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其他] 无尽天梭 故事帖 蓝队 2015年12月

[ 15184 查看 / 114 回复 ]

上一章发生了什么:
已经在一年前沉寂的时空漩涡,被再次在时空特使的雷达上捕捉到了!不过很奇怪的是,这个漩涡和上一次不一样,并不是威胁着要毁灭各个空间的穷凶极恶之物,而只是昙花一现地出现了十二秒钟。
时空特使的成员们互相看了看,觉得『十二秒钟的时空漩涡是啥事情啊』,于是就没有管它。
不过,伤害已经确实地造成了。

从各个空间里面被刮出来的角色们,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奇怪的【三体空间】……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你们的任务:

  • 让你们的伙伴(们)找到你的OC。[/li]
  • 了解你的伙伴(们)。[/li]
  • 商量下一步骤。[/li]

提示:

  • 穿梭时空的技术,在这个世界尚不存在,虽然可以简单地在这个世界之中进行跳跃,但是直接将你的伙伴送回原时空目前是不可能的事情。
  • 目前没有什么矛盾冲突,不过想作死的话请自便。但是主要地还是要从组建队伍以及了解情况开始。
  • 别希望可以从你的伙伴那里问出什么,他/她们都是被突入起来的漩涡扯到你家门口的,什么也不知道。

其他队伍的动向:

  • 大致和你们的进度一样,没有什么特别要转述的东西。


不知道这帖是干什么的人,请先看这里:http://www.keyfc.net/bbs/showtopic-55055.aspx。谢谢。
故事,以下一公里,开始:
最后编辑nemoma 最后编辑于 2015-12-17 14:51:48
本主题由 超级版主 nemoma 于 2015/2/1 13:55:15 执行 设置高亮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引子

时空帧 #0 时空特使总部
身穿制服的研究员手上拿着一卷刚刚打印出来的文件,匆忙地在走廊上奔跑着。
时空特使的『司令』是个奇怪的家伙,这家伙看起来不管事情,整天闲的发慌就指派手下的成员做其他的完全找不到意义的事情,让人不知道这种人头脑里面在想什么。这样子的人也能做成司令简直是开玩笑。
不过这么十几年过去了,这么个搞笑的家伙坐在司令位置上,没有人推翻她,整个时空特使发展的也不错。所以刚刚加入组织的这个研究员其实也就只能在心里面这么抱怨。
然后,他在司令办公室门口停了下来。
门口不知道哪里放置的扬声器中,播放出悠扬的爵士音乐。门上贴着一张纸条:“度假中,有事去白色办公室。 ——By GA-01 仙凤”
研究员刚想离开,就发现了这个纸条不对的地方。
白色办公室以前是GA-04亚玛丽欧维拉蒂安的办公室没错,那人的确是很友好很负责任的领导者没错。不过前段时间时空特使内部混进了一些奇怪的教徒,想取她性命(幸亏失败)。所以司令以这个为理由将她和她的援助人全部送到了其他的世界。也就是说:
『目前白色办公室应该无人值守。』
自己不在总部,还将人转去一个无人值守的办公室,是何居心。
研究员挠着头按下走廊上的按钮召唤出了电动车——从司令的办公室到白色办公室要绕整个总部一圈呢。

20分钟后 时空特使 白色办公室
研究员敲了敲门。
“请进。”这并不是GA-04的声音。
研究员犹豫了一下,推开了门。
白色办公室里面除了一张桌子和配套的摇椅之外,什么都没有。
以前亚玛丽欧使用过的无数书架以及中央电脑已经搬走,办公室显得格外空旷。
摇椅上躺着一个人影。

“你新来的吧。”人影一个打挺从摇椅上跳了起来。是一位白发少女。
“自我介绍一下,GA-56 无名。”这么说着,少女伸出了手。
“GA-56?”研究员愣了一下。
这名字他很熟悉,GA-56在所有的GA级时空特使中,属于最特殊的一位,因为她的存在本身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已经消失,直接导致在各种监视器上或者照片上无法照出她的身影,用电脑以外的方法记录其资料也会消失。而最特殊的是,因为其没有存在,所以可以将自己带入任何其他人的存在,在前述的各种媒介上将其他人带入,条件允许的话甚至可以使用他们的武器和能力。
不过,她在上一次任务中,不是已经被一位和她一样存在被削除的佣兵斩杀了么……?而且因为其的文件为书卷记录,所以存在应该消失才对——

“你是来讨论刚才发生的『时空帧连续震动』的事件的吧。”少女见对面迟迟不握手,便反手从研究员手上拿出了打印出的卷宗。“太慢了。”
“…………什么?”研究员不得其解,毕竟他是在电脑打印出计算结果后立刻行动然后将文件送来。虽然中途因为走错了办公室耽搁了20分钟但是绝对不能说到慢的水准。
“我说,太慢了。这个震动将我震了回来,这么笨的我都已经猜测并且验证了原因,然后我在这里又睡了一觉,你才来。这不慢是什么。”少女笑了笑。“连我的『死』都能抹消的,除了时空帧的连续性出了问题,还能有啥。不过这在我们管辖范围之外。你没看你的同事们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么?”

研究员叹了口气,他还以为自己同事的不作为是因为司令不会听,不过他貌似错了。

“连时空特使都无法挽回的东西,这个自然现象却可以挽回。这已经表示时空特使缺乏应对这个时空帧动的能力了。这么广大的震动,应该是由时空的自我修正所导致的。这超出了我们维护的范围,就算想做什么也只不过是往空气挥舞拳头罢了。” 少女这么说着,躺回到了摇椅上。 “所以你还是让我享受一会死者苏生是什么滋味吧,等会我会去向司令秘书报告归队的,麻烦你了。”

“诶,您知道司令不在……?”确定了对面是自己的上司,研究员也不好说什么。
“啊啊,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她出去,目标是时空帧#16161,不知道她想干啥。你也知道的,我们的司令嘛。不过司令秘书很靠谱哦,再去敲敲司令的门看看吧。那么再见啦。”

看着研究员拿着文件从办公室离开,少女才坐了起来。她的面容突然开始变化,几秒钟后,变回了司令林仙凤的样子。
“处理的很不错,不过你刚才那个谎言真的很拙劣,说什么我去了#16161,如果那人查了记录不就露馅了么。”
“您不是司令么,削除条记录是无所谓的事情。而且这应该是个提示哦。”
“哼,还是以前的性格么。直接把我们讨论了三个小时的结果就这么卖给完全不知道事情的人。不过这么喜欢弄小聪明的你这次也只能靠附身来和人说话了啊,感觉如何?”
“别说了,糟透了。要不是恰巧上了某个时空特使执行员的身我都回不来。”
“嘛无所谓了,再过一段时间我们给你的身体就做好了——不过随意附身还真是方便的能力哈。”
“司令别说笑了,总之你让所有人都别管这时空震,那么什么时候才开始管?”
“什么时候?”司令沉默了一下。“当然是等黑幕等不及的时候了。
“话说回来,您让我附了身,不会是真的想偷懒吧。”
“那还有什么理由?终于有个机会能够好好休息休息怎么能不利用下呢?”
“司令您——!”
“因为过会就连睡觉的时间都不会有了哦?”

时空特使 司令办公室
“嗯我了解了。”司令的秘书,GA-02林彩光貌似刚睡醒,衣冠不整地出现在了门后接过了文件。
粗略地看了一遍后,他抬起手整理了下头发,然后清了清喉咙:“从死后归来的GA-56你见到了吧。”
“嗯,见到了,无论怎么看都是她本人——为了确保我再问一遍,她的信息是丢失了吧,毕竟信息还在的话想复活也——”
“退一万步说,有身体没意识也没用。她的确是死后重生,并不是被再造了。”彩光放弃了将头发理正的尝试。“确切的说,她死亡的『可能性』已经因为这次震动被抹消了。”
“可能性?”研究员不解。
“你看,一个人面对一台联网的电脑,可以选择写作到深夜,也可以选择谱曲到深夜,也可以玩会游戏后睡觉。这是三种可能性。”林彩光换了个语调,像是在讲故事一样说着。
“嗯,典型的时空帧/平行宇宙展开。”研究员点头。
“如果选择了前两种的话,那么他必定第二天会因为熬夜而无法起床了。而打了游戏睡觉的话,第二天八点可以早起。但是,如果这三个可能性被『重合』了,会怎么样呢?”
“不知道,首先可能性的重合存在么?”
“嘛,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其究竟存在与否,不过根据GA-56的状况来看,恐怕是两种结果会同时存在吧:已经确认死亡的少女在和我们面对面的说话,已经来到工作单位的人自己还在家里面睡觉——只能这么推测了。所以我建议——”林彩光抬高了声音,“你仔细观察好各个时空帧的变化,可能什么都不会观测到,也可能什么都能看到。不管怎么样,让你和你的同事时刻向我报告。我们也许管不了这事情,但是看看还是行的,知道了么?”
“了解。”研究员这么说着,回身走开,“另外吵醒您真心抱歉。”
“那个没关系,虽然是三点钟但是进入工作状态也不错啊。”林彩光这么说着,目送研究员离开。
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了啊。他理解为什么司令让他隐瞒GA-56的真实情况,不过如果是要不参与且观测的话,用这种谎言倒是可以说服这些研究员没错。
不过实际的事情他并没有,也不想说谎:他的确一无所知。但是有些人就是以为自己懂得比司令还多,如果让这些人知道了修正的情况,又贸然行动的话,结果不堪设想这也是实情。
总之先观察这无限的可能性的相交点吧。的确司令说过,是#16161来着吧……他这么想着,打开了面前的计算机终端。

引子 完

TOP

“总感觉这里有点不对劲。。”小狼无聊的坐在病床上,周围的一切已经熟悉得闭着眼睛也知道了,不过医生们还是不同意她到外面去,每天除了自己的主治医生和助手,看不到任何人。虽说是在治疗,但基本除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检查和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学字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干,更讨厌的是那些字根本看不懂,脑子里完全没印象,被像幼儿一样教认字实在太丢脸了。。。
比起白天无聊的治疗,晚上是小狼最期待的时候,因为只要睡着了,就会进入一个有趣得多的地方,医生了解后决定对小狼进行催眠治疗,感觉会比较有趣~不知道这次会看到什么呢~

“今天我们去一个很厉害的地方哦,那里有你最感兴趣的东西,像你这样喜欢化学的女孩子可不多呢。”一名年长的女性坐在驾驶座上,小狼在副驾驶的位置,前方似乎是一个充满高科技的大楼。(她是我的家人骂?

一个到处都是被积雪覆盖的世界,耳边的风声中似乎夹杂着某人的低语,威严而神秘。。。(这是。。哪里呢?

“给,跟往常一样,漫画和钝器各来一堆。”一个热情的大叔递过来一堆厚厚的科学书籍和略显单薄的本子。(好熟悉的感觉。。我经常去的地方吗?

“我们的任务是观察,不要惊动他们。”两个穿着复杂伪装的人趴在山崖上看着下方如同好莱坞电影的大战(这是。。电影吗?

一个种满了花树的院子,没有工整的修剪,而是表现出自然生长的和谐,但又有点荒凉的感觉。(这里是。。我家吗?

。。。。。。。


“这孩子的脑部活动非常活跃,看来是起到作用了,终于有点进展了。”医生们在一旁兴奋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小狼,如同看着一个奇迹一样。

一周后,由于精神状态和记忆的恢复,小狼被允许在亲属陪同下离开医院。因为医生们担心这孩子无法分清梦境和现实,需要让她对现实的部分有更多的侧重。
TOP

简单的和亲戚们见面后,医生带着我去寻找一些我梦里看到的地方,希望我可以更好的恢复记忆,我也很期待能在现实里看到那些地方呢。每次看到那些地方,就可以感觉到一种很温馨很怀念的感觉。

“是这个书店吗?这里叫这个的书店只有它了。”医生对比了一下小狼描述中的场景,推开了书店的门。
这个书店和我之前看到的有点不一样。。感觉。。旧了不少,最关键的是那个放漫画的架子不见了,本来还很期待那里的。。
“啊,好久不见了呢,自从你上了高中就没有看到过了呢,不过看起来一点也没变呢。”书店老板看到我后很兴奋得走了过来,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小声的说“我说对了吧,你高中已经找不高了呢。”“唔。。。”有一种亲人的感觉,但是又被这么说感觉好奇怪的,小狼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沉浸在喜悦中的书店老板。
“那个,我来说明一下。这孩子之前。。。”医生又一次插话进来说明了,总是会说很久,小狼则趁着这个时间去寻找失踪的漫画们。由于对文字的认知能力还没有恢复,所有的导向牌都失去了作用,因此这里对小狼能够产生吸引力的大概只有画集和漫画了。“唔。。在哪里呢。。唔!?”小狼注意到自己似乎走到了全是画集的区域,然后很快被一本在梦中自己借过的书吸引到了,不过它由于已经很旧了被放在了架子的最上方。小狼的身高哪怕跳起来也够不着。小狼搬来了附近的椅子,踩上去试图去取下来这本书的时候,发现手到用时方恨短!居然还差了一根手指的距离!正当小狼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踮起脚尖试图够到书的时候,一双温暖的大手突然从后面把小狼拖了起来,小狼因此轻松的拿到了这本老书。“哈哈哈,虽然说失忆了,但是看起来一点也没变呢,今天没有穿增高鞋啊,如果是以前你就够得到了哦,这本书就送给你吧。你才是它真正的主人。”店老板把小狼轻轻的放到地上,眼神中充满了如同父亲一样的慈爱。“我很好奇。”医生看了看抱着书的小狼对店老板问道,“你是怎么一下子认出来这孩子的,尽管没有成长,但是头发变白这么大的变化应该会让人很难识别啊。”“这个啊,很简单,来我这里的人能有这样的小孩子一样的个头没有多少,特别是不卖漫画之后。然后身边有一个穿白大褂的更少了,除了这孩子的父亲基本没有别人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对穿白大褂的特别亲近。” “还有,她一进来盯着那个曾经放着漫画架子的地方看,现在那里什么都没有了,而且已经保持1年多了,除非是经常来我这里买漫画而且很久没有来的人才会这样,然后很久不来肯定还会来的人只有这个当时跟我约定我的孩子了。没想到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可以我愿意收养她,医生。她跟我就像亲人一样。”店老板激动的抓着医生的手,简直就跟托付医治自己亲身女儿的父亲一样。“等到这孩子康复后,听从她的选择吧,谢谢你,我们会经常来看你的,也是为了她好。”医生说着拿起笔记本记下了一些东西,然后把小狼带了回去。店主则在店门口一直看着小狼从视野里消失。

“医生,你知道咱曾经和店主的关系吗?感觉比我的亲戚们还要亲呢。”
“啊。。他是你的父亲,亲身父亲,曾经的父亲。至于因为什么原因分开了,我也不知道。”
“唔。。。父亲。。”
TOP

“嗯?”
街头,穿着连帽风衣的男子忽然停下了脚步。
刚刚,有一个女孩从他的身边经过,罕见的是,那个女孩,似乎有一头雪一样的长发。
他回头望去,却恰好看见一个猥琐的男人飞快地夺去了那女孩的提包。
“啊,小偷!”女孩大叫,正试图去追,但男人先一步冲了上去。
仅仅一个照面,那个小偷便被男人一脚踢倒。
“喂,少管闲事!”小偷目露凶光,从腰后摸出一把卡簧刀。
随后他感觉手腕一痛,卡簧已经到了男人的手中。
“你还不配玩刀。”男人冷笑:“东西交出来,然后滚蛋。”
顾不上包裹,小偷忙不迭地逃了开去。男人捡起包裹,走到了女孩的身边。
“谢谢你。”女孩感激地接过包裹:“你叫什么名字?”
“成焰冬,你呢?”
“飘梦,你可以叫我小狼。”
“小狼吗?我记住了。”男人笑了笑,眼里忽然闪过一丝疑惑。
莫名地,对这个女孩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呢…
TOP

“医生医生,今天遇到一个看起来像是要抢劫人家的家伙呢,不过旁边的大叔帮我拿回来了,看起来好厉害!”小狼兴奋地给医生讲述着今天的“冒险”,医生则仔细得记录着,并通过小狼的经历利用专门的设备分析小狼的心理状态。结果让他很满意,小狼除了变得更像小孩子以外似乎一切正常。不过在对待抢劫的事情上,她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恐惧,不过这个也许是因为失忆的关系吧,没有对失去的痛苦的感觉,因为对她来说什么都没有得到过,虽然明明已经失去了一切。。。
TOP

由于读写能力还未完全恢复,小狼总是喜欢用火柴人的画来记录每天的事情,比如这个白色的火柴人是医生,那个高一点的是不认识的叔叔等。随着时间的推移,基本上小狼身边的人都能看得懂她想要表达的意思了。不过根据她曾经的老师,朋友,同学们的描述,她从未表现出在这方面的能力,不过毕竟人的潜能是无法预测的,说不定这是她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吧。
“与其说在治疗病人,更像在照顾小孩啊,我的孩子也能那么乖巧就好了。”做完日常记录的医生看了看桌上家人的合影,拿起了厚厚的一叠想要收养小狼的人所写的东西。“这些估计都是为了钱吧,真是天真。。”随后将他们扔进了垃圾桶。
TOP

小狼的梦总是那么有趣,医生说那可能是曾经的记忆,要好好记录下来,其实他们不说咱也会这么做,那么重要又有趣的东西不记下来咱都不可以原谅自己了!嘛。。记了一段时间再来看看感觉有好多好有趣的东西呢。
第5天:我看到一个好大好大的学校,而且感觉我好想是那里很厉害的人一样,好开心,好像我获得了什么奖,总之成就感什么的好棒的~
第7天:我好像坐在一个奇怪的庞大的飞行机械里面,旁边有类似于空乘人员的人在那里说一些不是很明白的注意事项,坐在我旁边的人则在兴奋地和对面的人聊着,但是总感觉这个机器好吵,一点也不喜欢。
第10天:我从一个飞机上跳了一下,下面好像是一个城市,但是看起来好破烂的样子。不过在我试图找打开降落伞的装置的时候发现我背上根本没有降落伞!然后。。。我就被吓醒了QAQ
第16天:我看到一篇好大好大的田野,这些作物都要比我都高,不过好像是我变小了?空气中能够感觉到一种非常安心的味道,今天也要去找朋友一起玩~(好想知道那时候我想找的是谁啊
第20天:我呆呆的坐在一个木制的看起来很古老的房子里面,等一个人,不知道对方是谁,感觉很重要的样子,我穿的衣服,好像电影里的?
第22天:到处都是警报的声音,还有求救的声音,一个穿着好像警察一样的人抱着我往门的方向跑,我好像在喊着一个人,妈妈?这个人把我送到了一个大门那里,让我往前跑,然后他又跑回去说还有人需要被救助。我犹豫了一下跑向他说的方向,没多久我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我摔倒后又马上爬了起来,继续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身体好没力气,最后只能在地上爬,可是最后那里居然是一条死路。
第25天:好多像恐怖电影的丧尸一样的家伙,我在跑,在屋顶上跑。(这是游戏吗?
第27天:院子里的果树成熟了呢,好像是桃子,马上采几个够得着拿去吃吃看好了。
第33天:空气中有一种烧焦的味道,我从隧道里出来,看到一个如同被轰炸了很久一样的城市,我朝天空望去,无数不认识的飞行器在飞往远方。(这是电影吧
今天是第39天了,不知道会有什么呢~
TOP

"把。。把那个机器关掉。。“小狼被奇怪的不间断的噪音从睡梦中吵醒,不过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熟悉的医院,而是木质的天花板。一瞬间,好像感觉自己一直在这里一样,这里是奶奶家,现在在放暑假。小狼从席子上坐起来,脑中不断增加着各种记忆,很快就感觉不到任何的不正常,反而之前在医院的一切都只是梦而已。小狼穿上鞋子走到了被植物覆盖的院子,甚至可以记起其中大部分花树是什么时候种下去的。不过炎热的天气让小狼完全没有出去玩的想法,还好单单是坐在客厅里,就可以感觉到发自内心的平静,好幸福。”明天要和朋友一起去钓鱼,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吃到奶奶做的水煮鱼,对了,等到傍晚去她那里玩会吧,顺便准备一下明天的事情。“
西面的天空渐渐变成红色,在夕阳照耀下的景色变得更为鲜艳与平和,这是我最喜欢的了。”飘梦,记得早点回来啊。“在我刚刚准备出门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侧面传来,我望过去看到在夕阳下一个老人的身影在那里向我招手,我奶奶,她总是一眼就可以猜到我想做什么。


”奶奶....."小狼从床上起来,脑中奶奶的身影永远无法忘记。“我会来看你的。”
TOP

Infinite Cross 2月绿队|OC森罗
科界 西历2015年2月14日

一、
当时那把刀离我的喉咙只有0.01公分,但是在一又四分之三小时后这把刀的女主人就会和我在旁边那张桌子上共进宵夜,因为……
      我们还是把时间倒回四分之一柱香之前吧……

      补完一集新番,我摘下耳机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两点。
      “有点饿了呢,煮点宵夜吧。”
      这么想着,我便起身向灶台的方向走去,而异变就是在这时发生的。
      白炽灯开始闪烁。
      “嗯?电压不稳?”
      嗡的一声,屋内陷入一片昏暗。
      跳闸?不对,没有跳闸的声音。停电?不可能,就算是停电,装了电池的手提电脑不会立刻屏幕变暗。
      还没等我想明白,屋子的正中间凭空产生了一个刺眼的光源,我下意识地想双臂挡在眼前。很快地,以光源为中心开始产生强烈的旋风,而且我随即发现风中还夹杂着……
      “沙尘?什么鬼?”
      在十数秒内,风势迅速增强,我完全看不清眼前发生了什么。就在我快被吹飞的时候,旋风却戛然而止。一秒钟后,室内回复了照明,实屋内恢复了原……嘛……不可能是原状呢……

      在刚才产生光源的地方,现在站着一个人。
      对方摆着和我刚才一样的姿势,两手遮在身前,似乎有些喘息。不同的是,他的左手上拿着一把武士刀。
      在注意到那把到的同时我的双眼突然产生微弱的刺痛感,这让我意识到,那把刀恐怕不太妙。
      我的双眼——“真视之瞳”能够“看”到一些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原本在我有意识的发动能力去看之前应该是不会有这种反应的,而现在这种情况就说明那把刀上所附着着的“东西”在程度上很不一般。
      这时对方已经抬起头来,身上的披着的破旧斗篷的兜帽部分随之滑落……
      最先夺走了我的视线的是……那双眼睛。
      赤色的虹膜……?和我一样的……
      对方的脸上似乎也闪过了一丝惊讶,然而我很快就知道那份惊讶的原因和我是不一样的。

      “斯塔因利修?!”
      念着我完全没理解的单词,对方瞬间拔刀向我冲来。我本能地选择后退却被身后的椅子给绊倒,而对方便趁势将我推倒在地,把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那件破旧的斗篷落在了地上,这时我终于看清她的容貌。虽然有些风尘仆仆却依然不失清秀的脸庞,带着一股凛然的气息。以及,那双赤红的眼睛。并非是晶莹透亮地闪耀着光辉,但却让人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意志。
      屋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人的喘息声。

      当时那把刀离我的喉咙真的只有0.01公分,但是在二分之一小时后,这把刀的女主人真的会和我在旁边那张桌子上共进宵夜,因为……

      “咕~~~~~~~~~~
      声源位于我的腹中。
      可惜!太可惜了!如果能从眼前这位同学的腹中发出的话,无疑就能有王道的展开来让我……
      “~~~~~~~~~~~~~~~~~~~
      音量约为刚才的两倍,至少。
      漂亮的助攻!接下来就应该是王道的……
      毫无动摇。
      我勒个去,哪怕是受过训练的职业杀手这个时候也应该娇羞脸红才是顺应大宇宙意志的王道展开吧!不如说正因为是受过训练的职业杀手才更应该符合这种王道展开啊!!
      就在我的内心持续不断地有千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的期间,我们的气息都已近平复了。
      我也将思绪冷静下来,开始整理眼前的情况。

      首先,我不认识她。
      这个女孩——这明显的隆起你如果要跟我说这货是扶她那我也只能呵呵了——凭空出现的我的房间内,看见我的瞬间就喊着意义不明的话将我推倒在地,拿把武士刀架在我脖子上。
      从她刚才惊讶的神情上可以看出这个状况对她而言应该也是一起突发事件。我不知道她从我身上感知到了什么样的威胁以至于对我拔刀相向,但从她没有当机立断的取下我的首级这点来看,她并非一开始就是为了杀我而来的。
      那么,应该还有回转的余地。
      既然对双方而言都是突发情况的话,只要能够通过交换信息将现状明确的话,就能缓解彼此的不安情绪。但是我完全没听懂她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是模糊的觉得那个单词很像是日语中的外来语。
      正在我想着要怎么开口时,
      “你是什么人?”她先开口了。
      是日语。
      “我叫森罗。我住在这儿。”
      “这是什么地方?”
      “位于东京御台场地区的东京界际交流馆内。”
      “东京御台场?那是哪里?位于帝国的哪个方位?”
      “帝国?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个国家,不过这里是日本,而日本并不能算是帝国。”
      “日本……”
      不知道日本?虽然名字上有少许差异,不过日本在三个世界中都是存在的,会说日语的她没道理不知道日本。
      “我不指望你立刻相信我,但是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不是你的对手,即便不保持目前这个姿势,你应该也有办法随时制服我。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如果我是有计划地让你来到我的房间的话,我显然应该有所准备,而不会像这样轻易让你压在身下。”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随后缓缓地从我身上离开,把刀收了起来。
      我舒了一口气。
      “抱歉,我应该是认错人了。我这就离开。”
      “你拿着那把刀是走不远的。”我一边缓缓起身,一边说道。
      “你认得这把刀?”
      “不认得,但是我的眼镜有些特别,能看到一些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虽然我现在没有发动能力,但我的眼睛还是能从你的刀上感受到不同寻常的力量,可见其力量强度有多高。我不知道在你所说的帝国是什么情况,但是在这里,那股力量很容易被仪器探测到。那股诅咒的力量。”
      我拍落身上的沙子,就在这时。
      “咕~~~~~~~~~~~~~
      我心中的草泥马~@#%……&*()——+
      “~~~~~~~~~~~~~~~~~~~
      还好我忍住了。
      我差点就没忍住。
      我忍不住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
      她还是面无表情,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独自,将手放在了胃上。
      “饿着肚子的话什么也干不成,其实我正好准备煮宵夜,我不保证味道,但是应该能填饱肚子。啊,你要是信不过,可以在旁边盯着我。”
      她摇了摇头,转身走到自己的落在地上的斗篷旁边。这时我才注意到斗篷下面盖着一个背包,感觉像是野外露营用的那种,但是款式上该怎么说……很有古风?
      他从背包中抽出了……一条围裙。
      “我来帮忙。”
      “哦……请、请多指教。不过……”
      我搓了搓头发,啪唦啪唦落下许多沙粒。
      “看来我们得先洗个澡,不然到时候做出来的料理太考验我们的牙了。”
      她点了点头。
      “那,我先洗可以吗。我觉得你这个状态可能需要洗比较久,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把浴缸蓄满水,你可以泡个澡什么的。”
      “不用那么麻烦了,而且我说了要帮忙的。啊,你这里有清扫道具吗,我可以先把这里的沙子处理一下。”
      “噢,那个不要紧。”
      我走到角落启动了自动清扫机器人。圆盘装的清扫机器人立刻开始清理地面上的沙子。
      “交给它就行了。”
      “噢噢~~~~~
      她似乎对清扫机器人感到十分新奇。
      “那我先去洗了。”

      十分钟后。
      简单冲洗过的我回到客厅里,她蹲在那儿盯着……不对。
      只见清扫机器人正在打扫她脚边的沙子,扫完之后正要离开,这时她原地跳了两下,又落下一些沙子,机器人便又回来打扫。
      “噢噢~~~~~~~~~
      坟蛋!放开那个机器人!有什么冲我来啊!不要玩弄纯真善良的智能AI啊!
      我正想叫她,这时我才发现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不过所幸,她也注意到我了。
      “啊,抱歉,一时忍不住。”
      “呃……”
      “嗯?怎么了?”
      “啊,不是,我想说……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啊、嗯……”她似乎有些犹豫。
      “啊,如果不方便透露的话,假名啊,外号啊什么都可以,只是方便称呼而已。”
      “不,没关系。我的名字叫赤瞳。”
      这还真是,简单又好记啊。
      “刚才我也说了一次,不过还是再正式说一次吧。我叫森罗。请多指教了,赤瞳。”
      “啊,请多指教,森罗。”
      这就是,我与赤瞳的相遇。
最后编辑萌特 最后编辑于 2015-02-28 22:28:49
2

评分次数

    我们在时间无声的流逝中……静静地期盼幸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