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半吊子的資本主義與它的腐敗,以及新時代的改革與其可能性。(偽科學、標題黨、越長越好)

[ 3381 查看 / 14 回复 ]

何謂「公平」?這個問題,已經被追問了很多個世紀。

跟其他很多的問題一樣,永遠也不會得到一個讓所有人都滿意的答案。

這是「理所當然」的,任何「概念」都只是幻象,而沒有實體,自然也無法被定性。

除非懂得去欣賞與接納一個「自相矛盾」的結論,否則「哲學」永遠也只會是一條「死胡同」。

若然,一切的「不公平」都被消滅殆盡,「公平」也就不復存在。

皆因,人,在想要「認識」任何一種概念的時候,都總是需要一個可以「與之對照」的另一種存在。

如果失去了「對照物」,人就失去了「認知」它存在的能力。「無法被認知」的,通通都被命名為「不存在」。

最初,人的智力還未發展成熟時:看不見、摸不着的「空氣」,沒有可與它「直接對照」的另一種存在。認知以外的它,就被當成「不存在之物」。

好一段時間後,當科學還沒有那麼「發達」之前,人的智力與想像力提升到某個程度時:人通過「風」、以及自身的「呼吸」所需,抑或其他能被發現的「對照物」,而得知「空氣」抑或「大氣」的存在。而當時的空氣,就被當成只有一種成分,就是「透明的」、「無氣味的」、「摸不到的」那一種。

有色有味的「煙」,與無色無味的「空氣」相對,最初顯然會被當成「完全不同」、甚至是「對立」的存在。

但以現今的科技水平來看,「煙」的本體卻跟「空氣」一樣,都是些無色無味的氣體,例如氧氣和二氧化碳,差別只在於不同氣體之間、各自所佔的「比重」。

「煙」之所以跟「空氣」不同,「可被人直接感知」它的存在,就是因為它有自己獨有的「對照」——「不完全燃燒」所致。其實人從來都沒有直接看見過「煙」本身,他們所見的純粹是「造煙」時所出現的「副作用」。

當人燃燒一塊木頭,會出現「無色無味」的煙,與「有色有味」、未完全燃燒的木頭粉末。前者是經能量轉化過的氣體,後者是漏網之魚的固體。如果後者「從來都不會出現」——「燃燒總是完全」的話,「煙」和「空氣」就不會是「兩個」概念,而會是「同一個」。即是「煙」會跟最初的「空氣」一樣,無法被發現、而因此被當作成「不存在」。

所以,「不存在」又可以分為「實際上存在,但無法認知」、與「實際不存在,故無法認知。」當然,這裡指的是「人的用法」,而非「真確定義」。

那什麼才是「存在」?又可以分兩種:「實際上存在,且可以認知」、與「實際不存在,卻可以認知。」

有矛盾嗎?沒有。沒有矛盾嗎?有。

……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6-06-04 19:19:31
TOP

腐败自古以外都没有办法避免,越贫穷腐败的越厉害.

天朝讲究人治当然现在也说依法治国.
腐败问题有没有?有!严重么?严重!影响到国家稳定了么?没有. 这不就够了么.
上位者看来,国家稳定人民安康,比一切都重要. 至于当官的那些小事儿, 不影响大局,都OK.

天朝到美帝到土豪兜兜转转了那么多年.  读了那么久的经济学.
感觉社会主义有点像是披着共产主义外衣的变形资本主义.
尤其是特区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感觉像是资本主义的公测. 和大众对此的忍耐力.
领导层很有气魄也真敢干.
毕竟13亿人,而且现在不知道是大家读书比以前少了还是真的有了自己的思想,
特别容易被煽动, 网络暴民一片一片的.
见风就是雨张嘴就来的MDZZ一堆一堆的. 上层还敢这么做,觉得很佩服.

有没有问题?有!
问题容易解决么?很难!
为什么?
毕竟13亿人. 能对比的估计也就是印度了, 人口和经济包括都属于发展中国家 emerging market,
不用我多说,能查到的资料一堆一堆的.
天朝确实小问题很多, 不懂法的原因有,当官的霸道有,体制问题的也有. 需要大家慢慢的去修改,去进步.

接近而立之年, 从很爱国,到很爱国但是不爱党,可以说有一点时间极其反感党.
到现在爱国,理解党, 思想转变了很多.

但我觉得,只要这个领导层还是为人民着想的,维护着整个一个大集体的发展, 他们,功不可没.
TOP

總是習慣了要壓抑、甚至要消滅「不公平」的這個社會,就是不斷在削弱「公平」的對照面。這不但使「公平」本身更難被人認知,甚至直接令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投放到「不公平」之上,這反而使它更為清晰可見。

更甚者,當一個地方發生「火災」的時候,本來「濃煙」就是最好的警號,可以通知所有人立即救災及逃難。只把濃煙統統去掉、而把火種留在沒有人察覺到的位置上,這就是現代社會的救災方法。活在這種「有火而不自知」的社會裡,真是能活得比較「心安理得」?一場無色、無聲、無味的災難,到底要帶來多少程度的傷亡與損害,才會終於被人發現、然後着手處理呢?

其實,從最初就把「應該敵視的對象」都搞錯了,才會導致只會滅煙、不會救火的怪異風氣。「社會制度」最優先應該關心的重點,就是「絕大多數人,在這種制度之下,活得滿足與否。」而不是「這個制度公平與否」。像「公平的制度才可以使人滿足」,這麼「合情合理」的事情,從來不會在這世上出現。

如果隨便抓個路人,問他「這個社會公平嗎?」,他可能說過大半天都沒有一個明確的結論,甚至可能連自己說了什麼都搞不清楚。但如果你直接問他「現在活得滿足嗎?」大概不用3秒就得到一個堅定的答覆了。比起「虛無飄渺」的哲學概念,還是自己的感受更「容易掌握」。

事實上,只有「公平」與「平等」可滿足不到「所有人」,「不公平」、甚至「特權」,也是人類「熱烈追求」的對象。就像男女朋友之間,有一個最常引起對方不滿的「主題」:只可以對「自己的另一半」最好,而這種「最好」,不可以跟對其他人的那種好「一樣那麼好」。各式各樣的人際關係,都會有相類似的「優先次序」概念,換句話說,就是「要求特權」的表現。就像兄弟姊妹之間,也總有些在爭奪父母心裡「最寵愛」的位置,又有多少孩子會滿足於「各自平等的愛」?

「資本主義」本來就是這麼「坦率」的,「你就儘管去追求個人利益的最大化,因為這就是社會利益最大化的唯一方法,誰去管你平等不平等了。」

而總是會有一些人,一聽到「不平等」就在那邊「高潮」,好像是看見「萬惡之源」般大吵大鬧。追求「不平等」,當然可以是指:「只要求對自己好,而對其他人沒那麼好。」但從來就沒有人禁止過,不可以有另一種意思:「對自己沒那麼好,但對其他人更好。」這又何嘗不是「不平等」的表現?實際上也的確存在着這一類人,對他人比對自己更好,才是他們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的方法。所以一個分不清是非黑白、只懂批判和否定「不平等」的社會,不就正正否定了這群「異類」的生存方式及其意義?試問這樣能讓他們覺得「活得滿足」嗎?
TOP

最近刚好在想类似的问题,随便来说几句。

「社會制度」最優先應該關心的重點,就是「絕大多數人,在這種制度之下,活得滿足與否。」


首先这一点来说,究竟谁来配做这绝大多数?每个人都不会觉得自己生来就是那极少数,那谁来划定这个范围,即便范围划定好了,那么生来极少数的人就活该不满足吗?天生得了不好的疾病就该乖乖等死,天生笨就该吃糠咽菜被社会所淘汰?不会有人认可自己受到这样的待遇,任何一个政府也不可能认可,或者说不可能承认这样的方针,因为他不“人性”,虽然我并不绝对抗拒事情变成那样。

另外说到资本主义的问题,我到反而觉得是资本主义的国家才天天才吹嘘些什么天赋人权,人生而平等之类的概念,来粉饰自己社会弱肉强食的现状,社会主义国家都是讲团结讲奉献的,好像对于平等的诉求没有资本主义那么高亢吧?

与你最后说的例子一样的道理,追求平等虽然也有弱者有资格可以和强者比肩的意思,但是也没有人禁止过追求平等是强者主动放下身格去与弱者并肩,说白了任何一种情况下,人类个体都可以选择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加“高尚”的人,然而为什么人们却那么喜欢平等这个说法呢?因为绝大多数人在这个谎言里觉得比较满足。

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自己的同类
阿踩酱送的马桶盖子一枚,jiangjiang~『ㄇ』
TOP

這裡所指的「絕大多數人都感到滿足」,並不是打算談論一個「資格」的問題,不是說「剩下的少數人沒資格感到滿足」或「必須有少數人犧牲」的意思。

假設,即使存在一個「完美」的社會制度也好,也不可能是「所有在這社會生活的人都感到滿足」,所以那邊只說「多數人」而不是「所有人」。人的「思想」或「精神」是很複雜的東西,雖然絕大多數人都追求「讓自己感到滿足」,但也確實有少數人沒有這樣的追求,而其中有各自不同的原因。

例如,有少數人比起「正面的感受」,更加偏好於「負面的感受」,而這是屬於「表意識」的偏好。換句話說,當這一類人表面越是說自己「覺得不滿」,在精神深處的「潛意識」就反而會「覺得滿足」。而「表意識」通常沒有探究或干預「潛意識」的「權限」,所以這種人很多時候都不清楚「自己的不滿」是自己所渴望的。

另外,也有少數人不太在乎「自己滿足與否」這類型的問題。這一種人通常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把「達成目的」當成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於是把「自己感受」的優先順序放到很後面去。

所以說,一個「理想」的社會制度,目標並不是要「所有人都感到滿足」,不應該訂立一套「官方推崇」而且「世界通行」的「思想價值觀」。而是讓人自行選擇、並且有機會實現他們的追求。無論那是大多數人都想要的「幸福美滿」、抑或少數人所追求的、難以被多數人所理解的「悲慘痛苦」、甚至是毫不在乎「自己的感受」,只為達成某些目標而活的生活態度。


至於第二段的回應,前面我所批判的,一直都是共產主義和半吊子資本主義,而未有提及過社會主義。

最後,第三段回應提到的那些情況,我不覺得「自欺欺人」是多數人(少數裡的多數)的選擇。有很多人熱衷於追求「平等」,是因為他們真心認為,這種追求有利於社會更進一步地繼續發展。但如果他們清楚意識到那是「不可行」的話,他們會願意繼續找方法去嘗試下去。而我從來都不認為,社會的多數人,都真心及持續地追求自己和社會的進步,但只要他們不嘗試阻止和妨礙另一些人作出這些嘗試,就已經比人類歷史上的絕大多數時候都要好了。
TOP