,對戰爭,對未來,還有對唯一的那個人都是……
              這…是一切的開始……


              后記

              其實我想寫的完全不是這樣的故事啊啊啊啊啊……
              Roman…我的Roman在哪里……

              順便一提……認為左輪手槍只有6發子彈是錯誤的……
              至少這把Nagant M1895 Revolver就不是……

              其實我一直想玩一次русская рулетка來著(大誤

              另 關于John Doe和Otto Normalverbraucher 請自行查閱wikipedia
              2

              评分次数

                Elissia Schalesin von Fahrenheit
                1942.10 法國 雷恩

                黨衛隊旅隊長兼武装黨衛軍少将

                B集團軍群
                武裝黨衛隊「帝國」裝甲擲彈兵師
                第三「德意志」裝甲擲彈兵團團長

                獲得榮譽

                二級鐵十字勛章
                一級鐵十字勛章
                金質德意志十字勋章
                騎士十字勋章 
                黨衛隊全國領袖榮譽賜劍
                東線冬季戰役紀念章
                銀質步兵突擊章
                德意志美少女團榮譽勛帶
                TOP

                回复:三題點心第二期

                我也来~~
                ------------------------------------------------------------------------------------------------------------------------
                “呜~~”      “快醒了~还睡!”宿友一脚“飞龙式”把我踢醒了。“啊~~~”
                我疲惫的睡眼还在挣扎当中~当然跟平常一样,他们先走了。
                我懒惰地套上衣服~~
                “大爷好~~”我习惯性地跟楼底下的上了年纪的宿舍管理员打了一声招呼,其实,为了他不会再说我,“唉~~你这小伙子又穿拖鞋~~”,这句话,其实,我对此也是感到很奇怪的~~

                听说这次课会点名的,我拿着“乳牛”牌牛奶(后来听说是蒙牛)和“好吃电”饼干往公教区飞奔~~~
                “根据邓小平理论,中国的社会和经济体制在以后发展前進的道路上……”  政治课~~
                我慌忙地冲入教室,可是~~~我闯入的是前门~~
                老师愣了一下,马上微笑地对呆在门口的我说:“这位同学好久不见,都长这么大了,快找位置坐下吧~”
                我在一片哄笑声中坐下了,拿出我全新的政治书~~咦??
                《福尔摩斯探案集》??
                我@#@¥%¥%¥……%……&
                我又一次失望地爬在桌子上~~睡~~觉!!!
                周公再一次无情地把我抛弃,我怎么都睡不着~~
                “丝~~丝~~”我耳朵旁响起一阵摩擦玻璃般的杂音,声音愈来愈大,“可恶,又来了吗?”
                我望着旁边若无其事的同学们,果然,他们听不到吗??
                我习惯性地站起身,手插进裤兜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我又从容地逃课了~书先放在那儿了吧
                我慢慢走出了教室~但是,想着想着,刚踏出教室的我,马上快速跑了出去~~~
                在哪儿!在哪儿!!我头脑一片混乱~~快出来!!!天空依旧很灰暗~~
                不要!不要!!我紧张地环顾四周~~~  “哗~~哗~~”地上轻飘飘的塑料袋被一阵大风吹向了天空~~
                “呜~~呜~~~”一阵沉闷的声音,在某处我视野能触及到的高空中~慢慢地聚集了一团黑色~
                “这~次……是你~~吗?”我缓缓地说道,“呜~呜~~~呜~~~”那团黑色的嘶吼声越来越低沉,像是又很多怨念~~
                那……对不住了~~我掏出了裤兜里那把可笑的玩具手枪,是他给我的~~一切我本不该承受,那不是我的责任!!可,可恶~~~
                我没时间再后悔了~
                我颤抖地把枪口对准那团黑瘴,然后,缓慢地闭上了眼睛,念到:“死神的意志,飘落的影,~~~死之术,瞬影”
                枪口立刻迸出一线灰色~~

                ---------------------------------------------------------------------------------------------------------------------
                没时间写了~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最后编辑chengxu 最后编辑于 2009-06-23 19:02:30
                2

                评分次数

                  TOP

                  回复:三題點心第二期

                  什么时候被所谓爱的手枪所击中呢?
                      什么时候被你的笑容所迷惑呢?
                      只知道当自己那颗灼热的心剧烈悸动时我只能紧紧地注视着你的脸.
                      它便成为我不可跨越的距离.
                      那一天,为了不会后悔的自己,毅然选择前进的自己,在无人的走廊静静地等待晚归的你.可笑的自己却耐不过加速的心跳落荒逃去.每天的梦里祈祷我们的距离能够拉近,我抱紧自己所心爱的兔子.
                      今天的自己,依旧地选择懦弱的[前进].这天的走廊染上了太阳公公最后的光辉.美丽而温柔的光辉.只是当中蕴涵着几分寂寞.
                    "今天的我,那样懦弱的自己,定会逃跑的吧."无论自己默默地说过多少篇加油,无论自己如何地想要获得[前进]但故事的最后,我还是会被自己的心,不安不定的心所击败,直到最后,还是会逃离.....
                      因为我自己是那样的懦弱.
                      ".....走吧."
                      只影离开的自己,并不会孤单,因为
                    "赤红的太阳公公,你会陪着我的吧......."
                      「当注视着你的时候我的心总是DoKi☆DoKi
                        摇摆不定的思念仿如棉花糖一般软呼呼的....轻..飘飘的..」
                      哼着特别钟爱的那首歌的自己,灼热的泪水夺眶而出.远方的,一直陪者我的,那可爱的太阳公公,消失在地平线上.
                      为什么,明明是是首轻快的歌,为什么,我会流下那样的眼泪......
                  ====================================================================
                  恩,看了[文学少女]之后被远子学姐的三题点心萌倒了,所以也想尝试写一下,平时不怎么写文章所以写的不好,请见谅......
                  最后编辑AsakuraNatsuki 最后编辑于 2009-06-23 13:32:20
                  2

                  评分次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