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其他] 无尽天梭 故事帖 蓝队 2015年12月

[ 26484 查看 / 114 回复 ]

“总感觉这里有点不对劲。。”小狼无聊的坐在病床上,周围的一切已经熟悉得闭着眼睛也知道了,不过医生们还是不同意她到外面去,每天除了自己的主治医生和助手,看不到任何人。虽说是在治疗,但基本除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检查和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学字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干,更讨厌的是那些字根本看不懂,脑子里完全没印象,被像幼儿一样教认字实在太丢脸了。。。
比起白天无聊的治疗,晚上是小狼最期待的时候,因为只要睡着了,就会进入一个有趣得多的地方,医生了解后决定对小狼进行催眠治疗,感觉会比较有趣~不知道这次会看到什么呢~

“今天我们去一个很厉害的地方哦,那里有你最感兴趣的东西,像你这样喜欢化学的女孩子可不多呢。”一名年长的女性坐在驾驶座上,小狼在副驾驶的位置,前方似乎是一个充满高科技的大楼。(她是我的家人骂?

一个到处都是被积雪覆盖的世界,耳边的风声中似乎夹杂着某人的低语,威严而神秘。。。(这是。。哪里呢?

“给,跟往常一样,漫画和钝器各来一堆。”一个热情的大叔递过来一堆厚厚的科学书籍和略显单薄的本子。(好熟悉的感觉。。我经常去的地方吗?

“我们的任务是观察,不要惊动他们。”两个穿着复杂伪装的人趴在山崖上看着下方如同好莱坞电影的大战(这是。。电影吗?

一个种满了花树的院子,没有工整的修剪,而是表现出自然生长的和谐,但又有点荒凉的感觉。(这里是。。我家吗?

。。。。。。。


“这孩子的脑部活动非常活跃,看来是起到作用了,终于有点进展了。”医生们在一旁兴奋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小狼,如同看着一个奇迹一样。

一周后,由于精神状态和记忆的恢复,小狼被允许在亲属陪同下离开医院。因为医生们担心这孩子无法分清梦境和现实,需要让她对现实的部分有更多的侧重。
本主题由 超级版主 nemoma 于 2015/2/1 13:55:15 执行 设置高亮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简单的和亲戚们见面后,医生带着我去寻找一些我梦里看到的地方,希望我可以更好的恢复记忆,我也很期待能在现实里看到那些地方呢。每次看到那些地方,就可以感觉到一种很温馨很怀念的感觉。

“是这个书店吗?这里叫这个的书店只有它了。”医生对比了一下小狼描述中的场景,推开了书店的门。
这个书店和我之前看到的有点不一样。。感觉。。旧了不少,最关键的是那个放漫画的架子不见了,本来还很期待那里的。。
“啊,好久不见了呢,自从你上了高中就没有看到过了呢,不过看起来一点也没变呢。”书店老板看到我后很兴奋得走了过来,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小声的说“我说对了吧,你高中已经找不高了呢。”“唔。。。”有一种亲人的感觉,但是又被这么说感觉好奇怪的,小狼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沉浸在喜悦中的书店老板。
“那个,我来说明一下。这孩子之前。。。”医生又一次插话进来说明了,总是会说很久,小狼则趁着这个时间去寻找失踪的漫画们。由于对文字的认知能力还没有恢复,所有的导向牌都失去了作用,因此这里对小狼能够产生吸引力的大概只有画集和漫画了。“唔。。在哪里呢。。唔!?”小狼注意到自己似乎走到了全是画集的区域,然后很快被一本在梦中自己借过的书吸引到了,不过它由于已经很旧了被放在了架子的最上方。小狼的身高哪怕跳起来也够不着。小狼搬来了附近的椅子,踩上去试图去取下来这本书的时候,发现手到用时方恨短!居然还差了一根手指的距离!正当小狼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踮起脚尖试图够到书的时候,一双温暖的大手突然从后面把小狼拖了起来,小狼因此轻松的拿到了这本老书。“哈哈哈,虽然说失忆了,但是看起来一点也没变呢,今天没有穿增高鞋啊,如果是以前你就够得到了哦,这本书就送给你吧。你才是它真正的主人。”店老板把小狼轻轻的放到地上,眼神中充满了如同父亲一样的慈爱。“我很好奇。”医生看了看抱着书的小狼对店老板问道,“你是怎么一下子认出来这孩子的,尽管没有成长,但是头发变白这么大的变化应该会让人很难识别啊。”“这个啊,很简单,来我这里的人能有这样的小孩子一样的个头没有多少,特别是不卖漫画之后。然后身边有一个穿白大褂的更少了,除了这孩子的父亲基本没有别人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对穿白大褂的特别亲近。” “还有,她一进来盯着那个曾经放着漫画架子的地方看,现在那里什么都没有了,而且已经保持1年多了,除非是经常来我这里买漫画而且很久没有来的人才会这样,然后很久不来肯定还会来的人只有这个当时跟我约定我的孩子了。没想到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可以我愿意收养她,医生。她跟我就像亲人一样。”店老板激动的抓着医生的手,简直就跟托付医治自己亲身女儿的父亲一样。“等到这孩子康复后,听从她的选择吧,谢谢你,我们会经常来看你的,也是为了她好。”医生说着拿起笔记本记下了一些东西,然后把小狼带了回去。店主则在店门口一直看着小狼从视野里消失。

“医生,你知道咱曾经和店主的关系吗?感觉比我的亲戚们还要亲呢。”
“啊。。他是你的父亲,亲身父亲,曾经的父亲。至于因为什么原因分开了,我也不知道。”
“唔。。。父亲。。”
TOP

“医生医生,今天遇到一个看起来像是要抢劫人家的家伙呢,不过旁边的大叔帮我拿回来了,看起来好厉害!”小狼兴奋地给医生讲述着今天的“冒险”,医生则仔细得记录着,并通过小狼的经历利用专门的设备分析小狼的心理状态。结果让他很满意,小狼除了变得更像小孩子以外似乎一切正常。不过在对待抢劫的事情上,她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恐惧,不过这个也许是因为失忆的关系吧,没有对失去的痛苦的感觉,因为对她来说什么都没有得到过,虽然明明已经失去了一切。。。
TOP

由于读写能力还未完全恢复,小狼总是喜欢用火柴人的画来记录每天的事情,比如这个白色的火柴人是医生,那个高一点的是不认识的叔叔等。随着时间的推移,基本上小狼身边的人都能看得懂她想要表达的意思了。不过根据她曾经的老师,朋友,同学们的描述,她从未表现出在这方面的能力,不过毕竟人的潜能是无法预测的,说不定这是她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吧。
“与其说在治疗病人,更像在照顾小孩啊,我的孩子也能那么乖巧就好了。”做完日常记录的医生看了看桌上家人的合影,拿起了厚厚的一叠想要收养小狼的人所写的东西。“这些估计都是为了钱吧,真是天真。。”随后将他们扔进了垃圾桶。
TOP

小狼的梦总是那么有趣,医生说那可能是曾经的记忆,要好好记录下来,其实他们不说咱也会这么做,那么重要又有趣的东西不记下来咱都不可以原谅自己了!嘛。。记了一段时间再来看看感觉有好多好有趣的东西呢。
第5天:我看到一个好大好大的学校,而且感觉我好想是那里很厉害的人一样,好开心,好像我获得了什么奖,总之成就感什么的好棒的~
第7天:我好像坐在一个奇怪的庞大的飞行机械里面,旁边有类似于空乘人员的人在那里说一些不是很明白的注意事项,坐在我旁边的人则在兴奋地和对面的人聊着,但是总感觉这个机器好吵,一点也不喜欢。
第10天:我从一个飞机上跳了一下,下面好像是一个城市,但是看起来好破烂的样子。不过在我试图找打开降落伞的装置的时候发现我背上根本没有降落伞!然后。。。我就被吓醒了QAQ
第16天:我看到一篇好大好大的田野,这些作物都要比我都高,不过好像是我变小了?空气中能够感觉到一种非常安心的味道,今天也要去找朋友一起玩~(好想知道那时候我想找的是谁啊
第20天:我呆呆的坐在一个木制的看起来很古老的房子里面,等一个人,不知道对方是谁,感觉很重要的样子,我穿的衣服,好像电影里的?
第22天:到处都是警报的声音,还有求救的声音,一个穿着好像警察一样的人抱着我往门的方向跑,我好像在喊着一个人,妈妈?这个人把我送到了一个大门那里,让我往前跑,然后他又跑回去说还有人需要被救助。我犹豫了一下跑向他说的方向,没多久我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我摔倒后又马上爬了起来,继续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身体好没力气,最后只能在地上爬,可是最后那里居然是一条死路。
第25天:好多像恐怖电影的丧尸一样的家伙,我在跑,在屋顶上跑。(这是游戏吗?
第27天:院子里的果树成熟了呢,好像是桃子,马上采几个够得着拿去吃吃看好了。
第33天:空气中有一种烧焦的味道,我从隧道里出来,看到一个如同被轰炸了很久一样的城市,我朝天空望去,无数不认识的飞行器在飞往远方。(这是电影吧
今天是第39天了,不知道会有什么呢~
TOP

"把。。把那个机器关掉。。“小狼被奇怪的不间断的噪音从睡梦中吵醒,不过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熟悉的医院,而是木质的天花板。一瞬间,好像感觉自己一直在这里一样,这里是奶奶家,现在在放暑假。小狼从席子上坐起来,脑中不断增加着各种记忆,很快就感觉不到任何的不正常,反而之前在医院的一切都只是梦而已。小狼穿上鞋子走到了被植物覆盖的院子,甚至可以记起其中大部分花树是什么时候种下去的。不过炎热的天气让小狼完全没有出去玩的想法,还好单单是坐在客厅里,就可以感觉到发自内心的平静,好幸福。”明天要和朋友一起去钓鱼,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吃到奶奶做的水煮鱼,对了,等到傍晚去她那里玩会吧,顺便准备一下明天的事情。“
西面的天空渐渐变成红色,在夕阳照耀下的景色变得更为鲜艳与平和,这是我最喜欢的了。”飘梦,记得早点回来啊。“在我刚刚准备出门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侧面传来,我望过去看到在夕阳下一个老人的身影在那里向我招手,我奶奶,她总是一眼就可以猜到我想做什么。


”奶奶....."小狼从床上起来,脑中奶奶的身影永远无法忘记。“我会来看你的。”
TOP

小狼的康复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小狼就已经恢复了最基本的常识的记忆,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住院了,理所当然的回到了曾经的父亲那里。即使是被称为奇迹,在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1个月的时间也足以使其变得无人问津,小狼回到了普通人的生活。

离开医院的小狼对什么都很好奇,虽然说是恢复了大部分的常识记忆,但似乎存在着不小的与现实的偏差,医生把它归咎于混淆梦与现实的后果,但是小狼心中隐约感觉到这个世界并不是属于自己的,一切都是新的。“阿爸,除了我们这里还有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吗?”小狼翻阅着一些旅游指南,感觉书中所描绘的幻界和数界简直无法想象,但感觉记忆中还存着别的样子的地方。“啊,以后可以带你去看看哦,上次一起去玩的时候你还只是小学生呢,啊,对了,后天我们去看看奶奶怎么样,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看到你了呢。” “嗯!咱还记得奶奶哦!”小狼立即想起了梦中的场景,瞬间对那里的期待超过了对其他一切事物的好奇。

入夜,这个房间很显然是父亲提前花了很大功夫给我准备的,毕竟一个独具男人的家怎么可能会有一个那么可爱的房间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狼对气味变得相当敏感,虽然已经进行过仔细的清理和重新装饰,屋内的书本的味道还是很容易的分辨出来,看来这里本来是存放书本的地方啊,又想到白天在屋外看到的堆放着的旧家具,基本可以猜出来这里都发生过什么了。第一次在医院的以外的地方睡觉,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嘛~不过总感觉有点隐约的不安,可能是这里晚上有点吵的原因吧,晚安,我的新家~
TOP

如果说昨天只是适应一下新家的话,今天就是正式开始居住啦~虽然明天又要换地方了。这个黑黑的大方格应该是电视,不过...怎么打开呢?嘛...看不明白问本地人~找老爸去~哎?为啥我习惯性说了这句话。。我以前经常出去玩吗?于是老爸直接把遥控器送到了手里,虽然对这个没什么印象但是很快就可以理解如何操作了,而且电视确实是一个很方便的获得信息的途径。其中一条对某神秘事件调查部门的报道引起了小狼的注意,他们曾经也来看过小狼,不过似乎认定为是普通的医学事件就没有太多关注,但是小狼脑海里时常出现的奇怪的场景让小狼觉得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如果说是回忆,那么那些战场和那些人未免也太真实了,以及可以感觉到当时的情感,绝对不是虚幻的东西。等到以后有机会应该去找找看这方面的人,也许会有点收获,顺便这个动漫好棒!好喜欢这种叫巫女服的衣服~总感觉有一只命中注定的喜欢的感觉,嘛...可能也是异常情况之一吧,恩。。先记下来记下来,就算不是异常肯定也和咱以前有关系,明天就去奶奶那里了~好期待~无论过去怎么样,反正我挺喜欢现在的生活的。
TOP

虽然是期待已久的旅行,但是实在提不精神,为什么人会晕车啊。。。虽说只有2个小时的车程,但是那么难受我半个小时都受不了啊,好想让自己睡着啊。小狼浑身无力得在作为上动来动去,想睡觉但是各种姿势不舒服,结果到最后弄得浑身难受头还发晕,就差吐出来了。进攻一段漫长的煎熬总算是到了目的地,不过,好像有点不对劲,小狼在电线杠旁边喘了半天后,发现这里和梦中的完全不一样,水泥的路面,工厂,整齐的绿化树,来往的车辆,完全不是自己记忆中的样子。父亲看出了我的吃惊,于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诉我到奶奶那里还需要走一段路。小狼立即兴奋了起来,跟着父亲走了半小时左右,周围的环境已经变得和记忆中的相似了,小狼心中更是满怀期待,看来自己的期望不会落空,直到,她看到目的地。目的地并不是那座温馨的农村木屋,而是墓地,一位老者站在墓地门口,向我们招手,似乎等了很久。我们过去后父亲和他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他摸了摸我的头,然后牵着我的手告诉我奶奶在哪。我的担心最终成为现实,奶奶已经去世了,我能看到的只有一个冰冷的墓碑,计划中的拥抱已经不可能实现了,为什么,我会连一句问候都说不出来,喉咙好像哑掉了一样,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力气,跪倒在墓前,像一个孩子一样痛哭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父亲的背上,父亲问了一下我的状况后告诉我,以前的房子已经被拆掉了,但是还有一个奶奶付出了大半生的地方,要不要去看看,小狼很坚定地同意了,并且要求下来,自己要亲自走过去。走到后来有一条山路,当我们快要到达的时候已经是夕阳时分了,通过夕阳下长长的走到,我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东西:一个鸟居。夕阳下,这个古老的神社简直如同那夕阳下的奶奶,看来,这一次并不是一无所获,至少我还看到了,尽管无办法那么如意。由于马上就要进入黑夜了,我们决定暂时住在这里,这时我才知道,那个老者就是我爷爷,由于他常年不在家,所以我对他的记忆并不是很深,神社现在也并不是处于废弃状态,依然有人在此工作,我爷爷则是这个神社的主人。爷爷带我去了我奶奶以前居住的地方,里面的布局并没有多少变化,而且看来有人定期打扫,我一眼就注意到了挂在墙上的照片,我和我奶奶以及爷爷的合影。“奶奶。。对不起。。”我哽咽着说出了这局一直想说的话,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哭了起来,爷爷叹了口气后默默地离开了。
不知不觉的我就这样睡着了,而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叫我快去床上睡吧,这样会着凉的,那个声音慈祥而稳重,小狼听到后躺在床上很快就安稳的睡着了。“那个声音肯定是奶奶的,她并没有离开我。”小狼一到早上就开始和父亲和爷爷说,他们听到后也只是欣慰的笑了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