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其他] 无尽天梭 故事帖 蓝队 2015年12月

[ 26482 查看 / 114 回复 ]

“嗯?”
街头,穿着连帽风衣的男子忽然停下了脚步。
刚刚,有一个女孩从他的身边经过,罕见的是,那个女孩,似乎有一头雪一样的长发。
他回头望去,却恰好看见一个猥琐的男人飞快地夺去了那女孩的提包。
“啊,小偷!”女孩大叫,正试图去追,但男人先一步冲了上去。
仅仅一个照面,那个小偷便被男人一脚踢倒。
“喂,少管闲事!”小偷目露凶光,从腰后摸出一把卡簧刀。
随后他感觉手腕一痛,卡簧已经到了男人的手中。
“你还不配玩刀。”男人冷笑:“东西交出来,然后滚蛋。”
顾不上包裹,小偷忙不迭地逃了开去。男人捡起包裹,走到了女孩的身边。
“谢谢你。”女孩感激地接过包裹:“你叫什么名字?”
“成焰冬,你呢?”
“飘梦,你可以叫我小狼。”
“小狼吗?我记住了。”男人笑了笑,眼里忽然闪过一丝疑惑。
莫名地,对这个女孩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呢…
本主题由 超级版主 nemoma 于 2015/2/1 13:55:15 执行 设置高亮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已经在这儿呆了多少天了?走在旅馆的过道,我忽然思考起这个问题。一个月?两个月?或者更久?对于一个漂泊者而言,在同一个地方呆的时间似乎长了一些。只不过,对那个女孩一直挺在意。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我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续订这家旅馆的房间。谜团再多,不去探究也是解不开的。“不如,找机会去拜访她一下?”打开房门的时候,我下定了决心。“suprise!”随着一个清脆的童音,我的眼睛忽然被捂住。我下意识地抬肘后击,趁袭击者吃痛时扒开他的手,然后抓住他的手腕,一记过肩摔将他摔到了我的前方。从外表上看,袭击者的年龄似乎不大,身上穿着黑白二色的女仆装。这不足为奇,值得一提的是挨了我这一下,他脸上居然是一副沉醉的表情~我用的是他,因为我看见了他的喉结。…这家伙,是受虐狂吗?趁我愣神的时候,他向后一滚翻了起来。“清爽利落的身手呢,不愧是焰酱。”“…我认识你吗?”“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嘛,哦,不要动粗,我不是来战斗的。”“你到底要干嘛?”“当然是雇佣你咯~”“我没兴趣。”“你会有的,任务的目标,包括你一直在偷窥的那个孩子~”我皱了皱眉。虽然不想和这样的伪娘有什么牵连,但是…如果和那个女孩有关…“说下去。”
TOP

此楼作废,球管理员抽空删除。
最后编辑成焰冬 最后编辑于 2015-05-20 20:53:20
TOP

此楼抽风了,球管理员抽空删除。。。
最后编辑成焰冬 最后编辑于 2015-05-20 20:44:11
TOP

“先生,先生,请买一份报纸吧。”
扎着小辫的女孩凑到我的身前,眼泪汪汪地举着手上的报纸。我点点头,往她的手心拍了两个铜板。
毫无意外,报纸的头版,仍然被各大界沦陷的消息占据着~一群穿得像罐头的家伙,就这么从某个我未知的旮瘩冒出来,然后用武力把他们所见到的一切轰个七零八落。
不可饶恕。
我将报纸揉成一团,扔到了路边的垃圾箱。
手头的杂事暂且搁在一边,回去教育这些不请自来的客人才是当务之急。不过在那之前,得整点称手的家伙。
我没有随身携带武器的习惯,而且就算带了,平时惯用的那些装备也撬不开那些讨厌的罐头。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武器店柜员露出职业性的笑容,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将目光转向柜上的商品。
商品柜里琳琅满目,从造型古朴的刀剑,到构造精密的离子炮,几乎应有尽有,我甚至在角落里看见了几把只有在博物馆才能见到的石斧。
“您在看那个吗?不必担心,那些是我们精心制作的仿制品,强度有保障,手柄和斧刃的比重也经过精确计算,无论是用来格斗还是用来投掷,它的性能都包您满意。”
“…不,不必。”
想着自己奋力将一把石斧砸向全副武装的罐头人的情景,我不禁感到一阵恶寒。
“有没有可以击破动力甲的武器?”
“先生您是要与斗界的士兵战斗吗?当然有。”柜员笑了笑:“但不知您要什么类型的武器。”
“首先是一把刀。”
“那么这个应该能满足您的需要。”柜员从身后的货架拿出一把武士刀:“高频振波刀,能轻易切开一辆装甲车。”
“…短一点的。”
“嗯,我还以为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太刀式样。”柜员将武士刀放回原位,取出一个带皮鞘的求生刀:“为野战军人制作的高频砍刀,不过要当心,一寸短一寸险这句话可不只是顺口溜而已。”
“我对我的身手一向很有自信。”我收起砍刀:“有枪吗?”
“唔,以科界的实弹枪械,想击破动力装甲可谓困难之至。我们这儿改装的魔弹枪倒有这个功能,不过,他们的成本也很高。”
我一言不发地将一袋金币扔到桌上。
这点钱倒不算什么,但如果科界玩完了,银行也会跟着玩完。我里面的存款全部泡汤那才叫亏大了。
柜员拿起钱袋掂了掂重量,想了想,拿出一个枪匣。
“凤凰喙,高贵与力量的完美结合体。”
里面是一把短枪,外形上仿制了中世纪的燧发火枪的造型。但通体却闪烁着赤红色的光泽。
柜员打了一个响指,我身后凭空出现了一个木制的人形靶。 他举枪射击,随着一声凄厉的鸟鸣声,一团火花将胸靶炸出了一个窟窿。
“如你所见,这便是他的威力。”柜员将短枪放在桌上:“连坦克都能炸出洞来,只是请不要用这把枪来解救人质。”
“我喜欢你的幽默感。”我将火枪握在手中:“它用什么弹药。”
“整把枪都是用魔法石打造的,里面储藏的魔力就是它的能源,当它射不出来,你就只能把它当做装饰品了。”柜员无不遗憾地两手一摊:“当然,魔法石选的是上乘货色,而制造一点小小的火花消耗不了多少魔力,我向你保证,这把枪的使用寿命会比一些实弹枪械的使用寿命更久。”
我耸耸肩,将枪别在腰后,转身离开了这家店。
但愿这些玩意的效果能和他吹嘘的一样好吧。
TOP

“前面有人。”
前进途中,小狼的神色忽然一凛。
她趴在地上,侧耳贴地。
“六名斗界士兵。”
我曾经很好奇她为什么除了确定人数外还能顺带确定身份,为此还特意问过她,可得到的是一个翻着白眼的回答:“穿着几十斤的人脚步声会和正常人一样吗?BAKA!”
“还是要回避作战吗?”我苦着脸。
原计划是打算见一个罐头就开一个,但小狼说如果巡逻队干掉的太多,斗界会派人顺着巡逻队出事的方向包围过来的。
“既然已经到目的地就无所谓暴露了。”小狼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次由你决定。”
“就等你这句话。”我喜笑颜开:“在这呆着,我一个人足够了。”
确认了一下外骨骼的状态,我以最有勇无谋的形式正面冲向了那支巡逻队。
斗篷扬起,露出了不断震颤的周波砍刀。
刀光中夹杂着火花,凤凰喙也不失时机地加入了这场盛宴。
战斗开始,然后毫无悬念地结束。四个罐头被切开,两个则被凤凰喙的炎弹炸出一个窟窿。
“有对等的武器真过瘾。”我将枪在手上转了一圈,然后插回腰后。
和凤凰喙比起来,平时用的那些枪比玩具枪都不如。 如果还用这些水枪对付他们,我可做不到这么嚣张。
“你是想在这儿等大队人马赶来报仇,还是赶紧把正事办了?”小狼适时提醒。
“别急,我这就办。”
我掏出自制的发信器,调整好频率将电源打开。
这个东西相当于一个电台,每隔3分钟,它便会向msf的通讯频道发出一串特殊的求救电码。
两个钟头后,我听到飞机的轰鸣。
两个金属箱扔了下来,里面装着一个满是气球的背带。
绑上背带,按下机括,这些气球就开始自动注入氦气,当氦气的牵引力开始大于我们的体重的时候,我与小狼飞了起来。
“啊!!!!!!”我能听见身旁的惨叫声。
没错,太快了,令人受不了的迅速,这见鬼的气球和节庆时放的的氢气球根本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产物。
半空中,一辆飞机向我们接近,机舱下垂着两个挂钩,我拿过一条,将它挂在了背带上。
然后,我们就像放风筝一样被牵着在空中开始了“旅行”。
“这XX的才叫兜风,一张口就兜一嘴风。”
“……”小狼瞪了我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但从她发青的脸色来看她也受不了这种回收方式。
好吧,或许加入msf是个错误。
最后编辑成焰冬 最后编辑于 2015-09-25 15:07:48
TOP

砰,砰,砰,砰。
即使戴上了耳塞,靶场内的枪声仍然震撼着的我的耳膜。
我按下弹匣扣,任凭弹匣因引力而滑落,在我身前二十米处,那个纸靶的中部已经被我打成了蜂窝。
“谁帮我换个新靶。”我将手枪在手中转了两圈,斜眼看着旁边的老牛仔:“还要再比吗?长官?”
老牛仔瞪了我一眼,打开弹仓,倒出里面的六枚弹壳。
在他身前,纸靶同样是千疮百孔,但比起我来要稍微稀疏一些~这不能怪他,左轮手枪的结构导致了在对等条件下,它的精度要比自动手枪更弱。
这个老牛仔叫山猫,MSF的二当家。我在靶场打发时间的时候碰巧撞上他,看到我的射术,这老头子来劲了,想和我比划比划。
“你很不错,小子。”瞪了我一会,他忽然笑了:“但战争可不是打靶,与我真刀实枪的干一仗吧,我会在实战里教会你这个道理。”
“你是说用橡皮子弹对射吗?”我皱了皱眉头,那种玩法可不起劲。
“不,我们有更先进的训练设备。”他转过头:“叫技术员准备VR训练系统。”
五分钟后,我来到他们的训练房间。
房间里黑压压挤满了围观者,似乎很多人都对这场较量充满兴趣,我甚至从人群中见到了小狼。
“加油了,冬。”她对我投以激励的目光,我微微点头,对她比了一个拇指
“是啊,加油啊新来的!打赢山猫长官给我们看看。”
“长官,我支持你!给这个不自量力的小毛头上一课吧!”
其他的战士也跟着起哄,支持哪边的都有。
在技术员的指示下,我坐在操作台,戴上了那个拟化眼镜。
随着电源开启,现实世界化为一片虚无。 虚无中,无数的粒子开始重新聚合。 其中一部分,聚合成了山猫的样子。
“小子,地点时间什么的随便挑吧。”他双手抱臂,一脸吃定我的样子。
“室内作战。”我简洁地说。
以手枪的射程,室内作战才是最适合的。
周围的环境立刻变成了一个仓库的式样,集装箱层层叠叠,为接下来的战斗充当了合适的掩体。
“很好,挑武器吧。”虽然集装箱已经遮住了他,但我仍然清晰地听到他的声音。
身旁凭空出现了一个武器柜,我略一思忖,从柜子里拿了一把USP。
其实我想拿一把m10之类的微冲,但那似乎太欺负这个玩左轮的老头子了。
“ready?”
见我们俩都整理好了装备,上空传来技术员的声音。
我点点头示意没问题。
“go!”
声音很亢奋,似乎这家伙也很期待接下来的对决。
“出来决胜负,小鬼。”
老头子开始挑衅。
“如你所愿。”我闪身而出。
这货似乎是想和我来个西部牛仔的拔枪对决。看见他的时候,他的手里还没有枪。
但不幸的是,我手上有。而这就直接决定了第一次对决的胜负。
随着两声急促的枪响,我们在过道互轰了一枪。
“干的不错,你让我见红了。”躲回掩体的时候,我听到了他略带恼火的声音。
“承让。”我淡淡地回答,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
在靶场里看不出来,这老小子的出枪速度已经达到了非人类的级别,从两手空空到拔枪反击的时间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就因为这个,我没能扩大战果。
“砰!”
又是一声枪响,弹头打在集装箱上,却没有钻进去,而是以一种刁钻的角度向我反弹过来。
虽然没能击中我,但也成功地把我吓了一跳。
“躲起来对你没有好处,小鬼。”他满是得意:“我了解我的子弹,想让他到哪他就能到哪。”
“切。”
我蹲下,把手伸出墙角盲目开了几枪。
不指望命中,只希望能稍稍打乱一下他的阵脚。
然后我冲了出来。
不规则的跑动下,射击的精度可想而知。但我并不在意,我巴不得这一仗变成持久战。
喀。
只有六发子弹的左轮显然不适合这种持久战,随着击锤撞击空弹壳的轻响,山猫脸色一变,迅速缩至集装箱后。
我笑了笑,快步追了过去。
“再见了,老…槽!”
胸前的巨大冲击使我不由自主地向后翻倒。
山猫神色淡漠地看着我,手上拿着另一把同样的左轮。自以为得计的我,撞上了他埋伏好的枪口。
“换枪比换弹更快,你没有听过这句话吗?”
用枪指着我的脑袋,他走到我身边,将我的USP踢到远处:“你身手不错,小子。但缺点就是过于自信。”
我忽然抬肘打上他的脚踝,他的身子一颤,子弹贴着我的脸颊飞过。
机会!
我的左手一抬,掌心雷的点二二子弹毫无阻碍地打穿了他的头颅。
“而你的缺点就是废话太多。”
随着我开口,胸前的剧痛越加强烈。如果是实战,得不到救治的我很快也会死于器官衰竭。
不过,这毕竟不是实战。
整个世界在我的眼前土崩瓦解,同时,现实世界的身躯开始恢复知觉。我取下头盔,第一眼看到的是山猫惊愕的脸。
接着,我听见了欢呼声。
“呀呼!我赢了,今晚酒钱你出!”
“不算,要不是那新人耍诈,长官才不会输。”
“是长官先耍诈的好不好。”
“……”
“不愧是斯内克能特别和我提起的人。”嘈杂声中,山猫站起身,对我伸出右手。
“一起去喝两杯如何?”
TOP

嘎吱,嘎吱。
我穿着动力甲,漫无目的地在集中营内游荡着。
动力甲内部的衬垫是智能的,在穿上后就会随着操控者的身高调整成合适的形状,但即使如此,我仍然感觉十分不适。披坚执锐一向不是我的风格。
这群斗界的蠢货只认罐头不认人,托他们的福,我侦查集中营的行动没有受到任何干涉。
广场上的四个角落分别竖着一个哨塔,上面都有一个拎着狙击枪的哨兵。不过对动力甲而言,那种程度的武器和bb弹没什么两样。
正门和后门,各有两个身穿动力甲的守卫。对于试图越狱的犯人是噩梦,对于我而言只是小菜一碟。
而集中营的内部,绝大多数的看守都只带着警棍和左轮手枪——为了避免被犯人夺取后给外援构成威胁,狱警的武器一般都没什么威力。
杀掉这些家伙毫不费力,但如果没有一次杀干净,他们就会召唤后援,到时候会有更多的罐头来烦人。
怎么办呢?
正在我冥思苦想的时候,连敲六声的闹钟声给了我灵感。
晚餐时间。
顺着斗界士兵们的走向,我很快看见了他们的食堂。
我耐心地等待着,直到再没人进入食堂,我才缓步走了进去,同时打开了腕铳的保险。
“欢迎前来就餐,我为你们准备了热腾腾的铅弹夜宵哦。”
子弹轻易地撕裂了毫无防备的人体,很快,整个食堂变得血肉模糊。
第一部分完毕。
走到广场,四发榴弹轻松炸碎了那四座高塔。门口那几个动力甲士兵好奇地前来查看,被我用火箭弹送上了西天。
“别动!”
身后传来一名看守绝望的呼喊,他紧紧挟制着一名女犯,将左轮手枪顶在她的太阳穴。
“从动力甲里出来,不然她就会脑袋开花!”
“……你脑残吗?”
不等他回话我就开火,将两人一起打成了蜂窝。
战争避免不了牺牲,况且我和那女人非亲非故。
“小狼,这边很顺利。”我用动力甲上的通讯器接通了MSF的频道:“派人来扫尾吧。”
“收到,后援就在路上。”
做完这一切,我想起我的斗篷似乎忘在了集中营的地下室里。
进入地下室,第一眼就能看到那个被牢牢捆绑在电椅上的女军官,她面色苍白,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多谢了,典狱长小姐,你的动力甲很好用。”
脱下动力甲,我嬉皮笑脸地向她致谢。
机缘巧合下我抓到了正在打盹的她,在电椅上玩了几个来回,她供出了她的动力甲的收藏方位。
“……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能放我走了吗?”
“现在还不能放你走。”我裹上斗篷,“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这是为你好。”
因为,我们的终极目标,就是把每一个敢于
抵抗的斗界士兵赶尽杀绝。
TOP

“…………喂喂,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水中的倒影。

及膝的长靴,带有臂铠的皮甲,黑色的连帽斗篷。熟悉无比的装扮,却穿在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性身上。

在vr系统里,你可以任意选择想要的布景和自己的形象,所以男性想在这里面扮演女性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我根本没打算玩这种无聊的变装游戏。

是设置出错了吗?

一边这么想着,我一边打算重新调整设置。

“?”

怪了,窗口居然呼唤不出来?

“冬酱,我来陪你训练啦~”

疑惑间,上空传来小狼的声音。

“小狼,你在干嘛啊?”

“当然是让训练更有趣一些啦~”

听到她的窃笑声,我的神经不由得绷紧了,从她将我设定成女性开始,我就不觉得这家伙有安什么好心。

“那么,我们来训练吧!”

话音未落,她的身影便出现在我的面前。

无法被VR系统读取力量的她,是不能亲自参与进来的,也就是说,我面前的小狼不过是系统虚构的投影。

也正因为这样……

“喂,你这犯规了吧!”我一边后跃一边抗议。刚刚她踹来的一脚,几乎让我的整个手臂都麻了。

“没关系,就算稍微把自己调得强一点也难不倒冬酱你的吧?”

上空传来小狼的声音,而面前的小狼则摆出了下一个架势。

看样子,不认真点不行了。

“?!”

全神贯注地盯着她的我,被从身后紧紧拧住了手臂。

“是谁?”我惊疑交加地扭头。

“也是我哦~”在我的身后,同样有着狼耳的白发少女对我露出了奸诈的笑容,“想不到吧?”

这家伙,还真是“从量变到质变”啊……

“呐呐,难得见冬酱露出这种表情呢~”

身后的小狼将我的手臂举上半空,下一秒,一双镣铐凭空出现,将我的手腕吊在了天上。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啊?!”

“啊嘞。”身前的小狼故作不解地歪着头,“这不是你最喜欢的游戏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