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半吊子的資本主義與它的腐敗,以及新時代的改革與其可能性。(偽科學、標題黨、越長越好)

[ 3393 查看 / 14 回复 ]

受教於西式教育,幼小時曾經迷信於經濟學的自由市場主義,認為那是一個「比較公平」的資源重新分配的社會制度。但自從累積越多知識和經驗之後,就越是發現「現代」社會在運用自由市場經濟時的不足之處。

現實世界的自由市場並沒有很公平,主要是因為它無法實現「自由市場」之所以可行的某一個前提:「資訊完全流通、市場完全透明。」所以,買賣雙方都會在「想利用時」就利用這個漏洞,去實現利益不對等的交易,也因此市場就無法變得更加公平。

舉一個例子:在富裕國家的城市超市裡,一包咖啡豆可以賣得很貴,但它往往來自於貧窮國家的農業市場,而它的批發價卻「低得可憐」。你用超市買一包份量的價錢,往往可以在農村用批發價買到幾十包、甚至上百包的份量,而剛出產的新鮮農產品或大多數食材、未經任何冷藏及化學處理,質量也往往更高。

當然,長距離運輸、為了產品不變質的各種加工,以及中間經銷商和超市的經營本身,全部都是需要成本的。但這些成本全部加起來,是否就足以讓零售價和批發價之間相差幾十倍、甚至上百倍呢?這個差價裡又有多少是純粹的利潤呢?消費者、甚至部份生產者也無法完全搞清楚,就因為市場的資訊並非完全流通。而且,當有人有意圖去隱瞞的時候,他們就會全力地去隱瞞。在資訊並非完全流通的社會,各式各樣的情報也是「有價」的,隱瞞這類型的資訊在絕大多數時候都不會違法,行內人會直接稱之為「商業秘密」。「來貨價多少?」秘密;「加工成本多少?」秘密;「利潤有多少?」秘密;「有什麼不是秘密?」這也是秘密;「你有沒有在產品裡落毒?」沒有。

這類蓄意隱瞞部分資訊的行為,本質上就不符合「自由市場經濟」的原意與假設,而且也沒有辦法被立法及司法完全排除,所以就非常容易製造出「惡性競爭」。

假設:曾經有一個城市,城裡所有超市的咖啡豆都賣一個「合理的價格」,而遠處的農村也是以「合理的價格」去批發這些咖啡豆,所以零售價和批發價的差距也只有幾倍、甚至十幾倍。但有一天,某個商人突然向遠在農村的農民說了個謊:「城裡現在的經濟不好景,貨物按原來的價格已經再賣不出去,你能便宜一半賣給我嗎?如果你不按這個價格賣給我,我和你都要失業了,你的這些貨物也没有其他人可以接收,而白白浪費掉了。」這些農民没受過多少教育,對一直以來也保持交易的生意夥伴所說的話深信不疑。就算心底裡也有些許犯疑:「就算經濟不好,也有必要便宜一半這麼多嗎?」農民只顧看好自己的農作物就已經夠忙了,根本就没有時間和能力去查證這番說話的真偽,甚至有必要的話,同一個地點的不同收購商可能為了「壓低」批發價,而一早就打算合作「說同一個謊言」。「没有人會以原來的價格向你收購這些貨物」只要這是合謀的話,它某程度上就是真的,農民要不減價、要不就因為貨物賣不出去而餓死。因為一時三刻,根本没有其他「不打算作弊」的收購商,立即察覺到合謀者的陰謀,而選擇以「正當經營的方式」加入這個市場、或是向農民及其他人告發。而這些資訊的不完全流通,正正就是奸商們可以利用的空間,也就造成「惡性競爭」的出現。

至於,為什麼這是「惡性競爭」呢?首先,最明顯的是農民的生產行為没有得到「合理的回報」。根據自由市場的交易原則,有需求就會有供應,只要有人肯付錢去買,再貴都可以是合理的。但消費者願意付出的價格,因為中間生產商和經銷商的「故意隱瞞」,而没有傳遞到給最初的生產者那裡。其次,消費者也不會因為「批發價下降」而得到「零售價減價」的優惠,消費者與農民一樣「當然」也是被說謊的對象,當中的差價就成為了「中間人」的直接利潤。自由市場的原意,是認為一切利潤都是為了鼓勵「增加生產力」的行為,這些中間人的做法是增加了生產力嗎?倒不如說他們引起農民的負面情緒、甚至收購價的直接下調,都導致原有的生產力大幅下降。

但以上這些直接的危害,都不過是「故事」的剛剛開始而已,真正可怕的後果會在更遙遠的未來發生。有時候,用不正當手段大幅降低了「收購價」的奸商,並不是真的不會減價的,倒不如說,這類型的奸商比起其他正當經營者更樂於向消費者「分享自己的成果」,目的往往就是要消滅正當經營者的「生存空間」。「A商人的同類產品只賣80元,為什麼B商人要賣100元?你這個賣100元的肯定是奸商吧!」消費者在超市看到貨物價格時,心裡面可能會在想的事情。因為消費者不知道這100元減至80元的空間是以不正當的手段來取得的,實際上批發價足足減了一半,賣給你也只便宜了兩成,剩下的三成就全都是自己的利潤。消費者不知道,同行做正當生意的,當然也就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可以賣得比我們便宜這麼多?」他們要不就同流合污,一起用不正當的手段去取得減價的空間,要不就等着偉大的無形之手──市場的力量去把他們全部消滅吧。為什麼奸商願意減兩成給消費者,而不全部都當成自己的利潤?因為當他的正當同行死光了之後,他就會把價格由80元重新加價到120元,又或者更高。

說謊是違法的,如果能在當時立即被發現,就可以定這些商人的罪,但問題就是有很多都「無法被即時發現」。而謊言一但說久了,卻有可能成為真實。正當經營的同行都死光了之後,就再也没有人會跟農民「按原來的價錢去收購那些貨物」,然後那個商人把零售價從80元重新上調到120元,消費者的負擔增加了:「市場的經濟就變得没有那麼好景了,他們開始要求減價」。商人這次如實地向農民們反映:「就算我按原來的一半價錢向你收購農作物,那些消費者都還是在嫌貴,不信的話,你自己去城裡問問那些消費者們吧。」於是乎,他們進一步要求農民再次減價,而這一次他們没有說謊,也没有合謀壓價,所以也是不受(多數地方的)法律規管的。

中間商人的員工並不是笨蛋,他們一起負責「這盤生意」,當然是知道老闆的如意算盤。員工没有選擇告發的話,也自然就是打算合污,他們會開始向老闆要求加薪,去彌補他們「良心的忍忍作痛」。老闆為了預防員工們的報復:「你不打算付錢就準備同歸於盡吧!」當然是没有拒絕這些威脅的空間。久而久之,利潤逐漸被分薄,員工成本大幅增加,甚至成為了新入行者的新標準,市場便自然剩下「不正當經營」才可以生存的這個局面。農民也是要吃飯的,可以減的空間也已經減到最盡了,他們根本就是世界上最窮的那些人,下一次還想要「不當」的話,該減誰的呢?當然不會是老闆的,下一次要剝削的,便會是當年曾經因為「不當」而要求加薪的員工。雖然當年最初進行「不當」的那些人,包括老闆和員工多半都死光了,而什麼事都没做錯的農民大概會因為窮而比他們更早死。這次老闆打算向員工說什麼話?「經濟不好景,如果我不用一半的價錢來聘請你,我們大家都會失業了,而外面也没有人會用原來的價錢去請你工作。」Oh my god!老闆同一句話說了幾百萬年了,不正當經營也多投放點創意好不?

蜘蛛俠有一句座右銘:「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我自己是從來都不會相信這麼正面的臺詞,所以我也給自己重新自定義了一句:「能力越大,屁股越大。」不過這是題外話。但是,能力和責任,兩者的確是有一種奇妙的關係的。能力越大,假如是指你「越是聰明」的話,你就會越是能夠發現「現代社會的不公平之處」、「自己究竟是否造成這些不公平的一份子」、以及「不公平為何出現、如何阻止」。而「發現自己有責任」和「願意承擔這些責任」是兩回事,有些人會因為「太聰明」而即使發現也裝作不知道。也因為這樣,我才會把蜘蛛俠的座右銘自定義得更加能夠反映現實。但我的屁股並不大,所以才疏學淺,但這是題外話。而没有能力的人,假設是指没有那麼聰明的人,就難以發現「不公平」的地方,也就自然不會因為認為「自己有份造成不公平」,而導致「任何可能產生的罪惡感」以及「去改善現狀的意圖」。說了這麼多對現代社會的批評,一定會有人認為這是「有破壞没建設」,所以下次再補完剩下的部分。「下次是什麼時候?」這是秘密;「你會不會在文章裡落毒?」没有。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6-02-03 00:58:41
分享 转发
TOP

本人主修社會學,現在來現學現賣一些關於馬克思的概念:

那些裝作不知道的人,很多時侯就是既得利益者。他們一般都是財閥,地產商,擁有龐大的資源。

他們會利用這些資源去影響社會的上層建築(superstructure),則文化,政治,法律制度的總和及維持制度的機構(institution),如透過土地買賣影響政府,令施政向他們的利益傾斜,或者維持現況。

此外,他們會透過媒體及廣告等渠道,不斷輸出錯誤意識(false consciousness),例如:「經濟發展比民主更重要」,「維持社會穩定和諧」,「議員的責任就是通過法案」,甚至將「法治」的概念偷換為「守法」,企圖阻止一切改變現況的社會運動發生,延續不公平的制度,讓他們永遠充當社會的既得利益者。

而下層建築(base)主要由工人階級組成,如你所言,他們因為教育程度並不高,沒有那麼「聰明」,除了無法辨別哪些才是造成社會不公平的人,他們更接受了錯誤意識,認為主張改變社會的行動者是「破壞社會繁榮」,「沒事生事」,「犯罪者」。於是不公平的制度變得更加牢固,不可動搖。

那麼要如何改變資本主義社會的不平等?據馬克思所言,要在下層建築灌輸正確的階級意識(Class consciousness),即工人階級須要清楚認識到自己被資產階級剝削的現況,自己的責任和權益,然後團結起來,組織工會,發起罷工行動——不但是要爭取更好的待遇和福利,更要從資產階級手中奪取權力,建立由工人階級專政的政權,推崇社會主義。在社會主義的世界,資產階級將會被推翻、消亡,一切財富資源將由無產階級平均分配,再沒有不平等的制度。

然而馬克思的理論經常被批評為「過於理想」。誰又可以保證,得到權力和社會資源後的工人政權,不會行使權力去剝削比較弱勢的群體,走回資本主義的舊路?在上世紀,很多國家都進行過社會主義的大型「實驗」,結果卻令人沮喪。追隨社會主義的國家非但沒有走向烏托邦,反而衍生更多的問題:人民無心工作,貪污……而現實告訴我們,即使國家是由無產階級組成,它仍然會淪為當權者的管治工具,為少數人所操控去謀取利益,而非理論中所述的那麼平等、公義。

那到底腐敗的資本主義如何改革?我也不太清楚,樓主快點寫下一篇吧。
最后编辑北十字星 最后编辑于 2016-02-03 22:03:37
この空が消えてなくなるその日まで
TOP

回复 2# 北十字星 的帖子

不.我觉得马克思主义最大的问题不是过于理想,而是他想像中的世界是否靠谱..
就当前世界而言,马克思对于过去的总结和观察,无疑是透彻的,但是问题是他提出的那个社会很难立足.
从他提出的那个理想社会到现在,曾经成功获得政权的几乎都还回去了..
现在存活的,不是贫穷,过于集权,就是解体了.而我们国家是已经不完全是他的那个路子了.尤其是经济上,虽然嘴上不承认..

用经济学上说的,当前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是无法支持他的那个系统的。缺少这个地基,其他都是空中楼阁。
只要是稀缺的,有价值的,总会被争夺。
最后编辑蓝月狼 最后编辑于 2016-02-04 00:07:27
KFC第三届版杀 戏服 日向秀树
TOP

在社會主義的世界,資產階級將會被推翻、消亡,一切財富資源將由無產階級平均分配,再沒有不平等的制度。然而馬克思的理論經常被批評為「過於理想」
「平均分配就直接等於平等」的這個想法,不是「過於理想」,而是「過於白痴」。不同人有不同的能力,可以為社會帶來不同程度的貢獻或損害,收入「平均分配」是哪門子的「平等」?一星期七天、每天工作二十四小時的人,跟完全不去工作的人,都被分配一樣收入的話。努力工作的前者,到底是白痴、神經病、還是神的兒子?多勞不多得,完全不工作也可以領一樣的工錢去吃喝玩樂的話,又有哪個正常人準備每星期工作「一分鐘」?把這種「理想主義」落實成政策和制度的國家,不鼓勵任何人去工作,哪裡會有「不鬧飢荒」的道理。

推翻了資產階級,由工人階級組成的領導層?當絕大多數工人都在吃樹皮和屍肉的時候,落實了這種「理想」的領導層,又是否看着同一份餐牌吃飯?沒有被「平均分配」的他們,既不屬於絕大多數的工人階級,也不能被當成推翻了的資產階級,不屬於任何組別的他們,看來根本就不可以被直接當成人。有能力而大屁股的資產階級,再沒有良心都好,拍馬也還是趕不上這群「不能被當成人」。

這個世界没有人是只有被剝削的份,而没有在剝削其他存在。以「全球化」的現在來說,某些地區的某些高層,正在剝削某些低層。而這些地區又以高層的身份,剝削身為低層的其他地區。到最後,身為最底層的人,他們正在剝削的就不再是人,而是被視為低層的其他生命與非生命。永遠只把自己當成「唯一的受害者」的這套思考方式,總是主張要爭取回更多「原本該屬於自己」的那群人,他們從來就都是自己大腦的「既得利益者」。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6-02-04 22:32:39
TOP

「不平等,是絕對無法被完全消除的。」

這是一句何等没有理想的說話?但令人遺憾的是,這也是正確的一句說話。

即使這樣,它卻不同時代表「追求平等」就會是不正確的一回事。

矛盾?又是矛盾?沒錯,事實永遠都總會是這麼矛盾的。



有一段太長的時間,人類只顧追求「絕對平等」的社會制度,希望把一切的「不平等」都趕至末路。

但人類從來就無法生存在一個「只有平等、而没有不平等」的世界裡面。

無論是樣貌、身材、抑或是出生時的家境、以及往後的際遇,從來都不是一件「絕對平等」的事情。

一個起源於「光與暗交集的世界」的人,並無法活在「只有光存在、太刺眼的世界」。

而「平等與不平等」跟「光與暗」、「善與惡」一樣,也純粹是無法單獨消除其中一方的一體兩面。



因為惡無法被完全消除,所以人就應該反過來「認同」惡嗎?就如同他們「認同」善一樣。

不,惡即使無法被完全消除,人都依然可以繼續「否定」惡,這兩件事情並非不能兩立。

就好比有一個你認識的人,你知道自己與他性格不合,一但互相靠近必然會引起爭執。

「消滅對方至只剩下其中一人」並不會是唯一的選擇,「保持距離而共存」也是你的選項。

競爭是人的天性,即使你選擇的是前者,也不代表你做錯了,只不過是不符合某些人的「偏好」。



但現在的問題是,「惡」不像他人,不可以被單獨消滅,人只是一直以為他們「可以選擇」。

一個人,如果把他分為「左」和「右」兩面,左面無法在「把右面消滅」之後,獨自存活。

人的臉孔是左右不對稱的,即使左和右都長得非常像,卻不一樣。

當你認為左邊臉長得比右邊臉「漂亮」時,你會把自己的右邊臉完全毀掉,而選擇只剩下左邊嗎?

只剩下漂亮的部分,這麼做不會使你更漂亮,相反,你只會比原來更醜。

科學家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們拍了一堆人的正臉照,再輪流用鏡像把其中一邊臉「覆蓋」另一邊。

每一個臉孔變得更加「左右對稱」的人,都没有被覺得比原來更好看,反而一看就覺得十分不自然。

而善與惡共存的世界也是一樣,把惡完全消滅,只剩下善的世界,並没有變得比原來「更加美好」。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所謂的善,從來都是談論包容與共存的。你一但認同善,就會變得無法消滅惡。

共存是唯一的選擇,「共存而互相認同」與「共存而互相不認同」則是可以被選擇的「個人偏好」。

去認識惡,去理解惡,如果不先把這兩件事都做好,就無法決定認同與否,也無法與它保持距離。



如果,一個人的選擇是「與不平等共存、但否定不平等」。

那要一個怎樣的社會制度才是「可行」、以及符合「人性」的呢?

是一個「不平等」有份參與、是一個主動把「不平等」納入「可控制範圍內」的社會制度。

這跟人類一直以來的「傳統」相反,他們越是嘗試「趕絕」不平等,它就越是會「失控」。

這是一種「以毒攻毒」的概念,就好比人類發明「病毒疫苗」以對抗「病毒」一樣。

病毒疫苗不是別的東西,它就是病毒本身,不過是「通過理解」之後,找到了可以控制它的方法。

而人類一直以來都在追求「無菌主義」的社會,當中的人不會產生任何可以對抗病毒的免疫能力。



人類可以利用「不平等」本身,去制衡它自己,並繼續追求一個「更加平等」的社會。

但絕大多數人,是否有這種耐性和智慧去實現這一回事呢?可以舉一個這樣的例子:

你把三顆糖果放在桌上,叫一個未滿四歲的小孩子忍住不要吃,能成功忍住三十分鐘就給他五顆。

小孩子没有這種耐性,他喜歡「活在當下」,很難抵抗眼前的誘惑,而選擇「放眼未來」。

如果叫成年人參與同一挑戰,同樣都是忍耐三十分鐘,他要現在的三十萬,還是之後的五十萬現金?

一個「思想成熟」的人,在衡量過得失之後,是不太可能犯「跟小孩子一樣」的錯誤。

但要社會制度進步卻不一樣,它要求「整體」的合作,裡面既有成熟者,也有不成熟者。

成熟者很難拋開不成熟者,去發展一套只適合自己、也更加進步的社會制度,因為必然會遭受干擾。

就算他們真的有能力這麼做,能夠做到獨善其身,把對方拋棄又「符合善」、也「更平等」嗎?



先拋開「實際該如何做才可以把『以毒攻毒』成功引用至社會制度之上」,而假設已經知道怎麼做。

但要在地球發展這一套「更先進」的社會制度,是十分困難的,因為人類的基數太大,歷史包袱也太重。

如果說,假設「民主」是比「獨裁」更先進的話,這個世界到現在都還無法使所有人都認同這一回事。

直到現在,北韓都還是一個獨裁國家,而要改變這單一國家就已經是十分困難,多年來也不見更加樂觀。

自然就可以想像,要把現在絕大多數的民主國家,改變成一種更加先進的社會制度,就近乎不可能。



這並不是一個純粹的「情感問題」,用共產主義建立的國家,無法與資本主義的國家「互相交易」。

因為它們從根本上是不同的社會制度,没有資產概念可言的人,又如何與有資產概念的人交易?

從根本上不同的社會制度,使他們無法通過「交流」去維持和平,這就是當年「冷戰」的根源。

而一個比資本主義更加先進的制度,也會引發同一個問題,他們之間的不同使他們無法「交流」。

所以,這種無法互相進行交流的特性,使「不保持距離」的「和平共存」成為了不可能。



那人類是否没有出路?不,宇宙是一個很合適的舞台,尤其是第一批打算「開荒」這個領域的人。

例如,第一批前往火星的人,這種先天難以被地球影響的特性,方可以構成一個完全獨立的經濟圈。

但這種「互相保持距離」的做法是「治標不治本」的,兩者之間越是拒絕交流,差異就會變得越來越大。

好比第一批移居美國新大陸的歐洲人,尤其是當中絕大多數的英國人,開荒者會發展出無法逆轉的差異。

時移世易,美國開荒者不會再視自己為英國人,因為這種差異而累積的不滿,最終引爆「美國獨立戰爭」。

而一個打算拋棄地球本土,獨自在其他行星上發展「更先進社會」的群體,最終必然引爆另一場戰爭。

如果說,因為他們的制度更加先進,宇宙廣闊空間的天然保護,也有足夠的時間給他們累積實力的話。

那更加先進的一方,理所當然會贏下勝杖,那是否可以把敗者視為「達成進步的必要犧牲」呢?

政治家是可以這麼想的,但這從來都不是一個哲學家的作風,犧牲無論多與少都難以被直接合理化。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6-02-05 14:43:37
TOP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赖雪纷飞人间最
莫等少年时
明月落英会有时
只是孤舟泪
TOP

如果說,共產主義是個「大破船」,一放到海上就會立即沉没的話。

資本主義就是個「小破船」,在沉没之前還能持續航行好一段時間。

「人治」、抑或「法治」,之於「經濟制度」以外。

好比應付突發事件用的「緊急維修隊伍」,之於「船體硬件」以外。

「大破」的船再怎麼修補,都是無補於事,還是沉得很快。

「小破」的船再勤快些修,還可以垂死掙扎,慢一點再沉。

然而,兩者作為「一艘船」都是「失敗之作」,無法單靠自己完成航行。

理想的作品並不會在剛開始航行,就要求「維修組」24小時加班工作。

它能自力地運作好長的一段時間,「如無意外」維修人員甚至不用上班。

「人治」也好,「法治」又好,它們對於一個社會越是顯得「重要」,

就越是顯示這個社會的基本經濟制度——被人設計得「越是失敗」。



無法兌現的承諾:「只要你們按我這套去做,就萬事都OK!」

共產主義說:「!@#$%~~」看得懂鬼話的人請自行理解它的含義。

資本主義說:「每個人都保持自私自利,盡力追求個人利益的最大化,社會才會更好。」

好!好!好!照你說的去做了,現在OK了嗎?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啊。

前者沉了,後者也快沉了,是哪裡的設想出錯了?在全滅之前能想出新方案嗎?




「共產主義錯了嗎?」  「嘛~別提了!」

「資本主義錯了嗎?」  「嘛~没有錯啊。」

「没錯?那為什麼行不通!」  「嘛~因為我們行的不是資本主義啊。」

「不是資本主義是什麼?」  「嘛~是個共產和資本混在一起的怪胎子——半吊子主義。」

「為什麼你每次都先要說嘛~?」  「嘛~別在意。」

「能不能不要再說?」  「嘛~好吧。」

「何以顯得半吊子?」  「嘛~你不見這個資本主義社會,到處都有人在追求平等嗎?」

「那又跟半吊子有什麼關係?」  「平等是共產的追求啊,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還平等條毛。」

「嘛~去哪裡了?」  「他回鄉下探親了。」

「兩者有衝突嗎?平等和個人利益最大化。」  「有吧。或者没有。」

「到底是有,還是没有?」  「先當作是有就好了。」

「那不再追求平等就好了?」  「對啊,跟我說三次:平等條毛。」

「實際上是要怎麼做才是不再追求平等?」  「舉一個例子吧……」

「請說。」  「現在有一個蘋果,如果你要買的話,會付一千萬,而我要買的話,會付一塊錢。」

「你是神經病嗎?為什麼我要比你付多這麼多。」  「才没有神經病,這就叫做不平等啊。」

「那還有誰會想要不平等啊?」  「就是有啊,我剛剛說的是『會付』,不是『要付』。」

「什麼意思?有分別嗎?」  「前者是自願的,後者是被強制的。」

「誰會自願比別人多付錢?神經病嗎?」  「就是有啊,追求不平等的人會很樂意去做。」

「為什麼?果然是神經病的?」  「因為對某些人來說,多付錢對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有幫助啊。」

「某些人?哪些人?」  「就那某些人啊,用在剛剛的例子上,就是你,而我就不是。」

「用什麼標準去區分?」  「多付錢也更有利自己的時候就是某些人啊。」

「為什麼多付了錢反要會更有利自己?」  「這個交給你自己去想像了。」

「為什麼你不說,要我自己去想像?」  「因為我行的不是半吊子主義,而是資本主義啊。」

「可是你說話說得半吊子啊!」  「好吧,那再多說一點吧。」

「請說。」  「現在有一套電影,如果你要看的話,會付一千萬,而我要看的話,會付一塊錢。」

「這個你剛剛說過了啊!」  「剛剛說的是蘋果,現在說的是電影啊。」

「有什麼不同?」  「蘋果是蘋果,電影是電影,當然不同了。」

「例如?」  「一個蘋果你吃了就没有,一套電影你看了還可以再看啊。」

「所以?」  「所以不同啊,剩下的交給你自己去想像了。」

「想像你妹。」  「為什麼你要想像我妹?」

「嘛~誰知道。」  「天知道」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6-05-18 07:39:28
TOP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赖雪纷飞人间最
莫等少年时
明月落英会有时
只是孤舟泪
TOP

题外话……
说几个曾经的担忧变成现实的“故事”……

1、十几年前,我和一个亲密的朋友分析过一个人有一些人品上的瑕疵,容忍这些瑕疵会影响未来他两人间的友情,此话一出大家群起骂我,孤立我,甚至计划暴揍我一顿,忍了,几年后事实的确如此。
2、刚工作之后家里30万贷款买了间大一居,说是为了以后结婚准备的。但是一个月过去后,父母倍感压力大,母亲常年因为还贷睡不着,我反复劝说坚持再还几年就忍过来了,但可惜当时钱不是我的,我自己也挣得不多,所以最终房子以32万价格出手,如今他们发现自己与一百二十万擦肩而过……
3、几年前我在微博说中国的实业太少,阿里还有美团等公司一直在毁中国的市场,堆积起来的泡沫最终还是由投资人和用户血偿,微博一天内被骂了500+条,之后就被封掉了,只好重新注册……
4、最近我说携程有信用问题,很多朋友不理解,之所以后来信了我的观点是因为圈里一个朋友上了报纸,在携程帮朋友买票的时候因为是别人信用积分票无效……
5、上周我去面试,面试公司打算投资VR领域,问了问我的见解,我说VR技术没有什么可发展的,最终投资会失利,因为有很多问题都解决不了,于是公司考虑后认为我不适合这个岗位……

=========================
你真的能看清事实么?
=========================
经历过这些,我发现连个想发泄的权利都要受制于社会这个群体,公平、竞争都是假象,接受建议只能是传统美德。
环保的柴静说了俩小时废话,没有人注意在封闭空间使用净化器的危害,没有人觉得她家楼下就是幼儿园却要骑车接送很没有逻辑,更不用提正好楼下有个不环保的小饭馆,还有一出小区门就有个加油站,而且大家对她造成的经济损失居然纷纷表示欣然接受和欢天喜地……总之,这事和自己没多大关系,大趋势,看一下,看完了朋友圈一发,玩两天环保,一看雾霾没减少,才恍然大悟,但谁又愿意站出来坦诚自己是只Dumass……

每个人在做出决定的时候就已经不会再考虑其他可能性了,即便是把逆耳的劝诫能听下去,也未必会听得进去。

所以,如何平等?

大家都买盗版,我的XBOX破解一下怎么可能会被锁掉?
股票都涨,怎么可能我买单?
我投资的项目一定回报丰厚,那么多人都说好,没理由不好啊。
友谊中裂痕的迹象比比皆是,但他毕竟是自己的朋友啊,所以作为朋友,我们怎么可能会不亲密?
有团购有票务买东西方便又便宜,食物中毒的那也只是别人,是个例……
买票有问题那是竞争对手在瞎扯,怎么可能会发生在我头上?
………………



到过基层以后,大家都犯懒,不愿意考虑其他出路,你还让这周遭怎么平等?

批发商从菜农那里进油菜1毛钱一公斤,菜农还不是会乖乖的卖了?因为他觉得如果不被批发商收走,这些菜就都完蛋了。
村里和食品公司签约,草莓每公斤5块钱,村民不是都乐呵呵的把自己的手印给盖了?为什么?采摘才能挣几个钱,村里我不费劲就把草莓都卖出去了。
东北大米还没种上,省粮食局的3万吨出口日本的订单都签好了,反正自己这任完事了,自己把政绩捞到手,管它农民赔多少钱。

看不挣钱了着急了,吃不饱饭自杀了,干部捐款逃跑了就蹲政府门口了……这不都是自找的?


社会,早已不是当初的社会……自然那些经济、体制、思想也都不再是原来的东西。当初国家订立的是理论化路线,走流程。之后开始推崇理论联系实际。而现在则是干脆实际也不联系了,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嘛……

在我的认识里,社会就是这样,方向看的准,但是不能有悖于民众的耳朵,所以我选择沉默……=_,=|||

===============
- 我可以说脏话吗?
- 不可以
- 那我无话可说

    ——这种有为青年已经不多了……
最后编辑Koori 最后编辑于 2016-05-25 11:39:39
一位父亲牵着小女儿的手,走到普罗米修斯受难的油画前:“看,这便是耿直的下场”
TOP

卧槽你们在连载小说吗,好长。。。
恋は一瞬、妹は一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