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LBSS小说翻译】vol.04 能美·科多繚卡

[ 16588 查看 / 10 回复 ]

Little Busters short story
Official Episode Collection Vol.4

能美·科多繚卡(noumi kudryavka)


台词色彩:
科多
直枝



我辨认着从广场一角朝这边摇摇晃晃走过来的某个可疑物体。
那物体由3个瓦楞纸箱叠着组成,纸箱的白底上面印着青蛙图案,而下面则伸出了两根白色柱状物,举步艰难的前进着。那到底是什么呢?我停下脚步观察。
“呼,呼”
在离我还有两米远的地方,“它”停下了脚步,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看来那物体是活着的生物的样子。
可能是晚风吹过的原因,那瓦楞纸塔的一侧有一些亚麻色的什么在轻轻随风飘动。
“呼…呼…好!加、加油咯!”
我听见“它”调整呼吸后,说出了这样的台词。
“加油呢是件好事,不过那样走的话会撞到东西哦。”
“呃、啊、啊!?”
可能是突然说话吓了一跳吧,本来就摇摇晃晃的柱状物——也就是脚——的动作变得更不稳,东歪西倒。
我慌忙扶着那些纸箱。
“哇、哇”
“没、没事吧?抱歉,抱歉。”
“不、不是,我才是呢,没看前边,对不起。”
“等等、等等,现在鞠躬的话…”
我来不及阻止,瓦楞纸箱哧溜的滑下,咚咚的落在地面。
“呜哇,抱歉。”
我连忙弯腰蹲下,拿起落到地上的纸箱。小小的纸箱(快递用的120大小纸箱)比起想象中的要轻,里面装的可能是些小东西吧。
“非常感谢你…”
鞠躬、低头行礼的是个娇小的女孩子。
“啊…”
抬起头后,她看到我的反应似乎有点吃惊。
那个女孩子大概到我肩膀那么高,小小的身躯上披着一件包裹上身的白色披风,长长的头发缓缓摆动着,淡淡的天然的亚麻色调,发尖随着晚风轻轻的在披风上抚过。
“Good morning everyone,have a nice day~”
女孩抬头用双眼看着我突然说出这么一句。
现在不是早上并且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而且还无缘无故祝我一路顺风!?
“……心跳加速”
女孩等着我作出反应。
我摆出有点为难的样子回答:
“have a nice holiday,see you again”
说完后,我就这样快步离去。
“咣(打击)!?就这样说再见走了!?”
走了一小段距离后,我转身偷偷地瞧了一下。
女孩失落地用手拿起掉在地上的纸箱。
“……真是没办法。”
我苦笑了一下,又走了回去,对她说:
“开玩笑啦,开玩笑啦。”
“(自我世界中)哼、哼,反正我就是,反正我就是…英语测验试卷上被写上‘下次再加油吧,goodbye girl’这样句子的人啊,句子的人啊,人啊啊啊…啊—”
一个人做出多普勒效应!?
“喂喂,在听吗?喂~”
我敲了敲她的头,女孩总算醒过来了。
然后她抬头用闪闪发光的双眼看着我说:
“呃、呃—、can I speak Japanese?”
“嗯。平常科多不都是在说日语吗?没必要让我批准啊,不是吗?”
“…那个、说是那么说,可是…瞧,刚才的能明白吧?能明白吧?”
“是是,能明白能明白。”
女孩高兴起来。刚才还那样的失落,真是是个情绪起伏激烈的人。
我边这样想着,边看着她用双手扶正滑下来的帽子。
“科多,要把这些箱子搬回房间?”
我问她。
她的名字叫能美·科多繚卡,是我的同学。“科多”只是名字的三分之一,这当然是“科多繚卡”缩短之后的爱称了。“可以的话希望大家frankly(她本人说的)地称呼我。”总之我称呼她科多就是了
“是、是啊,啊不,Ye、Yes,I do.”
科多生硬的,有点发音不清晰的回答。
“…呃,呃…”
她努力地想着。
“(单词)想不起来的话就像平常那样说日语也可以啊。”
我苦笑着,隔着帽子再次轻轻抚摸一下她的头。
“…对、对呢、啊、呜…呃,那个…哇呼—”
科多脸红了。披风的下摆不断地晃动,披风下的手在扭扭捏捏的动着的样子……看来是害羞了。
她本想着该怎么用英语回话的,最终却还是说了日语。
这就是名叫科多的女孩了。



暖洋洋的日光洒在学园的草坪上。我伸直雙腿坐在那兒。
手心能感觉到刚修整完的草坪那柔软的觸感。就這樣隨便躺下去的话,這種舒服的感觉一定會瞬間就讓你再也不想醒來。
“直~枝同学~”
视野突然变暗。比阳光还要温暖的两个小东西捂住了我的双眼。咚,有什么东西轻轻贴到背上的感觉。
“Who am I?”
一個發音有些含混,但却很活泼的声音从背后传过来。
“科多?怎么了?”
“Oh,it's a right.答对了。”
她敬礼似地举起右手,開心地笑着。
“科多,玩猜人游戏的话,开始的时候不能叫名字哦。”(日语的人名称谓有太多叫法的关系)
我笑着对科多说。
而且,科多那生硬的说话语气根本不可能会听错。我想,即便要从100个人里面听出科多的声音也不难。当然,不能有太多人同时说话。
“哇呼—…失败了,真遗憾真遗憾。”
其实,现在还没有到午休的时候,不过老师感冒了,所以就变成了自习课。“发下来的课堂作业完成了的话就出去活动一下吧”,老师下了这样的指示,所以我就出来了。
“科多也做完作业了?”
“是啊,我很喜欢做记述类的题目,连卷子的背面都写了。”
“这样啊,真是辛苦了。”
科多也像我一样,伸直脚坐在草坪上。
“天气真好啊。”
科多这样说道。
初夏的风吹起科多的几缕秀发。一瞬间,我闻到了一股飄過來的新鮮香味。是什么香味呢?我寻找着来源,却和科多的视线正面碰上了。
“怎么了?”
“啊,那个,没、没什么。”
“?”
科多的小脑瓜轻轻地侧了一下。…根本没必要去想答案——就是科多那飄呀飄的亞麻色头发。现在还是上午,那香味就是早上用过的洗发水的香味吧。啊,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我连忙摇了摇头,这时…
汪!
一聲粗粗的低吠
“啊,施托雷卡,你还在学园巡逻途中,真是麻烦你了。”
汪!
又叫了一声,然后一只象狼一樣的大狗在旁边出现,坐下了。这应该是西伯利亚(雪橇)犬的混种吧,似乎是科多的朋友。
我听说她(施托雷卡是母的)平常是和风纪委员一起负责警备工作的。
“风纪委员会那边忙吗?是这样啊。啊,谢谢你送东西过来。”
胡~~,汪。
科多从施托雷卡叼著带来的袋子里取出保温瓶和马克杯。
从保温瓶里咕咚咕咚的倒进杯子里的是——闻气味就知道了,是绿茶。
“是食堂的人帮忙泡的吗?”
汪汪。
“是这样啊—原来如此—。”
“之前就想问你了,科多。”
“嗯?什么事?”
“…难道,你能和她说话?”
“怎么会呢,只是不知不觉地就对答起来啦,啊哈哈。”
“什么!?不知不觉!?”
“直枝同学也要喝茶吗?不过只是粗茶而已。啊,食堂的茶叶都是我负责挑选的哦,我是家政社團的社员。”
科多“嗯哼”一声,稍稍挺起胸,很自豪的样子。
接着,“噗”的一下,把身体靠到施托雷卡身上。施托雷卡只是耳朵转了一转,身体動都沒動一下,就像個陈列品似的坐着,完全没有被压倒。
“嗯~嗯~♪”
科多转着手中的马克杯,左右摇动着脚尖。施托雷卡的眼睛也跟着转动。虽然科多只是随意地晃着脚尖,可施托雷卡却好像十分在意,尾巴也“啪塔、啪塔”慢慢地跟着摆动。
科多双手握着马克杯嘶嘶地喝着绿茶。
“哈~喝茶让心境很平静啊…”
科多表情愜意地说着。
“看起来很好喝呢,也给我一杯好吗?”
“…啊,好,请用请用。”
我接过科多从袋子里取出的马克杯,给自己倒了一杯绿茶。
“施托雷卡,抱~抱~”
喝完茶的科多搂着施托雷卡的脖子,脸颊在她的脸上蹭着。
胡~~,施托雷卡发出低鸣,两只耳朵垂了下来。
“哇呼~”
科多和施托雷卡这样温馨的情景,让我不自觉地会心微笑了。

                                                        完




瓦瓦和あゆあゆ辛苦了>v<,能把予那篇烂文润成那样真不简单(泣)
这篇真的有很多拟态词和象声词完全乱来的-v-b,予再次向两位鞠躬了

关于把英文音译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有点对不起蓝空和瓦瓦就是了....


科多果然很可爱(就是吃不下,让予很有罪恶感-v-,KEY,出全年龄吧)
那个多普勒就是个好例子了-v-本来以为她会比较象风子的,结果是她却比意料中的认真,也很容易受影响,很容易相信别人编的傻话
没办法,萌不起来就这么两句算了吧
谈些别的

谈谈体能问题吧,因为很难说不会象clannad那样,草野球,三人篮球什么的

老实说,LB的5个人恐怕最弱的是理树吧,
真人就不必说了,肌肉男,这次的春原位置角色不会被打了(笑)
谦吾是剑道社的,应该很强吧
恭介能压制那两只,而且你敢质问能和奥特曼打成平手的人吗?
铃怎么看都是女生里第一二位的

-v-数数人数,这次可能会踢足球呢!?

恩,小毬看来不是很强,不过会比科多美鱼两只强一点吧=v=
科多的身材.........不说了,小学生
唯湖似乎是象智代那样全能的人类,而且她不象智代那么容易操控,真的很恐怖
三枝,以逃跑技术来看应该没问题-v-,虽然敌不过施托雷卡,不过能敌过施托雷卡的人应该没有吧
美鱼?你能指望这只蝴蝶病患者(假定)干些什么呢?


此外,LB故事里恭介会是主导故事发展的一个主要关键吧
象vol.07那样提议搞第一届LB试胆大会的活动可能会层出不穷!?

那么说说准备译的美鱼吧,没想到她除了是个腐女以外,还那么腹黑= =
理树和她的主要关系恐怕是蹭午饭了-v-
本主题由 管理员 深海蓝空 于 2007/5/2 14:17:34 执行 设置高亮 操作
分享 转发
潜水中
TOP

回复:【LBSS小说翻译】vol.04 能美·科多繚卡

repu君辛苦了……
润色的两位也辛苦了……
很清新的感觉……
看完之后……
感到心里松快了不少阿……
现在去做作业也可以瞑目了……(殴)
TOP

回复:【LBSS小说翻译】vol.04 能美·科多繚卡

啊,外國人,撲 ><!!!

立撲同學把我附給你的那段麻枝大魔王殘害可憐外國人的證據也放出來吧,我懶得再去查了 = =



擬聲詞啊……
那么這句“GANG(打击)!?就这样说再见走了”
GANG就用咣吧 - -
封印之地
TOP

回复:【LBSS小说翻译】vol.04 能美·科多繚卡

那么直接引用瓦瓦的文字了

這個是課外補充材料:

關于施托雷卡

Belka和Strelka

Belka和Strelka在1960年8月19日搭乘史波尼克五号在安返地球前于太空度过了一天,它们还伴随著一只灰兔、 40只小鼠(mice)、两只大鼠(rats)、苍蝇和若干的植物和真菌所有的生物成员存活。 Strelka之后生了六只幼犬,其中一只叫Pushinka被送给肯尼迪总统的孩子们做礼物, Pushinka的后裔依然存活至今。


關于科多繚卡:

莱卡(犬)莱卡原名Kudryavka,在1957年11月3日搭乘史波尼克二号成为第一个在轨道上活的地球生物。有人称她是第一位活著的进入太空的乘客,但其他人宣称亚轨道飞行先经过了太空的边缘,她也被称为Zhuchka和 Limonchik。美国媒体给她取了个"Muttnik"(杂种Mutt加史波尼克Sputnik的字尾),她在进入飞行后的五到七个小时之间因压力跟过热而死。她真正的死因直到飞行后的数年才公诸于世,在此之前苏联官方一直宣称她借由喂食有毒食物安乐死或死于缺乏氧气。部分苏联科学家对于让来卡执行死亡任务表示后悔。


以上資料來源見蘇聯太空犬介紹:
http://www.ce.cn/ztpd/kjwt/kjwhzt/s6/tksw/200509/26/t20050926_4893378.shtml

哎,可憐的外星人吶,就這樣被大魔王安排了慘死的命運吶 = =
潜水中
TOP

回复:【LBSS小说翻译】vol.04 能美·科多繚卡

哇~~不过3是什么呢?怎么跳掉了?
TOP

回复:【LBSS小说翻译】vol.04 能美·科多繚卡

可怜的外星人。。。TvT

从某卫星同学那里偷来的莱卡>_<


色露酱辛苦了-v-
>这篇真的有很多拟态词和象声词完全乱来的-v-b
很好奇色露酱原先惯用的是怎样的拟态词和象声词啊。。。XD

新刊全彩个人插画本(·x·)/
TOP

回复:【LBSS小说翻译】vol.04 能美·科多繚卡

>可怜的外星人。。。TvT
這個……是外國人啦,不是外星人 TVT
我,我蹲墻角去,被叔叔家的外星人帶壞了啦 TVT

>真人就不必说了,肌肉男,这次的春原位置角色不会被打了(笑)
呃,春原位置的角色不被打是不大可能的啦~~~
贏不了兼吾先不說,被鈴踢飛是常事吧 (遠目……

>唯湖似乎是象智代那样全能的人类,而且她不象智代那么容易操控,真的很恐怖

呃,還好,大姐頭的戰力沒智代那么恐怖 =v=
其實智代跟大姐頭根本不能相比啦。智代的恐怖是在她的戰力,大姐頭的恐怖是在出格的行動力,智代根本無法相比啊 (遠目……

>不过能敌过施托雷卡的人应该没有吧
莫非是從太空旅行回來后,受到宇宙射線的改造了么 =v=

>很好奇色露酱原先惯用的是怎样的拟态词和象声词啊
其實我也忘了原來的擬聲詞是啥 =v= 不過,其實也沒那么多啦。
不過,“哇呼”還是按文意改成“嗚”或者“呼”吧- - 一般來說,漢語里沒“哇呼”的用法啦……
另外,作為語氣詞的“哈”,按照莉莉姆老師立的規矩,應該按文意改作“唉”或者“啊”-v-

>科多脸红了。披风的下摆不断地晃动,披风下的手在扭扭捏捏动着的样子……看来是害羞了
萌到了 ><!!!!

>喝完茶的科多搂着施托雷卡的脖子,脸颊在她的脸上蹭着。
我也要蹭 ><~~

>LB故事里恭介会是主导故事发展的一个主要关键
我倒覺得主要關鍵倒不至于,男主角的活不能隨便搶啊 =v=
不過比較重要的推動力量大概有可能吧……
大姐頭大概也會作為一個比較重要的推動力吧 =v=

>象vol.07那样提议搞第一届LB试胆大会的活动可能会层出不穷!?
呃,這個當然。
作為LB的老大,不搞事出來實在說不過去啊 ><!!!!

>恩,小毬看来不是很强,不过会比科多美鱼两只强一点吧
這個,如果算上外國人作為召喚術士,能夠召喚大狗狗的話,其實外國人的戰力也不差啦 -v-
呃,當然,如果糖果能夠擁有想象具現化的能力的話,大概在她的領域內可以無敵的吧 =v=不過,考慮到她想象的東西未必具有戰斗力的話,那倒也很難說啦 ……

……
汗,這是又在設定另一部LB同人的角色設定么 (遠目……
封印之地
TOP

回复:【LBSS小说翻译】vol.04 能美·科多繚卡

>哇~~不过3是什么呢?怎么跳掉了?
某人连续请求了两次要求先翻译这回,无视的话说不过去吧
3是三枝叶留佳啦,最长的一篇,继续跳过-v-(死)


>很好奇色露酱原先惯用的是怎样的拟态词和象声词啊。。。XD

别问比较好,本人的普通话真的不行//v//

>贏不了兼吾先不說,被鈴踢飛是常事吧 (遠目……

起码不会被榄球部的人........

>還好,大姐頭的戰力沒智代那么恐怖 =v=
>其實智代跟大姐頭根本不能相比啦。智代的恐怖是在她的戰力,大姐頭的恐怖是在出格的行動力,
>智代根本無法相比啊 (遠目……

很难说-v-b,看了第5回开始那里予在想她可能会鬼步或者缩地那种技巧


喝完茶说“啊”感觉很怪- -
潜水中
TOP

回复:【LBSS小说翻译】vol.04 能美·科多繚卡

>很好奇色露酱原先惯用的是怎样的拟态词和象声词啊。。。XD
哇咔咔,我这有原稿,抓到把柄了。。。(开玩笑)

>别问比较好,本人的普通话真的不行//v//
也没那么夸张啦,我翻第一遍的东西可能更囧,直译的关系。。。

>不過,“哇呼”還是按文意改成“嗚”或者“呼”吧
这是我“滥用”的。。。orz。。。立扑翻的是“哇呜”。。。不过「わふ」算是此人-_-的招牌之一吧,和真琴的“啊呜”类似,推荐不改。。。

这篇确实很温馨啊~~(这人感想真少。。。)
僕のことを忘れないで下さい、約束。
TOP

回复:【LBSS小说翻译】vol.04 能美·科多繚卡

啊啊啊。立扑同学送的生日礼物昨天晚上才拿出来看了 = =
那么,暂时没时间来润,先放出来,立扑同学不会怪罪吧 - -b
其实,主要是看到里面几个关于希腊神话的典故,所以拿出来说明一下而已 = =


翻译:立扑色露 =v=



放学后,科多叫住了我。
“怎么了,科多?”
“啊,是的。”
科多“啪”的一下两手合起来说道:
“室友已经决定下来了,要认真的整理行李了。”
“啊,是吗。这个周末搬过来对吧?”
“舍长好像要送我一些多出来的家具的样子。”
“除了固定配置以外的还有?”
“是啊,好像是……”
科多手指截着脸蛋,嗯~的做出在回忆的样子。
“……好像是家具部的作品。”
我们学校有那种社团吗……?
“上一届的三年级前辈们毕业后就废部了的样子,只要得到许可就可以拿有用的东西来用了。”
“哦,是这样啊。”
“就是因为这样,我想拜托你帮忙,可以吗?”
科多双手合十抬头看着我。
“嗯,好啊。”
我点了一下头。

“就因为这样,我把家具部的钥匙接借来了。”
“是吗?那就走吧……那个巨大的……?”
科多左手抱着一支大约长50厘米的棕色钥匙。
“是钥匙。”
“那个看就知道啦,是什么钥匙啊……”
“好像是仓库的钥匙。”
“感觉就像进去后会有米诺塔罗斯(牛面人身的怪物)出现呢。” [注:“米诺塔罗斯”通译一般为米诺陶诺斯或者米诺陶洛斯。这是被关在科里特迷宫里的一个半牛半人的怪物。]
“要带亚利亚多尼线玉石吗?(应该是使用后可以立刻脱离迷宫的道具)”[注:“亚利亚多尼线玉石”通译为:阿里阿德涅之线。作用立扑同学猜得差不多。]

“不需要吧。” 我交叉双手在胸前答道:
“可能要带个提修斯呢。”[注:“提修斯”通译为忒修斯。古希腊神话中,忒修斯是雅典国王。]


“就是这样,铃,拜托了哟。”
“可以是可以啦……”
“提修斯大人~”
科多搂着铃的手说道。
“那是什么啊?”
“提修斯就是雅典的…”
王子。差点这么说出来了,我换了个说法。
“英雄。请帮助我们到谜之家具部仓库探险吧。”
“可以啦,反正有空…可为什么要找我?”
“有什么出来了的话可以让你一脚踢飞。”
“……”
铃有些不服似的看着我。
其实我是想让她和科多更熟捻一点而拉她一起去的。
“拜托你了~”
“知道了,放开我的手啊。”
啊,刚刚明明感觉不错的。
“是~的。”
科多离开铃一点距离伸直伸直在她旁边走着。
似乎在模仿铃的举止的样子。
科多虽装着不知道铃偶尔看过来的锐利目光,可装得不太自然让铃有点怀疑。
“尽管这样,这钥匙还真大啊……”
“就像是用在地下迷宫的门那样呢。”
“那么,那个地牢什么的在什么位置?”
“啊,是的。往这边走。”
科多从裙子口袋里拿出地图。
“在这里,好像是从1楼尽头的阶梯下去。”
“在校舍里有那样的东西啊……?”
我都不知道有这种事。
“这里有那么大的门吗?”
铃也不知道的样子。
“反正走去瞧瞧就知道了。”
我催促他们两个。


“普通的门而已……”
“一点也不大,而且门的把手也只是一般大小。”
那为什么要用那么大的钥匙啊。
“突然遇上谜题了呢。”
嗯的一声,科多烦恼着。
我凑近她手里的钥匙看了看。
“反正试试插进去看怎么样?”
“也对呢……嘿哟。”
卡!
钥匙撞到把手上。
“……打不开呢。”
“嗯,因为根本插不进钥匙孔。”
“理树,想想办法吧。”
“呃?想办法?要我来负责脑力劳动?”
“那么只好把理树排除出队伍,让真人加入用暴力解决了。”
“啊,那样太糟糕了,我想我想…”
虽然按铃的说话去想了,可什么方法都想不出。
“难道是按一下门的哪里然后门就会啪沙的打开了?”
铃很唐突的说出那种SF剧里出现的东西。
“有那样先进的科技的话我可会吓一跳啊。”
“只是不知道按哪里而已嘛。”
看来铃是认真的。
“好吧,明白了,那就试试吧,科多。”
我催促科多。
“好的,嘿哟。”
科多点头把钥匙压到门上,当然,门动也不动。
“怎么办…难道是关键队员不在队伍?”
发出唔的声音在考虑的科多。
“只有初期的同伴在队中才能解决这个谜题!”
“咦!?”
算了,反正由铃的社交问题来考虑的话,多一个人也不是坏事。


回来向正在教室里的小球说明事情经过,把她带来了。
“就是这样了,小球的话应该会想到些什么的?”
科多在我身后跟着点头。
“哎呀?小铃也要找家具吗?”
“我是……什么来着?”
“是提攸斯。”
“对,提攸斯。”(这部分稍稍修改了一下,和原文有点不同,请见谅)
科多和铃倒是义气相投。
“是提修斯才对吧,好像是最初的建国国王。”
“总之非常伟大啦。”
嗯哼的一声,铃挺起胸来。
“国王陛下~”
科多又再次搂着铃的手。
嗯嗯,关系已经很好了……
“嗯÷,明白了,大家都很烦恼吧。”
“你能理解实在非常感谢。”
“好!我会加油的。打开这扇门就可以了是吗?”
“对呀对呀。”
“嗯—…”
小球边摸着门边思考。
“知道了吗?”
“我知道了咯。”
“不愧是小球。”
听了科多的说话,她不好意思嘻嘻的笑了笑。
“嘿哟。”
小球退了一步。
……
“芝麻开门!”
啪嗒。
我被她打败了,滑倒在地上。
“不对吧,那样门怎么可能会开……”
“哎呀,我以为是说暗号可以打开的门啊—”
……看来小球也是不行。


在试各种各样的方法过程中门突然开了,总算可以开始地下探险了。
“相当普通的楼梯呢,而且也有电灯。”
在后面走的小球这么说道。
“好像不久前还在使用的样子。”
通道的亚麻油地毡上响着复数的脚步声。九曲十八弯的,总算从通道出来了。
各式各样的电线在这里天花板上汇集。
“看来这一带是仓库了。”
拿着地图的科多在前面带路。我在她旁边。我和小球拿着手电筒。
“奇怪,怎么是死胡同?”
科多停下了脚步。
“小科,走错路了吧?”
“可我觉得没有错啊。”
我也看了一下科多的地图。
“确实标注着有路啊。”
可眼前的是一条很粗的钢管。
“可能是后来铺设的也说不定。”
“那,试试走这边吧。”
小球用手指了指旁边的岔路。
“对呢,就这样吧。”


“这里很潮湿呢…”
铃说道。
“嗯,有点冷呢……”
“好像会有什么东西跑出来……”
小球和科多不安的说道。
“我想什么都不会出现的啦。”
校内的设施有奇怪的东西的话,一定早就成为话题了。
“哇啊啊——!”
铃大叫着往后跳。
“什么?怎么了?”
我走到铃原先的位置。
呼呼呼……
“是进气口吧,有风吹出来。”
“……”
被风吓得大叫的铃害羞了。
“是风哦,铃同学。”
啊,进而还被科多追加攻击了。
“……够了大家,不用再陪我了。前面的路我自己一个人走下去……没问题的,我一定会把它救出来的……”
“不好意思,打扰你说话了,我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有谁被坏人抓住了吗?”
“如果我回不来的话,请代我向我那笨蛋老哥……不,没什么了……”
“不对啦,不用说那种像遗言的话我们也一定可以平安回去的啦。”
“咦?”
在前面走着的小球发出声音。
“又是死胡同。”
“又是?……这次是铁罐啊。到底则那么了嘛。”
“啊,这边好像有个通风口。”

总之,试着从那里进去了。
“哇,好窄。”
进去后,铃这样说。
……铃都说窄了,对我就更窄了。
“哇,小科,那里不对,不对。”
“啊,这里嘛?”
“呀—好痒,好痒,那,那里是带子,是带子啊—”
前面小球和科多的对话不怎么听得清楚,不知怎么了。
我匍匐爬着却不能看前边,该怎么办才好啊。
“你敢向前看的话就踢你,一直向后看吧。”
铃大声警告我说。
“可是头看后边的话就前进不了。”
“自己加油吧。”
“真横蛮。”


“出来了,是这里嘛?”
“……”
“……”
“……”
轰轰轰得机械运作声,似乎是发电机得声音。
“怎么看都不像是这里呢。”
“小科,走错路了吗?”
“可能真的是这样!”
咚。
“哇呼!?”
铃在科多的头上敲了一下。
哦,越是前进关系也越是紧密了!……现在还是先把这事放一边吧。
“就是说我们在这地下迷宫迷路了……”
“果然是要带线玉石呢。
是这个问题吗……?”


“啊,发现一扇门!”
小球大声说。哦!引起我们一阵骚然。
在我们兜兜转转走着的时候又见到了见惯的亚麻油地毡,在那前面的是一扇门。
上面写着:家具部仓库。
“好像又是锁着的。”
“用这把钥匙能打开吧?”
“……”
“铃,那把像遗迹钥匙的东西是用不上的了。”
铃看了看手里抱着的那把像是钥匙的物体。
喀嚓。
仓库的门……突然开了!
“啊,你们很慢嘛。”
被舍长那清爽的声音打败,我再次滑倒在地上。
“咦?为什么你们的样子看起来那么累?”
“对,对不起,舍长你是从哪里来的?”
科多战战兢兢的问道。
“从那里的电梯啊。”
“电梯!?”
“桌子那些东西在楼梯很难搬运吧?”
……的确是那样。


喀嚓,门锁上了。我们无言以对。
“果然得封印起来才行,这钥匙。”
“对呢……”
“啊哈哈……哈……哇呼……”
可以用的家具舍长已经找搬运工人搬走了。
放学后被折腾了那么一轮,抱着那样的结局回到宿舍已经是黄昏了。



下面是这个典故来源:

弥诺斯的儿子安德洛革俄斯在阿提喀被人阴谋杀害。弥诺斯起兵为儿子报仇,给那里的居民造成很大的灾难,神衹们也使那儿遭到旱灾和瘟疫,使那里成了一片荒凉。于是阿波罗神庙降下神谕:雅典人如果能够平息弥诺斯的愤恨,取得他的谅解,那么雅典的灾难和神衹们的愤怒都会立即解除。雅典人向弥诺斯求和,答应每九年送七对童男童女到克里特,作为进贡。弥诺斯接到童男童女后,将他们关进有名的克里特迷宫里,再由丑陋的半人半牛的怪物弥诺陶洛斯把他们杀死。现在又到了第三次进贡的时间。童男童女面临着可怕而又残酷的命运。他们的父母埋怨埃勾斯是灾祸的祸根,说他让一个私生子继承了王位,却对别人家的孩子漠不关心,任人宰杀。埋怨声传到忒修斯的耳中,使他十分心痛。他乘大家集合的时候,毅然站起来,宣布自己愿意去,并且用不着抽签,雅典人赞赏他的勇敢无私。埃勾斯听说后,急忙奔过去,再三要求他改变主意,可是忒修斯态度坚决,意志坚定,他安慰他的父亲,并保证一定能够制服弥诺陶洛斯,不让其他的童男童女受到损害。以前,装着童男童女的船都挂黑帆,开往克里特。现在埃勾斯听到儿子自豪的讲话,便交给舵手一张白帆。他吩咐说,如果忒修斯平安回来,就把船上的黑帆换成白帆,否则,仍挂黑帜表示失败了。
    抽签以后,年轻的忒修斯带着抽中签的童男童女首先来到阿波罗神庙,以众人的名义向阿波罗神献祭白羊毛缠绕的橄榄枝,作为祈求保护的礼物。然后,他们又一起来到海边,登上了令人悲哀的大船。 特尔斐的神谕曾告诉他应该选择爱情女神作他的向导。忒修斯虽然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但他仍向爱情女神阿佛洛狄忒献祭,结果却很有效。因为忒斯修到了克里特岛,被带到国王弥诺斯面前时,这位充满青春活力的美男子深得国王妩媚动人的女儿阿里阿德涅的青睐,她偷偷地向忒修斯吐露了爱慕之意,并交给他一只线团,教他把线团的一端拴在迷宫的入口,然后跟着滚动的线团一直往前走,直到丑陋的弥诺陶洛斯居处。另外,她又交给忒修斯一把用来斩杀弥诺陶洛斯的利剑。
    弥诺斯把忒修斯等人送入迷宫。忒修斯走在前面。他用两件宝物战胜了弥诺陶洛斯,并带着童男童女顺着线团又幸运地钻出了迷宫。

他们出来以后,阿里阿德涅跟他们一起出逃。忒修斯听从她的建议,把克里特人的船底全部凿通,使弥诺斯无法追赶他们。上船以后,他们以为太平无事了,于是便无忧无虑地顺船来到迪亚岛。这座海岛后来被称作那克索斯。忒修斯在梦中突然见到酒神巴克科斯。酒神声称阿里阿德涅跟他早就订了婚,他威胁忒修斯,如果不把阿里阿德涅留下来,就降下灾难。
    忒修斯从小跟外祖父一起长大,外祖父告诫地要敬畏神灵,因此他怕神衹迁怒于他,只得将悲哀的公主留在荒凉的孤岛上,自己乘船回去。这天夜里,酒神巴克科斯把阿里阿德涅带到德里沃斯山。到了山上,他隐身而去,不久,阿里阿德涅也悄然不见了。
    忒修斯和他的随从因失掉了姑娘阿里阿德涅,都很悲伤颓唐,所以忘了船上仍然挂着黑帆,没有改挂白帆。海船带着悲哀的标志飞快地朝家乡的海岸驶了过去。埃勾斯正在海岸上翘首眺望,他突然看到远方驶来一条船,船上挂着黑帆,以为儿子已经死了。他顿时绝望,便纵身跳入大海,溺水而死。后来,为了纪念他,这海就叫作埃勾海(爱琴海)。
封印之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